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零二章 角力(三十六)

第一百零二章 角力(三十六)

距离千余越部被暴雨闪电之夜摧灭之事,已经又过去了一天。

云中城内百姓,仍然在骚动之中。一大早的时候,就有闲人在城门口聚集,俱都是愁眉苦脸的在谈论些什么。

一大早也有恒安鹰扬兵在不住调动来去,有些还是从各处戍地调过来的,疾疾赶来云中城应变,道路遥远,催调得又紧急。这些远戍各处的恒安鹰扬兵都是零零散散而来。十几人十几人一队的开入云中城内。

入城之际,这些鹰扬兵的坐骑满是泥水痕迹,疲惫得不住喘着粗气。城门处给往来人马踏成泥潭也似,这一队队的兵经过,溅起无数泥点。围在城门左近的云中百姓这个时候就让开一些,但却不肯离开这里。

而在城外,那些赶来参与交易的腹地商人,草原部族中人,都在纷纷拔营离开。大家冒险而来,求的是财。现下眼看着这财不大靠得住了,云中之地又要风暴卷动。这个时候不干净离开,难道在这里留着等开春?

云中城百姓们一个个脸上乌云密布,到了最后,连闲谈的心思都没有,只是相对摇头叹气。

打仗,云中城百姓不怕。

生在边地,就注定了一手扶犁,一手持刀。外敌打过来,男子当战,女子当运。几百上千年来,都是这么过来的。

可恒安鹰扬兵却是需要财货将养着的,云中大集举行不得,没了收入。这恒安鹰扬兵要是支撑不下去,就此散了。没了主心骨,这些云中百姓,就算大家都拼死了,又怎样抵御外敌?难道让大家都去做突厥人的牧奴么?

五胡十六国的乱世去而不远,大隋总算安定天下,怎生好日子不过短短十余二十年,就又变成了这个样子?

大家只是想安稳生活而已啊!

云中城不大,张万岁被擒的消息,恒安鹰扬府上下也并没有刻意隐瞒。大家都知道了,张万岁勾结九姓部族,意欲在云中大集作乱,王仁恭大军趁而加之,一举荡平此间。

云中百姓的仇恨,都加于那位在善阳的王太守身上。只是想不明白,大家都是汉人,为什么要勾结外敌,以对自家人?难道恒安鹰扬府拼着血肉性命,捍卫马邑郡边陲,倒是做错了?

作为百姓,在马邑郡苦挨,竭资财以供恒安鹰扬府,战时还以血肉性命投入。这也是做错了?马邑郡的太守,恨不得他们这些治下百姓死而后快?

整个云中城内,一片这等压抑气氛。虽然才经历一场击灭千余越部的大捷,抓了千余越部的大王小王,更擒下王仁恭大将张万岁,可整个城中不论军民,看不到半点欢欣鼓舞之态。

来此间的商队,雇佣了不少马邑轻侠少年。商队今天都次第拔营离去,这些轻侠少年走的却少。不少人和商队结算了工钱,牵着马挎着弓,就朝云中城内而来。

看到这些轻侠少年三三两两而来,城门口聚集的百姓终于发声询问。

“大家都走,你们又来做什么?这大集眼看是举行不得了!咱们是土生土长之人,只有在这里苦挨,等着王太守打上门来,说不定还有突厥人。你们又不是云中人,这个时候不走作甚?”

轻侠少年往往就朗声回复:“咱们可也是马邑人!王仁恭这般举动,谁还鸟耐烦搭理他,自然是和刘鹰击同生共死!投恒安鹰扬府也不图什么,管咱们一日两餐就成!”

悲愤压抑的气氛之中,还有一丝男儿血性激荡。边地男儿,多少有一些吃软不吃硬的性子在!

徐乐虽然看起来温文阳光,可也是成长于马邑,同样也是这样一个性子。所以才会单骑闯营,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出来!

云中百姓,纷纷将这些轻侠男儿接住,正式投入马邑鹰扬府之前,就在他们家中吃喝,分文不取。这些轻侠男儿或者慨然接受,或者客气推辞,在城门口闹得不可开交。

在城门口处值守的恒安鹰扬兵,对这个乱劲儿就当没看见。胸中还有自豪涌动。

你王太守名门世家出身,有兵有财,还能联络草原部族。却奈何不得马邑人心向着咱们刘鹰击!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就是,我们都陪刘鹰击接着!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轻侠少年突然道:“乐郎君!”

所有人都望向城门内。

就见一队人马,踏着泥泞向城外而去。庄客与轻侠汉子,还有梁亥特部的族人混杂在一处。簇拥着一名英挺男儿,这英挺男儿岁数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略微有点瘦削,眉目英秀,举止潇洒,不像边地粗鲁男儿倒像是都门世家子弟,却不是徐乐又是谁?

就是徐乐,在初入云中之际,就独战鹰扬兵,击败苑四,一直打到尉迟恭下场。然后又在前夜雷雨闪电之中,单骑闯营,拿下张万岁,破获了王仁恭和草原部族勾结的yīn谋。

乐郎君之名,已经威震云中之地,如彗星一般崛起,闪耀整个边地。而这声名,迟早也会传到中原,让天下都知道马邑郡出了这么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在徐乐身边,还有一个头发胡须花白,穿着皮袍,皮帽后垂着狐尾的老者。

徐乐所作之事这两日已经传遍了云中城,这老者就是梁亥特部族长罗敦,与徐乐家中是世交。千余越部要吞并梁亥特部,扣下了罗敦。徐乐就是为的他单骑闯营,而罗敦也投桃报李,将梁亥特部交给了徐乐。

这位乐郎君,已然领草原一族之长!

如此本事,加上如此传奇遭遇,怎能不让徐乐变成边地轻侠的偶像?

多少轻侠少年从人群中涌出,飞奔而前,立于道旁向着徐乐行礼:“乐郎君,此去接梁亥特部么?只恨我们还要投入恒安府,助刘鹰击以抗王太守,不能追随马前,还请恕罪!”

而云中百姓,也默然高高拱手,行礼下去。

这位乐郎君破获了王太守的yīn谋,让恒安府早有预备,这就是对云中百姓莫大的恩德!

徐乐坐于马上,环顾左右,也郑重回礼。

自己不过是为了生存,为了救出罗敦,才冒险行事。最终却收获一城百姓感念。

自己这件事,看来是做得对的。

恒安鹰扬府立足边陲,在突厥人的狂潮前保一地百姓平安。自己作为,帮了恒安鹰扬府一把,也是帮了这些百姓一把吧?

自己乡里百姓,怎生能任他们被突厥人蹂躏?不枉自己冒险拼杀了这一场!

可恒安鹰扬府的领军之人,在这狂潮中,还能坚持本心,继续保护治下百姓平安么?

若是刘武周还能坚持本心,自己了却了爷爷和梁亥特部的事情之后,再去帮他,又能如何?自己可从不俱王仁恭和突厥人!

徐乐回望城中恒安鹰扬府郎将衙署,爷爷曾经说过的话又在耳边响起。

刘武周此人鹰视狼顾之辈,不可深信!

但愿爷爷,说的是错的啊………………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二章 角力(三十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