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零四章 风起(一)

第一百零四章 风起(一)

善阳城中,在秋末之日,一片安逸闲适的气氛。

去年从夏至秋,经历了一场兵火大劫。但突厥执必部兵锋,只到桑干河谷北缘为止。虽然善阳城也饱受征发和战场转运之苦,但是毕竟没有被突厥狼骑蹂躏,元气尚存。

而今年虽然王太守加大征发力度,将乡间逼迫得民不聊生,几乎将马邑郡自己控制范围内的粮秣都快要搜刮一空。但善阳有马邑鹰扬兵坐镇,就算是地方闹事,这变乱也蔓延不到善阳城中来。

刚愎的王太守和治下恒安鹰扬府对峙,与南面唐国公的关系也紧张。但是眼看就要入冬,不是用兵的季节。今年应该是能平安度过。

身在大隋即将崩塌的乱世之中,安稳度过一年就算是赚了一年,民间百姓,谁也懒得多想下一年到底会怎样。

而且身为马邑郡治,在乡间普遍凋零破产。徐敢这种一闾之长都得把孙子派出去挣免行钱。善阳城中,百姓多半都和郡府之吏,马邑鹰扬府军将士卒能扯上点千丝万缕的关系。能多少分润点郡治集中的全郡财富,秋日之后,一年接近尾声,又无兵火之虞,善阳城中,竟然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气氛。

比之粗粝单调的边地云中城,作为马邑郡治,还是有些繁盛的气度。

南北朝乱世以来,民族极大融合。世间民俗也丰富了许多,而长江以南也经历几百年,终于开发出来,南方的财富源源不绝的输入中原。

大隋帝国统治范围,真正从黄沙漠漠的边塞,到往水绿天蓝的江南。经历几百年血战磨练出无敌强军,而财富又比当年汉晋之时极大增加。加上民族碰撞融合带来的文化多样化。本来就应该是一个新一代强盛帝国的开端,将在中世纪历史上绽放出最为绚烂的花火。

虽然这个帝国,莫名其妙的飞快崩殂,即将迎来新一轮的乱世。但帝国余泽,还未曾消散。

哪怕是在边郡的郡治之中,也可以见到当胪的胡女,打扮各异的各族商人,各种各样的吃食。公门之吏,世家门客,在酒楼上佩剑欢宴,议论着从长安洛阳传来的最新诗体。雄健男儿,牵马从街市上经过,准备凭借一身本事不拘在哪个家主门下讨得一个出身。

不比晋末之世,那时面临乱世,从公卿到百姓,是绝望的,是晦暗的,是从上到下陷入灭亡前那种放弃一切希望的疯狂中。

大隋即将崩塌之世,从上到下,仍然是心态雄健的,奋力向上竞逐的,期待浴火重生的。

除非这场乱世,因为某些原因,漫长残酷得将这些希望全部毁灭!

例如东晋之世,有着无数次的机会可以规复中原,恢复汉家衣冠。但是因为门阀世家之间的内斗,将一切希望都完全葬送,直到整个民心士气都沉沦下来,差点让整个汉家文明,完全堕入黑暗。

善阳城中官吏百姓,并没有这么多玄想,而是在这难得的和平时日里,尽情的放松自己。让整个马邑郡治所在之地,别有一番热闹的气度。

就在这个时候,数名骑士,匆匆而入善阳北门,被值守的马邑鹰扬兵验了过所之后,就随意挥手放行。

这几名骑士,风尘仆仆,浑身泥水灰尘,坐骑皮毛上全是汗水,一看就是昼夜兼程赶来善阳的。

领头之人,四十不足的年纪,满脸精明强干之sè,正是刘文静那夜遣来之人。

一路上大家辛苦得很了,入善阳城中,看到这般热闹景象,几个人竟然有恍如隔世的感觉。哪怕大家都在晋阳城里呆过不短时日,见过大世面的,现下都像是一个个乡巴佬一般,看着繁盛的市面挪不开眼睛,闻着里巷传来的酒肉香气,每人喉结滚动,恨不得就去大吃一顿。

云中城那个鬼地方,风刀霜剑如割,草原胡族在侧,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幸得大家早早离开了那里!

那领头之人,看着左右那副神不守舍的模样,哼了一声:“都别想着玩乐,咱们还有要事要办!各自去寻城中人头广,交游多的旧识,将消息放出去!”

几名手下纷纷点头,看起来兴致不怎么高昂的样子。一路辛苦而来,现在就要大家干活儿,实在觉得这位带头老大有点不体恤大家。

领头人脸上浮现了一点怒sè,低声呵斥:“我们兄弟苦熬这些时日,才算找着靠山。这个时候不卖力,等到什么时候?看到刘武周没有,就是没有世家高门为靠山,哪怕坐拥恒安鹰扬府强兵,还是过得这般窘迫模样!我们跟着的这位刘公,背后站着的可是唐国公!谁要是敢耽误事情,我先一刀捅了他!”

老大发火,几名弟兄纷纷低头。领头人沉着脸从怀中取出几个钱囊,丢给手下。

手下们接过,在手里一掂量,里面至少是上百枚通宝钱在晃荡。顿时人人笑逐颜开。

老大计划就在善阳耽搁三四个三四天,放出消息就走。三四天里,这百余枚通宝钱,足够大家花天酒地,每天晚上都能找个塞种鞑靼的小胡姬!

一名手下忍不住问了一句:“刘公要挑起恒安府和马邑府争斗,这些咱们都能明白。为何又放出是乐郎君为恒安府先锋的消息?这是难得英雄少年,要是因而被王太守破家,也实在可惜。”

老大冷着脸:“这些事情要你多问?刘公吩咐,只管去做就是。想那么多作甚!”

手下垂首不语,那老大又沉着脸扫视诸人一圈:“什么英雄少年,当年我在马邑出道之时,这位乐郎君还不知道在哪里撒尿合泥!老子去了晋阳讨生活,什么尉迟恭,什么乐郎君,一个个都冒了出来,哪一日遭逢,才让他们知道老子的厉害!”

手下们再不敢多说,对望一眼,纷纷散去,各自去将消息放出去。而那领头人物,则是掸掸身上灰尘,就策马向着善阳城中最热闹的地方走去。

以他当年在善阳的人脉,不要一天功夫,就能将消息放出。这位在云中大出风头的乐郎君,就等着后院起火也罢!

凭什么都是马邑乡间豪杰,他一出道,就名动马邑,轻侠少年为之欢呼鼓舞。而他就要在江湖沉浮多年,这个时候才算是找到一个家主投靠?

这家主,还如此看重这位乐郎君!

凭什么?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四章 风起(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