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一十章 死间(二)

第六百一十章 死间(二)

那魔校是头腋生血翼的翼魔,手持漆黑似墨的巨骨矛,泛着暗沉的光泽,扇动风云,御空飞来极快,眨眼间就到陈海面前敛翅落下来。

这头翼魔的实力不弱,特别是那对血翼还有两只短小似铁钩的鳞爪狰狞伸出来,近身肉搏,寻常魔兵罕是其敌手,陈海却不知道它怎么在宁海城里。

在陈海的授意下,姚老根、赤源早就各率一队魔兵接受血云帝国的征调,为血云帝国征伐燕州大地效力去了,他还留四名魔卫级巅峰的血卫率近千魔兵留守宁海城。

陈海此时已经感应不到血卫的存在,而其他魔兵位阶太差,灵慧有限,也不受他直接控制,这时候都留在宁海城里,没有蜂拥而来,看情形四名血卫有可能都被这翼魔斩杀,而宁海城也被这翼魔接管了。

翼魔猩红的魔瞳忐忑的瞅着陈海,心里异常的迷惑。

刚才它看到魔丹凝结时才会有的天地异象,眼前这头青鳞魔,也予它极度危险的感觉,但血云帝国上百位魔将,绝大多数魔将都是修神魔炼体的魔功,以致魔躯巨大,少着二十多米,巨者五六十米,还有几头甚魔躯近百米的魔龙存在,即便是少数修行巫法的魔将,体形也要比眼前这位庞大许多。

陈海却是知道眼前这头翼魔在疑惑什么,神魔炼体也好,修行巫法神通也好,除了天生的形态使然,除了神魔炼体本身就能刺激、强化筋骨皮肉外,还是一个极重要的因素,就是没有掌握更高层次的玄功真诀,不能修炼更精纯的真元魔元,以致修为越深,真元魔元越磅礴,也需要越发更庞然的魔躯才能承载。

陈海近几年修炼分身,除了更侧重对道之真意的参悟外,更主要是追求真元的精纯,所以即便此时修成魔丹(道丹),体形也不到三丈,在魔将之中要算体形极秀小的。

陈海虽然体型不大,但是膝盖横着一杆墨骨战戟,身上又散发着一股撕裂一切的气息,显然又不是修行巫法魔功的,自然是令这头翼魔异常困惑。

不过这头翼魔很快将陈海所体现出来的异常忽略过去,它将骨矛一顿,声音尖锐的嘶吼道:“你可是宁海城主姚兴?”听着翼魔用不甚至流利的罗刹语唧唧歪歪一顿说,陈海才搞清楚眼前到底是怎样一番状况。

血云荒地要比金燕诸州小上不少,大约有六七万里之遥,相当于燕州加上瀚海草原的面积。

当五大魔侯觉醒之后,就联手建立血云帝国建立,开始蛮横的在血云荒地建立起秩序。到了如今,除了血云荒地最边缘的地方,绝大多数的血魔部族都已经被纳入血云帝国的统治之下,宁海城也不例外。

由于分身没有修成魔丹,没有突破到魔将这一阶层,陈海无法带领宁海城在血云帝国无法自成一系。

在陈海的授意之下,姚老根、赤源各率数名血卫、上千魔兵接受血云帝国的征调,投到两名魔将的帐前接受调遣,以换取两员魔将对宁海城的庇护。

姚老根所效命的魔将匕炎察已经在血雾魔渊这潭泥沼之中深陷快两年了,都没能杀出魔渊;而赤源所投靠永沙城主沙摩柯,专司血云帝国兵甲战械的筹造,永沙城距离宁海城也相当近,仅有三千余里而已。

沙摩柯很显然不满足赤源的暂时投靠,何况宁海城在陈海一手建立之下,已经形成完整的生产体系,除了能铸造兵甲、大件铁器外,还能够将初级的阵法符篆炼制到战兵之中,它就想着将宁海城全部兼并过去。

这翼魔便是沙摩柯派来接管宁海城的魔校。

翼魔见陈海修成魔丹,嘶吼着要他前往永沙城,向沙摩柯效命。

陈海狰狞一笑,他此时道丹初成,锋芒正锐,正试试战力提升多少,也没有什么废话,足下也没见如何使力,近三丈的身躯就像雷电般掠往翼魔,青芒绽现的战戟一挥,带出一道血光,也没有作任毫的停顿,就往永沙城方向掠去。

那翼魔似乎难以置信陈海一言不合,就直接出手杀它,魔瞳瞪得溜圆,过了许久,头颅才滚落在地,身躯还如石像般站在一地碎石之中。

*********************

陈海往血云魔国的中心神殿谷方向奔行三千余里,才看到一座粗制滥造的石头城出现在眼前,罗刹语“永沙城”像蚯蚓般丑陋的刻在高大的城门之上。

陈海停步站在永沙城门之前,将战戟扛在肩上,赤源以及八名血卫的气息惹隐若现,都在永沙城内,而他进一步将神识延伸出去,有一道强悍的魔煞气息在永沙城西北角像魔焰在闪烁。

两相接触,那道残虐而嗜血的气息顺着陈海的神识逆袭过来。

陈海仰天嘶吼,战意勃发,挥舞着战戟御空而起,就看见一樽魔影也从永沙城西北角冲天而起,往他这边飞来。

那魔将七丈多高的身姿,和寻常的魔将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手持一柄巨大魔刀足足有四丈长,上面有黑sè的气息缭绕着,显然不是一件凡品。

在百丈高空之上,陈海神念转动,摧动真元,就见他手中的战戟迅速凝聚一道像刀锋般锋利的青sè光华,他巨大的鳞臂一抖,那光华就脱刃而出,带着无边的锐气向沙摩柯斩去。

沙摩柯能在往生大阵之下保住神魂根本不碎,接着在十数年间,从亿万杂魔之中脱颖而出,重新修成魔丹,跻身魔将之列,岂是易与?

陈海战戟上青芒暴起之时,一股危机感就在它心中勃然而发,身形在半空猛地一滞,险之又险的避过了陈海这裂天一击。

“住手!”

沙摩柯看到陈海战戟之上的青sè光华仍然没有散去,嘶吼道,

“想来你就是那宁海城城主姚兴吧。魔尊创血云帝国之后,就已经严禁亿万魔族吞噬为食,而我等位列这亿万魔族之巅,更是严禁自相残杀。当初你没有成就魔丹,宁海城自然需要接受我的庇护,但现在你既然已经修成魔丹了,自然有了和我平起平坐的资格,今后宁海城我再不会染指半分;而你,也应当去神殿谷接受魔尊的差遣。”

陈海凝立在空中,不屑地冷哼道:“你冒犯了我的尊严,自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陈海说完之后又要出手,忽然一股邪恶yīn寒的气息从远处急速掠来。

以陈海之强悍,在这气息的威压之下也禁不住有颤抖之感,极力克制住,才没有直接以魔神秘相去对抗这yīn邪气息的侵凌。

八臂魔神秘相是罗刹血炼秘法的魔意根本,是左耳差不多拼尽最后的修为,直接以秘法神通灌注到分身识海之中,以普通魔将甚至以魔侯的修为,都根本不可能修炼成如此强悍的魔神秘相出来。

不想露出破绽,陈海就不能将八臂魔神秘相让魔侯级的魔头察觉到,但同时也不能让魔侯级的魔头,看到他元神的本相。

陈海迅速将心神沉浸在灵海秘宫之中,下一刻,淡紫sè的人形元神,在八臂魔神秘相的侵染下,极速改变形态,变成一樽黑芒煞煞的青鳞魔,存在他的识海之中。

下一刻,陈海就觉得自己的灵海秘宫之中被一缕极其强悍的气息直接闯入,让他如置万年玄冰之中般彻骨冰寒。

此时的他就犹如被脱光了最后一层遮羞布,灵海秘宫内的一切,都赤裸裸地展现在这道魔识气息之前。

分身此时已经修成道丹,即便是魔胎级的存在,也不能如此轻易闯入他的灵海秘宫及识海里。

陈海没有想到,幕后主持血云帝国的魔头,竟然是超越魔胎境的存在,暗想此魔头即便修为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但就神魂层次而言,并不比左耳、苍禹低出多少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yīn恻恻地声音直接出现在他脑海中:“初成的魔丹之中竟然融合六品级的碎裂真意,这等资质就算在罗刹域,也算是罕见了。你和这沙摩柯速速来神殿谷,我有话问。”

话音一住,那道气息就如潮水般退却了。

不远处的沙摩柯显然也是接到了魔侯的指示,正静静地等着陈海一起赶往神殿谷。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tatianwuhen】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一十章 死间(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