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零一章 角力(三十五)

第一百零一章 角力(三十五)

执必落落,就囚禁在鹰击郎将衙署当中。

如此大人物,放在其他地方,哪里能让刘武周等人放心?

这可是执必部族长的儿子,掌执必部统兵大权的阿贤设,去年此刻,还是执掌数万执必部铁骑,蜂拥而入马邑,和马邑雁门河东三郡联合而成的大军,血战疆场的统帅!

但因为自己志满意得,因为徐乐的横空出世。这等了不得的大人物,现在就囚在刘武周的郎将衙署当中。

这份功绩,要是放在大隋还能有效统治治下庞大帝国的时候,足以为刘武周换来让世人都艳羡瞩目的飞速提拔,说不得都能成为挂大隋十二卫将军号的国之重将!

执必落落被擒,更让恒安鹰扬府上下如临大敌。一路押送而来,直到送进刘武周郎将衙署中,全程保密。而将张万岁放在明处吸引所有人目光。现在云中城内,除了恒安府的高层之外,大家只知道拿了张万岁,却不知道马邑郡军民大敌执必落落,也已经在刘武周的掌中!

此刻执必落落,就在一个精洁的雅舍之内。一切应用全都不缺,已经是云中城内尽可能拿出来的最好的东西了。替换的衣物也送了过来,居然是洛阳有名几家织造制备的袍服。

在雅舍之外,直到外院之中,站着的全是刘武周直领的亲卫,人人披甲,持矛佩刃,将这院落围得水泄不通。屋顶上还有持弓的神射手警戒,只怕一只苍蝇飞过来都要被射下。

这如临大敌之态,过于当年被上万突厥狼骑围城之际!

而执必落落盘腿坐在雅舍之中榻上,仍然穿着他那一身血泥的袍服,yīn沉着一张脸,只是摩挲着手上虎口处,拉弓手指上厚厚的茧子。

太过大意,深入云中来收复九姓部族,这个过错,执必落落已经反省了。现下早就丢开不想,一味纠缠在过去错处,那是庸人所为。

而被抓住时候的,羞辱愤懑的情绪,对于执必落落而言,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执必落落也是以小部起家,当年也是顶在金山一线和西突厥反复厮杀,他和兄长多少次命悬一线,也曾落入西突厥之手,冒死才逃脱而出。这样慢慢的让执必部壮大起来,直到兄长称汗,执必部治下扩充到五六万帐的规模,更被始毕可汗遣来经营大隋马邑雁门二郡,威压大隋北面疆域!

这些经历,早就让执必落落心志如铁。

刘武周这般谨慎周密甚至有点鬼鬼祟祟应对自己被擒的事情,让执必落落明白了很多。

中原烽烟将其在即,汉家群雄,要为那个至高地位互相之间打得头破血流。这个时候,突厥就是处于绝对优势的地位!刘武周说什么也不敢得罪落在他手中的自己,而也一定会来见自己,会和执必部商谈一些交易!

虽然不知道刘武周到底在盘算什么,但是执必落落并不在意。和王仁恭谈,和刘武周谈。其实都是一般的,只要执必部站在胜利一方就成,并且在其中谋取到最大的好处!

门外突然响起了值守鹰扬兵行礼之声,甲胄碰撞,铿锵作响。接着就是囊囊脚步声响动。

执必落落仍然盘腿坐在榻上不动,依然也在摩挲着手上老茧。嘴角却终于浮现出一丝yīn冷的笑意。

刘武周,连一天都没等下去,这便来了…………

雅舍之门被吱呀推开,刘武周一身大隋建武校尉官服,曲裾方领,纱帽短翅璞头,收拾得干干净净,迈步而入,对着踞坐在上首的执必落落拱手行礼:“阿贤设,去年阵前一见,到现在已经是久违了,阿贤设风采不减,当真是可喜可贺啊。”

执必落落轻声而笑,终于起身,但却并不对刘武周还礼,只是问了一句:“你想要什么?”

刘武周淡淡道:“只想以阿贤设和张万岁两人,向王太守讨个公道!王太守勾连贵部,却不知道马邑郡军民能不能容他!”

执必落落终于sè变。

这刘武周,真的是这般倔强死硬,要做大隋的忠臣?

~~~~~~~~~~~~~~~~~~~~~~~~~~~~~~~~~~~~~~~~~~~~~~~~~~~~~~~~~~~~~~~~~~

张万岁的待遇,却比执必落落差了许多。

虽然也是关押在郎将衙署当中,却只是找了一个废弃房舍安顿。这房舍漏水,一场大雨过后,地面潮湿不堪。就在墙角有一堆铺草,还散发着难闻气味。

张万岁就垂头丧气的坐在这堆铺草之上,满心沮丧之意。

虽然当年在守河军中吃过辛苦,但是在王仁恭麾下,也一直是锦衣玉食。连当年辛苦打熬出来的战阵技艺,都退化了许多,只是在校场上摆点花架子,手下竭力奉承一阵,让他以为还是无敌斗将,结果面对锐气方张的徐乐,一个回合就被擒拿。

现下这般待遇,更让张万岁如堕地狱。

而王仁恭待下,向来严厉。有功的时候,自然有你享用。但是一旦办砸了差事,那惩罚也如雷霆般即至,再不会有你翻身的机会!

张万岁也再不是当年的精悍汉子,就算能从刘武周这里安然脱身。他在王仁恭那里也是前程尽毁,而张万岁也实在没有勇气另投家主,再重新搏命拼杀一次前程了。

只恨那天杀的乐郎君!

外间传来脚步响动之声,却是苑君章缓缓走了进来。

都在马邑郡中,算是熟人。当年张万岁还可以在苑君章面前做趾高气昂之态。现在却只是抬头看了一眼苑君章,就又垂头丧气的低下头来。

苑君章冷冷而笑:“张公张公,没想到今日在此间相见!”

张万岁无精打采的道:“苑大,你到底想做什么?”

苑君章微微一笑:“也没什么,就是准备传出消息去,正因为张公暗中通传消息,恒安府才破获了突厥与王太守勾结之事,张公实在是我恒安府的大恩人!”

张万岁霍然起身,颤抖着指向苑君章:“你这是想我死!”

苑君章冷笑:“张公奉命来与执必部订约,又何尝不是想我恒安府诸人死?苑某只是礼尚往来而已,公平得很。”

张万岁浑身颤抖,马邑府大将的风范,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去。最后只是颓然反问:“恒安府到底想我做什么?”

苑君章冷冷而道:“恒安府立足边陲,与突厥苦战,保马邑一方平安。却被太守如此待遇,恒安府只想讨个公道而已!”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一章 角力(三十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