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二十章 役魔(六)

第六百二十章 役魔(六)

回到东城宅子里,姜璇每日的修行就又多了一门功课,好在她已经开辟出一条灵脉,兼之陈海将风雷幻踪步的基础步法讲解得极为透彻,又姜雨薇的亲自指点,姜璇掌握起来也快。

时间如流水般划过,一晃就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过去。

武道不比玄法修行,就算资质差上一些,只要勤奋刻苦,也能练出些模样。姜璇将风雷幻踪步的基础步法掌握之后,每日摧动气血精气在腿足四条经脉之间运转,效果极为明显,姜璇她自己都能察觉到进退之间,腿足间微微发热,劲力骤然间会增加数成。

姜璇将这诸多感觉,都告诉姜雨薇。

姜雨薇探查了一番,发现她腿足间的四条经脉闭塞竟然都有些松动,震惊之余又觉得可惜,心想要是能早一年获得风雷幻踪步的第一层功法,再厚着脸皮,从宗门求得两枚伐元开脉丹,说不定姜璇就能在这次家族试炼前开辟灵海秘宫,踏入辟灵境了。

姜雨薇心里惋惜归惋惜,但也确认这套步法确实对姜璇有所帮助,就这样,陈海每日肉食都会由奴仆精心烹饪不说,时不时还有些滋壮气血、有益肉身伤势恢复的灵草,混在熟食一起供给陈海,也算是她知道有赏有罚。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内,陈海筋骨、脏腑间的伤势也好了大半,而等肉身伤势痊愈后,他就可以重新冲开经脉的淤塞,开辟灵脉,一步步的修回道丹境修为。

当然这段时间他过得也相当滋润,每日跟黑麂挤在兽棚里,看姜璇在后院修炼风雷幻踪步,姜璇一身短打扮,运起功来大长腿翻飞不止,说不出的养眼。

陈海有时候会想,他要是早猜到苏倩是警方卧底,甚至他都暗中帮警方侦破盗买文物的案子,他与苏倩之间的结局会不会改写?

陈海也是神魂被龙帝苍禹带到燕州之后,很多事情才想明白,苏倩对他还是有感情的,事实上苏倩也有几次跟他暗示她是警方的卧底,只是他都当苏倩是在开玩笑。

而苏倩去给顾胖子当“所谓的情妇”,也应该是警方掌握顾胖子走私文物的证据后,只是利用顾胖子当掩护。想想也难怪,苏倩跟顾胖子“在”一起之后,他们省就屡破文物大案要案。

陈海试探过几回,能肯定姜璇就是苏倩转世,但又确认姜璇已经没有苏倩的记忆——也许苏倩并非以夺舍的方式进入星衡域,也许姜璇仅仅是苏倩的轮回转世,但无论怎么说,只要姜璇没有前世的记忆,也就可以说跟苏倩没有什么关系,跟陈海没有什么关系了,但陈海此时还必须留在姜璇的身边。

他有一个问题要搞清楚,那就是龙鼎到底在姜璇或者姜雨薇的手里。

陈海现在想明白过来了,苏倩的神魂要在姜璇身上的投胎转世,必然还是要借助龙鼎的力量才,而左耳极可能在姜雨薇的身上感知到龙鼎或与龙鼎相关的气息,才会将他安排给姜雨薇俘获。

陈海曾听苍遗说过,天地玄黄四阶法宝之上,还有能如意变化大小、能炼入器灵的道器,然而道器有下中上极绝五品之分,但即便是最顶级的绝品道器,都不能撕开无尽混沌,穿越两个没有因果牵连的天域。

由此可见,以龙帝苍禹为器灵的龙鼎,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即便他找到龙鼎,在拥有龙帝苍禹的实力之前,都不可能将龙鼎当法宝祭炼,但龙鼎作为超级道器的存在,即便不能祭炼,也有种种神奇的妙用,很可惜左耳不在这里,不然可能只需要两三天就能看出蛛丝马迹,将龙鼎带走。

又过了两日,东都城吴族的家族试炼提前已经完毕,被姜雨薇震伤內腑的吴明凡一路过关斩将,但最终还是因为伤势未好利索,最终倒在第十五名的这个位置。

这就意味着今年已经十六岁的吴明凡,除了到万仙山参加宗门血炼,再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入在万仙山门下了。

又是一个平常的早晨,陈海一如既往地盘坐在那里修复伤势,忽然被一声欢呼惊醒了过来:“突破了,姐我突破了!”

“嘭”的一声,西厢房的门被重重的推开,姜雨薇像一阵风一般掠到姜璇身旁,一把抓住她,将神识缓缓度入姜璇的体内,姜璇手指不停地搓动着,一脸紧张地看着姜雨薇。

少顷,姜雨薇脸上浮上了一起错愕的表情,紧接着就又变成了惊喜,她一把将姜璇抱住,喜不成声地道:“真的又突破了一道灵脉,倘若此时有伐元开脉丹,说不定能赶在家族试炼前后,进入辟灵境。”

说这话时,她侧脸去陈海的眼神,总算是柔和了些。

陈海此时却是一脸的错愕,风雷幻踪步的基础步伐修炼到极深境界,最多能开辟足部四条灵脉,但以姜璇的根骨,似乎也不应该这么轻易就能成事啊?

难不成姜雨薇额外给姜璇准备了培元固脉的上品灵药?

陈海没有重新踏入明窍境,还没有办法直接探察他人体内的情形,但他修行武道经验是何等的丰富,肉眼就能看到六识姜璇除了这次冲开足少阳经脉外,手少阳、足厥阳两条灵脉都隐隐松起来,随时都有冲开的可能。

怎么可能?

姜雨微前十五年前根骨平平,怎么一下子就茅塞顿开了,这是连服用十枚伐元开脉丹都难取得的效果啊!

姜雨薇是无意间吃到什么能洗髓伐脉的极品灵丹了?

正在此时,姜父也从正厅之中走出,挂着淡淡的笑容向姜璇祝贺,但是陈海却分明看出,姜父没有一丝惊讶的表情。

姜璇有如此突飞猛进的变故,是姜父暗中动了什么手脚?

“哼,我就说过本小姐大器晚成,你们还不相信,看来我录入万仙山指日可待了。”看着姜璇臭屁的样子,姜雨薇爱怜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头。

姜雨微高兴而振奋的说道:“妹妹今天不仅冲开手少阳脉,还有两条经脉都隐隐松动起来,说不定再有一个月就能直接踏入辟灵境,那时说不定就能直接闯过家族试炼,拿到万仙山外门弟子的推荐名额,就没有必要再参加宗门血炼!”

姜父却摇头道:“家族试炼近在眉睫,今年族中有不少辟灵境弟子,那么多子弟最终只选择十人,璇儿即便勉强参加,也不可能拿到前十的名次——血炼荐书你都已经替璇儿拿到手了,倘若现在就取消掉,怕是对你在宗门不利,再说,璇儿性情过于温顺,不经历过风雨的磨砺,即便进了万仙山修行,也难有什么作为,我觉得璇儿还是参加血炼。”

姜雨薇愣怔了一下,但细想又觉得父亲所言,甚有道理,说道:“等到宗门血炼时,妹妹应该已经开辟灵海秘宫,到时候通过血炼,却更容易,经历一番也好。”

陈海眯起魔瞳,暗中打量起姜父,最初是他不愿姜璇参加血炼,但看拧不过姜雨薇的劝说才勉强同意,而这时候姜璇明明可以尝试家族试炼,没想到姜父又坚持姜璇去闯血炼,还真是奇怪啊?

难不成姜父是为了掩饰姜璇服食灵药后根骨极剧提升的事实吗?

接下来,一连数日,姜雨薇都被东都书院邀请过去讲学。

以姜雨薇天资纵横,又以万仙山最年轻的内门弟子之一,被东都书记邀请过去给顽劣不堪的弟子讲解玄法经义,那是再正常不过,但只要姜雨薇离开宅子,陈海便能感知到有人在暗处,用神识探察这边宅院里的情形。

陈海想到当日吴鹏远与吴明凡父子在城守府大门前秘议的情形,心里一想,难不成吴鹏远还真想暗中搞什么手脚?

陈海原本不想搭理这些宵小,也知道吴鹏远只敢暗中动手脚,实是不敢明面上跟东都的明日之星姜雨薇起冲突,他只要跟姜璇留在这栋院子里,想必没有谁敢堂而皇之的强闯进来,但陈海转念又想姜雨薇这婆娘,每天给他吃的灵草,药力实在太微弱了,而他想瞒着姜雨薇搞到其他的高等级灵药,却不是易事。

陈海暗暗盘算,吴鹏远如此忌惮姜雨薇,应该不会亲自出手,他今天是不是应该拿吴鹏远派出来的手下,打打秋风?

陈海等到外面的窥视不在后,便对姜璇瓮声说道:“小丫头,你想修炼真正的风雷幻踪步,非要到城外山野间的撕开脚奔步,才能找到那疾如雷霆、变幻若风的感觉来。”

姜璇被陈海吓了一跳,捂着胸口盯着陈海看了好一会儿说:“你居然还会说话?”

“你没见过罗刹魔说人话吗?”陈海没好气的问道,“我不仅会说人话,而且你修的风雷幻踪步,实是你姐姐那个婆娘,强行从我这边勒索过去的——但她脾气太臭,我虽然将风雷幻踪步第一层功法都告诉她了,但却没有跟她说,修炼风雷幻踪步最佳的场合,就是怪石嶙峋的山嵴。你修炼风雷幻踪步一个多月,也应该知道这步法是何等的玄妙,你倘若修炼得法,说不定在参加宗门血炼前,都能冲开四五条灵脉了,那时候你就不需要你姐姐那恶婆娘再为你操心了。”

“风雷幻踪步再是你传授给我姐姐的?”姜璇虽然不谙世事,却也不傻,瞪着好奇的眼眸看着陈海。

“……”陈海冷哼一声,往前虚跨一步,脚踝关节爆出一声雷鸣般的轻音,姜璇便感觉有一道似刀刃锋凌厉的风劲,往她当面卷来,硬生生被摧开三四丈远,才稳住身边?

姜璇没想到青鳞魔相距十步之外,没有动用真元法力,没有凝聚拳锋煞芒,仅仅是抬脚极速的往前一跨,往带动的气浪就将她推开这么远。

姜璇以往根骨不行,但多少还有些见识的,知道即便是书院踏入明窍境的武道教习,举手投足间,也未必能在如此强悍的威势。

陈海将饵撒下去,却不怕小姑娘不咬钩,姜璇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展颜一笑道:“倘若姐姐发现不了,那就等于我们没出城——我们走吧!”说完就带着陈海直接出东城,往东城外的大山深处跑去。

出城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果然后面有十数道气息缀上来,陈海血红sè的瞳孔中染上一丝冷意,轻轻调转方向,往更深处的荒山野岭跑去,省得这些人顾忌姜雨薇太多,不敢对他跟姜璇下手。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tatianwuhen】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章 役魔(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