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一十一章 死间(三)

第六百一十一章 死间(三)

陈海定了定神,通过神念,嘱咐赤源等血卫在永沙城等着他,也不理沙摩柯,就径直往神殿谷飞去。

沙摩柯觉醒记忆后,修成魔丹要比陈海早得多,虽然它之前意图吞并宁海城,有亏在先,但也是诸魔尊所默许的规则,见陈海如此轻视自己,心里不悦,血sè魔瞳瞪了赶过来的赤源等血卫一眼,也紧随在陈海身后往神殿谷方向飞去。

神殿谷距离永沙城近万里之遥,陈海一路飞来,只见一座座大小不一的简陋魔寨星罗棋布的耸立在血云荒地的深处,不时还能看到冲天的浓烟,弥漫着焦灼的气息。

见血云帝国成型才不过数年,就已经迅速转变成巨大的战争机器,陈海满心忧虑,暗感在幕后掌控血云帝国的五大魔侯还真是不简单啊。

虽然金燕诸州的人族,数量要远远超过血云荒地之中的罗刹血魔,但即便是杂魔,都要远比健壮的战卒强悍,更不要说那些精锐魔兵了。

过去一年多,他虽然率部在魔渊站住了脚,予前哨魔兵以重挫,但随他进入魔渊作战,几乎是金燕两州最精锐的年轻弟子。

再往前飞,往生骨塔就在远方隐约若现。

还真是巨大啊。

上一次陈海与苍遗潜近血云城时,看那往生骨塔还只有三四百米高,那时就已经堪称巍然巨|物了,这时候飞入血云城里,看那往生骨塔差不多有上千米高啊,仿佛一座巍峨山峰,矗立在血云城的中央。

或者说,往生骨塔,夺根就是一座用亿万骸骨堆出来的骨峰。

从骨峰的山脚到半山腰,无数魔兵像是密密麻麻的黑点蚁附其上,扛着或新鲜的、或上古残留下来的遗骸,往高处攀爬,不断有魔兵被高处狂啸的风暴吹落,摔得粉碎。

而在往生骨塔的顶端,一樽看似渺小却予人巍峨之感的魔影站立其上,乌光缭绕,魔爪虚抓,不断将魔兵|运上去的尸骸隔空抓过去,将往生骨塔填补得更完整。

而这座占地达数十里方圆的超巨型魔阵之上,无尽磁光仿佛一面三四十里开阔的湖泊,倒扣在往生骨塔之上,通过水波般扭曲的无尽磁光,隐约能看到另一侧鬼雄关及魔寨的景象。

天域通道的入口,竟然就在往生骨塔之上。

想想也是,提前打开天域通道,将前哨魔兵送入燕州,已经超越道胎境的力量层次,显然魔侯级的魔头以及那樽超越魔侯的存在,借助往生骨塔的力量,才能够做到这点。

陈海心里满是忧虑,此时往生骨塔还没有完全建成,就已经有如此神通了,等到完全建成之后,岂不是要超乎他与苍遗的估算,魔将、魔侯级的存在将能够通过往生骨塔,直接踏入血云荒地,继而再率千万魔兵肆虐屠戮燕州亿万生灵?

通过无尽磁光,陈海隐约能看到大群、密如蝼蚁的魔兵正血雾魔渊里集结,陈海也不知道他这次潜入血云荒地闭关了多久,也不知道燕州此时到底怎样一番情形。

正胡思乱想间,陈海已经来到血云城内城城门前,只见高耸的石门敞开着,一头魔校级巅峰的巨颅魔,正率一小队魔卫等候在那里,看到陈海和沙摩柯飞过来,沉声说道:“丹图魔尊命我在此等候二位,请随我来。”

血云城的内城建在神殿谷之中,即便是内城也有近三百里纵深。

与外城的满目荒凉不同,内城里的建筑要密集得多,能看得见大群的魔兵进进出出。

那魔校带着陈海二人奔行了一炷香的时间,这时候他们距离往生骨塔更近,更能感受到往生骨塔的巍峨巨大。

陈海突然间感应到有一股异样的气息从往生骨塔内部爆发出来,这股气息虽然微弱,但是有着浩大磅礴的气象,与血云荒地里所充塞的暴虐、血腥、yīn邪气息截然不同。

陈海往沙摩柯看去,见它魔瞳露出一丝惊悸,应该也是感应到这股气息的爆发。

沙摩柯悚然道:“往生骨塔里出了意外?”

陈海也认为是往生骨塔内部出了什么问题,他正愁没有机会接近往生骨塔,听沙摩柯如此说,喝道:“我们去看一看。”说着就与沙摩柯一起转身向往生骨塔奔去。

那头巨颅魔拦住陈海、沙摩柯,说道:“往生骨塔自有般度魔尊主持,还请二位不要误了丹图魔尊的事情,毕竟丹图魔尊最近心情都不是很好。”

丹图所在的魔殿就在往生骨塔之下,陈海感知到那股气息越来越强,骨塔攀附的魔兵像潮水般往塔下退去,突然间一道金光从内部捅破往生骨塔疾射出来。

竟然是一柄金光灿灿的金sè灵剑,带着夺人心魄的气势,一个横扫就将成百上千的魔兵斩成粉碎。

一声惊天嘶吼,塔顶的那团黑影迅速大了起来,转眼间,般度魔尊变成近百米大小的黑sè魔牛,周身缭绕着黑红二sè光芒,直接往那柄金sè灵剑冲过去,防止金sè灵剑破坏往生骨塔。

金sè灵剑不比般度魔尊的魔躯强出多少,但要是所料不差,连接燕州的天域通道在往生骨塔之上,那连接罗刹域的天域通道,是不是就在底部有二三十里方圆的往生骨塔内部?

要是如此,这柄金sè巨剑的主人,是不是此时在罗刹域,御剑跟般度魔尊相抗?

隔着还未完全成形的天域通道,御剑与魔侯级的存在对抗,金剑的主人,实力该是何等的强悍?

陈海正要说去助般度魔尊一臂之力,这时候往生骨塔脚下一座近百丈高的魔殿里,突然掠出四道暗sè幽光,直直地向那金sè灵剑击过去。

在另一座天域的金剑主人似乎感觉到不对劲,就见金剑极速的烁动了两下,就再次刺破往生骨塔,消失不去了。

事情虽然转瞬即逝,但无数魔物都目睹着这一切,都震惊的抬头看着往生骨塔那两个巨大窟窿,陈海也能看到往生骨塔内,一道磁光仿佛小溪般横亘在那里。果然,血云荒地与罗刹域的衔接也开始了。

般度魔尊在往生骨塔顶端凝立了一会儿,很快化作一团乌光,向骨塔脚下的那座魔殿投去。

陈海走到那座魔殿前,黑sè大殿所在,恰是当初神殿沉入无尽地底的地方,也不知道左耳现在到底怎么样了,陈海这次的主要目的,还是想找机会跟左耳联系上。

笨重的石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魔殿外面明亮如昼,但大门内却犹如被黑sè的幕布阻隔一般,漆黑一片。

陈海迟疑了一下,迈开粗壮的鳞足向大殿内走去,当他落脚之时,悚然发现,魔殿内外竟然仿佛两个世界一般。

血云荒地之中虽然没有阳光的照耀,但始终都是干燥的,而这大殿之中却仿佛无尽的地狱深渊一般,yīn邪血腥的气息浓郁得要让人心发狂,令陈海禁不住想将八臂魔神秘相尽情的呈现出来,令亿万魔物臣服。

陈海好不容易控制住魔识的冲动,转头看了看身旁的沙摩柯,见对方眼中似乎有嘲弄,想来是已经习惯大殿里这yīn邪、血腥的气息。

陈海走进魔殿内,眼前才突然一亮,漫天的黑暗似乎突然消散,陈海才看到大殿里仅有有五座巨大的石椅。

那石椅之上,坐着五个容貌各异、体形跟石椅比起来微小如尘芥的人类。

没想到这些魔头居然都有化形为人类的癖好,陈海心里也是无语。

待陈海真正凝神望去,才发现在这五人身后,都盘踞着形状各异的血魔虚影,魔般度现在也在其中。说是形状各异,但是他们却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足够强悍、庞大,陈海感觉自己站在他们面前,犹如站在雄狮面前的一只老鼠。

“沙摩柯想吞并宁海城的事情,我们已经知晓,但是你要清楚这一点,入侵一个天域是极其漫长的一个过程,每一位魔将都是帝国宝贵的财富。眼下跟燕州人族刚刚开战还不到两年,就已经有八个魔将陨落了,在往生骨塔彻底建成之前,血云荒地已经很难有新的魔将诞生,念你修行不易,本座才将你们唤来调停……所以,服从还是灭亡!”

丹图魔侯在说话之间,动用自己比寻常魔侯更强大的滔天魔威,将陈海的神魂震得直颤。

陈海自然想要表现得更强悍些,但他妈这些魔尊都是噬魔如麻的存在,现在他人生地不熟的,也不敢随意去忤怒甚至比魔侯级更高层次存在的魔威,深深一躬下去,嘶哑地道:“姚兴愿听魔尊差遣。”

见陈海如此顺从,几大魔尊都颇为满意,正要商议着给新跻身魔将之列的陈海安排什么差遣,般度魔尊突然插嘴说道:“每个魔将都有自己的尊严,我等也是知道。我等以力压你,谅你心里也是不服。这样,我交代给你一件事情,你要能办妥回来,到时候我予你和沙摩柯公平决斗!”

陈海微微一愣神,不知道这本尊是黑sè魔牛的家伙,在打什么鬼主意。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tatianwuhen】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一十一章 死间(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