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07 他,败了 为32500金钻加更

707 他,败了 为325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当西门牛自信满满地主动让我把七尾蜈蚣亮出来的时候,我就明白了,全明白了。

虽然众人普遍认为我的实力不如西门牛,即便上台也会很快就被西门牛所击败,但西门牛却很重视我这个对手,上台之前就对我做了全方面的了解,并且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不仅使用了隔热手套来对付我的炎烧棍,还主动让我把七尾蜈蚣给亮出来!

不用说了,西门牛肯定也有了对付七尾蜈蚣的办法,没准他手上的那只手套连毒都能抗,真的是有备而来。西门牛这个对手,确实极其可怕,不仅在于他超强的实力,还有他缜密的心思,以及对待每一位对手的严谨态度,都认真到让人觉得可怕。

台下的人听到西门牛主动让我亮出七尾蜈蚣,更是激动地为其欢呼起来,掌声响彻四方。尤其是玄武门的,金刀陈就死于七尾蜈蚣,他们每一个人都痛恨七尾蜈蚣,所以更为西门牛的壮举欢呼雀跃,此时的西门牛就像是众人心中的大英雄,驾着七彩祥云而来,专门收拾我这个妖魔鬼怪!

打神棍失去了作用,七尾蜈蚣看来也派不上用场了。两道杀手锏接连被西门牛破掉,表面上看,我似乎已经必输无疑。主席台上的青龙元帅甚至都站了起来,冲我说道:“王巍,打不过就尽早认输!”

不过在她说出这句话后,剑西来就凶巴巴地瞪了她一眼,接着慢条斯理地说:“青龙,即便王巍是你的部下,也请你不要随便干扰他。谁说王巍一定输了?我看他潜力还是很大的,没准他还有其他的绝招呢?”

青龙元帅微微叹了口气,只能重新坐了下去,面上的焦虑却一点都没减少。

而台上的我,却默默地发出一声指令,一直趴在我肩膀上的七尾蜈蚣终于“刺溜”一声从我领口钻了出来,耀武扬威地趴在我肩膀上,一颗硕大的脑袋高高昂起,两只黑漆漆的眼珠也霸气地环视四周,口器更是张得老大,露出两根长矛一般的毒钩,再加上一身油光瓦亮的青sè铠甲,真的像是个威风凛凛,准备出征的大将军。

其实在战斗刚开始的时候,七尾蜈蚣就很不安份,不停拱来拱去,想要早点出来作战,直到现在才得偿所愿,能够出来呼一口气了。

在七尾蜈蚣现身之后,现场立刻安静下来,毕竟谁都知道这位“万毒之王”的厉害。就连对面的西门牛,神sè都变得严肃起来,不过总的来说还是比较轻松的,显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主席台上,玄武元帅的眼神猛地凶狠起来,毕竟他的爱将金刀陈就是死于七尾蜈蚣之口,如果西门牛能把七尾蜈蚣一并干掉的话,才能稍稍减轻一点他心中的愤怒,玄武门的众人也是个个咬牙切齿,恨到不行。

人人都以为七尾蜈蚣就是我最后的杀手锏了,也想看看西门牛到底有什么法子抗击。所以纷纷目不转睛地看着。西门牛也直勾勾地盯着我肩膀上的七尾蜈蚣,等着我下一步的动作,就在众人都以为我接下来要操纵七尾蜈蚣展开攻击的时候,我却把手伸到了肩膀处,示意七尾蜈蚣到我手上。

七尾蜈蚣不明就里,但还是顺从地爬到我的手上。

放到以前,我真是怕死这个东西了,哪敢让它爬到我手上啊,但是经过一番相处,甚至并肩作战一次之后,我对它的畏惧也在慢慢减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同伴之间的感情。

在七尾蜈蚣爬到我肩膀上后,我又蹲了下来,将它放到地上。

七尾蜈蚣不知道我想干什么,一颗脑袋仍旧高高昂起,等着我对它发出指令。对于我的行为,现场众人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我要玩什么幺蛾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而我轻声对七尾蜈蚣说道:“西门牛有备而来,肯定有了对付你的法子,让你出场实在太危险了,没准有性命之忧,你回你主人那里去吧!”

说这番话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担心七尾蜈蚣能否听懂,我知道这家伙其实很通人性,甚至远胜猫狗这种动物。一方面是万毒公子调教的好,一方面是它本身就智商高,到底是万毒之王,总得有点过人的地方。

果不其然,在我说出这番话后,七尾蜈蚣立刻冲我“嘶嘶”地叫了起来,显然并不愿意离开,还想和我并肩战斗。我摇摇头,说你走吧,谢谢你看得起我,不过真的不用你了!

七尾蜈蚣看我坚持,它也没有办法,只好朝着台下爬去,爬几步还回头看看我,虽然它没有任何表情,但我能看出它的忧虑和恋恋不舍。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竟然能和一条蜈蚣产生感情,还真是天地之大无奇不有,我冲它笑了一笑,说道:“没事,快回去吧!”

第三次催促以后,七尾蜈蚣才慢慢爬下台去。

台下,万毒公子已经在那候着,顺利把七尾蜈蚣接了过去,让七尾蜈蚣钻到了他的衣服里面。接着,万毒公子又抬头看我,露出一脸的担忧和焦虑,我也冲他摇了摇头,接着捡起地上的打神棍,重新站起看向了对面的西门牛。

不用说,现在的西门牛当然满脸讶异,没想到我竟然会把七尾蜈蚣送走,以为我是自暴自弃想认输了,直接说道:“这样就认输了?还真给你们青龙门丢人啊!”

四周众人也是一样的想法,个个朝我投来鄙夷的眼神,觉得我只会投机取巧,一旦没有了这些歪门邪道,就只能俯首认输了。而我却面不改sè,微微笑着说道:“我还没有将你打败,怎么可能轻易认输?”

这句话的张狂程度,不亚于前几天我和金刀陈那一战时,让他在“三秒之内认输,否则我就不客气”了。可想而知,这句话一出口,便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四周众人再次纷纷谴责起我,说我实在是太狂了,简直不见棺材不掉泪,让西门牛赶紧把我给收拾了。

我算是看出来了,当大家讨厌一个人的时候,无论这个人做什么都是错,认输是错。张狂也是错,再这么下去估计连呼吸都是错了。倒是西门牛,在听到我这句话后,却是面sè一变,眼神变得严肃起来,问我:“你还有什么杀手锏?”

西门牛的心思确实十分细腻,他看我仍旧处变不惊,便怀疑我还有什么杀手锏没使出来,和其他只会跟风骂人的家伙可不一样。而我听到他这话后,却是觉得十分搞笑,摇摇头说:“你觉得,我有什么杀手锏,会跟你讲吗?”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脚一蹬地,再次朝着西门牛冲了过去,手中的打神棍也再次千变万化,各种棍法、刀法融合在了一起,黑棍犹如狂风骤雨一般攻向了他。

一开始,西门牛拿不准我到底什么意思,一向小心翼翼的他不敢轻举妄动,还是不断闪着、避着、退着,想看看我在玩什么花招。

很快,他又被我逼到了擂台边上,处境也再次变得危险起来。似乎直到这时,他才发现我的一系列攻击,和之前的并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他再次伸手抓向我的打神棍,准备如法炮制再对我轰出一拳。

“我说过了,你的棍子对我没用,不要再浪费功夫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面sè巨变,接着爆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四周众人都还等着西门牛再对我轰出一拳,完全没有想到先叫出来的却是西门牛,于是个个震惊不已。看情况,西门牛是抓到我的棍子,所以才叫出这一声来的,可他的手上不是戴着隔热手套吗,怎么还会惨叫出来?

西门牛的反应却是很快的,在惨叫一声之后。立刻把手缩了回去。我的打神棍继续往下面劈,西门牛已经脚蹬护栏,庞大的身子在空中一个翻滚,就好像一头老牛横空而过,接着“砰”的一声落在我身后的地上。

我缓缓回过头去,目光冰冷地看向了他。

而他立刻举起了手查看情况,炙热的阳光之下,只见他的右手苍白麻木、毫无血sè,而且一动也不能动,就好像冻僵了一样。

不,不是好像,就是冻僵了!

这么炎热的夏天,右手怎么会冻住的?!

现场众人吃惊不已,个个都睁大眼睛、瞠目结舌,以为自己看到了幻象,因为这事实在太惊人了。身为当事人的西门牛,更是震惊不已,不过他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所以很快朝我手中的打神棍看了过来。

“你的……你的棍子……”西门牛已经满脸的不可思议。

而我举起手里的打神棍,横在身前,冷声说道:“你的手套隔得了热,能隔得了寒吗?!”

一声激烈的斥问之下,全场皆惊!

直到这时大家才明白过来,原来我的这根棍子不光会发热,而且会发冷!而且还冷的出奇、冷的怪异,单单只是碰上一下,就能把人冻伤!

这到底是什么高科技?!

现场鸦雀无声,人人目瞪口呆,直勾勾盯着我手里这根出神入化的棍子。

这并不是犯规的,就好比有人用毒虫,有人用暗器,我这根能热能冷的棍子,当然也在规则允许之内。

但现场众人不知道的是,我这根棍子并不是什么高科技,它除了材质稍微不一样点之外,其他的和普通棍子并没什么两样。它之所以这么神奇,既能发热又能发冷,是因为我体内的龙脉之力发挥了作用。

是的,之前我在捡起棍子的时候,已经从右手转换到了左手,西门牛虽然心思缜密,却没注意到这一点。我早已暗中催动龙脉之力,穿过左臂手肘处的灵泉穴后,一股寒气顿时释放而出,除了将整条手臂变得寒气四溢之外,带着这根打神棍也一起冰冷起来。

因为“炎烧拳”和“炎烧棍”的作用,我举一反三,同样将这股寒气运用到了打神棍上,终于打了西门牛一个措手不及,成功将他的右手给冻伤了。

烈日炎炎之下,打神棍横在我的胸前,表面上看仍旧没有什么异样,但我知道这已经是一根冰寒刺骨、足以冻伤人体的棍子,就连我都不敢轻易用手触摸。

“你才看我打了几回架。”

我冷笑着说:“也敢号称对我有了全方位的了解?”

这句话从我口中说出,一如既往的狂妄,一如既往的嚣张。其实我不喜欢这样,但是站在这个台上,似乎不狂就无法生存。

一向都信心满满、胜券在握,以为自己掌控整个局势的西门牛,听到我的这句话后,终于彻底地愤怒了。他的面目狰狞起来,牙齿紧紧咬住,眼睛里也充满了红血丝,就好像化身成了一头西班牙疯牛,“噔噔噔”地朝我冲了过来!

我能明显地感觉到。西门牛现在的攻势,要比之前更加凶猛,杀气从他身上肆无忌惮地溢出,硕大的身体奔跑在擂台之上,使得整个钢筋水泥所铸成的擂台都跟着颤动起来,仿佛一场小小的地震。

西门牛似乎也“爆发”了,果然每一个人都留了一手。爆发后的西门牛,看上去更加狂猛,就好像“大话西游”里发了怒的牛魔王,疯狂的气势笼罩整个擂台,就连天地似乎都要为之变sè!

我吃了一惊,完全不敢怠慢,立刻举起打神棍来迎接西门牛的到来。西门牛如同轰隆隆滚下山的巨石,转瞬间就来到我的身前,砂锅大的左拳朝我面门砸来,毫不夸张地说,他的拳头甚至遮住了太阳,让我眼前只剩一片黑暗,仿佛一座大山迎面袭来。

我一直觉得,自己总要在速度上面胜过西门牛一点的,但是现在我知道我错了,“爆发”后的西门牛,无论速度还是力量,竟然又提升了一个档次!我发挥出了自己体内所有的潜力,硬生生地扭了一下身子,才堪堪躲过西门牛的这一拳,实在惊险万分!

而西门牛虽然一拳落空,却完全没有停歇,仍旧一拳一拳地朝我砸来,无论直拳还是摆拳,速度都非常的快,我得使出全身的力量,才能险之又险地避开。

西门牛的出拳实在太密集、太迅速,我能避开已经用光了所有的力气,根本来不及举起打神棍去反击,只能不断地让着、避着、退着、闪着,就好像一开始我攻西门牛一样,只是我俩现在完全调转了一下而已。

这还是西门牛的右手被冻伤了,只能出动左拳而已,如果他双拳一起进攻的话,只怕我现在早就倒在地上了!

“爆发”后的西门牛,果然无比可怕!

就在我吃力地躲着西门牛的拳头之时,突然空中再次闪过一道黑影,竟然是西门牛的腿!我完全猝不及防,这一腿恰好踢在我左手手腕上,我的左臂就好像有一道电流闪过,手中的打神棍也情不自禁地脱手而出,“当啷啷”跌落在地,并且不停滚动。

我想去追打神棍,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棍子滚到台下!而我又不能下台去捡,因为按照规矩。如果下台的话,我就输了!

等我回过头来,就看到西门牛一脸yīn沉沉的笑。

“每一个人都以为我只会打拳,其实我的腿上功夫也很不错。怎样,没有了你那根神奇的棍子,现在只能坐以待毙了吧?”

西门牛一边说,一边缓缓朝我走来,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显然已经把我当成了砧板上的羔羊。

在过去的数场战斗,以及众人的传闻里面,西门牛确实只会打拳,刚才突然用腿,确实让我始料未及。看来每个人都一样,多多少少都会隐藏一点绝活儿,在这场战斗之中,人们知道了我的棍子不止会发热,还会发冷,也知道了西门牛不止会打拳,还会踢腿。

四周再次响起了一片欢呼之声,人人都在为西门牛的“始料不及”而喝彩,起码人家是真功夫;不像我,只会依靠那根会热会冷的棍子。

现在的我,手里没有了打神棍,在西门牛看来,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杀手锏,所以现在无所顾忌地慢慢朝我走来。四周的欢呼声也更响亮了。人人都在等着西门牛对我发动最后一击!

而西门牛也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他的双脚再次在擂台上奔跑起来,震得整座擂台轰隆隆直响,就好像地震了似的。西门牛又化身成了那头疯狂的西班牙疯牛,以极快的速度窜到我的身前,再次举起他的左拳狠狠朝我砸了过来!

对西门牛来说,这是最后一拳,也是关键性的一拳、致命性的一拳,所以这一拳比之以往的每一拳都要快速、威猛。

我已经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而我也没计划退,没计划避!

没有了打神棍的我,只能同样举起拳头,朝着西门牛的拳头对轰过去。

这一瞬间,我再次催动龙脉之力。穿过右手的阳谷穴后,使得整个右拳都变得灼热、滚烫起来,更有丝丝白气从我的指缝之中渗出。

我知道单论拳头的力量,我是绝对无法和西门牛相抗衡的。但是时至此刻,我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抱着“同归于尽、玉石俱焚”的心思,全力轰出了这一拳。

炎烧拳!

轰!

两个拳头毫无意外地对撞在了一起,巨大的力道通过西门牛的拳头传了过来,震得我整条手臂几乎都要断了,而且这力道源源不断,确实霸道无双,甚至扩散到了我的整个身体。

“啊……”

一声惨叫从我口中不由自主地暴射而出,身子也像是被重型卡车撞到一样,直接朝后栽出,“轰隆”一声摔倒在地。

而西门牛那边,也是差不多的状况,虽然我的拳头力道不如他大,他的抗击打能力也是数一数二的强,可是灼热的力量轰在他的左拳上后,同样烧得他拳头通红肿胀,满手水泡!

“啊!”

西门牛虽然没有栽倒在地,却也痛苦地惨叫出来一声,当他再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时,已经被烧得不像样子了。

“你,你……”

西门牛冷汗直流。面sè惊恐地盯着我。

而我躺在地上,喘了半天的气,才终于犯过劲儿来。只是,我的整条右臂已经废了,完全抬不起来。我慢慢地站起身来,冷冷说道:“我的那条棍子之所以会发热,不是因为它是什么高科技产物,而是因为我的拳头本身就会发热。”

拳头本身就会发热!

现场众人,虽然实力有高低之分,可是他们既然能够进来兵部,就都是身经百战的主儿,可是他们走遍大江南北,也没听说过会发热的拳头!

现场鸦雀无声。每一个人都沉浸在前所未有的震惊之中,就连主席台上的各位尚书和元帅,也是面面相觑,脸上充满诧异。兵部尚书剑西来皱起眉头,盯着台上的我看。

“啊……”

一声咆哮再度从西门牛的口中响起,对他来说,生平和人比拳,还从来没有输过,没想到这次却yīn沟里翻了船,竟然在我手上吃了这么大的亏。他再一次出离地愤怒了,一向小心翼翼、心思缜密的西门牛,这一次终于丧失了理智,再一次犹如西班牙疯牛一般。咆哮着朝我横冲直撞过来。

可是他的右手被冻伤,左手又被烧伤,失去了他最得意的双拳,就好像马匹被砍断了四蹄,飞鸟折断了翅膀,这还怎么和我打?

是的,他可以用腿,但他腿上功夫虽然不错,但也远远不及他的双拳威力巨大。

而我,除了胸骨被打得变形,以及废了一条右臂之外,其他部位都还完好无损,足以一战!

转眼之间。西门牛再次冲到我的身前。果不其然,失去双拳的他,这一次用上了腿,那条如同水桶一般粗的小腿,像是一条钢筋一样朝我直踹过来,而我也再次催动龙脉之力,穿过左臂手肘处的灵泉穴后,一股寒气迅速蔓延整条手臂,将一只左拳也浸染的如同冰球一样。在西门牛踢过来的刹那,我的左拳也跟着直撞过去。

灼热的空气,因为我的这只寒冰拳,都划出了丝丝的凉意。

以及杀气。

轰!

一拳、一脚,再次撞到一起。

西门牛的腿功虽然不如他的拳头,但也是相当恐怖的存在,毕竟“身大力不亏”,拥有如此神力的西门牛,随随便便踢出一脚也够人受的了,更何况还是他充满愤怒、全力踢出来的一脚!

我感觉到我的左臂也折了,整个人再次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而西门牛的状况同样也不好过,几乎整条小腿都被我的寒气所渗入、浸染,鞋和裤子根本就挡不住,瞬间就冻僵了,“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在这一回合的较量之中,我又损失了一条左臂,但我还能站得起来。我的双腿还是完好无损的。

而西门牛,只剩下了一条好腿,他挣扎着单腿站了起来,一蹦一蹦地朝我冲过来。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西门牛面sè狰狞,疯狂地吼着。

而我也站直了身体,同时双腿绷紧,准备给他最后一击。因为我换过很多师父,学到的东西也很杂,所以无论动拳还是动腿,动刀还是动棍,我都完全没在怕的!

西门牛一跳一跳地朝我冲过来,冲到我的身前之后。最后一条腿便冲天而起,朝我直踢过来。

但是可想而知,他就这么一条腿了,连平衡都掌控不住,也没有什么借力的地方,哪里还能发挥什么威力。我轻轻松松地一跃,避开他这条腿后,又在空中转了下身,一个侧踢狠狠击在西门牛的腰间。

砰!

一道重响过后,西门牛那具三百来斤的身子,顿时顺着我的脚力横飞出去,直接滚下了台……

看网友对 707 他,败了 为325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