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役魔(二)

第六百一十六章 役魔(二)

陈海此时纵然只是一头杂魔,但在星衡上域论起价值来却是不菲。

从别人看他的眼神以及评头论足,陈海知道他在这些人眼里,只能算一头幼魔,加上强闯磁光之河进入星衡上域,筋骨皮肉竟然都没有彻底的支解破碎成虚无,甚至伤势都能快速恢复,都表明他的根骨相当不凡。

再加上他的肉体经过空间风暴的洗淬,即便是幼魔,战力就应该相当不凡,军中倒是有不少武将对他产生浓厚的兴趣。

不过,陈海是青年剑修与姜师妹他们所捕获,因此青年剑修与姜师妹有优先赎买权。

这时候陈海也知道姜师妹姜雨薇,实际出身自姜氏极微不足道的一系旁支,靠着她极其不凡的根骨,小小年龄才有进入万仙山修行的机会,目前是万仙山的内门弟子,与青年剑修吴逸群同在万仙山玉皇峰一脉修行。

金剑主人姜寅,也是出身姜族,作为姜族硕果仅存的几位老祖之一,同时又是万仙山的太上长老,在崇国地位极其崇高,也是此次率大军征讨天罗谷的主帅。

姜寅此番趁罗刹魔族内乱,率大军突袭拿下天罗谷,一扫人族数千年来的低迷士气,但崇国朝堂上下却不愿意百万大军孤悬境外,故而朝堂及万仙山连发令旨,催促姜寅率部撤回崇国境内。

姜寅权高位重,姜雨薇也算是姜族子弟,但与姜寅在血脉上的牵连实在稀微得很,加上万仙山差不多有上千内门弟子、上万外门弟子都出身姜族,因此姜雨薇也难受到什么优厚的照顾。

姜雨薇也刚刚才在万仙山站稳脚,她囊中实在羞涩得很,这次也只得先接受师兄吴逸群的资助,才得以从军中将这头来历不凡的青鳞魔赎买回来。

百万大军撤出天罗谷,南行万余里,人烟渐渐绸密起来,军队也开始分作数批,往各自的驻地撤去。

作为姜雨薇的役魔,陈海最后随姜雨薇登上一艘浮空巨舟,却只能当作货品一般,被扔在拥挤的底部货仓之中。

这艘巨舟同时还携带着大量的物资,陈海夹杂在其中,好不难受。

陈海有心想研究一下这艘巨舟内部的阵法禁制到底是怎么运转才得以御空飞行的,但奈何浮空巨舟上的人对他还是不够放心,上了货舱,就被锁在铁笼之中,他识海崩溃后,无法凝聚神识,六识感知又无法延伸到舱体的内部,只能作罢。

所幸就算是在高空之中,舱室所能从外界汲取的灵气,都堪比燕州的小型灵泉了,陈海盘膝坐下,开始缓缓吞吸灵气,先恢复体内近乎寸寸碎裂的经脉。

这一坐就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剧烈的震动将陈海惊醒了过来,紧接着就有一队队兵卒走进货舱,开始将大量的缴获物资搬下去。

陈海在铁笼里稍稍舒展了一下身体,筋骨关节隐隐传出闷雷般的暗响,才发现自身看似修为全失,经脉要恢复到能运行气血精气、尝试冲击修炼灵脉的程度,还需要一段时间,但骨胳的密度却足足比之前增强了有三成。这樽神卫级傀儡分身,之前经过陈海十数年的苦修,筋骨皮肉就要比普通的魔将强出一截,此时筋骨再增强三成,岂非以肉身强度而言,岂非就相当于一件玄阶上品战兵了?

陈海这时候也暗自庆幸,亏得见姜寅时,全身筋骨断裂、经脉皆毁,要不然这具魔躯的特殊之处,绝对瞒不过姜寅的法眼,暗想除了受空间风暴摧毁淬炼之外,多半左耳也在他体内做了什么手脚。

只是陈海心里极其郁闷,他现在以一头神魂受“控制”的杂魔潜入姜氏及万仙山的内部,又能发挥什么作用?左耳这老杂毛,脑子到底有在想什么,神殿又到底藏到哪里去了?

“哐当”一声,铁笼打开,一个甲卒过来领着陈海走出浮空巨盘,去寻姜雨薇。

陈海走出浮空巨舟,才看到浮空巨舟,停在一座巍峨的城池前,而姜雨薇正在浮空巨舟前,正恭敬地跟一个中年玄修说话。

“雨薇,你和我家逸群同在万仙山上修行,又都是召泉郡出去的子弟,理应要相互照应。此处离东都岭还有三四千里,看你归心似箭的样子,我着人牵来一头黑麂给你当脚力——这头黑麂也是几天前刚从荒野捕来,尚是幼兽,在雨薇你眼里自然算不上什么珍物,但我看逸群在信里说,雨薇你还有一名胞妹,今年就要参加家族的试炼,这头灵麂就当成是逸群提前送给令妹的贺礼吧。”那中年玄修说起话来和颜悦sè,但是语气之中透漏着不容置疑的威势。

姜雨薇以踏入明窍境的修为,御空飞行三千里也就是一天的时间,只是带着一头伤势未愈的青鳞魔多有不便,需要一匹坐骑代步。

少顷,一名甲卒牵着一头黑毛幼麂过来。

那黑毛灵麂虽然还是幼兽,就已经有一丈高,胸宽腿长,顾盼生姿,一身黑sè的皮毛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端是神俊无比。

姜雨薇归心似箭,她一路御剑飞行,只是让陈海借着黑麂的脚力,一路西行。

召泉郡名副其实,水源极其充沛,若是经过高山,不远就能看到有或大或小的泉水从层岩之中流淌出来。

天地间的灵气也相当的充沛,受灵气滋养,沿途的树木灌草,都要远比燕州来得丰茂,沿途山岭间,到底都能看到得上百米高的参天巨树。

偶尔有两头野兽闯入他们的视野,即便再寻常不过的野狼,体形都剽健得跟战马似的,露出长长像短匕般的獠牙。

虽说中年玄修赠送给姜雨薇这头灵麂相当不凡,在燕州都能算中上品灵兽了,但此时还仅是幼兽,没有长成,同时陈海实在太沉重了,跑了半天,就汗潺似雨。

姜雨薇还想着将这头灵麟送给姜璇充当灵骑,自然舍不得让陈海继续糟踏下去,便令陈海下来奔行。

一开始姜雨薇还担心陈海伤重跟不上,她骑着黑麂慢慢跟在后面,后来看陈海步伐跨得极大,速度实在不慢,魔躯伤势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也便慢慢提速。

陈海修行武道秘形已久,行走坐卧之间,无不暗含武道真意。

而不管左耳是什么用意,他即便是身为杂魔,也需要混入万仙山或姜族的核心层,或者说接近姜族及万仙山的核心层,才有搅动风云的机会,因此在姜雨薇面前也不会刻意的掩饰什么。

此次发力奔行,陈海便将基础步法相关的秘形尽情的展现出来,摧动体内的气血像潮汐般在四肢百骸之中奔涌,有着说不出的畅快,偶尔也会发发狂性,鬼哭狼嚎的嘶吼两声,将那些偷窥的野兽吓走。

姜雨薇秀眉微皱,但越看眼前这头青鳞魔越觉得蹊跷、讶异,就见陈海一身青鳞,手脚并用,微微一使力,就轻盈地跃起,再落下之时,就是数丈开外,每一次跃动,仿佛浑身的每一处肌肉,每一处关节都在活动一般,充满无比和谐的韵律。

姜雨薇才十六岁就已经踏入明窍境,成为万仙山的内门弟子,根骨天资自然是惊才绝艳,也自然能看出陈海步伐间实际是暗合极高层次的武道秘法。

武道一途,虽然开始和玄修入道方式不同,但是修炼到极致之后,还是能殊途同归的;有些不适合走玄修路子的弟子,修行武道,一样有极高的成就。

万仙山自然也是上品武道绝学传世,但无论是玄法真诀,还是武道绝学,都是严禁私授家人的,姜雨薇也不敢违着神魂俱灭的严厉惩罚,将一些秘法偷偷传给姜璇,但她这一脉的家传玄法,层次又实在低了一些,不足以助姜璇突破眼前的瓶颈,通过家族试炼。

姜雨薇一拉缰绳,黑麂一声嘶鸣停了下来,秀眸盯着陈海,问道:“喂!看你一路奔行,可曾是修炼过武道绝学?”

见陈海点头,姜雨薇眼角微微一跳,冷声说道:“等到了东都山,你便将所修之法抄录给我。若是我妹妹这次凭助此法,能通过家族试炼,将来我或许会还你自由之身;若是你敢不从,别忘了你的锁魂印在我手中,我让你魂飞魄散也只是弹指之间的事情。”

说道魂飞魄散之时,姜雨薇的语气也没有丝毫波动,好像灭掉一个杂魔,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微不足道。

娘希匹,陈海露这一手自然是要引起姜雨薇的注意,但这小蹄子有求自己,却一副欠她八百万的高傲嘴脸,心里就想直接在这荒郊野外将她给强|暴了。

陈海闷声答应下来。

他之前就通过姜雨薇及他人的谈话,也了解到姜璇及家族试炼的一些情况。

姜璇乃姜雨薇的胞妹,今年也快十五岁了,但刚刚冲开一条灵脉,勉强踏入了通玄境的门槛,这资质就算放在燕州也算勉强可以,但在星衡域实在稀疏平常了。

姜雨薇、姜璇姐妹所在的这一脉姜氏,乃是东都城的半个主人,每年都会有一次家族试炼,通过试炼的家族子弟,便会作为外门弟子,送到万仙山修行。

事实上,今年是姜璇最后一次进入万仙山修行的机会了,等到明年姜璇满十六,就没有资格再参加家族试炼,那就只能择人而嫁、庸庸碌碌渡过一生了。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tatianwuhen】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一十六章 役魔(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