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择天记 > 第四十一章 一道剑意的出现

第四十一章 一道剑意的出现

水面颤动的越来越快,水纹越来越密,向四周散去的纹路渐渐挤在一起,彼此冲击撕扯,最终变成无数颗水珠,被震离水面,与那些碎成粉末的草屑混在一起,形成一个淡青sè的雾团,有些透明,远处的光线穿进其中,隐约可以看到一道虚淡至极的影子。

那道影子很细很直,就像是一道没有画完的直线,非常淡,仿佛是画这道线的墨里被灌进了无数顷湖水,给人一种感觉,这道细影明明就在雾中,却仿佛在别处,明明就在眼前,却仿佛并不存在,就算存在也是存在于别的世界,只是某个真实物体在周园里的投影。

那团青sè的水雾就是真实世界与别的世界的分界线,按道理来说,这种隔绝空间的屏障应该异常坚固,然而就在它出现后的下一刻,青sè水雾便散开了。它散开的是那样的迅速,以至于四周的空间都来不及作出反应,草原里起了一场恐怖的飓风。

——在极短的时间里,物体急剧地扩散,事实上这就是爆炸。用简单的语言来描绘此时的画面,就应该说,那团青sè水雾炸开了。只不过这场爆炸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除了呼啸而过的风声,安静的无比诡异恐怖。

悄然无声不代表轻柔无力,无数道恐怖的气息与难以想象的无形锋芒,随着那团青sè水雾的消散,向着那片草原的四周扩散,轻而易举地追上然后超越那些被空间变形挤走的飓风,率先接触到草原里的那些活着或没有生命的事物

无论是野生的芦苇还是南方沼泽里特有的垂金铃,无数草丛被切碎,变成一场纷纷扬扬的绿sè的絮雨,哗哗作响四处散落,草丛里的石头也被切碎了,变成指甲大小的石砾,被风吹着在湿地的水中如利箭一般疾射,将那些藏在泥里的青蛙与游鱼击昏,紧接着,那些青蛙与游鱼也碎了,无论鳞片还是鱼鳍,都变成碎末,湿地里的地面也碎了,仿佛被勤劳而愚蠢的农夫翻了七十二遍,最后水面碎了,变成无数水珠,空气也碎了,变成无数道轻扬的絮风。

青sè水雾散开,那道细细的影子,终于显现出了真身。

四周十余里范围里的草原内,所有的事物尽数都切碎,一片平野,万物皆成齑粉。

那道细影的真身,依然是一道影子,淡渺至极,看不真切,只能大概看出,是……剑。

这道细影并不是剑的真身,而是剑的影子,或者说,这是一道剑意。

当那道剑意斩碎万物显现真身的时候,整个日不落草原,甚至说整个周园都有所感应。一道极其深沉的震动从周陵地底深处传来。兽潮形成的黑sè海洋里,掀起无数道狂澜,那是万千妖兽望向那道剑意的动作。天空里那道恐怖的yīn影变得更低了些,仿佛要笼罩整片草原。陵墓正门前,南客霍然转身,望向草原深处,眼睛眯了起来,往常漠然甚至有些呆滞的眼神变得无比锋利。然而,无论是万千妖兽还是她,甚至是天空里那片yīn影,都只看到了草原深处那片方圆十里的平野,却没能看到那道剑影。

因为在此之前,那片草原里拂起了一阵清风。

那道剑意随风而去,随风而逝,悄然无声,瞬间无踪,自然无影。

没有任何人察觉到,这道剑意顺着这场清悠的清风,穿越昏暗的草原,进入yīn云,无视自天落下的雨水,来到了周独夫的陵墓之前,然后像腊梅初生的花蕊落在被厚雪覆盖的大地上,就像上游涌来的第一缕浊水流入于涸千年的河床里,就这样消失在了陵墓中。

自然更没有人能够发现这道剑意去了何处。

陈长生左手斜举着伞,没有遮雨,只是防备着南客的攻击,整个身体已经被雨水湿透。

雨势渐骤,珍珠般大小的水珠不停击打着黄纸伞的伞面,发出击鼓般的声音。

黄纸伞微颤起来,那道颤抖顺着伞面和伞骨传到伞柄,然后清晰地传到他的手中,他的身体里,他的心里。

雨声渐大,陵墓前的高台却显得无比安静。

南客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名浑身湿透、看着无比狼狈的少年,与先前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她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与先前草原里的异变有何关系,但她知道,有些事情即将发生变化。她不接受任何阻止自己进入这座伟大陵墓的变化,所以她决定在变化到来之前,结束这场战斗。只不过她没有想到,变化已经发生。

哗那不是暴雨的声音,而是双翼在雨中展开的声音。

十余丈的绿翼,在她身后展开,带出两道雨水,映射着昏暗的光线,那些水珠就像是血珠,美丽而惊心动魄。

绿翼骤疾,陵墓正门前的石台上狂风骤起,自天落下的水雨纷纷斜射而离,一道强大的气息,直接把所有雨水全部都震飞回了天空里。南客在石台边缘消失,下一刻,带着几抹残着的雨水与冷酷至极的杀意,袭向陈长生。

陈长生的目光越过这些雨水与寒风,与小姑娘的目光相遇,看到的只是冷酷和必杀的决心。在这一瞬间,他的睫毛被寒冽的风与杀意凝的不再颤抖,魔族小公主恐怖的全力一击,竟让他有了无法抵挡的念头。

想是这样想的,却不能这样做,因为他要活下去,所以他握着短剑,向眼前的雨水与寒风斩去,

然而,就在挥出短剑的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极大的异样,以至于他的手臂变得僵硬起来。

这一剑能不能挡住南客的全力一击,他没有任何信心。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手中的短剑似乎很有信心。

剑,向着那片寒风与冷雨刺了过去。

寒风骤散,冷雨顿止。

只是瞬间,剑锋破了这场风雨,来到了南客的眉心之前。

这一剑的剑势并不稳定,剑心并不澄静,更谈不上什么剑招。

但剑意,无比强大。

(今天没事,会慢慢地认真地写,写够九千字再睡的,但不会太快噢。)

看网友对 第四十一章 一道剑意的出现 的精彩评论

21 条评论

  1.  沙发# No.1 : 2015年01月09日

    我去,这么短

  2.  板凳# 举世为敌全无敌 : 2015年01月09日

    短小精干,就有第三

  3.  地板# 举世为敌全无敌 : 2015年01月09日

    这剑意来自于朝小树的身体吗?

  4.  4楼# 啊啊啊 : 2015年01月09日

    ····
    我好开心

  5.  5楼# 毛毛虫 : 2015年01月09日

    好早啊

  6.  6楼# 贪恋花色 : 2015年01月09日

    初始不觉明厉 想想也是胡言乱语

  7.  7楼# 贪恋花色 : 2015年01月09日

    呵呵呵

  8.  8楼# 匿名 : 2015年01月09日

    不爽!

  9.  9楼# 观书不语 : 2015年01月09日

    不爽!

  10.  10楼# aiya : 2015年01月09日

    靠,太短了。

  11.  11楼# 小猪悠悠 : 2015年01月09日

    有点意思

  12.  12楼# 湖心一点 : 2015年01月09日

    剑都拿不好,何来剑意。。。

  13.  13楼# 夜风冷 : 2015年01月09日

    嗨。。。。。。。

  14.  14楼# 有容奶大 : 2015年01月09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5.  15楼# 艾玛。。 : 2015年01月09日

    说好的三更呢

  16.  16楼# 庆余年 : 2015年01月09日

    cao 啊啊啊啊

  17.  17楼# 夫子之无距境界 : 2015年01月09日

    楼上皆逗比,楼下皆二货,唯我是帅哥,傲然天地间!6啊哈哈哈我是夫子他爹的爸爸!夫子是我的粑粑!

  18.  18楼# 放肆下可好? : 2015年01月09日

    求你能更快一些么 我等了5天更新了4章 好意思不你

  19.  19楼# 阿斯兰 : 2015年01月09日

    老猫说不急,咱们更不急,慢慢的写,慢慢的读。

  20.  20楼# 爱新觉罗 : 2015年01月24日

    喜欢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