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七十三章 殷娅楠的麻烦

第七百七十三章 殷娅楠的麻烦

陆地重新恢复宁静,深埋于大地深处的归元神石,不再发挥作用。

殷娅楠和穆碧琼,在神火宗、关家、简家离去以后,都相当克制地,留在那座宫殿附近静修。

即便没有去那五个宝地,这方世界的天地灵气,还是浓郁异常。

两女修炼的秘法,和五行之力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她们各自以手中灵石,进行忘我修炼,都没有刻意去接近聂天。

聂天也迅速进入状态,就在这片天地,勤奋苦修。

他时而动用得自擎天巨灵埋骨之处的妙法,借用此地浓郁天地灵气,凝炼为灵气球,导引精纯的灵气入丹田灵海,一遍遍洗练灵丹。

有时,他会前往那片火焰之地,以暴烈的火之灵力,加速火焰漩涡的转动,聚涌火焰力量。

有时,他也会去那片草木茵茵之地,为草木漩涡凝炼草木灵液。

不过,他并没有在那两个片区,感悟其中烙印的火焰、草木真谛,参悟玄奥。

他只是尽可能地,淬炼丹田灵海,三个不同属性的灵力漩涡,力求迅速破境。

他自己也明白,因为他兼修火焰、星辰、草木三种不同属性的法决,导致他的修炼速度,要比只主修一种的炼气士,要缓慢许多。

他身体还异于常人,蕴藏生命血脉,他的修炼之路,注定与人不同。

时间在悄然不觉间流逝。

一个半月,匆匆而过,其间再没有任何不相干的人,或者异族,涉足此地。

他也乐得自在,日夜苦修,废寝忘食。

这天,他在那片草木精气浓郁如水的宝地,以古木衍生阵,汇聚草木之力,熔入草木漩涡,凝结为草木灵液时,眉头忽地一动。

一股旺盛的气血之力,从宫殿方向浩荡而出,令他的生命血脉都被触动。

他愣了半响,便驾驭着星舟,飞奔到宫殿所在处。

宫殿边沿一角,御兽宗的殷娅楠,咬着牙关,吞下一枚枚丹药,矫健如雌豹般的火爆身子,如烧红的烙铁,有暴虐凶蛮的气血之力,在她体内不断冲突着。

她裸露在外的腰腹部位,冰血蟒的纹身,清晰可见,却没有动静。

同样在附近修炼的穆碧琼,悄然到来她身旁十米处,深邃的眼眸,一瞬不移地停留在她身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到星舟到来,穆碧琼默不作声地,往后退了一截,和殷娅楠保持距离,说道:“她似乎遇到了一点麻烦。”

“麻烦?”聂天愕然。

“她修炼的体术,似乎是御兽宗的不传之秘,可惜这种体术,极为凶险。”穆碧琼皱着眉头,“这种体术,是将灵兽的精血,炼化到血肉。不同灵兽的精血,相互间时有冲突,会在某些阶段轰然爆发。”

“以前御兽宗也有人,修炼这种体术,但那些人几乎绝大多数,都因兽血的反噬而亡。”

“她这些年来,应该也遭受过一次次反噬,不过因为有冰血蟒在,可以帮助她压制那些暴躁的气血,才能迎刃而解。”

“这次,她的那条冰血蟒,处于血脉蜕变的关键时刻,是没办法帮到她的。”

“如果禁受不住兽血的反噬,或许等冰血蟒成功蜕变后,她已经先死了。”

话到这里,穆碧琼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安。

“那条冰血蟒,是不是得到了八级寒冰巨蟒的尸骸?”她询问道。

她人虽然没有和姚芷兰等人一道,可发生在那三块陨石的战斗,她还是知道的。

在那三块陨石之中,有着一条八级玄冰巨蟒,还有一头天炎兽,姚芷兰等人进入时,早就说的清清楚楚。

看到那条冰血蟒,化为刺青纹身,盘绕在殷娅楠腰腹处,一点动静都没,她就猜测冰血蟒怕是从关家、简家手中,将八级玄冰巨蟒的尸骸夺取,才令冰血蟒,能蛰伏蜕变,去冲击新的血脉。

“不错。”聂天给了她肯定的答复。

“她千万不能出事。”穆碧琼眼中泛出一丝苦涩,“她要是先死了,那条冰血蟒成功突破到八阶,没了主人,怕是会暴躁不安。”

“你我,都可能成为迁怒的对象,被那条八级冰血蟒袭杀。”

此言一出,聂天也微微变sè。

这方天地,两极逆转大阵一旦发动,抽离的,似乎也只是人族炼气士的丹田灵气。

两极逆转大阵,对古兽和异族的气血,未必就能起到作用。

他当时动用的星落,从八方引动而来的陨石,也只是在大陆外面飞逝,好像无法落入陆地内部。

一旦殷娅楠死亡,冰血蟒突破到八阶血脉,那就相当在这块陆地,凭空多出一位虚域级别的绝世强者。

他依仗的骸骨血妖,便是恢复先前的力量,也只是灵境巅峰的战力。

眼前的骸骨血妖,气血被消耗太多,更加不可能是突破到八阶血脉的冰血蟒对手。

冰血蟒的力量,如果不受两极逆转大阵的影响,就在这方天地发狂,他恐怕只能龟缩在宫殿不出。

“确实有点棘手。”

他皱着眉头,深深看向殷娅楠,暗自凝结天眼,细致窥探。

他很快就注意到,殷娅楠修炼的奇奥体术,和血宗的炼血术,有着颇多相似之处。

血宗,也是通过炼化灵兽的鲜血,用来强大自己。

不同的是,血宗吸纳灵兽的鲜血,逸入体内后,会将血之灵力纳入丹田,化为一个血之漩涡,而非散逸到四肢百骸。

这也导致,血宗的炼气士,比起普通修炼者,体魄虽强大一点,可强的幅度也有限。

殷娅楠专修的体术,是导引灵兽鲜血内的血之灵力,淬炼骨骼、脏腑,和天木重生术的锻造躯体类似。

正是因为这样,殷娅楠的躯体内,蕴藏着磅礴而又旺盛的气血之力,肉身强悍绝伦。

可惜的是,殷娅楠和他不一样。

他不论是通过脏腑的消化,还是动用生命汲取,抽离的灵兽血肉精气,在融入自身以后,都不会遭受反噬的副作用。

他的鲜血和躯体,含有生命血脉的奥妙,帮助他将所有麻烦都解决了。

“嗤嗤!”

一丝丝气血光线,突从殷娅楠皮肤毛孔内渗出,细如游丝的血气,充斥着不同灵兽的气息,即便离开殷娅楠皮肉,彼此间还在冲突着。

殷娅楠苦不堪言,发出困兽般的低吼,皮肤下的血管根根暴起。

聂天抬头看向天穹,注目着那混杂着异族和古兽血气的云空,马上想到那些驳杂而又混乱的气血之力,遗留着的古兽、异兽意志,历经万年不散,也在始终争斗不休,这和殷娅楠目前的状况,竟惊人地相似。

“我建议,我们先去那座宫殿避避风头,静观其变。”穆碧琼忽然道。

“就是不理会她的死活喽?”聂天皱眉。

穆碧琼冷漠道:“她的问题,需要她自己来解决,你留下,难道就能帮上忙不成?”

“谁说不能?”聂天反问。

穆碧琼嘲讽道:“你要能帮她,就请动手吧,我拭目以待。我相信,你要是救了她,必能讨得她的欢心,让她对你感激不尽,兴许能一亲芳泽也说不定。”

“我其实对你比较有兴趣。”聂天笑眯眯地说道。

“无耻!”

……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七十三章 殷娅楠的麻烦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