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零九章 死间

第六百零九章 死间

乱世之中,时间很长,在苦难中每一刻的挣扎都是煎熬;乱世之中,时间很短,鲜活的生命总会在各种意外中戛然而止。

随着血鳞甲的大量补充和鬼雄关外城的缓缓延伸,意味着人族更多的精锐悍卒、更多的天机学宫弟子以及从龙骧军、铁狼军及武威军抽调的武将,能进入血雾魔渊之中进行协防、清剿魔兵,避免魔兵在魔渊内大规模的聚集。

短短的一年半内,天域通道又扩张了几次,血雾魔渊的出口,南北裂开有四十余里,而随着每一次天域通道的扩张,都意味着每次有更多的魔兵像血潮般涌入魔渊,使得魔渊内部的战事变得更加血腥、残酷,也意味着有更多鲜活的生命葬送在血雾魔渊之中。

这也为整个金州诸羌部族三千余万平民的东撤争取了时间,为铁流岭、太微山、榆城岭、斩马岭以及到天狼山一线的防御工事巩固、铸造更多的天机战械争取了时间。

过去一年半时间里,龙骧军、铁狼军、武威军兵力扩大到一千两百万,重膛弩增加到一万具、轻重型天机战车激增到三千辆、超级膛弩增加到三百具,新铸淬金重锋箭三千余万,新炼制暴炎重锋箭两万余枚。

也同时为金燕诸郡的宗阀,了解罗刹血魔凶残、恐怖,反应过来平息纠结,在诸郡建立相当的防御体系争取了时间。

成就是值得骄傲的,但损失同样也非常巨大的。

进入魔渊作战,精锐悍卒战死高达十数万,而辟灵境的精英弟子,则有两千余人在这一年半时间的残酷拉锯战事中死去——要知道太微宗鼎盛之时,辟灵境的精英弟子也不到三千人。

妖神殿及西羌国、藏羌国以及燕州增援黑山的兵马中,共有五位道丹强者、五十余明窍境强者身消道殒,廖云崖、陈隽六位道丹强者,在残酷的清剿战中,道丹破碎,不得不提前率领受重创的弟子提前返回天机学宫闭关潜修,以应付后续将更残酷的御魔战事。

正是这些个人舍生忘死的奋战,才使得日益坚固的魔寨中魔兵,一年半之后数量都没有突破五万之数。

在此期间,陈海若没有必要,他始终都会留在鬼雄关内坐镇,在没有杀戮激战的时候,或潜修,神魂则潜入血云荒地修炼分身。

也是到这一刻,比陈海本尊更强大的血魔傀儡分身,也终于积蓄到足够的力量,具备冲击道丹的资格了。

分身同样需要在道之真意的基础之上凝结道丹,只是陈海在这一年半不间断的杀戮中,本尊所磨砺、参悟的道之真意,却必须要借助元神,才能度入傀儡分身之中。

且不说分身能不能顺利冲击道丹,元神完整潜入血云荒地就是一个极凶险的过程。

西羌国上千万平民,在一半年之后,也终于分批迁入河西境内。

早已做好准备的燕州诸郡已经进行了充足的动员,除了征调一百精壮补入龙骧军、武威军、铁狼军外,其他近千万平民皆有现成的耕地、农舍以及大片的牧场、工场进行安置,他们需要立时转化为强大的生产力,去支持后续的御魔战事,这是为陈海拼死镇守白石滩的最核心目的。

还有两千多万的诸羌部族平民,在从鹿城赶往铁流岭的途中,大概只需要不到两个月就能完整全部的撤离,到时候就能再为河西、天水、秦川、京畿等地增加两千万的生产人口。

而等掩护平民西撤的西羌、藏羌以及其他诸羌部族的兵马都撤入河西,加上征调的精壮,西北域防线上的兵马数量,还将增加四百万以上。

令人唏嘘的是,如此规模的平民迁徙,代价是极恐怖的。

数百万老弱病残死在途中,尸骸都只能遗弃在茫茫大漠之中,甚至都没有足够的精力去掩埋。

镇守魔渊虽说伤亡惨重,却也不是没有其他益处。

天机学宫在过去一年,派遣八万弟子,分批增援白石滩;诸郡宗阀意识到魔劫的严重性之后,虽然以各守其境为主,但也派遣数万子弟进入白石滩协同作战、熟悉魔兵作战的方式、学习与魔兵作战的技巧。

在如此残酷的作战中,一年之内,有接近两千弟子突破瓶颈,修成灵海秘宫,踏入辟灵境,有两百余精英弟子,修成神识,凝聚识海,踏入明窍境;吴蒙、铁鲲、屠子骥、屠重锦、周钧等一批人皆参悟到道之真意,修为提升到明窍境巅峰,或直接踏入假丹境,只待有足够的时间,甚至不需要借助蕴道天丹,就有机会成为新的地榜之尊。

聚集在白石滩的人族兵马,始终维持在三十万人规模,然而在这一年间,这三十万将卒完全可以说是脱胎换骨更进了一层;而更多的武将及弟子在经过轮战后,提前返回河西、天水、凉雍,主要补充到三大御魔主力战军之中。

在确认最后一批东撤人族,距离铁流岭还剩两个月的行程,陈海则决定放弃鬼雄关,不再魔兵在魔渊之内纠缠下去,精绝军撤入黑山大营,预计一个半月之后,就踏入返回河西的行程。

安排好一切,陈海毅然决然的进入黑山石窟里闭关潜修。

在闭关之前,除了董宁外,他还将苍遗、陈烈以及调来担任精绝军中郎将的姚文瑾、吴蒙、周钧等人召集到石窟里,说道:“燕州有董太尉、苗武尊、谢剑尊等人主持,御魔战事虽然还会很惨烈,但坚守住第一波应该没有问题,我此间闭关,极其凶险,极可能魂飞魄散,只剩一具空壳留在这方天域。要是等到撤退时,我都没有出关,你们就将这石窟摧毁,让我这具空壳葬在黑山之下,待你们夺取最后的御魔大捷后,再来祭奠我!”

“……”无数人都不清楚,即便闭关如此凶险,陈海为何还要在御魔战事即将全面暴发的关键时刻在黑山闭关潜修?

要是陈海不能带领他们撤回去,对龙骧军、武威军、铁狼军,对整个燕州的御魔战事,将是何等的打击?

在场唯有苍遗、董宁、姚文瑾知道,陈海闭关潜修,傀儡分身冲击道丹还是其次,更主要的是宁海城这步隐棋要启用了。

无论能不能成功冲击道丹,陈海都要切断与本尊的神魂联系,不然他潜伏到血云帝国的最核心层,稍不注意就被魔侯级的魔尊觉察到异常。

陈海这次要亲自潜入魔域充当死间!

这个秘密,绝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他们也只有在回到河西、回到燕京,当面告诉董良、苗风山、谢觉源、黄歧玮、姚出云、杨巧儿等极有限的数人知晓。

**********************

静室的石门重重落下,将满脸凄苦欲绝跟不舍的董宁隔绝在外。

陈海深深吸了口气,心神一转,手腕上的蛇镯轻轻脱了出来,悬浮在空中,微微绽放出淡紫sè的光芒。

此次进入血云荒地跟以往不同,陈海必须要将元神和全部神念度入到傀儡分身的灵海秘宫之中,之前的手段就略微有些不足了。

毕竟之前只是将无形无质的神魂度入血云荒地,使用蛇镯就可以轻松成行,而元神则是介于虚与实的虚灵体,以他此时的修为,想要元神完整的潜入血云荒地,则困难数倍。

依苍遗所授之法,陈海将蛇镯内部的阵法禁制投射出来,在石殿里形成数以万计、流转不休的符篆虚影,仿佛一座法阵在石殿内凭空形成。

陈海紫金sè的元神这时候跃出颅顶,漂浮着半空中,手指掐诀连连挥动,将一道道精神念力打入符篆虚影形成的法阵之中,渐渐凝聚出一道道淡紫sè的光芒,在犹如植物根须一般,在石殿内延伸、虬结,最后随着一阵轻鸣,一个半尺多高缓缓转动、与燕州此界没有关连的圆形虚空呈现出来。

陈海的元神没有丝毫犹豫,径直跃入圆环虚空之中。

陈海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身处血魔分身之中了。

宁海城内的魔兵,绝大多数都已被姚老根、赤源调走,还剩千余留在城中,而宁海城周围的部族,已大多数被魔国征调走,集结到神殿谷,准备进入燕州吞噬亿万生灵血肉。

陈海无心顾念其他,确认元神与傀儡分身灵肉融合,没有妨碍的地方,就将元神沉入灵海秘宫之中,开始准备冲击道丹。

至于以何种真意冲击道丹,在之前陈海就已经有了主意。

分身虽然也可以使用术法,但作为他最强的战力来源,还是一身铜皮铁骨和万钧巨力,也就是说近身肉搏,依旧是最适合分身的战斗方式,碎裂真意就是他冲击道丹当之无愧的选择。

他神念微微一动,就将碎裂真意从元神之中释放出来。

碎裂真意虽然在燕州不能算是上品的道之真意,目前也只参悟到一重境界,但陈海参悟、磨砺多年,从元神中单独凝聚出来,就仿佛千百道道能撕裂万物及虚空的锋芒,横陈在灵海之上。

也恰是碎裂真意参悟这么多年,都没有像风雷真意那样突破更高的境界,而一重境界的碎裂真意在灵海具相后又是如此的强悍,陈海怀疑碎裂真意可能比燕州宗门及苍遗所想象的更强。

也幸好分身所修灵海秘宫极其坚固,要不意被这真意一冲,说不定直接被击溃。

陈海的元神牢牢将碎裂真意控住,滔天的真元向空中挣扎不已的碎裂真意狂涌过去……

虽然失败了很多次,但陈立有过成功冲击道丹的经验,知道这事急不得。

寻常玄修十数年潜修都未必能成功修成道丹,即便是舅父陈烈这样的天纵之姿,也要数年才能成功,他此时没有血丹相助,多耗些时间,熟悉过程,也是再正常不过。

失败上百次之后,陈海就将局面掌控住。

当灵海内的真元再次要被榨干的时候,一股所向披靡的强悍气势,在傀儡分身的灵海秘宫之中铮然爆发出来,一颗滴溜溜、光灿灿的青蕴丹终于凝聚成形……

陈海缓缓睁开铜铃般的魔瞳,只见有一点淡青sè厉芒在血sè瞳孔之中缓缓转动。

陈海已经第二次冲击道丹了,但是两次的体验却完全不同。

当初以风雷真意结丹成功之时,瞬间爆发出来的那股肃灭气息,让陈海在恍然中感觉自己犹如雷霆之主一般,挥手间就能主宰亿万人的生死,然而在成丹后,又仿佛有无穷的生机在体内转动,毁灭和新生在那一瞬间达到了一个奇妙的平衡。

而这次成丹的瞬时,陈海感觉自己一挥手,就能直接将空间撕裂来。

血云荒地之中不知岁月,陈海也不知过去多久时间,但是燕州之事,他已经安排妥当,他也无法承担更多的责任,而在他闭关之后,苍遗也会将那枚蛇镯封禁起来,确保他与燕州的联系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彻底切断,除非他以血魔之身踏入燕州,再找机会,想其他办法跟苍遗、董宁他们建立联系。

陈海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一如既往浓厚的血云,微微怔了一下,他转身看去,只见当初傀儡分身所处的那处静室早已经被成丹之时带起的无形劲风给撕的粉碎。

宁海城在建造之初,陈海虽然花了一些心思,但是比起道禅院穷极数百年修建的地宫来说,相差还是太远,而且碎裂真意本身就有撕碎一切的道理所在,这个石室自然承受不了如此强烈的冲击。

这时候宁海城内有头三丈余高的魔校,手持一柄骨矛,往这边御空飞来。

除了姚老根跟赤源外,陈海还没有收伏其他的魔校级血魔,也不知道这魔校怎么就在宁海城中,他将战戟横在膝前,静静等候其飞来。

看网友对 第六百零九章 死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