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役魔(八)

第六百二十二章 役魔(八)

眨眼间,十数人就被陈海斩死五人,那位有着明窍境初期修为的剑修,心惊胆寒,连所御之剑都微微颤抖起来。

此时正值盛夏,密林之中山风不能轻易吹进来,显得闷热无比,而活着的十一人,修为最低也都开辟出灵海秘宫了,早已经寒暑不侵,只是在这一刻,汗孱孱而下。

看着五具死尸横七竖八的躺着,其中两人被陈海铁拳轰裂头颅,三人的身子被巨斧斩成两半,肠流肚穿,屎尿与鲜血混在一起,还在往外喷涌,这是何况恐怖的情形?

说实话,在场也有不少人经历过战争或宗族间的私斗残杀,比这残酷血腥的场景,不是没有见过,但眼前一切都是一头他们看不上眼、已然发狂的罗刹魔在眨眼间的时间内造成,他们余下十一人还要面临这头罗刹魔的血腥屠杀,叫他们怎么不心惊胆颤?

陈海举手投足之间连毙五人,看似勇猛无匹,实际将周身气血摧发到极致后已经牵动内腑的伤势;而何况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也是被连挨数十剑,背部、大腿、腰腹等数十处都留下极深的创伤。

乌青sè的鳞皮被砍得翻卷起来,鲜血流淌如注,甚至隐隐能看到皮肉深处发青的骨骼——这些伤势,是陈海要掩人耳目故意所受,虽然不至于立即致命,但也影响他战力的进一步提升。

倘若剩下的十一名剑修,这时候能稳住心神,紧密联手,即便不能翻局,从容退走还是没有问题的,然而陈海将一名玄修横腰劈成两半之后,凝立在当场,缓缓转过身来,此时的他浑身浴血,犹如刚刚从地狱中他出来的魔神一般,谁他妈还敢御剑或者手持玄兵冲上去?

见这些剑修在眨眼间就被自己杀得魂飞魄散,陈海心里冷冷一笑,当即脱手就将巨斧朝距离他最近的一名剑修劈去。

被陈海斩杀后夺去战斧的壮汉,虽然才辟灵境后期修力,却也是天生神力的武修,这只巨斧重逾千斤,在陈海手里还是太轻了,也恰是如此,速度更快,像一道黑sè闪电脱手而去。

那剑修距离陈海仅二十步,根本来不及闪避,也因为修为低微,不能一心二用,只能将灵剑收回到身前后,封挡巨斧,但毫无例外,剑断人断,血喷肠流,而陈海的魔躯随后就快得像一道残影,疾奔过来,将巨斧重新收入手里。

那名明窍境剑修到底是要比其他人稍稍镇定一些,咬牙掷出一枚地阶防御盾符,凝聚出一面丈余大小的巨盾牢牢抵在陈海身前,同时将手中的灵剑化作一道赤sè光华冲天而起,大叫喊:“速结天霄神剑阵!”

当即就有五名剑修闻声一震,趁着陈海被巨盾抵住,撤回灵剑,往为首者所御的那柄灵剑聚去。

陈海就觉得天地之间微微一震,直觉那六柄灵剑竟然渐渐有气息融合的趋势,搅动四周狂风大作、风云突变。

在陈海费力将粘着他走的防御巨盾斩碎之后,那六柄灵剑的气息则已经浑成一体,就见那六柄灵剑紧紧贴合在一起,转动、频率惊人的一致,就宛如一枚巨剑一般。

陈海能分辨出来,这天霄神剑阵与他所创的裂天戟阵实际上异曲同工之妙,这一刻,这六名剑修的战力已然浑成一体,六剑化为一剑,真要让这六剑齐斩下来,他这已经被摧得半残的钢筋铁骨也定然消受不起。

那明窍境剑修,见陈海妖眉怒蹙,魔瞳滞然,以为他深深感受到死亡的恐怖。

这明窍境剑修嘴角浮出一丝冷笑,心知天霄神剑阵一旦祭出,就连寻常的道丹也要暂避锋芒,更不要说眼前这头仅仅是蛮力过人的杂魔了,虽然他们这次伤亡惨淡,但恰也能向外人说明这魔物是何等的丧心病狂,是何等的危险。

他手掐剑诀,往陈海面门一指,那六剑所化的巨剑,便带着沛然莫御的气势向陈海斩了过去。

剑未到,风先至。

陈海识海已闭,无法再用神识捕捉巨剑的运行轨迹,只是这一刻,那巨剑看似快若奔雷,但在陈海的眼里却缓缓无比,陈海又玄之又玄的,将巨剑的运行轨迹,甚至每一丝轻颤都看在眼底。

陈海这时候心生狂喜。

他的元神并没有被空间风暴绞裂。

只是识海封闭之后,元神就被封在眉心祖窍之中,包括陈海他自己在内,谁都觉察不到,但在生死压力之下,陈海仿佛打开心眼,将六识感知提升到比神识还强悍、玄妙的地步,将天宵神剑阵的每一细微之处都了然于心。

然而在外人看来,陈海就仿佛被吓傻了一般,呆呆地站在那里,等待着末日的降临。

不远处的姜璇看到这一幕,又急又怒的娇喝道:“你们今日克故擅杀我家役魔,家姐定会禀明姜寅老祖,诛杀你等九族……”姜璇也是气急攻心,将姜寅老祖的名头都乱搬出来。

姜璇还没有跑出几步,只见陈海一声爆喝,将手中的巨斧重重地向天上抛去,巨斧带着凄厉地呼啸向那空中的巨剑迎了上去,几乎在瞬间,爆裂的劲风四散开来,快跑到陈海身旁的姜璇被那劲风一吹,止不住地向后退去。

其实何止是她,就连方圆十数丈的巨树都被劲风吹的歪歪斜斜,几欲连根拔起。

天空之中一声巨响,那巨斧硬生生被巨剑击了个粉碎,但是陈海这一手妙到巅峰,恰巧击在六剑合一最薄弱的点上。

六名剑修都觉得神魂巨震,都差点控制不住灵剑。

“将这魔物挡住,我们再结阵!”那明窍境剑修一咬牙,试图重整阵脚。

此时他们跟陈海拉开上百步的距离,要是其他五名剑修此时能拼死缠住陈海,他们自然能重结剑阵,但在你死我活的恶战之中,又有几人有胆气能一往无前去死战这血腥魔神?

看到陈海凶神恶煞盘猛扑过来,虽然巨斧被斩碎,但他鳞爪闪烁着金属光泽,五名剑修哪里还敢迎上去,顿足往后狂逃。

没有这五人缠住陈海,那明窍境剑修又没有地阶防御道符在身,那就没有结成剑阵的机会,与另五名剑修只能转身也逃。

那明窍境剑修,刚要御风而起,直觉后劲风割体,转头就见一棵人头粗细的老桑树已被陈海连根拔起,携带着割面的劲风,朝他的后背掷来。

这剑修持剑往身后挥斩,灵剑虽然将桑木斩碎,但无究巨力像惊涛骇浪般往右臂涌来,令他胸口一窒,整个人就从半空栽下来。

这剑修心里郁闷得大叫,这青鳞魔到底有多强悍的气力?

不多时,一片狼藉的打斗现场就剩下了姜璇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场中所发生的事情已经远远超出她能理解的范畴。她虽然修为不高,但还是能分辨出强弱的,围杀役魔的那些人,最低也有辟灵境初期的修为,她万万想不到姐姐带回来的这头青鳞魔竟然将十余人肢残骨断、落荒而逃。

姜璇楞了一会儿,才跺脚循着踪迹也往前追了过去。

那剑修要御风而起,陈海将手里所拔的巨树怒掷过去,将他砸落到地面来,待将姜璇甩到后面,陈海才真正下杀手,以爪为戟,十二裂天斩似狂潮一般,一斩强过一斩,到第六斩就直接将这拥有明窍境不弱修为的剑修,头颅直接劈碎。

陈海将那人的储物戒捋了下来,张口吞入腹中,才转身往姜璇身旁奔去——他虽然暂时没有真元,但这储物戒只要层次不太高,就能够直接暴力破坏掉,从而知道里面到底藏有什么宝物了。

姜璇追出没多久,就见前方一阵劲风,看到陈海巨大的身形从密林中跑出来,浑身上下被鲜血侵染透,浑身上下布满上百处的剑创,傻在那里,没想姐姐带来的役魔受创如此的严重。

陈海摇摇晃晃地走到姜璇身旁,仿佛体力不支一般,“噗通”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仿佛再也支撑不住,就要摇摇欲坠的倒去。

姜璇从来都没有经历这样的激战,见都没有见过,这一刻半跪在陈海身上,除了将随身携带的伤药往陈海身上涂,也不知道能做什么。

正在这时,远处蓦然传来一阵闷雷巨响:“何人胆敢有违禁令,在我东都山撒野相斗?”

陈海能感觉有数道极强的气息,正从东都城方向飞快地往这边靠近,很快就有数道雷霆在远处劈下,听那一声声惨叫声,应该是那些想往外围逃跑的剑修,被东都城坐镇的高手以雷系术法截住。

陈海心中一笑,巨大的头颅一歪,径直昏迷过去,留下来的事情交给姜璇、姜雨薇处置去好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tatianwuhen】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二章 役魔(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