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一十三章 死间(五)

第六百一十三章 死间(五)

站在铁翼灵鹰巨大的羽翼上,董宁看着到处都是魔兵残骸、大地被魔血染透的黑山,想起十年前在滴水成冰的酷寒时节,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冉虎等人的护卫远嫁西羌,想起陈海在茫茫大漠深处收服群寇,闯下黑山箭魔的赫赫威名,最终在玉赫城外大破张雄、孙鹏联军,才有精绝都护府的基业。

这种种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而在创立精绝都护府之初,就已经知道最终有一天必然会放弃这里,但这一天真正来临时,董宁满心的不舍。

“郡主,我们该走了!”

看到越来越多的魔兵,像潮水似的从魔渊里涌出来,鹤真人振翼飞过来,劝董宁该离开了。

虽说大规模的魔兵想要在血雾魔渊里重新聚集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但保不定会有强悍的魔头从血云荒地闯出来,负责殿后的战禽营,也不能在黑山久留。

董宁点点头,乘铁翼灵鹰在战禽营的护送下,半天时间就赶上已经东撤到夜渠山的精绝军主力。

撤出黑山的最后一战,打得太漂亮了,一战歼灭近三十万精锐魔兵、击杀四樽魔将级魔头,魔卫级、魔校级的魔物更是不计其数,差不多将血雾魔渊近两年清剿战所积累的郁气一扫而空,精绝军上下士气极其高昂,要不是董宁、姚文瑾、陈烈强行压制下来,没有哪一个将卒愿意从黑山撤下来,他们都想着在黑山继续镇守下去,将亿万魔兵镇压住,永世不能踏出魔渊半步。

看到董宁率领殿后的战禽营赶过来汇合,将卒哄然欢呼,有几个鲁莽的小校跑过来,询问董宁率殿后兵马有没有再斩杀几万魔兵、立立威。

虽然中下层将卒对形势乐观之极,但董宁与姚文瑾、陈烈、周南、岳奕然、吴蒙、周钧、张雄、铁鲲以及绝大多数进入血雾魔渊血战过的中高层将领,他们心里都清楚,他们能在御魔初战斩获大捷,实是陈海十数年来从容部署之功,但血魔族的实力远非他们所想象的那么孱弱,而燕州人族也没有他们此时所以为的那么强。

一方面血魔族完全没有意识到重膛弩集群扫射的威力,其冲锋阵列里,低等级的魔兵,几乎毫无防范的在阵前被淬金箭雨射杀一空。

另一方面精绝军规模不大,但实际可以说是燕州此时当之无愧的第一强军。

苍遗作为燕州最顶尖的存在,姚文瑾、陈烈、周南、岳奕然、苗明成、董宁、鹤真人等十三位道丹境地榜强者坐镇,韩庆元、吴蒙、屠子骥、齐寒江、屠重锦、冉虎等一批将领踏入假丹境,明窍境、辟灵境的精英武将,多达两千人,而在三十万老卒里,拥有通玄境修为者的精锐差不多占了将近一半。

此外,精绝军天机战械的装备比例,战禽营、天机战车营的规模,都非燕州寻常军队能及,还拥有十大天地绝阵最强杀伤的天罡雷狱阵,能赢这一仗,能赢得这么轻松,实在是一点都不意外。

然而血云荒地里,还有五大魔侯、上百魔将所统领的近千万魔兵,他们甚至有着比人族将领更缜密的思维、更高深的修为,绝非只知血腥吞噬的蠢货,难道还指望它们继续毫无防范的暴露在重膛弩所形成的淬金箭雨之下?

此外,血云荒地的另一端,还连接着比燕州、比血云荒地更高层次的罗刹域,在血云荒地与罗刹域的通道形成之后,血魔族还将有更强的魔头、更大规模的魔兵源源不断的涌来,到时候的御魔战事将会变得越发的残酷、血腥。

这时候一道金芒从东边掠来,董宁扬手接住金芒,却是一柄金sè小剑落在她雪白的手掌心。

这是太微宗用于紧急传讯的金剑符诏。

“发生什么事情了?”见董宁从金剑符诏里收回神识,陈烈疑惑的问道。

他们正在东撤途中,河西会有什么事情,需要用金剑符诏传讯?

“祖父担心我们东撤途中会遭遇魔兵的拦截,特地亲率一万道衙兵过来接援,他们已经到鸣沙岭了。”董宁说道。

“是啊,神侯他亲自过来了?”陈烈知道董良亲率道衙兵出河西接应他们东撤,也极高兴。

董宁请鹤真人专程赶往鸣沙岭报信,小半天过去,就看到董良、葛玄乔、陈隽等人便在百余战禽的护送下,先赶到夜渠山来跟他们汇合。

“黑山一战,打得太漂亮了,多亏陈海这么些年的部署,接下来的战事,虽然还会很惨烈,但绝不至于没有希望!”董良在过来的途中,已经听鹤真人详细说过黑山大捷的胜况,看到三十万精绝军士气如虹,他对燕州人族最终斩获胜利,也充满信心,高兴的搀住要在他面前跪拜下来的董宁,说道,“陈海闭关疗伤前,请旨任命你担任龙骧军中郎将,在诸多将卒面前,你与我是平起平坐,咱们爷孙俩不叙家里的俗礼——对了,陈海伤势严不严重?”

陈海他身为主帅,突然在关键之时不再露面,又不能公开他真正的行踪,只能对外说他率部镇守魔渊一年半时间里,所积累的伤势已经是严峻之极,必须要立时闭关潜修才不至于损伤神魂。

董良他们在河西,也误以为陈海正闭关疗伤,因此赶到夜渠山汇合,第一时间也是询问陈海的伤势。

听祖父问及陈海的情况,董宁也是满面忧容。

她与苍遗、姚文瑾是了解宁海城、往生骨塔以及神殿所有的事情的,也知道陈海此次潜入血云荒地,想办法联系左耳,最终目的还是想着借神殿的力量,摧毁往生骨塔,暂时断掉血魔族的后援,但也知道陈海此行九死一生,十分的凶险。

虽然陈海在闭关前说过,精绝军东撤时他还没有回来,就让董宁将黑山石窟摧毁,将他的本尊肉身掩埋在黑山的地底,但就算陈海真的回不来,董宁又怎么舍得将他的肉身遗弃在黑山?

董宁与苍遗、姚文瑾他们商议,最终决定将陈海的肉身移入一座巨大的石箱之中,用风焰飞艇载着随他们一起东撤。

董宁将这一切,通过神念都细细的说给祖父董良知道。

董良长叹一声,感慨道:“想这些年董氏皆以为陈海狼子野心,甚至有人欲诛之而后快,谁曾想他为天下念,曾是如此的苦心孤诣、孤胆雄魂?”董良又安慰董宁道,“陈海为抵御魔劫、力挽狂润,是有大功德、大气运之人,应该能逢凶化吉,安然归来的,你不要太担心了。”

苍遗也想安慰董宁几句,突见董宁神sè大变,董良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见董宁张嘴就有一口血喷出来。

“怎么回事?”董良刚才董宁还一切正常,怎么可能说喷血就喷血,吓得大跳,伸手抓住董宁的手腕,要渡真元过去,探察董宁体内是不是有什么隐伤、隐疾。

“爷爷,陈海他不在了!”董宁嘴唇颤抖着吐出数字,整个人便往后栽倒,昏厥过去了。

董良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都说陈海的元神都潜入血云荒地了,董宁又怎说陈海不在了?

苍遗却脸sè大变,他能明白董宁说的是什么意思。

虽然董良等人神魂也借蛇镯潜入过血云荒地,但事后他们留在蛇镯里的神魂气息,就被陈海随手抹去了,而董宁这些年来,始终都有神魂气息附在蛇镯之中,又无数次随陈海潜入血云荒地,以致陈海的元神借蛇镯完全潜入血云荒地,董宁她将那枚蛇镯收在身边,能够极玄妙的感应到陈海的存在。

董宁现在说陈海不在了,是说通过蛇镯的那种玄之又玄的感应消失了。

空间壁垒都不能阻断这种感应,血云荒地里自然没有什么法宝、阵器,抑或那座神秘莫测的往生骨塔都不应该能屏蔽掉这种感应,董宁说陈海不存在了,那就是意味着陈海在血云荒地内也彻底消失了?

苍遗脸sè大变,身形像闪电一般掠到封存陈海肉身的巨石箱前,推开重逾万斤的石箱,就见盘膝坐在石箱之中的陈海肉身,以苍遗的修为,都已经完全感知不到生机的存在。

董宁、苍遗的异常,早就惊动了诸将,这时候再见苍遗推开陈海闭关的石箱,看到这一幕,诸将也都明白是怎么回事,齐寒江一屁股坐在地上,锤胸顿足,哇哇大哭起来……

陈烈、吴蒙、冉虎、周钧、铁鲲、屠子骥、屠重锦、韩庆元等等,这一刻直觉扎心的痛。

黑山武尊孔鹏、西羌国前王妃张天爱(张雄之女),前半生视陈海为死敌,魔劫以来迫于形势,被迫到黑山接受陈海的调度一起御魔,这一刻也是感慨万千,心想陈海他倘若不死,必成一代圣王,也是心悦诚服的,与三十万将卒,一起朝盘膝坐在石箱之中、已然断绝了生机的陈海跪拜!

********************

谁都不知道血云荒地里发生了什么,苍遗借蛇镯神魂潜入血云荒地,搜索了十数日,联系上赤源,也只知道陈海被丹图、般度等魔头召唤到血云城,就再也没有消息;而宁海城此时已经被沙摩诃吞并,这也足以说明一切了。

事已至此,赤源、姚老根等血卫还能为燕州人族所用,宁海城之事就绝不能泄漏出去,董良、苍遗只能就对外宣称陈海镇守魔渊年余,积伤极重、不治身亡。

归宁五年元月,三十万精绝军将卒素裹抬棺进入铁流岭,而此时已经小股魔兵出现在铁流岭、太微山的边缘地区,众人来不及悲伤,就必须进入惨烈的御魔战事之中。

董宁太过悲伤、心无生念,护送陈海肉身到聚泉岭,在将陈海肉身葬入天机崖下的陵墓当天,就走火入魔,濒临生死边缘。

最终董良、苍遗以及赶到沥泉议事的苗凤山、谢觉源等人,不得不联手施法,将自己没有续命生念的董宁封印起来,想着以时间去疗她的心伤。

好在新朝已成体系,而且陈海在闭关之前,又指定姚文瑾担任董宁的副将,此时董宁这般模样,自然是姚文瑾担任龙骧军中郎将,同时将精绝军归编龙骧军第六镇师,立即进入惨烈而血腥的御魔战事之中。

陈海葬礼过后,苍遗、鹤真人他们还要赶赴铁流岭战场御魔,将要离开聚泉岭时,宁婵儿御空飞来。

宁婵儿没有说什么,直接将手朝苍遗伸来:“我要灵镯!”

苍遗知道宁婵儿不甘心,长叹一口气,将陈海的那枚灵镯递给宁婵儿,随她带着远去……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tatianwuhen】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一十三章 死间(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