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六百一十章 石林沙海

第六百一十章 石林沙海

经历了白天惊心动魄的战斗,大家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疲倦也如同潮水般袭来。喝完元力汤之后,困乏渐重,塔炮手们东倒西歪,鼾声此起彼伏。

胖子没有休息,他趴在蜂巢重炮的炮口,检查重炮内管,不由皱起眉头,自言自语嘀咕:“有裂纹了?这么伤炮?”

胖子呲着牙,满脸肉痛。

蜂巢重炮造价不菲,倘若不是之前搜刮,靠他们自己是造不起。

胖子爱占便宜,为人抠门,是有名的锱铢必较。看到只不过打了十二轮,蜂巢重炮就出现裂纹,他顿时觉得如同割肉一般,连白天胜利的喜悦都冲淡了许多。

祖琰闻言道:“要不要重新换一批过来?”

他现在是胖子的副手。

换作以前,眼高于顶的祖琰会觉得这是在侮辱自己。自己的老师是乐不冷,晋升大师也比胖子早得多,无论从哪个角度,双方都不在一个层次上。双方调换位置,胖子担任他的副手,他还嫌弃这个死胖子懒惫畏缩。

但是如今,祖琰却心服口服。

胖子对他有救命之恩,在那般危险的境地,胖子都没有丢下他,这份情义祖琰怎么能无视?就这样,心高气傲的祖琰,成为胖子的副手。

然而时间越长,祖琰发现胖子的厉害之处,似乎越来越多。遇到危险的时候,他往往手足无措,但是平日里看上去胆小畏缩的胖子,却总是会展现出狠辣果决的一面。

胖子敏锐机警,一看苗头不对,就会躲起来,这是他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而一旦胖子明白躲无可躲,战斗意志之坚决,手段之狠辣,令人侧目。

为了生存,胖子不顾一切,不择手段。

相比之下,祖琰才发现自己就像温室里的花朵,看似华美,实则脆弱易折。

尽心尽力的祖琰,无疑是一位出sè的副手,出身世家大族,见多识广,学识渊博。在天赋上,祖琰就像一个弱化版的端木黄昏,心智聪慧,亦不如端木黄昏。但是满门血屠之仇,数年冰封之苦,乐不冷言传身教,看似文弱的祖琰身上多了一分刚烈和决绝。

一旦摆正心态,他也在迅速变得成熟。

胖子连连摇头:“不用不用,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今天给他们这么大的惊喜,没搞清楚情况,他们肯定不敢大举来攻。”

祖琰同意胖子的判断。

没一会,桑芷君就过来喊胖子和祖琰参加会议,商讨明天该如何应敌。

胖子和祖琰抵达时,发现铁兵人和昆仑天锋已经到场。大家看到胖子,纷纷向其祝贺,调侃取笑了几句。

欢快的气氛很快消失,大家的神情变得严肃。

今天此战,只不过是道开胃菜。尽管给神狼部一个不小的惊喜,然而远远不足以吓退对方。

明天的战斗,对方一定会想出各种反制的手段。

如同大家预料的那般,翌日的战斗,异常激烈。

防线前方,鲜红sè的烟雾弥漫,视野完全被遮挡。这些红sè烟雾,不但蕴含血毒,而且非常浓郁,凝而不散。塔炮手们的视线受到影响,威力大打折扣。

不时有宽背蝠鱼,从浓郁的血雾中毫无征兆冲出来,立即引得塔炮阵地一阵手忙脚乱。

敌人进攻的路线不仅仅局限于重云之枪驻守的镇神峰,三座镇神峰都受到攻击。相比之下,兵人部的阵地反而情况最好,他们本来就是近战单位,而且有王小山相助,稳如磐石。

王小山如今构筑战场的水平越发出sè,大地就像是他手中的软泥,随心所欲地变换形状。犬牙交错的土墙走廊,错落高低不平,高低适合兵人部将士们的跳跃起落。而一道道奇形怪状的拱门上,布满粗壮锋利的岩棱,它们就像一道道巨大而坚硬的岩石荆棘。

兵人们可以非常灵巧地在其中穿梭,但是宽背蝠鱼巨大的身体,却难以通行。更另人叫绝的是,这些形状奇特的拱门,即使受损,也会自发地修复。

而一旦宽背蝠鱼落到地面,流沙便会让其深陷。

这是王小山针对昨天敌人进攻专门连夜完成,他称之为【石林沙海】。

【石林沙海】并非坚不可摧,但是却能给宽背蝠鱼带来相当大的麻烦,也给兵人部带来极大的帮助,可谓相得益彰。

天锋部的处境要糟糕许多,不过昆仑天锋不是泛泛之辈。尽管她很难接受艾辉所谓的塔式,但是深谙剑术的她,同样有她独到之处。她在镇神峰周围布下大量的剑阵,蕴含她这些年来对剑术的参悟。

立志编纂【剑典】的昆仑天锋,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愿望,无论时局如何变幻莫测,她在剑道上的精进从未停止。

她也许不是一位出sè的部首,但她一定是一位出sè的剑修。

天锋部镇神峰最是绚烂华丽,无数利剑就像耀眼的银刀鱼群,环绕着镇神峰游动。如果细看,便会发现利剑流光之中,变幻不定,玄奥复杂。

然而宽背蝠鱼皮厚肉粗,除了脑袋之外,其他地方受伤丝毫不受影响。往往宽背蝠鱼身上都布满血洞,它还能发出咆哮怒吼,继续朝镇神峰冲来。

好在上方的塔炮阵地注意到这边的状况,连忙炮火支援,才抵挡住了当时那一波攻击。

第二日的战斗十分艰难,一天下来,大家都很疲倦。

敌人投入的宽背蝠鱼数量要比昨天少许多,但是攻击更分散,也更难击落。

一天的鏖战,敌人终于退去。

大家顾不上疲倦,重新聚集在一起,讨论如何应对。

胖子脸sè很难看,早就没有昨天胜利的意气风发,他沉声道:“血雾一定要想办法解决,要不我们塔炮射程的优势就会受到大幅度的削弱。今天的宽背蝠鱼数量比昨天少,但是威胁更大,大家的压力更大。不解决血雾,我们会变得很被动。”

其他人都点头,今天的局面,大家都看在眼中,问题出在哪,大家心里都有数。

可是如何解决血雾,大家都不知从何下手。

今天之前,大家都没有遭遇过血雾。

小山忽然道:“血雾我知道一点。”

其他人的目光刷地看过来,露出期待之sè,他们想起来小山出自听风部,专门刺探情报的听风部。

师雪漫正sè:“还请前辈指点。”

小山之所以赶过来,就是看到今天大家受到血雾的困扰。当下也没有废话,便把自己所知娓娓道来:“兽蛊宫炼制的血雾总数超过五十个种类,但是到目前为止,发放战部的,大致有三种。”

听到血雾总数超过五十种,大家脸sè都难看几分,再听到后面,大家心中才松一口气。

大家精神振奋,果然不愧是听风部大佬,知道得这么详细!

战场上,知己知彼是胜利的基础,大伙都竖起耳朵,唯恐听漏。

“三种分别是【赤岚】、【红颜醉】和【天妃】,三者的配方我们很难探查,但是大致的效果和侧重还是了解一二。【赤岚】最常见,最浓郁,凝而不散,毒性反而是三者最小。它最大的特点,就是风吹不散。再强的风,也无法吹散。我怀疑今天敌人使用的很有可能就是【赤岚】。【红颜醉】烟雾缥缈,有强烈的致幻作用,只要吸入极细微的一缕,也会中毒。【天妃】的颜sè最淡,接近无sè,毒性却是最为强烈。据说中毒者的模样会非常恐怖。”

小山停顿片刻,继续道:“说起来惭愧,虽然知道这三种血雾,但是我们没怎么研究。”

一想到听风部忙于天心城内斗,却疏于对敌人的研究,小山就觉得心中羞愧。

一份简单的情报在战场上,就可能直接决定无数人的生死。

就在大家有些失望的时候,小山深吸一口气道:“但是我记得看过兽蛊宫发放的一份关于【赤岚】存放和使用需要注意的事项,其中有一点尤其重要,就是不能有水。”

大家眼前一亮。

姜维道:“莫非它不能和水接触?”

师雪漫干脆利落道:“明天试试。”

最担心的是,对敌人的手段一无所知。多知道一点,也有一点的优势。

师雪漫本身就是水修,立即想到几种可以尝试的手段。

胖子忽然道:“我有一个想法。”

其他人的目光看向胖子。

胖子道:“今天敌人的试探,无疑是很成功。肯定助长敌人的信心,明天的攻势很有可能比今天更猛烈。我在想,我们能不能把反制血雾的手段,留在关键的时候发动,再给敌人一个惊喜。”

说到最后一句,胖子言语不自觉多了一份狠意。

大家就像重新认识胖子一样,眼前的胖子就像堵桌上红眼的赌徒,这还是那个胆小谨慎的胖子吗?

本来咬牙切齿的胖子被大家的目光上下打量,顿时讪讪:“啊哈,我就是随口说说,随口说说,大家不要太介意哈。”

师雪漫忽然开口:“我支持这个想法!”

大家的目光不自主被吸引。

师雪漫笑了笑:“是有点冒险,但是反过来想想,敌人做好准备了吗?在第三天就孤注一掷来决战?”

胖子的眼睛亮了,贼亮贼亮。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一十章 石林沙海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