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零三章 角力(三十七)

第一百零三章 角力(三十七)

鹰击郎将衙署之中,一众恒安鹰扬府将佐,济济一堂。

这些边地将领,俱都是介胄在身,甲叶碰撞,铿锵响亮。分成两排立于节堂之下两侧,自有一种剽悍之气油然而生。

原来各地鹰扬府,将领只行召集训育鹰扬兵的职责。出征之际,则是大隋中央十二卫命将率领出征。在大隋都城,集中了一只完整的军官团,分隶在十二卫当中。

这是大隋惩五胡十六国藩镇林立之弊,所推行的内重外轻之制。

但世家权势未减,这样的制度自然从一开始就遭到破坏。世家在各地安插私人,直接掌握鹰扬兵,不仅召集训育,更开始直接领兵。而原来闲时为农,战时为军的鹰扬兵们,也变成了常值鹰扬兵,变成各处地方上举足轻重的力量,各地鹰击郎将也渐渐成为名正言顺的实力派。一支支鹰扬兵从归属十二卫统领,而变成藩镇一般的力量,并和各世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杨玄感作乱,就动用了当初守河的十一支鹰扬府,一场叛乱,糜烂千里。

而大隋精锐的十二卫军官团,在几次征高丽战役中,也凋零殆尽,再也没有掌控地方鹰扬府的力量。

成立之初,气象一新,压制强大世家,声威制压海内,似乎要开启一代盛世的大隋。就这样突然烟消云散,只剩下一具垂死的躯壳。

而各地强镇,正是如日中天,正雄心勃勃,或者准备辟地自守,或者准备争雄于天下。

恒安鹰扬府也不例外,这些军将,都是边地健儿。在数年时间内慢慢纠合而来。或者是本地土著,积功而升。或者是追随刘武周从海东回返,经历过地狱般的高丽战场。或者是轻侠来投,武力超人。普遍岁数,都是二十六七到三十四五之间,正是一个男人精力体力阅历都臻于巅峰之际。更经历了与突厥此起彼伏的大小战事,互相之间磨合也臻于完美。

虽然恒安鹰扬府辟处边地,财力不济。但有这一群虎狼之士在,再加上他们麾下四千精锐。恒安鹰扬府,从来都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众将俱挺立于堂下,哪怕是最散漫的尉迟恭,这个时候都紧紧的闭着嘴。互相之间,目不斜视。只是等待着刘武周的到来。

一场变故,突然就揭开了刘武周和王仁恭最后相争的序幕,更有突厥卷入其中。谁都知道即将到来的风暴该是多么狂烈。

可这些剽悍的将领,却没有多少畏惧。

时当乱世,功名富贵都从厮杀中来。不敢冒险,不如寻一处深山,男耕女织,苟延残喘去也罢。大家既然身为军将,干的就是刀头舔血的勾当。

和王仁恭就算是撕破了脸皮,但谁胜谁负,并未可知。与其一直在这里苦苦支撑,接受王仁恭一轮又一轮的压迫。还不如豁出去与他干一场,说不定这马邑郡中,从此就换了主人!

不见云中城内外,民心沸腾,多少轻侠少年,又纷纷来投。谁都不直于王仁恭所为。凭借这军心民气,以快打快,直下善阳,还是有不小成功的机会。

就算是败了,又能如何?如此乱世,谁还真能指望死于榻上不成?

边地男儿,但有些本事的,就从来没指望自己能活过三十岁。这就是云中之地男儿的宿命!

靴声囊囊之中,刘武周和苑君章终于从堂后出现,直上节堂上首。

一众将领,满身披挂,个个都是满心黑血沸腾。只等刘武周披甲而出,一声号令,大家就准备领兵南下,一头撞死在善阳城墙之下也在所不惜。

可刘武周出现,却浇了大家一盆凉水。

这位恒安鹰扬府的主心骨,满脸憔悴模样,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脸上皮肉也松弛垂挂下来。披着一件袄子,腰也有点佝偻。似乎是被这沉重的压力压得直不起腰来。

这哪里是像要和王仁恭决裂,拼一生死的模样?

本来如雕塑一般的众将微微骚动起来,互相对视,满脸疑惑。

苑君章跟在刘武周身后,也略有疲惫之态,但一张脸仍然紧紧绷着,在他面目上,看不出什么端倪。

刘武周站在节堂上首,环视左右,突然叹息一声:“这几日的事情,都知道了吧?老刘我不知道怎么得罪了王太守,要这样来对付我!现在张万岁就在这衙署里面关着,大家说说,该怎么办是好?”

诸将或者在云中城内,或者从外面驻地匆匆赶来,被刘武周召集于会。这几日也没少了私下议论。十个有八个觉得逼迫到这等份上,只有开打了。现下虽然觉得刘武周态度略微有些微妙,但是几名性子急躁的将领还是抢着开口。

“打他娘的!”

“马邑兵那本事我们知道,从来就没在眼里发着。只等鹰击一声令下!”

“这些日子我们的气受够了,都到了这个份上,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还有什么说的?鹰击,你下令罢!末将请为先锋!”

而一向最好战的尉迟恭虽然没开口,但是也眨巴着眼睛看着刘武周。有人请为先锋他就瞪过去。

虽然尉迟恭身在云中城内,知道此次事情水很深。可万一真要开战,这先锋除了他还能有谁?谁这么不知死敢跟他尉迟爷爷争抢?

诸将激愤如此,刘武周却微微苦笑,冷冷道:“好,与王太守开战,恒安府精锐扫数南下,争夺善阳。要是这个时候,突厥南下呢?云中百姓当如何?”

一名军将贸贸然插口:“突厥去年被咱们痛打,眼看又要入冬,只要咱们以快打快,突厥人未必敢来罢?”

尉迟恭却沉下了脸,他是知道内情不多几人。

执必落落现在就在鹰击郎将衙署之中!虽然他也觉得以快打快,未必没有机会。但是刘武周特意当着众将提起突厥之事,摆明了就是不想开战!

刘武周果然摇摇头,轻声道:“除了张万岁,鹰击郎将衙署中还有一个囚徒,就是执必部阿贤设执必落落,张万岁此来,就是与他联络。”

堂下顿时一阵大哗。

没想到王仁恭勾结的不只是九姓部族,而是突厥执必部!

这些年来,执必部不断入寇。马邑郡中,不知道多少人破家。王仁恭为一郡守护,居然和执必部勾结,来对付为马邑郡戍边的刘武周!

一名将领昂然道:“请鹰击斩了执必落落,对王贼兴师问罪!咱们就算全都战死沙场,也必不向王贼屈服!”

刘武周缓缓摇头,神情苦涩:“我知道你们的心思,可我不能这么做啊…………我镇守云中,就是要挡在突厥人面前,守护一方平安。我南下去和王太守争了,云中百姓怎么办?召集大家来,也就是告诉大家一个事。我向王太守请罪!张万岁和执必落落,都可以给王太守送去,我刘武周也随时可以去位。但请王太守就立下一个誓言,无论如何,不能放突厥人踏足马邑郡中!为了马邑百姓,我刘武周一人权位,何足挂齿?”

众将大哗:“鹰击!”

刘武周强硬摆手:“就这么决定了!召你们而来,也就是怕你等生事。既然王太守看我不顺眼,不惜将马邑百姓都送入突厥人手里,我刘武周走好了,只要王太守给马邑上下一个承诺!”

话音落下,刘武周佝偻的背也挺直起来,再也不顾众将,大步就向堂后走去。

苑君章扫视诸将一眼,一言不发,也追随而去。

只留下一众边地健儿在堂上悲愤莫名。

“鹰击!”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三章 角力(三十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