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役魔(九)

第六百二十三章 役魔(九)

半盏茶过后,姜震、姜雨薇、吴氏的道胎老祖吴煦和吴鹏远等人赶到姜璇身旁,只见得山谷里数百丈方圆一片狼藉,鲜血和残肢洒得遍地都是,上百棵三四人合抱的参天巨树,要么歪歪斜斜地倒在一旁,要么拦截斩断,难以想象这是一头杂魔与十数低级剑修弟子混战所搞出来的场面。

姜震与吴氏老祖吴煦自不待说,吴鹏远能坐上巡守校尉的位置,手下也是杀人如麻,但他远难以想象六七人战斗的场面,能搞得如此血腥、凶残,令他道丹境的修为都看了心有余悸。

姜雨薇走到姜璇身旁,看她并没有怎么受伤,这才去细察陈海的情况。

姜震阔面大耳,眉如山峦,一挥手,就见远处一阵响动,几个被雷柱劈得焦黑的身影被他虚空抓了过来,重重摔在地上,一双如藏雷电的眼瞳,严厉的盯住吴鹏远。

看到这一幕,吴鹏远一颗心如坠冰窟。

他原以为区区一个杂魔,他安排的人眨眼间就能给灭了,只要不伤之姜璇,谅姜雨薇也没有办法追究下去——心想姜雨薇总不能因为一头杂魔的死,就让姜震这样的老家伙以寿元为代价,动用时光回溯之法去探察真相吧?

他心想,一切都安排得完美无缺,这样也就能让姜雨薇得个教训,知道他吴家的人,不是他姜雨薇随便能出手教训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派出去的人竟然如此不堪,竟然连一头杂魔都没有解决掉,他更没有想到姜震这老家伙身为道胎境老祖,竟然会为这种芝麻大的小事亲自站出来,将这些人给活抓出来。

他猜测姜震这老狐狸或许一直都在等机会,给他们吴族一族颜sè看,而他真就傻乎乎将把柄交了出去。

看着摔在地上的几人,吴鹏远恨不能杀人灭口,但在两大道胎之前,哪里有他暴起杀人的余地?

“若我没看错,这些人应当都是鹏远手下的部将吧,还有两人是吴家的新起之秀?”姜震好整以暇的捋着长髯,语气之中却隐隐带着些火气,质问吴鹏远。

“回姜真人,的确是我的手下,只是我也不清楚他们为何同姜璇起了冲突,我现在就将他们带回东都城,好好审问,一定……”吴鹏远硬着头皮说道。

姜震活了数百年,这次哪会让吴鹏远这么轻易就有机会脱身,一声断喝打断了他的话语,厉目看向场中呻吟不停的几人,问道:“说,是谁指使你们的!”

那些人已经被陈海吓破了胆子,哪里还敢拿最初商议的说辞将责任推到那头青鳞魔或姜璇的身上,只是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不停磕头。

正在此时,场中传来一阵冷哼声:“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何半道伏击姜璇?都到这个地步了,难道你们还觉得我能护住你们不成?”话音未落,一道烈焰毫无征兆地往一名剑修弟子席卷过去,那俨修弟子都来不及惨呼,就此被化成灰烬。

此时的吴煦也是满心的怨恨,他也是有几百年的人生经历了,东都山发生争斗时,他也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但东都山绵延上千里,不可能随便发生一场打斗,他都要亲自出手。

然而姜雨薇突然传念说她妹妹姜璇遇人伏击,姜震又亲自邀他出城一探究竟,他只能通知吴鹏远一起飞来这边。

姜氏这些年始终没有人突破道胎,踏入天位境,吴氏的情况也比他们好不了多少。目前姜氏出了一个姜雨薇、吴氏出了一个吴明宇,这两人身上承载着姜、吴两族各自崛起的希望,涉及到他们家人身上的事情,在东都城都是大事。

这一路上,吴鹏远的异常,他都看在眼里。

在吴煦数百年的生涯之中,曾经见过无数的天才横空出世,灿然夺目,然而天才大都是脆弱的,在岁月长河之中,任何一点些微的挫折都有可能让这些天才夭折在彻底崛起之前,他心里想,倘若是吴鹏远计划安排得再完美一些、再筹密一些,能在无声息之间把姜璇除掉,说不定就能影响到姜雨薇的心性,令姜雨薇在往后的修炼路上难有预料之中的突飞猛进,还真是不错的计谋,却偏偏现在被姜震抓了个人赃俱获,那就愚蠢之极了。

看吴煦如此严厉的态度,吴鹏远也知道此事无法善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面如土sè地将事情的原委一一交代了出来。

姜雨薇此时已经把陈海的伤势探查清楚了。

陈海肉身伤势极重,身遭上百处剑创,但好在脏腑之间并没有任何损伤,至少能保住性命,以他强悍的恢复力,可能只需要休养两三个月就行了,而她再看四周狼籍的场景,也是暗暗心惊。

她即便看出这青鳞魔的不凡,也想不到他能扛住围杀,还反手将吴鹏远安排的人杀得七零八落、杀得胆丧心寒。

这时候听到身后的吴鹏远颤声将原委说完,姜雨薇往陈海嘴里塞了一枚灵丹,站在那里也只是冷哼一声,对吴鹏远的供述不置可否。

“雨薇,我治下不严,险些让令妹遇险,这吴鹏远如何处置,我就交给你了。”听完吴鹏远的话,吴煦没有丝毫意外,直接将吴鹏远交由姜雨薇处置。

姜雨薇面如寒霜,朝姜震施礼道:“一切有赖老祖主持。”

姜震也怕姜雨薇性格太强,不依不挠的要追究到底。

虽然吴鹏远说是只想除了青鳞魔,欲害姜璇无法通过血炼,但眼前的情形,吴鹏远安排的人出手压根就没有半点收敛,明明是青鳞魔忠心护主,才致姜璇安然无恙。

吴鹏远谋害姜氏子弟姜璇,跟吴鹏远安排人欲除役魔,罪名还是有一些区别的,姜震此时还没有跟吴煦撕破脸的意思,也不想对吴鹏远下狠手,何况吴明宇也是百年不世出的修炼奇才,谁知道他跟姜雨薇谁能最先成为万仙山的真传弟子?

有些事还需要留有一线,姜震踌躇了一下,说道:“吴鹏远心胸狭窄,公报私仇,理应严罚,但他终究是万仙山外门执事,我们依律只能剥夺他巡夺校尉之职,之后将他押回万仙山,交给宗门处置。至于这些为虎作伥者,一律废除修为,送到矿场做完十年苦役再说。吴真人,你以为如何?”

吴煦点点头,姜震如此处置,也算是给吴族留足的面子,他还能说什么?

这时候陈海已经悠悠醒来,但整件事仿佛跟他没有关系似的,挣扎着靠着一根断树而坐。

这事又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他只是神魂受姜雨薇控制、忠心护主的一头“役魔”,吴鹏飞心里有恨,也只能往姜雨薇头上洒去,他心里琢磨着,他这一番表现会不会让这小娘们对自己好一些,也不知道他吞入腹中那枚储物戒,能偷偷开出什么灵药、宝物来……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tatianwuhen】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三章 役魔(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