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役魔(七)

第六百二十一章 役魔(七)

陈海仔细分辨了一下,身后的十数道气息只有一人拥有明窍修为,其余的尽是辟灵境的修为,对于这样的战力,陈海并不如何惧怕,关键是要怎么将这出戏演得逼真。

陈海假模假样地一边为姜璇演示着风雷幻踪步,一边将这些人往大山深处诱去,心想留在东都城附近,这些人都未必敢放开手脚对他出手。

姜璇都还没有辟灵境修为,自然察觉不到危险即将到来,现在她的整个身心都已经沉浸在变幻莫测的功步法之中,一心想着在参加宗门血炼之前,提高实力,让父亲跟姐姐少操些心,她在莽莽深山里,纵跃自如,犹如轻灵的鸟雀一般;陈海则随时关注着身后的情况。

两人就这么一路奔行,所过之处,惊起飞鸟无数,鸦鸦作响。

偶尔有些豺狼虎豹等野兽,嗅到陈海的气息,就远远逃开了。

差不多离东都城跑过二三百里地,身后十几人骤然加速,包抄陈海跟姜璇的前面,陈海心知这些人竟然要找机会动手了。

东都城内那几位道胎境强者,虽然不可能随时随刻关注着东都城内部的什么何动静,然而这边一旦剧烈争斗、搏杀,不要说是几位道胎境强者了,东都城外的边缘巡逻兵马,视野都会极快的吸引过来,陈海心里一边想着这些人会找什么借口对他们下手,一边想着要怎样才能不露破绽的以最快速度将这些人都解决掉?

这边姜璇仍然毫无知觉的向前奔行着,经过近两个时辰的练习,她的风雷幻踪步第一层功法更是有些模样,进步之快,令陈海都微微惊奇,不知道姜父到底给姜璇服用什么灵药,令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根骨仿佛脱胎换骨一般提升真情为。

又奔行了一段距离,前方传来了一阵杂乱的马蹄声,一人大呼小叫的在密林里嚷嚷着:“前面有人快让开让开,这马儿今天吃错什么药,疯了!”

姜璇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身子轻盈的跃开,就见一人骑着一匹眼瞳猩红,真像发疯似的黑角马,从密林里钻出来,直接往陈海横冲直接过来。

黑角马是星衡域的异种,灵智有限,被归入低级妖兽之列,但眼前这头黑角马黢黑的鳞皮仿佛重甲裹身,马身差不多两丈高,前额是一根像铁矛似的螺璇巨角,像是一辆重型天机战车从树林里横冲直撞过来。

马背上的骑士,看似手忙脚乱,实际极巧妙着控制着疯马往陈海直撞过来,陈海冷冷一笑,或许在这些人看来,就这匹发疯的黑角马就能将他给废了。

陈海既然打定了主意要挑事,自然不会再有什么顾忌,当下不避不让,魔躯微微一沉,看着黑角马低着头,将巨矛似的黑角朝他的胸口突刺过来,一拳从侧面将黑角马的头颅轰去。

黑角马将近万斤重的身子,让陈海这一拳,整个打侧过去,然而马背上的骑士却来不及反应,巨大的惯性就冲陈海撞过来,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叫声响彻林间,那人不能提前祭出防御道符,硬生生的挨了陈海一拳,被直直地撞飞了数十米,最后撞到一棵两抱粗的巨树上,一口鲜血狂喷出去,靠着树干软软地向地上滑去,眼见就给废了。

紧接着十几个人影从密林之中窜了出来,回头看了看那委顿在地上的人,心中都暗赞一声:“好演技!”接着指着陈海大声喝骂:“千万年来血魔屠戮我多少族人不说,而此时成了役魔,居然还不知收敛伤我族人,兄弟们,一起废了这头魔物!”

话音一落,就见光华闪动,一个个祭起灵剑法宝,罩着陈海的头颅、脖颈、躯干和四肢电射而去。

姜璇虽然修为底下,但是也能分辨出来先前撞过来的骑士修为不弱,怎么就控制不住一头发疯黑角马朝大家伙硬生生撞过来?然而没等她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看到十数人从密林里杀出来,举出法宝灵剑要将大家伙剁成肉酱。

姜璇情形之下,冲到陈海身前,娇喝道:“住手。”

只是姜璇高挑的身材才刚刚到陈海的腰间,修为又远不够看,却偏偏想要护住身高丈余的陈海,不被突然闯出来的这些人伤害,看起来多少有些滑稽。

这些人终究不敢直接伤害姜璇,也不让姜璇有机会表明身份,三柄灵剑、一枚法印,就直接绕过姜璇,往陈海胸前袭去。

看样子对面是打定主意要揣着明白装糊涂,陈海冷笑一声,将姜璇一脚踹开,铁拳就直接将三柄灵剑、一枚法印轰开,身子像黑sè闪电般,往十几人怒攻过去。

“这役魔发疯了!”看到陈海一脚将姜璇踹开,这些人更是兴奋得大叫起来,役魔本就凶性难改,反噬主人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有眼前这一幕的发生,这些人心想姜雨薇再强横,也无法责难他们今日斩杀这头青鳞魔了。

然而灵剑虽快,但是也需要操控才行,他们一击落空,十余道光华向前飞出了数丈才收住,继而又极快的调转过来,犹如鲨鱼追逐血腥一般继续向陈海袭杀而去。

密林里到处都是参天巨树,陈海想要躲避这些灵剑、法宝的攻击也容易,但他今天要是夷然无损,轻轻松松就将最强者拥有明窍境初期的十数剑修、玄修都杀死在这里,怕是在姜雨薇及东都城的诸多道胎境强者面前交待不过去。

陈海当下就拼着腹背受灵剑、法宝攻击,仅仅是用鳞爪护住头颅、前胸要害,也是毫不停顿往当前十数人杀去。

十数人与陈海之间,有五十步的距离,陈海速度再快,在直线距离上也远不能跟这些人所御的灵剑、法印比快,他的肉身伤势还刚刚恢复过来,鳞皮筋骨很多都是新长,防御力还谈不上绝强,瞬时间就被灵剑法宝斩杀得血肉模样,但这丝毫没能拖住陈海往前冲杀的速度。

十数人皆是大惊,没想到血魔发起狂来,竟然是如此的凶残,受这么重的伤势,竟然还能丝毫不受影响的朝他们杀过来,心惊胆颤之余,只能往四周避开。

有一名青年玄修见陈海直接朝他杀来,避不能避,挥手祭出一枚盾符,想要挡住陈海卷动狂风的巨拳。

陈海一拳直接将防御盾轰碎,粗壮的手臂余势不减,下一刻就劈到玄修的头颅上,那玄修就感觉自己被擎天巨柱劈中了一般,闷哼一声,身子像被狂风卷动的枯叶,横飞了数十米,才重重落在地上,眼见就不行了。

一众人看那青年玄修的颅骨都被陈海一拳轰裂,吓得目瞪口呆。

他们都知道那玄修乃是辟灵境中期修为,却不料在这青鳞魔面前连一个照面都没有坚持下来——不是说仅仅是一头没有什么修为的杂魔吗,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战力?

陈海一朝得手毫不停留,身形一横,接着就向左侧一个粗壮汉子杀去。

那粗豪汉子身高两米,一身黑sè劲装,如黑铁塔一般,陈海有注意到,第一波攻袭他掷出的乃是一柄长矛,看情形应该是名武修,也是唯一能近身将他缠住的人,陈海自然第一时间要将他给除掉,剩下诸多剑修、玄修,只要没有特别强悍的防御法宝,近身搏杀的战力就差了。

那粗豪汉子见陈海攻来,大吼一声:“来得好!”,从储物戒里抽出一柄莹光灿然的巨斧,巨刃带着丈余长的刃芒朝陈海暴斩过来。

刀势未到,劲风扑面,陈海桀桀怪笑一声,脚下微微一错,便险之又险地躲开了这一击,身子猛然前冲,一拳就朝那汉子的面门轰去。

陈海的鳞爪握起来,比那头子的头颅都要巨大,汉子仓促之间将巨斧收回,横过来想要封堵陈海的攻势。

陈海的鳞爪重重地击打在巨刃之上,一阵金铁交鸣声响起,那汉子直觉全身骨骸都要被这一拳轰碎掉,“噔噔噔”往后退了七八步,一屁股坐在石地上,双手软垂下来,赫然发现自己的双臂骨骼已然寸寸断碎。

怎么可能?

以自己的实力,便以抵挡上万斤的重击都应该夷然无损才是,然而没有等他惨叫,他那柄被陈海夺去的巨斧,带出一道寒芒,朝他的面门劈开,他满心皆是惊骇,整个身子就被巨斧劈成两半,鲜血四溅。

陈海夺下巨斧,更是如罗刹魔神一样,一边封挡灵剑、法宝,一边朝众人杀去,眨眼间工夫又被他一斧一个、连着斩杀三人,众人才想起要结阵对抗陈海这头杀魔。

被陈海一脚差点踹闭过气去的姜璇,这时候也才回过神来,看青鳞魔浑身浴血,甚至连筋骨都暴露出来,吓得魂飞魄散,只当陈海随时支撑不住就会被这些人斩成肉酱,哭叫道:“都给我住手,我是姜雨薇的妹妹姜璇,你们要敢伤我家役魔,就不怕姜震老祖事后拿你们问罪?”

其实这些人又何尝不想住手,只是陈海凶威太盛,看四周已成炼狱血海般惨烈、残酷,在陈海没有住手前,他们哪里敢停手?

然而陈海根本就没有要住手的意思,将巨斧挥舞的犹如巨轮一般,犹如入了无人之境。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tatianwuhen】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一章 役魔(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