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九十九章 角力(三十三)

第九十九章 角力(三十三)

不管是什么朝代,在边地的日子,都是一样难熬。

中原腹心的高门华室,江左的诗酒风流。洛阳城中少女又流行什么样的发式,文坛上又兴起了什么样的风格…………全都与此间无缘。

有的只是粗劣的食物,恶劣的天气,冷到骨子里面的雨。还有一群凶狠强悍,以厮杀为业的汉子。

尽管就是这些汉子,承担了整个中原王朝的边防重任,一代代的在这里出生死去。而当中原王朝内乱的时候,只要有心争夺最后胜利之人,都在竭力的想招揽他们为自己卖命。

可身为世家统治体系中层,并盼望着向高层继续攀爬而上的刘文静,还是极其讨厌他们,也讨厌这个地方。

雨已经停歇了下来,天sè也已经暗了下来,空气如洗,头顶星光灿烂无比,一条银河,正在天顶,无比壮阔的展开。

刘文静站在马车车厢顶上,静静的看着头顶壮阔的景象,发现自己还是无法对这个地方有半点好感。

他叹息一声,终于摆摆手吩咐:“收拾行李,准备走罢。”

身边六军府出身的亲卫队长先是答应一声,接着就是满脸讶异的抬头。

怎么就要走了?护卫这位贵人前来,就是要面见刘武周,为河东争取这个强援以牵制王仁恭,可以让唐国公放心起兵。

可刘文静来到此间,刘武周一直避而不见,甚至都放在城外扎营而居,表面给出的解释是怕走漏了风声,其实内里的冷淡相待,已经再明显不过。

现在什么结果都没有,就在城外住了几日,看了几天云中城此起彼伏的热闹事情,现下就要走了?

这些贵人们的心思,身为六军府的一名赤佬中层军将,是永远揣摩不透的。这些时日一路伺候性子高傲冷淡的刘文静,已经让这军将苦不堪言了。既然贵人说要走,那就赶紧回去也罢。

见那军将一时迟疑,刘文静不满的哼了一声:“怎么?舍不得这里?我出具书信,让你转隶恒安鹰扬府可好?”

军将忙不迭的躬身行礼,不敢多发一言,赶紧转身就走,指挥属下去收拾行李。

恒安鹰扬兵是很能打,战阵中有这样的袍泽很让人心安,要是在晋阳遇见恒安鹰扬兵,这军将也很愿意请他们喝酒。但是留在恒安鹰扬府,开什么玩笑。这是日日都在惊涛骇浪,风刀霜剑之中过活。他还想追随唐国公,换一个将来出身来着!

一众手下开始奔走忙碌起来,一边飞速的收拾东西,一边尽可能的不要发出什么响动,惊扰到刘文静这位贵人。

刘文静仍然站在马车车厢顶上,脸sè越来越沉。

刘武周冷淡不与谋面,这情由刘文静也能理解。唐国公拉拢刘武周,可不是为了他戍守云中,劳苦功高,想提拔抬举刘武周。而是彻底想利用于他,让他牵制住王仁恭。

唐国公虽然为八柱国后人,出身比刘武周不知道高了多少。但是大隋崩坏,兵强马壮者无不想着隋失其鹿,天下当共逐之。大家身份都是群雄之一,刘武周凭什么要为唐国公火中取栗?唐国公想的是西去长安,而不是帮助刘武周南北夹击王仁恭!到时候独自面对王仁恭的,就只是他刘武周而已!

对于刘武周而言,最优选择,就是三方在这边互相忌惮,僵持下来。如此局面,谁先动手,就是谁吃亏。至于拖得唐国公不能及时起兵,西向长安,又关刘武周什么事了?

道理虽然懂,可刘武周如此卑贱出身,居然敢这般对待自己,对于刘文静而言,仍然是不可原谅!

可身在云中边地,这蛮荒强悍的所在,一向以世家清华公子自诩的刘文静,还真拿坐拥四千天下精锐的刘武周没啥办法…………

天幸横空出世了一个惊才绝艳的徐乐!没想到在马邑这种地方,还能出现这般人物!

这几日变故,刘文静全都看在眼里。虽然高傲,可刘文静见事极快,谋断奇准。如何能看不出千余越部背后能有突厥人在撑腰?不然千余越部如何敢在刘武周的地盘上谋算其余八部?也不可能是千余越部投靠刘武周,因为草原民族对力量的感觉极好,刘武周哪怕在马邑郡都是势弱一方,夹缝中求生存的千余越部如何会在这个时候投靠刘武周?

在千余越部背后站着的,一定是突厥人!而刘武周也因为忌惮突厥人,甚至有拉拢突厥人之心,才对千余越部动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惜这一切都被徐乐给搅了,刘武周已经将突厥人得罪死了。而王仁恭怎会放过这个机会?一定会谋求与刘武周决战,一举解决马邑之事!

两家终于要先动手了,而唐国公岂不是就可以放心西进,一举底定关中局势,虎视乱成一团的中原,以成就将来大业了么!

刘文静沉郁的面孔,终于露出了点笑意。下意识的转动着手指上的一枚翡翠扳指,低声自语:“这样也好,这样也好…………至于恒安鹰扬兵,将来自然有的是机会去招揽……”

如此想来,怎能不多谢这位徐乐!

这样人才,怎么能不收入囊中,以为自己的爪牙虎贲!

屈居在这马邑郡中,就算得刘武周赏识,又能有多大前程可言。这等人才,就得放到争天下的战场当中,为他刘文静,或者可以说是为他刘文静的主人,效犬马之力!

将来说不得也能博一个不坏的官身,到他的下一代,也可以在这世家织成的权力巨网中,向上挪动一层了…………

自己这可是在帮他!

刘文静思虑已定,抬手招了一招。一名穿着皮袄的汉子立刻上了马车,垂手侍立,等待吩咐。

这汉子马邑出身,混迹在晋阳讨生活。此次北上,被刘文静用来当向导。正是马邑郡内地理鬼一般的人物。

汉子虽然尽力将自己洗刷干净了,但离得刘文静近一些,刘文静忍不住就皱起了眉。稍稍挪开一点,语调冷淡的询问:“你可熟悉善阳?”

那汉子就是一副走南闯北的精明模样,在刘文静面前却是老老实实的有一说一:“善阳是马邑郡治,小人当年讨生活的所在,人熟地熟。”

刘文静将手一摆:“快马前去善阳,找相熟的人传递消息出去,刘武周于神武收大将徐乐,徐乐与执必部联手大破九姓部族,突厥已与刘武周连成一气,当以徐乐为先锋,南下攻取神武!”

那汉子点头领命,转身而下,就要去寻快马,备好干粮,执行这个任务。

行走江湖多年,好容易才沾上了世家子的一点门路,这就是将来富贵。不过是传点流言而已,就算是刘文静现在要他伺候,他也就赶紧撅起屁股来了!

刘文静微微冷笑,喃喃自语:“乐郎君啊乐郎君,我这可是在帮你!虽破千余越,其实是坏了刘武周的好事,现下神武也呆不得了,这马邑你早离开一天,对你就好上一分,望你早日为唐国公披坚执锐,效犬马之劳罢!”

抬头望去,银河经天,塞外景象,随是夜间,仍然雄奇壮阔。

可刘文静仍然不喜欢。

总算是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就让你们这些边地蛮鄙之辈,早些自相残杀也罢!

看网友对 第九十九章 角力(三十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