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役魔(四)

第六百一十八章 役魔(四)

陈海内心中惊涛骇浪,姜家却在热热闹闹地准备团圆。

虽说星衡上域中罗刹血魔额和人族有刻骨的仇恨,但毕竟现在陈海已经是归姜雨薇所有的役魔,姜家最终还是让奴仆给陈海端上了大盆的肉食,又给灵麂的料槽里弄上能滋壮筋骨的蒲阳草,然后他们一家三口就着红泥焙酒,共享天伦。

陈海对血淋淋的生肉,完全没有兴趣,从黑麂的料槽里抓了一把津甜爽口的蒲阳草,放嘴里慢慢嚼起来——黑麂满腹子意见,蹶蹄子要过来踹陈海,却被陈海一爪子拍倒在牲口棚里,陈海心想他目前没有搞清楚姜璇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要继续委屈求全下去,但这杂毛畜牲还在他跟前吃香的、喝辣的,不是找死?

陈海将挣扎不得的黑麂压在身下,当绒毛锦榻舒服的靠着,透过窗户看着灯光照出来的姜家四口人的身影,陷入沉思之中。

虽然才踏入星衡上域都不到十天,但他之前吞噬太多罗刹血魔的记忆碎片,加上这十天的所见所闻,差不多能将星衡上域的大致社会体系勾勒出来。

姜雨薇在万仙山,或许地位算不上绝高,以她的天资在万仙山也谈不上绝无仅有,至少没能一步登天,直接成为万仙山某一脉的真传弟子。

然而万仙山势力范围差不多渗透到整个崇国北部的所有郡府,像东都城这样的势力数以百计;而具体到东都城,姜雨薇这样的资质、根骨就太罕见了,完全可以说是百年难出一人。

星衡上域的人族社会,也是宗门与世俗权力高度结合、相互渗透。

以姜雨薇在万仙山的培养潜力,姜父完全可以在东都城父凭女贵,获得更高的地位,而不应该仅仅只居住这座仅亩许方圆的小宅子,宅子仅用两名奴仆。

何况姜父看似只有辟灵境后期修为,还没有开辟识海踏入明窍境,但陈海即便不用神识,也能以远超常人的六识,看出姜父所开辟的十二主灵脉,仿佛山间深涧一般看着窄小,实际上极为深险,以致灵海秘宫所涌动的真元,也要比普通的辟灵境玄修雄厚、精纯得多。

照理来说,姜父想要突破辟灵境,开辟识海是轻而易举之事,然而他看上去对提升修为境界似乎一点兴趣都没有,更愿意守着这座小宅子甘于平淡。

陈海现在一头雾水,只觉得这个小院中透着太多他看不透的诡异,何况又是左耳刻意安排他被姜雨薇俘获,左耳出天罗谷时,在姜雨薇身上看出什么异常来了?

不过,太多事还不是陈海现在一下子就能看透的,就这么干坐着也不是办法。

姜寅从天罗谷撤军后,万仙山与崇国应该暂时没有将天罗谷收入治下的野心,而一旦等天罗谷重新落入罗刹魔族的手里,那燕州的形势很快就会再度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时间对陈海而言非常紧迫的。

此时他虽然修为尽丧,但是神魂本源却没有受到什么重挫,最基本的内视之法,还是能够做到的,此时也是强行收束住震惊的心绪,耐着性子将全身的伤势都梳理了一遍。

皮肉层次的伤势基本痊愈了;即便被空间风暴折断扯裂的筋骨,还能看到一条条密如蛛网的裂痕,但随着时间的推延,以青鳞魔强悍的肉身恢复能力,也就只需要三五个月就能恢复过来。

然而他体内的经脉已经破碎得一塌糊涂,以及內腑伤势也非常严重,但情况再糟糕,也要比他最初夺舍姚兴之时,乐观不少——他要不是扛着这么严重的伤势,也不可能瞒过姜寅这等人物的法眼,毕竟他这具肉身在血云荒地就强悍得过分,何况又经历空间风暴的淬练?

陈海都极期待肉身伤势完全好透之后,即便灵海秘宫、识海、道丹没有重新修炼出来,是不是赤手空拳就能将人族道丹境强者直接打爆掉。

此时夜深人静,这东都城内又不知道有多少高手,陈海强自按捺住修炼武道秘形的冲动,只是缓缓地吞吸天地间的灵气,滋养受创极重的五脏六腑。

灵气与天地元气不同。

金木水火土风雷等七性天地元气,是构成天地、孕育生命的基础,可以说是任何一座完整的天域,都充盈着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当然也有其他更多种类的天地元气存在。

这些天地元气,只要踏入明窍境或者利用高层次的法阵、法器,就能借用施展威力强大的术法神通,或融入武道绝学之中,但这些天地元气的属性极端暴烈,普通人是没有办法直接纳入经脉、灵脉,修炼成真元的。

当然,灵泉、灵脉所产生的灵气,也跟天地元气有着密切的关系,可以说是借天地秘势,将不同属性的天地元气融合到冲和纯正的层次,才化为灵气释放出来,继而能为弟子直接吞吐修炼。

灵天洞府能产生灵气的灵泉、灵脉,说实也实,说虚也虚,说实是这些灵泉、灵脉真实存在,说虚是指产生灵气的根源,只跟灵泉、灵脉所在的山川形势,也就是天地秘势有关。

也许是星衡上域的山川形势,极其钟灵毓秀,以致灵脉、灵泉所产生的磅礴灵气,溢散到整个天地间到处都是。

以致陈海都不需要刻意去找什么灵天洞府,随处都能吞吸灵气恢复伤势。

当然,星衡上域的灵脉、灵泉,可能要比燕州强出十倍、百倍,若能进入其中修炼,无论是恢复伤势,还是重修道丹,都将快上十倍、百倍。

夜深了,姜雨薇透过窗棂看了看盘膝而坐的陈海,脸sè相当复杂。

她虽然刚踏入明窍境,但还能清晰的察觉陈海以极特殊的韵律,以极高的效率在吞吸灵气入体。

眼前这头青鳞魔,不仅掌握相当不弱的武道绝学,此时竟然还能吐纳吞吸灵气,看来还真不是普普通通的杂魔小兵,那还像吴师兄所说,这头青鳞魔,真是无意间闯入磁光之河,才从另一侧的血云荒地进入天罗谷的吗?

姜雨薇正自想着,她手臂一紧,听着妹妹姜璇在身后说道:“姐,天这么晚了,还不休息么?明日一早还要去城守府拿血炼荐书呢。”

姜雨薇转过身来,看到姜璇身穿一身小衣,揉着惺忪的眼睛撅着嘴跟自己撒娇,心中不由得一甜,捏了捏姜璇那有些婴儿肥的脸颊,拉着她转身回到床上,一挥手将灯火熄掉,房间内陷入一片黑暗。

一时间姜雨薇也怀疑她坚持让姜璇参加残酷之极的血炼,是不是一项正确的选择。

然而姜璇已经没有办法通过正规的渠道,进入万仙山修行,不参加血炼,难道真要在这东都城里庸庸碌碌的渡过一生,继而百年之后化为一抔黄土?

结果熄灯之后,姜璇的精神又上来了,她抱着姜雨薇的手臂,小嘴不停地开合着,一连串的问题抛出来:

“你师傅对你好不好,为人很严厉么?”

“这次你们去万罗谷你有没有上阵,什么?你还亲手击杀了几头罗刹血魔,那些血魔比我们院子里那头厉害不厉害?”

最后还是姜雨薇半真半假的发了通脾气,姜璇才心不甘情不愿地闭上嘴巴,不多时就沉沉睡去了。

东都城位地势相对低一些的山谷之中,所以第一丝阳光难免来得要晚一些,朝阳带着一些燥热打在陈海脸上,陈海那血红sè的瞳孔蓦然睁开。

若换成以往,成月成月的不睡觉都没有问题,但是如今修为尽丧,一晚上的修行让他多少有些疲乏。不过好在一晚上的忙碌还是有些收获的,至少內腑已经基本上被他挪回了本该属于它们的位置,一些细小的伤也随之不见了。

姜家热热闹闹地用完早饭,姜雨薇就带着姜璇往城守府而去。

本来姜雨薇是不想带着陈海过去的,但是姜璇少年心性,觉得带着这么个大家伙跟那头黑麂一定极威风,软磨硬泡之下,姜雨薇只得点头同意了。

姜璇如愿以偿之后眉毛一挑,笑的一双妙目都眯成了一条线,一只手拉着姜雨薇往外走,一只手撩开了耳边的发丝,露出雪白的脖颈来。当她撩起发丝的时候左臂不经意地伸展了一下,露出了一丝刚刚发育的曲线,在那一瞬间,姜璇仿若退去了稚气,有着一种让人sè与魂授的妩媚。

一直注视着二人的陈海心头一震,姜璇的这个动作,当年在地球上他不知道看了多少次,若是姜璇此时在美目流转一下,几乎和苏倩一模一样。

姐妹二人牵着灵麂,身后跟着青鳞魔,就这样踏出了姜家的宅院,向城守府而去。

想进入万仙山外门修行,正常来说,通过家族试炼,拿到前十名就可以了。基本上东都姜氏每年推荐十名子弟到万仙山,都能成为外门弟子,除了违反宗门禁律,还没有被退回来的先例。

而不能通过家族试炼、却又想进入万仙山修行的,最主要的途径就是血炼。

血炼不是在东都城举行,而是万仙山所属郡县,所有十六岁以下的子弟,在拿到各郡府的血炼荐书之后,集中到万仙山进行,到时候只要在血炼中获得前一千的排名,就都可以进入外门修行。

这次姜雨薇回来,一是劝服父母同意姜璇参加血炼,二是帮姜璇拿到血炼荐书,第三也是更主要的,就是从尽可能各方面帮姜璇提升实力,以便能通过血炼,真正跟她一样,进入万仙山修行。

清晨,挑着担子的货郎,以及起早从城外进城赶集的寨民,其间还夹杂着一些个丈余高的大马异兽,以及威风凛凛、满脸煞气的黑衣巡守,将这个早晨演绎的鲜活无比。

然而,姜雨薇返回东都城的消息一传开,就引起极大的轰动,满大街的人跑过来围观,最终还是由一队黑衣巡守赶过来,替姜氏姐妹开道,她们才得顺利往城守府走去。

姜雨薇怡然自得的安步当车,似乎早已经习惯这种高高在上、受万民崇抑的情形,姜璇则是既激动又兴奋,还很热切的跟碰见的邻居打个招呼。

陈海看得出,城里的民众对他这头罗刹魔族突然出现在城里,既震惊又有咬牙切齿的痛恨,但慑于姜雨薇的威势,却也没有人敢将烂菜叶、臭鸡蛋朝他丢过来。

踏入城守府所在的内城之后,街道上的行人就陡然减少许多,也清静起来。

内城的建筑极有讲究,陈海也能感觉到有大量的灵气从内城深处散溢出来,同时也牵动磅礴的天地元气积而不散。

内城应该是建在一座灵脉之上,同时还部署极强的护山大阵,守护着东都城。

陈海跟着姜氏姐妹,在内城缓步而行,仔细感受法阵所牵引的天地元气,心知东都城的守护大阵,应该跟八极锁龙阵不相上下,仅比天罡雷狱阵差上一个层次。

经过一个路口时,陈海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动静不小的嘶吼声,很快就见一个十五六岁、筋骨极为强健的少年,一袭素袍骑着一头丈余高的灵豹,踏地无声的从他们眼前横冲直撞而过,抢先往城守府方向赶去。

行人慌乱闪避,一时间街道上鸡飞狗跳,有三四人摔得鼻青眼肿,却都拿这少年没辙,只能自认倒霉走开。

姜璇却是皱着眉秀,不悦的跟姜雨薇说道:“吴明凡仗着他爹是巡守校尉,整日在城里、横冲直撞,最近又到处说他哥吴明宇在万仙山即将准备闭关冲击道丹之后,更是嚣张无比。这次你好容易回来一次,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陈海瞅着那少年的背影,暗感此子虽然也没有踏入辟灵境,但筋骨相当不弱,想必是走武修的路数。

姜氏姐妹走到城守府前,忽然看到那少年满面春风的从中走出。

那少年看到姜雨薇和姜璇二人,也是愣了一愣,邪笑道:“雨薇师姐什么时候从万仙山回来了,还带着姜璇这个废物。”

姜雨薇秀眉怒蹙,一道厉芒凭空凝聚,就朝这少年的脸劈头盖脸的抽去。

那少年没想到姜雨薇会突然出手,即将意识到也没有机会躲闪,就见他身上灵光一闪,却也有相当不弱的护身法宝,但在姜雨薇这道厉芒前,所谓的护身法阵,毫无防御之力,极瞬间所凝聚的防御灵盾,直接被抽成一团流光,那少年同时捂着满口喷血的嘴,难以置信的盯着姜雨薇。

不待他开口说话,姜雨薇杀气腾腾的娇斥道:“小畜生,你再敢在我面前,有半点不敬之辞,小心我取你的狗命!”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tatianwuhen】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一十八章 役魔(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