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99 疯狂的玄武元帅 为30500金钻加更

699 疯狂的玄武元帅 为305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今天的情况,和昨天的情况基本类似,所以七尾蜈蚣偷袭起来也是轻车熟路,从爬到我肩膀上,再到顺着刀锋爬到金刀陈的手腕上,狠狠一口咬下,整个过程行云流水!

随着一声惨叫响彻整个朱雀门的广场,我知道我成功了。

金刀陈的手腕迅速紫黑、肿胀起来,并且迅速蔓延到了他的整条胳膊。疼痛,也让他翻滚在地,杀猪似的嚎叫从他口中传出,疼的他来回打滚、嗷嗷直叫。

七尾蜈蚣得手之后,便从他的手上爬下,大摇大摆地回到了我的身上。七尾蜈蚣大仇得报,得意极了,趴在我的肩膀上还左右看了一下,享受着众人惊诧的目光,才“刺溜”一声钻进我身上的绷带里面。

随着金刀陈的惨叫声一阵烈过一阵,整个朱雀门的广场却是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台上,他们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在他们看来,金刀陈干掉我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谁料事情来了个大逆转,最终倒下去的竟然是金刀陈!别说四周的观众了。就连主席台上的各位领导也都傻眼了,任凭谁都没有想到比武会是这个结果,就连准备出手救我的青龙元帅,也是一脸的错愕和目瞪口呆。

只是这么多的人,肯定有几个反应快的,终于有人叫了起来:“是七尾蜈蚣,王巍用了七尾蜈蚣!”

“七尾蜈蚣不是万毒公子的吗,怎么又跑到王巍的身上去了?”

“肯定是万毒公子借给他的!这王巍太不要脸了啊,为了胜出真是不择手段,竟然和万毒公子借了七尾蜈蚣!”

“可不是嘛,明明打不过,却用这种手段,真是叫人鄙视!”

我实在搞不懂他们的逻辑,为了胜出不择手段,这点我可以承认,只要能打败金刀陈,什么我都愿意去做,可为什么我借了七尾蜈蚣就是不要脸了?七尾蜈蚣是万毒公子的没错,有谁规定不能借来用了?

就好比金刀陈手里的金刀,难道别人借来用用也不允许?

或许现场的人对我本就期望不高,认为我没有资格站在“四强”的舞台上和各门的顶尖高手较量,再加上我的胜出确实不太光明磊落,所以在我胜出之后,不仅没人为我欢呼叫好,反而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骂声,各种污言秽语和嘲讽之言挤进了我的耳朵。

从我上台开始,这些骂声就没有停止过,当时我还想着,只要我打赢了,这些声音就会消失。结果现在我胜出了,这些骂声反而还愈演愈烈,愈发严重起来,让人心里怎么能不窝火?

可我就是再傻,也不至于去和这么多人吵吵,我可不是诸葛亮,有舌战群儒的本事。而且俗话说一不扭众、百不随一,我一个人也吵不赢这么多人,所以只能忍气吞声下来,不去搭理这些家伙。

只要能战胜金刀陈,就足够了!

就在四周众人吵吵嚷嚷的时候,金刀陈仍躺在地上滚来滚去,疼的他嗷嗷直叫。一道身影猛地窜上台来,是玄武门的玄武元帅,他手里拎着个大旱烟袋,低头看了看地上的金刀陈,便着急地冲我说道:“金刀陈认输了,快拿解药来!”

这个玄武元帅还是比较讲理的,知道不管我用了什么手段,金刀陈输了就是输了,多说无益。而玄武元帅向我要解药的时候,我却一下懵了,因为我出来的时候只带了七尾蜈蚣,并没有拿解药啊!

万毒公子也没跟我提解药的事,我俩都把这事忘得干干净净。

“解药呢?快拿来!”眼看着金刀陈越来越难受,一张脸变得惨白,连呼吸都不通畅了,玄武元帅愈发焦急起来。

“是啊王巍,快把解药给了玄武元帅!”主席台上的青龙元帅也叫了起来。

七尾蜈蚣是万毒之王,一般人被咬一下。估计当场就嗝屁了,也就浪剑客、金刀陈这种顶尖高手,撑的时间能长一些,可也长不了多久。我也是担心金刀陈真的出事,结结巴巴地说:“解,解药不在我的身上……”

这句话一出口,四周皆惊,被七尾蜈蚣咬了,没有解药这可了得?玄武元帅直接怒火中烧,他那张满是褶子的脸上,青筋都根根暴起,冲我吼道:“你说什么?!”

金刀陈虽然嗜杀,为人也比较狂妄,可他毕竟是玄武门的门面,也深受玄武元帅的器重,如果出个三长两短,难以想象玄武元帅会有多么愤怒。玄武元帅此时的恐怖模样,就足够把我吓一跳了,让我更加没有胆子说话,还是青龙元帅的反应快点,大声说道:“玄武元帅,你别着急,还是赶紧拿到解药要紧!”

接着,青龙元帅又冲青龙门的坐席喊道:“快,去找万毒公子拿解药来!”

一个人影迅速窜起,是青龙门的紫阶队长,他像一阵风似的跑出了朱雀门的广场。

此时此刻,金刀陈的状态已经很不好了,之前他还能疼的滚来滚去,现在竟然都滚不动了,那张被纱布包着的脸,竟有隐隐黑气渗出。他瞪着眼睛,嘴巴微张,气息也很微弱,舌头都吐了出来,像是快要吊死的人。

玄武元帅抓着他的肩膀,着急地说:“金刀陈,你再撑一下,解药马上就来!”

接着,玄武元帅又抬起头冲我恶狠狠道:“小子,金刀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偿命!”

我让你偿命!

这五个字,咬牙切齿地从玄武元帅口中挤出,像是yīn曹地府里的恶鬼口中说出一样,让我浑身打了一个寒噤。青龙元帅见状,也立刻窜上了台,站在了我的身前,用眼神示意我没事。她会将我保护好的。

主席台上的一众人,也纷纷走上了台,查看金刀陈的情况。擂台上站着十来个人,变得热闹起来,剑西来也鼓励着金刀陈,让他坚持一下。因为夜明的兵部设在山中,经常会有毒虫猛兽出没,所以解毒药也是常备的东西,但七尾蜈蚣的毒实在太霸道了,众人都束手无策。

四周也是一片乱糟糟的声音,说我借了七尾蜈蚣,却没有拿解药来。显然就是想要金刀陈的命。趁着这个机会,青龙元帅也询问我是怎么回事,我便把早晨的事都给她讲了,说我和万毒公子都忘了这茬,出来的也比较匆忙,不是有意不拿解药的,也不是刻意想要金刀陈的命。

青龙元帅点头表示明白,又低声对我说道:“事情已经到这一步,能救得回来最好,救不回来也没办法。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你都站在我的身后,我会保护你的!”

青龙元帅虽然是冲着我的“后台”才对我好。可她和虚伪的朱雀元帅、兵部尚书等人不一样,她是真心实意地对我好。有她这一句话,也让我心里踏实不少,但心里还是紧张地怦怦直跳,我不希望金刀陈真的死掉,也不希望给青龙元帅添麻烦,不断在心里祈祷着紫阶队长拿了解药赶紧回来。

朱雀门广场和青龙门广场距离不远,再加上紫阶队长行走如飞,所以不到一会儿,就有人喊了起来:“来了,来了!”

众人回头一看,果然看到青龙门的紫阶队长已经跨进门来。正朝擂台这边疾步如飞。众人也纷纷给他腾开了道,让他很顺利地就上了台,紫阶队长手里抓着一个黑sè的药丸,迅速塞到了玄武元帅的手里。

玄武元帅也立刻把药丸塞到了金刀陈的嘴里。

“金刀陈,快吃下去!”玄武元帅着急地叫着。

可惜金刀陈已经不会动了,他的一双眼睛虽然瞪得很大,但是气息已经全无,身体也变得十分僵硬。药丸杵在他的嘴巴里面,并不下咽,也不吐出,像是石狮子嘴巴里面的球。

“你吃啊,你吃啊!”玄武元帅大声咆哮着,伸出手指往金刀陈的嘴巴里捅,想把药丸给捅下去,但是怎么都不起作用。

金刀陈死了,死于七尾蜈蚣之毒。

谁都没有想到,这场兵部大比死掉的第一个人,竟是玄武门的金刀陈。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唯有玄武元帅还在不断地叫着、吼着,试图把金刀陈给唤醒。看得出来,玄武元帅很器重自己这位部下,据说他把金刀陈当儿子一样看待,甚至是当接班人来培养的,哪里想到金刀陈英年早逝,竟然死在了他这个老头前面。

玄武元帅蹲在地上,面sè痛苦、眼神呆滞,整个人像是老了十岁。

兵部尚书剑西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意思是让他节哀。接着剑西来又回过头去,冲着玄武门那边的人说道:“来几个人,把金刀陈抬下去吧……”

话还没有说完,玄武元帅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

这个刚才还眼神呆滞的老人,突然间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眼神变得极其凶残,浑身也散发着惊人的戾气,他就像是一头突然暴怒的龙,猛地朝我这边冲了过来。

“我杀了你!”

一声大吼从他口中响起,整个人也化作一条杀气四溢的黑龙,手中的旱烟杆子也如从天而降一般,直接劈向了我的脑袋,就是想要我命!

玄武元帅的动作太突然了,擂台上的众人谁都没有反应过来,大家都以为他还沉浸在悲伤之中,没想到他会突然暴起。站在他身边的剑西来都是一脸愕然,想拉住他已经来不及了,玄武元帅犹如一道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就冲到了我的身前。

好在,青龙元帅早就做好了准备,她一直防着玄武元帅这手。玄武元帅一冲过来,她就把猎龙刀亮了出来,玄武元帅的旱烟杆子一劈下来,她的猎龙刀也直扑而上。

铛铛铛铛铛!

几乎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两人就交手了十几招,清脆的交击声音不绝于耳,猎龙刀和旱烟杆子划出来的火花也闪动不已。而且不论玄武元帅的攻势有多猛,青龙元帅的双脚也始终未让一步,像只老母鸡一样牢牢护在我的身前!

不知怎么,看到青龙元帅,我总是想起我妈,那个表面看着脆弱,实则内心坚强的女人。无论多烈的风、多大的雨。她也始终护在我的身前。当然还是那句话,毕竟青龙元帅才三十几岁,和我妈比有点委屈了她,但是当我小姨还是可以的。

站在青龙元帅身后,我的心中确实无比感动,这是我在兵部感受到的为数不多的温情之一。果不其然,夜明这个组织虽然既邪恶又黑暗,但还是有好人的,我也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定,有朝一日我们龙组横扫夜明的时候,说什么也要放过青龙元帅,以报她今日对我之恩!

眨眼间,青龙元帅和玄武元帅已经交手了几十招,二人确是将遇良才、棋逢对手,打得难解难分。但,青龙元帅终究不想和玄武元帅闹得太僵,边打边说:“玄武元帅,你冷静一下,王巍也不是有意的,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不想!再说擂台之上拳脚无眼,总有个死伤的时候,要都像你这样,以后兵部大比还办不办了,你让尚书大人怎么下得了台?”

青龙元帅这一番话十分高明,甚至把剑西来也拖下了水,剑西来也立刻板着脸说:“你们两个,赶快住手!”

按理来说,兵部尚书都发话了,两位元帅怎么着也该停手了。青龙元帅确实也有收手的迹象,而玄武元帅却充耳不闻,继续不断攻着,还大声道:“别人比武怎么不死人,到王巍这里怎么就死人了?带了七尾蜈蚣,却不带解药,说他不是故意的,谁信?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他!”

因为金刀陈的死,玄武元帅已经彻底疯狂,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了,他甚至还大声叫道:“玄武门听令,今日誓杀王巍!”

“誓杀王巍,誓杀王巍!”

一片惊天动地的声音响起,玄武门的众人真的冲上了台,犹如潮水一般朝我涌了过来。我是真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但也不能坐以待毙,立刻抽出打神棍来准备应战。

青龙元帅见状,也立刻号令青龙门的众人上台。又是一片潮水涌来,青龙门的众人纷纷冲上,和玄武门的人厮杀起来。现场顿时一片混乱,喊打喊杀之声瞬间弥漫整个朱雀门的广场!

玄武门的人主要是冲我而来,瞬间就把我团团包围住了,我也亮出打神棍来,全力击打着四周的人。当时的我虽然已经战胜金刀陈,但是因为失血过多而导致头重脚轻、步子虚浮,都有点站不稳了,眼看着我就要陷入重重包围之中,七尾蜈蚣再次窜上了我的肩头,张开巨大的口器冲着四周“嘶嘶”直叫起来。

七尾蜈蚣的震慑力甚至要胜过我,它一现身,果然惊得好多人连连往后退去,毕竟谁也不想被这家伙给咬一口,使得我也能够暂时脱离危险。

喊杀之声四面而起,转眼之间,两门的人已经杀至一处,惨叫声也嘶吼声也此起彼伏,以擂台为圆心的四周,陷入一片厮杀的海洋之中,这样的场面似乎是兵部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你们给我住手!”

一声咆哮突然冲天而起,紧接着一道黑影也窜了过来,是兵部尚书剑西来出手了。剑西来手持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唰”的一声刺向青龙元帅和玄武元帅中央,寒光四射。犹如蛟龙冲天,长剑不偏不倚,击在猎龙刀和旱烟袋的上面,二人的兵器同时一震,像是受到严重撞击,又同时脱手而出,铛铛两声纷纷落地。

两人都是一愣,接着便停下了手。

“都给我住手!”

一声怒喝再次响彻四方,犹如惊雷一般,震得众人耳朵“嗡嗡”直响。剑西来高举长剑、直刺苍穹,面目威严地看向四方,两道目光也如雷电一般摄人心魄。那张口歪眼斜的脸此刻看去竟是如此恐怖,惊得众人也跟着纷纷停下了手。

到底是剑西来,以一己之力平息了整个现场的混乱。

剑西来冰冷的目光一一扫过现场众人,那目光就好像来自yīn曹地府,无论扫到哪里,哪里便是一个激灵,谁都不敢正视剑西来的目光。就连趴在我肩膀上的七尾蜈蚣,都“刺溜”一声钻进了我背上的绷带里。

最终,剑西来的目光落在了玄武元帅身上。

“玄武,你要反么?!”剑西来的声音突然暴起,情商再低的人都能从中听出冲天的怒火。平时总是满面春风,像个滑稽老头的剑西来,大动肝火的时候也是十分可怕。

“噗通”一声,玄武元帅直接跪倒在地,面sè痛苦地说:“尚书大人,我跟随您这么多年,您还不了解我吗,我怎么敢反呢?可是你也看见了,金刀陈他死的冤啊!王巍借来七尾蜈蚣,咬伤金刀陈,我们认栽了,输得心服口服!可王巍身上却没解药,错过了最佳的解救时机!尚书大人,金刀陈本来是不用死的啊。你让我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去,你让我怎么相信王巍不是蓄意报复?尚书大人,您也知道我和金刀陈的感情,这孩子从小就跟着我,情同父子啊!尚书大人,请您给我一个公道!”

玄武元帅的声音沙哑,眼中老泪纵横,看得出来他是真的难过。说完这番话后,他甚至还一头磕了下去,以头撞地磕的砰砰直响。

四位元帅之中,玄武元帅的年纪是最大的,至少也有六十多了。这么一位老人跪在地上又磕头又哀诉,实在让人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就连我都有点于心不忍起来,感到了深深的愧疚。

只是这愧疚只针对玄武元帅,并不针对金刀陈。金刀陈屡次想要我命,虽然我一开始没想杀他,但他死了在我看来也是死有余辜,没有半点惭愧。只是玄武元帅,确实让我心里感到过意不去。

面对玄武元帅的控诉,剑西来立刻把目光对准了我,喝道:“王巍,你有什么话说?”

因为剑西来的问话。全场目光迅速聚集到了我的身上。剑西来虽然口歪眼斜,但是神情无比严肃,声音也如同洪钟,这位夜明第一高手,气场实在太强大了,自诩见过大风大浪的我,竟也忍不住有点紧张起来,生怕自己说错了半个字,遭致剑西来的屠杀,所以身体情不自禁有些颤抖起来。

旁边的青龙元帅轻轻拍拍我的肩膀,说王巍,到底怎么回事。你跟尚书大人说说!

青龙元帅这一句话犹如定心咒般,一下就让我安心不少,我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这位青龙元帅都会为我遮风挡雨。所以我稍稍定了定神,又吐了口气,便把今天早晨的事一五一十娓娓道来,之前和青龙元帅怎么说的,现在和剑西来也怎么说,同时也坦诚了自己的失误,说自己来得匆忙,确实忘记拿解药了,甘愿受罚;但要说我是有意害死金刀陈,我是断断不承认的,我也没有不要非得杀他不可,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在我说完以后,青龙元帅也帮我求起了情,说我并非有意害死金刀陈,希望尚书大人能够明察。因为这只是我单方面的口供,所以剑西来又命人把万毒公子抬了过来询问,万毒公子不能下床,所以躺在担架上面被人抬了过来。万毒公子到了以后,也把早晨的情况说了一遍,说法和我一模一样,确实忘记让我拿解药了。

甚至。万毒公子还把罪责全部揽到他自己的身上,坦诚一切过错都在于他,是他的疏忽,是他忘记给我解药,才导致了金刀陈的死亡。如果要罚的话,那就罚他好了。

听完我们二人的陈述以后,剑西来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最终,他平静地对玄武元帅说道:“玄武,擂台之上,本就生死由命,别说王巍不是故意杀人。就算他是有意的,也不能算作犯规……我知道你和金刀陈情同父子,可是事已至此,你也就认了吧!”

“尚书大人啊……”

玄武元帅再次老泪纵横,把头磕的砰砰直响,可是剑西来决心已定,摆摆手让人把玄武元帅拉下去了,金刀陈的尸体也一并被收走。不一会儿,玄武元帅就被拉了老远,可整个朱雀门的广场之中,还是能听到他痛不欲生的哭声和几欲震天一般的咆哮:“王巍,我发誓,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犹如厉鬼一般的惨嚎,久久回荡在现场众人的耳边,哪怕置身事外者都感到一阵阵头皮发麻……

看网友对 699 疯狂的玄武元帅 为305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