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零七章 风起(四)

第一百零七章 风起(四)

云中城南,山势堆叠,寒风如刀,在山巅掠过。

四章未曾出场的主角徐乐,正带着韩约等几人,在山道之中穿行。

虽然再没有苑君玮在后追赶,但是徐乐他们一行的速度,仍然比起之前逃亡之际没有慢上多少。拼命的在向南攒赶路程。

天sè已近黄昏,徐乐几人盘旋在山道之上,左手处悬印峰伫立在晚霞中。就是来时杀死常舒欣的所在。

就是这样一场夜中变故,让徐乐贸然撞进了云中城内,卷起了一场又一场的风暴。

现在在如血夕阳之中,看到这样的景象,一行人都有恍若隔世的感觉。

这样的风涛险恶,竟然给大家闯过来了!

徐乐带在身边的,就韩约还有徐家闾出来的庄客。宋宝和几名他带出的轻侠少年则扈卫着罗敦北去收拢梁亥特部。

虽然梁亥特部素称富庶,宋宝他们此去肯定也是被当做座上宾。但是这些庄客们,半点也没有羡慕宋宝几人的意思。

这些老实巴交,听话且干活卖力,抱团还有些排外的徐家闾庄客,现下都是归心似箭,只想早点回到桑干河谷边上的那个小小村落当中。哪怕吃糠咽菜,也比在梁亥特部中日日酒肉来得舒心。

更何况这一路过来,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不和闾民们好好吹嘘一下,岂不就是如锦衣夜行一般?

回程途中,这些庄客都是兴高采烈,一路上欢声笑语不断。

倒是徐乐,当初来时苑君玮在背后穷追不舍,还能时不时露出六颗大白牙笑嘻嘻的。但这次回程,却从始至终,眉峰深锁。

眼看夕阳擦着了悬印峰山巅,山路蜿蜒崎岖,走夜路实在是再危险不过。几名庄客都望向徐乐,只等徐乐一声号令,大家就卸下驮载的宿营器物,准备寻找一个宽平地方度夜。

但徐乐牵着吞龙走在前面,却久久未曾下达宿营的号令。让这些庄客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徐乐转着什么样的念头。

一直沉默赶路的韩约赶了上去,与徐乐并肩而行,低声询问:“乐郎君,天就要黑了,还不宿营么?”

徐乐抬头看看夕阳,又望向南面,皱眉不语。

韩约似乎反应过来,轻声道:“乐郎君担心太公?”

徐乐终于开口:“是我擒了张万岁啊,谁知道这消息传到哪里了,万一王仁恭对爷爷下手……”

韩约挠挠头:“乐郎君你在云中救出罗敦族长,马上就上路回返,没有稍作耽搁,消息传递,再没有这么快捷罢?”

徐乐苦笑一声,并不答话。

韩约虽然和自己一样被爷爷打熬磨练武艺,但是真正接受的教育,自己比韩约还要深得多,广得多。

前朝得失,本朝人物臧否,都是在夜里爷爷一对一耐心教导灌输给自己的。

如果说有什么心得的话,就是永远不要低估大人物的下限。关系到切身利益之际,这些大人物远远比你想象中还要心狠手辣得多!

看徐乐迟迟不说话,韩约建议道:“乐郎君,既然如此,就连夜赶路也罢。大家都是徐家闾出来的,为了太公,耐得住辛苦!”

徐乐终于点头:“你我两人轻装兼程,让他们在后面慢慢赶上就是。早一日见到爷爷,我才能早一刻心安!”

~~~~~~~~~~~~~~~~~~~~~~~~~~~~~~~~~~~~~~~~~~~~~~~~~~~~~~~~~~~

徐敢半躺半坐在榻上,静静的听着自己一阵急过一阵的喘息。

年轻时候如铁打一般的汉子,五十余岁了还能在桑干河谷一马一弓打出徐家闾这个天地。

可一旦倒下,病痛就全部找上门来。

徐敢能感觉到自己生命的火焰,正在狂风中摇摇欲坠。

可自己还不想这么早就离去啊,自己还想扶保孙子徐乐一程,教他如何面对这个世家当道,险恶万分的世界。

而且徐乐锋芒太甚,锐气太盛。因为自己的存在,这个孙子还能安安静静的蛰伏。当自己倒下了,徐乐一定会将这个时代搅得无法安宁!

自己痛恨这个世家当道的时代,因为世家之争,自己儿子媳妇儿,全都葬身火海。无时无刻,自己都盼望着这些世家高门轰然倒下,最终粉碎。

但是真让徐乐一头撞上这些庞然大物,徐敢又打从内心里舍不得。

这些世家高门,实在太过根深蒂固,太过强大。也许就让徐乐一辈子都在这徐家闾中,安然度日,开枝散叶,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吧?

可是天下就要乱了,自己也要死了…………

这徐家闾,终究不是避秦的桃源之所。

在这一刻,徐敢无比的想念着徐乐,想将他父母亲的真正遭遇,说给他听。想将许多还来不及教导给他的东西,全都塞到他心里。让徐乐可以在即将到来,最为艰险的世道中,走得更安稳一些…………

自己还能等得到他么?

喘息之中,徐敢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直至撕心裂肺。

卧室外的廊下,韩大娘和韩小六守着药炉,满脸担忧之sè。互相对望之间,母子间都只有一个念头。

乐郎君现在在哪里?乐郎君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老爷子这个模样,只怕真的撑不过这个冬天了!

~~~~~~~~~~~~~~~~~~~~~~~~~~~~~~~~~~~~~~~~~~~~~~~~~~~~~~~~

刘文静的车队,正在官道之上向南而行。

前面道路分岔,一条指向雁门郡方向,一条则是通往马邑郡郡治善阳城方向。

一众六军府护卫勒马在岔路口,等候刘文静的吩咐。

刘文静并未曾下车,只是召过一名护卫而来,不多时候,这名护卫就背着传信皮筒,匆匆上路直奔晋阳而去。

而车队再度滚动起来,指向善阳城方向。

刘文静端坐车中,手指无意识的敲打着面前小小几案。

本来此行,是想以刘武周牵制王仁恭。既然刘武周不识抬举,那么让王仁恭主动寻刘武周开打也是一样的。自己可要亲眼见证这一切,这才能安心南返。

而唐国公,等候的也就是这个消息,侧翼一旦安全,就要立刻发兵西向长安,彻底埋葬这个早已摇摇欲坠的大隋!

多亏了徐乐,在云中城下,打破了这个马邑两雄对峙的僵局!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七章 风起(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