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七十五章 羞辱

第七百七十五章 羞辱

宫殿前方,穆碧琼无心修炼,始终仰头看着天穹。

在不清楚殷娅楠的状况前,她担心失控发狂的冰血蟒,随时都会冲出,大开杀戒。

“那家伙,到底打算怎么处理殷娅楠?”

她暗自困惑,忧心忡忡,脑海浮想联翩。

然而,不久后,她就注意到一束星芒,从一簇簇鲜艳气血中飞出,坠落向那片草木生机勃勃之地。

星芒,自然属于聂天乘坐的星舟。

因距离较远,她没办法看清楚星舟之中,是否有殷娅楠在内。

犹豫数秒,反正没办法静心修炼的她,也唤出一辆飞行灵器,朝着聂天星舟坠落之地飞去。

“呼呼呼!”

很快,她便乘坐着那辆出自极乐山的飞行灵器,抵达聂天所在片区。

一座座翠绿的山峦深处,古木繁茂,花草无数。

一缕缕肉眼不可见,但真魂能觉察的草木精气,从四面八方,涌向一个深谷。

深谷内,众多晶莹树枝插在柔软湿润的泥土,形成古木衍生阵,一层绿莹莹的光幕,将一方小天地笼罩。

聂天便盘坐在阵法内,采集聚涌而来的草木精气,正在专心修炼,像是压根没有瞧见她。

穆碧琼黛眉一皱,御动着那辆飞行灵器,于一座座生满植物的山峦转悠着。

她还释放出灵魂意识,暗自感应,细致探察。

“殷娅楠没有被带出来!”

半响后,她又返回聂天修炼的深谷,眼神愈发厌恶。

“我猜测没错,果真是无情无义之辈,他明明和殷娅楠有着暧昧关系,却在那丫头遇到麻烦时,毫不犹豫地,将其丢弃到边沿凶险之地,借助那些异族、古兽的混杂气血,格杀殷娅楠,以除后患!”

“七阶的冰血蟒,尚未成功蜕变血脉,还处于危险敏感的阶段,怕是也会遭殃。”

“他是一举将殷娅楠和冰血蟒都处理掉!”

穆碧琼眼瞳冷幽,面纱底下的嘴角,噙着寒意,内心对聂天的憎恶,又重了一分。

“殷娅楠认识此人,真是倒了大霉。她就不应该留下,而是该和神火宗一同离去,和这样的人待在一起,随时都会被他抛弃。”

一念至此,穆碧琼自认为了解了聂天的心性,又开始为自己担忧起来。

“我绝不能出现什么意外,不然……”

她心中微寒,都不敢和聂天待在一块,再次驾驭着那辆飞行灵器,悄然离开,就连那座宫殿都不去了,反朝着遍布清澈湖泊的水之宝地飞去。

等她远走后,以天木重生术,配合古木衍生阵修炼的聂天,忽地睁开眼。

“莫名其妙。”

望着她远去的方向,聂天嘀咕了一句,又合上眼,沉溺于自身苦修。

从那异族、古兽气血驳杂之地,脱离的霎那,众多侵入他体内的一道道气血,烙印着的不屈之意,便荡然无存。

还残留在他体内的气血,被他以生命血脉掌控着,融入浓郁的草木精气,继续筋脉的淬炼。

他的一条条筋脉,经过数次深入边沿能量气流,一次次绽裂,又一次次连接重铸,变得柔如棉,韧如精铁。

可他还是知道,天木重生术的第三步韧筋,依旧没有成功。

等他众多绽裂筋脉,因韧筋修复成功,他没有再次飞入那能量气流,而是继续采集草木精气,炼化丹田灵海,凝为一滴滴草木灵液。

他一遍遍地,凝炼着草木漩涡,为冲击凡境中期打基础。

一眨眼,时间又过了十来天。

他的草木漩涡,经过这片区域草木灵气的丰沛滋养,似终于洗练到极致。

这时,他的灵丹、火焰漩涡、草木漩涡,都在突破后,一一被反复炼化,唯一星辰漩涡,还稍有欠缺。

沉吟了一下,他便驾驭着星舟,回归宫殿,踏入宫殿内部。

宫殿内部的穹顶,有星辰光芒洒落,在这里吸纳星辰之力,淬磨星辰漩涡最为合适,他迅速沉溺其中。

不知过了多久。

“咻!”

殷娅楠乘坐的飞行灵器,突从异族、古兽混杂的血气内飞出。

她腰腹处的冰血蟒,依然处于蛰伏蜕变状态,气息隐秘而不可查。

可她本人,却神采飞扬,眼眸开合时,似有电芒闪过。

一股凶蛮暴烈的气势,自然而然地从她身上流露出来,她裸露在外的肌肤,每一处,都仿佛充满了爆炸般的冲击力。

她脚下的飞行灵器,四处巡视着,不知找寻什么。

过了一阵子,飞行灵器凌空到了那片点缀着一个个湖泊的水之宝地,她霍然兴奋起来。

一个湖泊旁,独自修炼许久的穆碧琼,突然睁开眼。

“你,你还活着?”

望着被聂天丢弃在边沿能量气流的殷娅楠,她微微变sè,惊呼道:“不但没死,还突破了境界,跨入到了玄境!”

“你好像很想我死?”殷娅楠抿嘴一笑,笑容满是不怀好意,“我被兽血反噬时,你潜隐过来,欲图不轨。被聂天发现后,你又煽风点火,好不痛快!”

穆碧琼迅速恢复冷静,眼神也冷了下来,“你待如何?聂天留我在此,是拿我做人质,好将来和我宗谈条件,你难道想杀我不成?”

她有些sè厉内荏。

她当年和聂天在虚空乱流地初遇时,在凡境初期,经过一段时间苦修,如今虽然突破,可也只是凡境中期。

而殷娅楠,现在不知有了什么奇遇,不仅未遭受反噬,还成功跨入到玄境。

殷娅楠体魄强悍,同级境界者遇到她,都会头痛不已,何况是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的她?

在殷娅楠面前,她其实一点底气都没,只是觉得殷娅楠就算对她再不满,都会顾忌聂天,不会下杀手。

“杀你?”殷娅楠呵呵一笑,“我哪敢杀你啊!”

“那你找过来作甚?”穆碧琼稍稍放下心来。

“我不用杀你,有的是办法羞辱你!”殷娅楠霍然从飞行灵器飞落而来,蛮横凶暴的气血之力,汹涌而动。

穆碧琼骇然。

……

宫殿深处。

聂天端坐着,没有取出珍贵的星辰石,就借用宫殿内的星辰之力,纳入灵海,反复淬磨星辰漩涡。

他的星辰漩涡,一遍遍洗练,形成漩涡的一缕缕星辰之力,愈发精炼。

漩涡的转动,因此而加快,他吸纳星辰之力修炼的速度,抽离星辰之力用来战斗的速度,都有小幅度提升。

再加上那一株九星花,他无需星辰石,便能极快汇聚宫殿内的星辰之力。

“聂天!”

一声高喊,从宫殿外传来,声音来自殷娅楠。

苦修许久的聂天,对星辰漩涡的洗练,也差不多到了极致,闻声而动。

那宫殿,能将外界者隔绝,声音、灵魂意识的感知,都被挡在外面。

可在宫殿里面,却能听到外面的一举一动,灵魂意识也不受限制。

在殷娅楠的呼声下,聂天很是疑惑,也没有先以灵魂意识探察,就打开石门,缓缓走出。

只看了一眼,他脸sè就变得异常精彩,呆愣原地。

殷娅楠趾高气扬地,站在穆碧琼一旁,而极乐山的圣女,此刻衣衫竟然被其撕裂大半,只剩下胸前轻薄丝衣,还有一条同样的真丝小裤,遮掩着白皙美腿间的神秘禁地。

不过遮掩她面容的轻纱,并未被扯下,她的容颜还是无法被窥视。

她琼微微屈膝,两手交叉环在胸前,以防春光乍泄。

她那比殷娅楠裸露的还要多的胴体,晶莹如白玉,迷人异常。

她眼中满是屈辱,胳膊上有着片片淤青,似被殷娅楠狠狠教训过。

见聂天走出,她慌乱异常,怒声道:“殷娅楠!你如此羞辱我,我绝不会放过你!”

“你觉得我会怕你?”殷娅楠冷笑,旋即看向走出的聂天,道:“她的真容,垣天星域也没有几人看过,你想不想看?”

“这……”聂天一脸古怪。

“嗤!”

还不等回答,殷娅楠就伸手一拽,将穆碧琼脸上的面纱,给扯了下来。

……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七十五章 羞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