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09 我招,我全都招

709 我招,我全都招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因为我躺在青龙元帅的怀里,众人又都围在我的身前,所以我的视线不是太好。但我还是通过众人的缝隙,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个被推出朱雀门,浑身五花大绑的汉子,正是龙组七队的队员,李泽刚!

我的脑子顿时嗡嗡直响,反应过来李泽刚肯定是暴露了,否则他一个朱雀门的赤阶成员,就算是犯了再大的错,也不至于这么大张旗鼓地被推出来。李泽刚混入兵部还没几天,前不久才刚和我取得联系,现在就被人给识破了身份,算是倒霉到家了。

刚刚获得紫阶之星和“战神”称号的我,还没来得及兴奋和高兴,竟然又碰上了这种事情,使我的心情一下就跌到了谷底!

我的心里虽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可四周的人都不明白,一个个奇怪地看着李泽刚,不知道这家伙是谁,也不知道剑西来想干什么。李泽刚被几个汉子押着上台,他的脸上、身上都有不少的伤,看得出来这是吃了很多苦头,不过他的那张脸依旧大义凛然,一点畏畏缩缩的意思都没有。

李泽刚虽然是被人押着上台的,可是走起路来英勇无畏,像是什么大英雄似的。很快,他就被押到了台上,站在了剑西来的身前。李泽刚一脸正气,直挺挺地站着,甚至连看都不看剑西来一眼。

倒是剑西来,这个面容猥琐的老头,先绕着李泽刚走了几圈,接着笑呵呵道:“还是不打算招么?”

李泽刚还是不说话,身板挺得很直,一脸傲气。台下的人更迷糊了,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而剑西来终于回头给大家解释,说这人脚李泽刚,是龙组的成员,不知怎样混入了兵部,昨天在往外发送消息的时候,终于被人给发现了。

“不是手机,是一种信号发射器。”

剑西来给大家解释着:“是龙组专用的一种通讯设备,所以我才确认了他的身份,不过这家伙可嘴硬的很,一个字都不肯招。”

原来李泽刚是在发送信息之时被发现的,看来他的运气确实差了一点。能被选入龙组的人,必然都是万里挑一的人才,并且经过了严格的训练,一点刑罚肯定能受得了。尤其是我舅舅的手下,绝对一个比一个硬气,到底是国家的人,单说李泽刚那一身正气,也不是现场众人能比较的。

看着他伤痕累累,却面不改sè的模样,我的心中油然而起一股敬佩,同时也为他的处境感到忧虑。我知道剑西来肯定不会放过他的,而我也必须得想办法救他,可是在这众目睽睽、高手环伺之下,我也身受重伤,怎么救得了他?

而在剑西来当众揭破李泽刚的身份之后,四周立刻起了一片排山倒海的辱骂之声,几乎每一个人都咬牙切齿、目眦欲裂,冲着李泽刚喊打喊杀,让剑西来赶紧把他杀了。

看得出来,兵部里的人都知道龙组,而且知道龙组已经盯上夜明,是夜明现在最大的敌人,所以才表现得同仇敌忾、群情激昂。也就是剑西来还站在台上,否则以他们的激动,就要冲上台去将李泽刚给大卸八块了。

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之中,我的心里确实感到一阵恐慌,如果我的身份也被揭穿的话,恐怕一分钟都活不下去。而李泽刚,面对全场冲天的骂声,依旧面sè如常,仿佛完全没听到似的,这份心理素质确实过人!

剑西来往下压了压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众人不再谩骂,但还是怒气冲冲地瞪着李泽刚,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李泽刚现在已经被五马分尸。在现场安静下来以后,剑西来才慢条斯理地说道:“大家知道,龙组是我们夜明的老对手了,在过去的数年间发生过许多次的冲突,双方各有胜负。这也正常,我们既然想复兴伟大的大明王朝,自然要被如今的当权者给盯上,谁愿意轻易放下自己手中的权力呢?不过大家也不用担心,随着我们夜明的逐渐壮大,就是国家也不能随便拿咱们怎么样了!更何况咱们做的是一份极其伟大的事业,古往今来、前所未有,我们是要名留青史的,路上有点崎岖和波折也很正常,区区龙组,对咱们来说不过是蚊虫而已,随手一拨就能让其灰飞烟灭!”

剑西来的演讲,或者说是蛊惑,非常有感染力,好像在夜明面前,国家最神秘的特种组织“龙组”真的不值一提似的。在听过剑西来的话后,现场果然爆发出了一片狂热的呼喊声,每一个人都在兴奋地大叫着,有个别人激动的甚至站了起来,拼命挥动着自己的手臂,狂热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就好像夜明已经成功一统了华夏似的。

不过在四周慢慢安静下来以后,站在剑西来身边的李泽刚突然开口说道:“剑老魔,你拉倒吧,你刚知道身为龙组队员的我混进你们兵部的时候,吓得身子都哆嗦起来了,就凭你也敢说我们龙组是蚊虫一般的存在?!”

“放你妈的屁!”

剑西来双目通红,咆哮着说:“我那是兴奋的颤抖!这么多年了,你们龙组对我们夜明始终一知半解,像个没头苍蝇似的没我们牵着鼻子走,打的几场架也是我们主动挑起来的!现在,龙组终于有了一点进展,竟然混到我们兵部来了,我是为你们感到高兴啊,因为咱们之间终于要开战了!我们夜明韬光养晦了这么多年,终于盼来这一天了!”

李泽刚哼了一声:“我告诉你,国家已经盯上你们了,并且掌握了你们大量的信息,只是暂时还没收网而已,等到我们龙组真正出手,灰飞烟灭的一定会是你们,不信咱们就走着瞧吧!”

可想而知,在李泽刚说出这番话后,立刻引起了现场强烈的愤怒,众人都在疯狂地辱骂着他,后来逐渐演变成了整齐划一的声音:“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这声势,震天撼地、直上九宵!

在这种群情激奋的情况之下,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救李泽刚,只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和绝望!

而在众人的大呼声中,剑西来也真的动手,三拳两脚就把李泽刚揍倒在地了。剑西来下手特别的很,李泽刚痛苦地在地上打滚,不过剑西来似乎并不打算要他的命,只是在折磨着他,而非痛下杀手。

这点小小的折磨和殴打,肯定解不了众人心中的气,四周的人还在不断怒火滔天地喊着:“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剑西来再度往下压了压手,等到现场再次安静下来以后,他才继续慢条斯理地说道:“大家放心,人肯定是要杀的,不过不是现在!”

众人都很疑惑,不知道剑西来为什么不肯杀掉这个龙组的人,而剑西来也适时地为大家解惑:“这小子往外发送的信息里面,不光包含着兵部的具体位置,甚至连兵部内部的地形结构都有。除此之外,还有兵部的人员构成,各门的实力分析,各路元帅的名字、长相、特点、武器,以及受邀参加本次兵部大比的夜明高层的信息,也都通通记录在案,几乎将我们翻了个底朝天!还好,被我们的人提前拦截下来了,否则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听过剑西来的话后,现场众人均是大吃一惊,这些可都是夜明的重大秘密,掌握着夜明的整个命脉,落在龙组手里确实后果不堪设想,好在被朱雀门提前扼杀在了萌芽之中。

而我的心中却是忧心忡忡,这些信息都是我告诉李泽刚的,本想让他早点传递出去,结果却被拦了下来,连人都暴露了,还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而众人在得知信息被阻拦后,也纷纷叫了起来:“尚书大人,既然没有传播出去,那就早点把这小子给杀了吧,以绝后患啊!”

这个建议再次获得了现场众人的同意,大家纷纷附和起来,要求剑西来早点把这个龙组的卧底给杀掉。而剑西来却摇了摇头,冲着众人说道:“我详细调查过了,这小子混入兵部还没几天,按理来说,他是绝不可能掌握到这么多信息的……”

说到这里,剑西来的眼神突然犀利起来,语气也变得无比凌厉:“也就是说,兵部之中至少还隐藏着一个龙组的卧底,这个卧底在兵部呆的时间必须很长,才能掌握到如此多的信息!是这个卧底,把收集来的信息都告诉了李泽刚,李泽刚只是个中转站,负责往外发送消息而已!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把这个隐藏了很久的卧底给找出来!”

众人听了剑西来的话后,都是倒吸一口凉气,想到兵部之中还有龙组的卧底,顿时面露惊愕,纷纷窃窃私语起来,甚至有人不停指指点点,猜测着周围到底谁是卧底。

而我的心中无疑更加紧张起来,没想到剑西来竟然这么聪明,就这样推断出了另外一个卧底的存在。

夜明这个组织虽然邪恶,但是其中确实高手如云,剑西来就是其中的一份子,别看这个老头平时糊里糊涂的,好像连话都说不清,脑子是真厉害。这才是武力和智慧并重的存在啊,想到我们龙组面对的是这样一个,甚至这样一群可怕的对手,我的心中不禁充满忧虑。

而更加让我感到忧虑的,还是自己的身份,剑西来口中的这个隐藏卧底,当然就是我了。李泽刚的消息,确确实实都是我提供的,是我在兵部的小半年里辛辛苦苦收集来的,剑西来分析的一点不假。

我倒不是担心李泽刚会出卖我,我相信龙组的成员必定个个硬气,不会干出这种卖友求荣的事;可剑西来既然知道了兵部之中还有卧底存在,必定会想尽各种办法将其揪出,我的处境可以说很危险了。

不过,剑西来当众宣布这件事情,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当然是会震慑到这个隐藏的卧底,让这个卧底心神不宁、心惊胆战,现在的我虽然还不至于慌了手脚,但是脸sè已经很难看了;而坏处,则是容易引起内部的混乱,兵部差不多有两千人,只有一个卧底,那还不互相猜忌?

随着现场议论纷纷的声音越来越大,很多疑似“卧底”的人都被揪了出来,一些平时行为怪异,或是不跟人打交道的,都被点了名字;一些平时互相有仇怨的,也趁机机会报复,说对方可能就是卧底。

兵部的这些家伙本来就没什么道德素养,不少都是自私自利、心肠歹毒的小人,在现在的情况之下,这种情绪就更加放大。不一会儿的功夫,竟然就有几十个卧底被“揪”了出来,而且各个都是言之凿凿,一口咬定他们就是卧底,甚至有人用性命担保。

而这些被指作卧底的人,则是个个委屈不已,拼命为自己辩解着,说自己和龙组没有关系。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这些被揪出来的卧底,又把炮火引到别人身上,说某某才是卧底,并且还分析某某的日常行为,说得煞有介事。

现场越来越吵,也越来越乱,口角不断发生,甚至有人因此大打出手,指责对方才是卧底。看到这种情况,我的心里也在暗自窃喜,心想乱吧,闹吧,闹得越大越好,他们越乱,我的处境才越安全。

就连台上的李泽刚,都趁机搅着浑水,跟着说道:“没错没错,他们都是卧底,都是我们龙组的人,尚书大人快把他们通通杀了!”

不过,剑西来既然能做兵部尚书,能够统领这么多穷凶极恶的人,没有点手段肯定是不可能的。在四周越来越乱的同时,剑西来及时站了出来,大声说道:“大家不要互相猜疑,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就乱了阵脚,搞得我们兵部不团结了!大家放心,我既然敢当众说有卧底,就一定有办法揪他出来!”

众人这才安静下来,闭上了互相指责的嘴巴,等待着剑西来把卧底揪出。一些被冤枉为卧底的人则松了口气,大声呼喊着尚书大人把真正的卧底给揪出来,好还他们一个清白。

而我的心里也再次怦怦直跳起来,不知道剑西来会用什么样的办法揪出卧底,不知道自己的处境能否继续安全。

剑西来从容不迫地说道:“那个隐藏的卧底既然是龙组的,就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没留下,所以就在刚才,我已经安排人手到兵部各门搜查去了,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有结果了,请大家耐心等待!至于这位暂时还没揪出来的卧底兄弟,我希望你能尽早主动站出,如果你的态度比较坦诚,我会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原来剑西来的办法是这个,我的心里稍稍松了口气,因为我在兵部的这小半年里,行为一直都很谨慎,从没留下过任何与龙组有关的东西,就算把我房间翻个底朝天,也不会有什么收获的。

只是在众人看来,这法子无疑是相当好的,立刻获得了所有人的同意,大家一起等待着最终结果,同时也在不停地讨论着,猜测是谁最终会被揪出。台上的剑西来自信满满,悠然自得地长身而立,同时双目如电一般瞥着四周,看看有没有人主动站起承认身份。

青龙门的这边也是议论纷纷,大家都没想到龙组的人竟然会混进来,而且还不止一个。万毒公子也回过来,看着我说:“哇靠,王巍,你脸sè咋这么难看,难道你是那个卧底?”

万毒公子这话一说出口,众人的目光纷纷朝我看了过来。

当时我心里那个气啊,恨不得一脚踢死这个王八蛋,我知道万毒公子是在和我开玩笑,他平时就是这样,喜欢和我闹着玩。但是这个玩笑,恰好踩到我尾巴上了,因为我还真是这个卧底,难免就会有点做贼心虚,但还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假装很生气的样子骂起了他:“去你妈的,你才是卧底呐,我看你就是龙组的人。”

谁知万毒公子还玩上了瘾,笑嘻嘻道:“你不是龙组的人,你脸sè咋这么难看?”

我说你回头让西门牛揍你几拳,看看你脸sè还好不好看。

万毒公子哈哈哈地笑了起来:“我和你开个玩笑,你这么当紧干嘛?”

我还没有说话,青龙元帅就冷声斥了他一句,让他不要乱开玩笑,还说这种事情不能随便说笑。被青龙元帅一说,万毒公子才老实了,嘟囔着说:“我知道王巍不是龙组的卧底啊,这家伙比我还狠,杀了不知道多少人,是个十足十的大魔头,怎么可能是龙组的人……但是青龙姐姐,您也太偏心王巍了吧,我看着都有点嫉妒了。”

青龙元帅翻了一个白眼:“你要像王巍一样乖,我也偏心你。好了,别说笑了,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青龙元帅让大夫继续给我疗伤,同时等候着剑西来的调查结果,万毒公子也变老实了。

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人上台,向剑西来汇报了结果。现场也都安静下来,认真听着。结果却是,这番搜查,确实搜出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但却没有一样和龙组有关,所以不能确定谁是龙组的卧底。

这个结果,显然是剑西来始料未及的,他再三确认,甚至还亲自检查了一遍搜查出来的东西,最终还是没有能够确定龙组卧底的东西,甚至一点点蛛丝马迹都不存在。

这个办法宣告失败,站在台上的剑西来紧锁眉头,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四周众人,也再次窃窃私语起来,都说这个龙组卧底藏的够深啊,竟然一点证据都没留下。

就在这时,主席台上突然传来一道不yīn不阳的声音:“老剑,你不会没辙了吧,用不用我帮你忙啊?”

众人回头一看,发现是都察院的院长老桥。老桥坐在椅子上,一脸乐呵呵的模样,似乎在看剑西来的笑话:“老剑,兵部可是夜明的重中之重,如果你不能把这个卧底给揪出来,回头让太后娘娘知道了,可有你好果子吃!”

剑西来一脸的不耐烦:“知道了,不用你提醒,我怎么可能没有办法?今天我一定会把那家伙揪出来的!”

说完这句话后,剑西来又一边拎起躺在地上的李泽刚,恶狠狠地冲着他说:“说,另外一个卧底是谁?”

李泽刚浑身伤痕累累,脸上也遍布血迹,不过他仍是一脸傲气,说道:“没有这个人存在,一切都是我自己搜集到的信息,你爱信不信!”

“去你妈的!”

剑西来突然怒了,狠狠一拳砸在李泽刚的脸上,直接把李泽刚揍得滚出去好几米远。剑西来又冲过去,对着李泽刚一番拳打脚踢,而且专朝他身上的脆弱部位踢,比如肋骨,还有脑袋和下体。

李泽刚虽然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但也扛不住剑西来这样的折磨,忍不住嗷嗷惨叫起来,但他的嘴巴始终很紧,一点都不肯泄露半个字,只是不断地说着:“真的没有其他卧底了,一切都是我自己搜集到的信息!”

剑西来的手段愈发残忍起来,甚至摸出了自己的剑,往李泽刚的身上穿了几个窟窿,鲜红的液体顿时蔓延在李泽刚的身上。这还不算,剑西来甚至把李泽刚的手筋、脚筋都一一挑断,而且动作还特别缓慢,用尽手段折磨着李泽刚。

惨叫声,也从李泽刚的喉咙里一声声地爆发出来,响彻整个朱雀门的广场,而四周的那些人还在大声叫好,又让剑西来再下手狠一点的,也有让李泽刚赶紧交代情况的。

看着李泽刚饱受折磨,我的心里真是难受极了,恨不得站起来承认自己的身份,好让李泽刚能逃脱这些肉体上的折磨。

可是我却知道,即便是我站出,剑西来也不会放过他的,而且连我也搭进去了。而我是不能死的,我必须得活着,因为李泽刚没能把消息传递出去,现在知道夜明中大量信息的只有我了,我必须活着把这些信息通通告知龙组!

而且我现在站出来的话,李泽刚之前所受的一切折磨都白扛了,才是真正的赔了夫人又折兵。看着李泽刚不断遭受折磨,我的心里宛如刀割,犹如万箭穿心一般,文字简直已经不能表达我内心的愤怒和难过!

我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台去,把剑西来大卸八块,将四周那些叫好的人,统统杀光!

我的修为还不足以做到喜怒不形于sè的地步,所以脸上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一丝咬牙切齿的愤怒,好在大夫正在为我疗伤,大家以为我只是疼痛发作,并没有多想我是怎么回事。

我在心中暗暗发誓,将来有天,一定要为李泽刚报仇雪恨!

然而就在这时,台上的剑西来突然停下动作,摇着头说:“还是不肯招吗,你可真硬气啊,我对你真是佩服极了。那好,我现在就把你的手指头一根根切下,看看你究竟能挺到何时!”

剑西来一边说,一边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剑,并且瞄准了李泽刚的手指头,随时都要一剑斩下去了。

而饱受折磨、伤痕累累的李泽刚,在听到这句话后,像是彻底崩溃一样,突然痛苦地大叫起来:“别、别,我招,我全都招!”

看网友对 709 我招,我全都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