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一十五章 役魔

第六百一十五章 役魔

陈海被带过来的地方,与其说是一座大帐,倒不如说是位于军营最深的一座铜殿。

铜殿差不多有十米高、三十多米宽的样子,通体泛乌青sè的微芒,柱壁墙裙篆刻无数道篆,牵引着天地间神秘的力量,虽然看上去只是极普通的铜殿,却予人山岳般坚不可撼之感——陈海也早就注意到,此域天地间都充盈着能修炼真元的淡淡灵气,这意味着修行之人,即便不依赖于灵泉、灵脉,每天也不需要仅有天地初曦一炷香的时间内才能修炼真元,而星衡域的灵天洞府之地,灵脉可能要比燕州强出数倍甚至数十倍。

仅以天地间所充盈的灵气论,星衡域确实就要比燕州高出一个层次来,更遑论这方天地所滋养的万物了。

铜殿的正门笼罩在一团青sè光华之中,押着他过来的将卒守在铜殿外,似乎都没有进入铜殿的资格,只是催促陈海进去。

陈海犹豫着迈动步伐,但踏入大殿的瞬时,就觉眼前光芒大盛,刺得他连眼睛都睁不开,待他站稳脚,让所见到的一切震惊了。

铜殿从外面看,就只有二三十米见方的样子,但此时在他眼前所铺陈开的大厅就有百米深。

能折叠空间的法宝,陈海自然见过,那就是左耳、苍禹他们拼死都要守护的玉虚神殿,眼前这座铜殿即便跟玉虚神殿还不是同一层次的存在,陈海也看不透其具备其他什么神通,但就其能折叠空间、甚至大小变化来看,就绝对是超越燕州所有法宝之上的存在!

道器!

陈海没想他刚踏入星衡域,竟然能亲眼目睹道器级的存在,却不知道这大殿之中内等着他的,又是何等人物?

大殿的正中站立着一个主将模样的中年人,身着一袭青袍,一头乌发挽成道髻,被一柄金剑模样的发簪固定着。

中年玄修之旁,站着两个容貌略有些苍老的老者,三人的修为,陈海完全分辨不出来,有如渊海一般,绝对不比进入蓑弱期的左耳、苍禹稍弱。

特别是那中年人,陈海睁眼看他,都觉得神魂被剑芒割过一般。

再往下站立着十几个将领,除了今日俘获陈海的三人之外,竟然各个都有道胎的修为,星衡上域还真他妈是道胎多如狗啊。

“老祖,我们负责天罗谷的扫尾之事,正待撤出之时,竟然有一头青鳞魔从天罗谷底的磁光之河闯出来,弟子猜测或有什么蹊跷,便押来给老祖您亲眼看一下。”

姜寅率部大破血魔大军,夺下天罗谷,意外发现天罗谷底通往血云秘域的通道提前出现,而待他摧动灵剑进入血云秘域,所感知到的一切更是令他大吃一惊,没想到罗刹魔族霸占天罗谷这些年,竟然有亿万罗刹血魔早就已经在血云秘域里栖息繁衍。

只是通往血云秘域的通道极不稳定,姜寅也无法分兵进去清剿,还以为这事暂时过去,却没想到这一部魔族竟然从血云秘域派了一头小魔进入天罗谷。

姜寅此时的烦心事太多,见眼前这头血魔稀疏平常,也不多言,直接就将神念横扫过去。

却也不知左耳对陈海做了什么手脚,姜寅在陈海的神魂之中翻来翻去,所搜索到的记忆碎片,都说明陈海只是无足轻重的小杂魔而已。

纵然如此,陈海也只觉得脑海中一阵翻腾,姜寅那双灿然生辉的眼眸仿佛有着无穷的魔力,令他的识念深陷其中,难以自拔,直到姜寅收回神念,陈海才有一种溺水后浮出水面喘气的感觉。

姜寅并没有多做考较,淡然说道:“或许是无意闯入磁光之河的一头杂魔,并无特殊之处。好了,天sè不早,你们都早点下去休息吧,明日一早,大军就要启程回万仙岭了。”

“什么!?”那个容貌清丽的姜师妹震惊之余,下意识的出声问道,“老祖,我们好不容易才将万罗谷收复,怎么就要放弃掉回万仙山?”俄而意识到自己压根都没有在老祖面前说话的资格,心虚的低下头来,等候责罚。

姜寅倒也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示意他们退出去。

陈海很快就被送回到关押魔兵俘虏的营寨里。

陈海想起也这两日的遭遇来,心想自己还真是倒霉透顶,分身好不容易修成道丹,就被那五大魔头送来星衡域,一身修为尽毁;而左耳苏醒过来原本是件天大的好事,但现在也完全猜不透左耳到底卖什么药,他自己偷偷溜走藏起来不说,还将他丢在天罗谷,到这时候竟然沦为俘虏,大起大落,还真是郁闷透顶。

现在仔细想想,天罗谷既然已经被人族攻占下来,即便血云荒地里的往生骨塔没有被摧毁,也意味着短时间内,血云荒地不会得到罗刹魔族的支援,难以对燕州形成碾压性的优势。

想到这里,陈海就不再那么担心了。

这时候陈海才有余暇细看自己的情况。

也不是空间风暴是太厉害了,还是怎么着,他除了一身修为被废,需要重新修炼外,他的分身这时候倒没有什么致命伤,但体形竟然缩小到仅一丈高——也不知道是空间风暴绞碎他的骨筋皮肉之后,强行将他的分身魔躯压缩得更加凝实,还是左耳在他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虽然陈海在空间风暴中就停滞了一瞬,就让左耳拉入神殿之中,但每想起那一幕,陈海就一阵心悸,然而恰如左耳所说,空间风暴那种撕扯、碾压一切的无物不摧的力量,与碎裂真意有着玄之又玄的联系,只是陈海暂时还没有办法去将这层联系参悟透。

陈海暗感他要能将这层联系参悟透,对碎裂真意的参悟,或许就能进入更高的境界,也或许在碎裂真意的基础,掌握更高品级的真意也说不定。

只是眼前这般情形,陈海也不知道要到驴年马月才能恢复修为,胡思乱想着,一股乏意涌上心头。

他现在修为尽废,肉身也受挫极重,早已经不复当年可连日作战的神勇了,经历那么多事,精神也是疲惫不堪,就这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睡梦之中,陈海仿佛又重新回到了燕州,燕州的御魔战争早已经结束,自己和董宁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一切都是那么的飘忽,恍然将,神魂之中仿佛突然传来一阵凄厉的喊声:“陈海!”紧接着陈海脑海传来一阵刺痛,就好像有异物极其尖锐的扎入他的神魂深处,陈海似醒非醒,下意识便想以六阳炼魂咒抵抗异物的侵入,却忘了他早已经修为尽丧,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道金芒钻入眉心祖窍之中。

关键之时,一道蛟龙虚影从眉心祖窍内冲出,下一刻就见那道金芒化作六道金sè的铰链,将蛟龙虚影锁住,最后一起没入陈海的眉心祖窍之中。

陈海睁开眼睛,却见昨日在天罗谷俘虏他的青年剑修,手里正拿着一枚古朴的小印,打出一道玄光,对自己的眉心印来。

陈海瞬间便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这孙子竟然用锁魂术法想要控制自己的神魂,好在他的识海虽然瓦解掉需要重新的修炼,但当年文勃源留在他识海内的蛟龙盅魂没有随着识海的崩溃而瓦解,竟然始终藏在他的眉心祖窍之中,李代桃僵的承受了这孙子的锁魂术法。

陈海对神魂层次的法宝颇有研究,看这青年剑修如此模样,便知道他这是在试法手里的锁魂印灵不灵光,陈海呆滞了一下,马上抱头装出痛不欲生的样子,猛|撞那坚固的铁笼。

青年剑修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在这方天域,锁魂印乃是使用非常广泛的术法,他最后测试一下,也只是为了安全,但看陈海只是一头低劣的杂魔,他没有想着多费手脚再检查什么,就往其他牢笼中走去。

此时整个大营都动了起来,似乎正有计划的往南方撤退,除了各种各样炼有法阵的巨大战车外,半空还有数艘长达百米的巨型飞舟浮空飞行,令陈海看了目瞪口呆。

虽然同是军队,眼前这部兵马,不知道要比龙骧军强出多少倍!

陈海很快也跟其他罗刹魔战俘一起,都被长长的索链捆绑到一起,被催赶着跟着大部队往南走,但还没有走出宽阔的山谷,就看到昨天在天罗谷俘虏过他的青年剑修跟所谓的姜师妹朝他走过来。

姜师妹一边走,一边犹豫的跟那青年剑修说道:“吴师兄,这样不太好吧,这些魔兵战俘皆是此战的缴获,要么售卖之后充作军资,要么补充万仙山的役魔不足,我们直接将它取走,若是让老祖知道了,说不定又是一顿训斥……”

青年剑修将那枚古朴小印塞给姜师妹,笑道:“一头杂魔而已,谁会在意?你要是担心老祖管束太严,我出资赎卖这头青鳞魔送给你当役魔可好。这头青鳞魔能闯过空间风暴,根骨到底是有些不凡的,性情也要比较其他罗刹魔温顺,倒是很适合姜师妹你……”

“既然如此,”姜师妹接过锁魂印,对青年剑修谢道,“那雨薇就谢过吴师兄了!姜璇马上就要参加家族试炼,这头青鳞魔恰好能送给她当役魔,或能助她这次闯过家族试炼……”

“姜璇还没能通过家族试炼成为姜族的外门弟子吗?”青年剑修讶异的问道。

“姜璇自幼灵脉暗弱,加上性格又弱了些,不习惯跟人争强斗狠,这才屡屡不能通过家族试炼,这次也是她最后一次机会了。”姜师妹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tatianwuhen】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一十五章 役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