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役魔(十)

第六百二十四章 役魔(十)

发生这大的事情,接下来的时间,姜璇被彻底禁足在家中,整日里除了潜心苦修,为即将到来的宗门血炼做最后的准备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去处。

回到东都城之后,除了东都姜氏阀主姜震外,便连吴煦还派人上门送来上好的养伤灵药以表约束子弟不严的歉意。

吴鹏远虽然不是吴煦嫡亲子弟,却因为吴鹏远本身就已踏入道丹境,兼之吴鹏远之子吴明宇又是东都吴氏这一代的希望之星,吴煦还是要为吴鹏远的所作所为承担一些责任。

吴煦送来的这些灵药里,有一枚玄级中品的天心草回丹。

这天心草回丹虽然只是玄阶灵丹,却对冶疗脏腑伤势颇有奇效,可以说只要你五脏六腑不碎,服食下天心草回丹之后也能迅速遏制住伤势恶化。

虽说姜璇在血练之时,也要备下各种灵药,但姜雨薇还不至于贪昧陈海应得的丹药,将诸多的丹药一并交给陈海。

为奖励陈海忠心护主,姜家专门将后院的柴房清理出来,将陈海安顿进去养伤,不需要再每日跟灵麂挤在兽栏之中。

陈海每日抢夺灵麂的蒲阳草倒是习惯了,此时骤然分开,灵麂自然高兴的跃跳不止。

虽然是柴房,但总归是有独处的空间,不需要时时暴露那头灵麂及姜家奴仆的眼皮底下,而即便姜雨薇再神识过人,但也只能通过气息感应,大概的判断在他屋里的行止,毕竟不比亲眼看到,那陈海即便不用屏蔽法阵,也有一百种方法,令姜雨薇猜不透他在屋里到底在干什么。

储物戒需要不间断的输入真元,才能维持内部的储物空间,因此在燕州,即便是明窍境强者都不习惯使用储物法宝,而在星衡上域,天地间灵气充裕,弟子恢真元要比燕州容易得多,那仅需少量真元就能维持储物空间的储物戒、储物镯,就成为星衡域诸多宗门弟子的标配了。

同样因为需要源源不断的输入少量真元才能维持储物空间的关系,储物法宝的主人一旦身故,储物空间坍塌,内中所藏的物品,就会都暴出来,但当时那明窍境剑修的储物戒,被陈海摘下来就直接吞入腹中,陈海实际是用大量的气血精气替代维持储物空间所需要的真元消耗。

这也是陈海最初几天,伤势看着极奇严重的缘故,而他好不容易熬到姜雨薇、姜父同时出家门,才将那枚储物戒吐出来,片晌之后,就见储物空间坍塌,暴露出那明窍境剑修的一堆私藏。

星衡域的储物法宝,即便炼制更精良、空间符阵更精微玄妙,但同样没有办法完全削重,故而储物戒里除了一柄乌黑巨剑(以陈海此时的体形来看,还是小如匕首)外,主要还是各种已炼成或未炼成的丹药。

一一辩认这些丹药,陈海看得出这剑修虽然距离明窍境中期还有半步距离,却已经开始在收集炼制蕴道天丹的灵药了,这剑修或许压根就没有想过,会是以这种死法,了结修行之道吧?

陈海连件像样的衣衫都没有,只是用一件破烂的兽皮围住下身,也没有什么能藏东西的地方,那些已经炼就的丹药,混装到姜雨薇给他的药瓶里,夹在腰带里,那一大堆体积颇大的药草,他就囫囵吞枣,直接七嚼八嚼咽入腹中。

他此时的魔躯足够强大,也经得住这些低级药草不同药性的强烈冲突,只要能加快内腑伤势的痊愈,他也不管浪不浪费、糟不糟踏了。

那剑修储物戒里,还有《天宵神剑阵解》、《符篆初解》两本秘卷。

两本秘卷所用的帛纸都有些旧sè,看得出那剑修携带身边,有时间就会拿出来参悟,空白处还留有剑修用小篆写下的参悟。

天宵神剑阵与陈海所创的裂天戟阵可以说是异常同工,但经过星衡域前人的不断完善,天宵神剑阵有很多值得陈海借鉴的地方,进一步完善裂天战戟诀与裂天戟阵,可惜龙椎鞭不知道被左耳一起带到什么地方去了,也没有办法炼制魔龙战戟,去演炼更强的裂天战戟诀。

《符篆初解》是一本道符入门,所涉及的初级符篆,不见得比蛇鳞书更全,但这本符篆初解,对诸多初级符篆的讲解,实要比燕州宗门深刻得多,这也可见星衡域哪家是一家普通的宗阀、宗门,底蕴都可能比燕州的顶级宗门都要深厚。

比如说东都姜氏,在东都山立足也有两千八百年的历史,在燕州就只有贺兰剑宗等极少数宗门能相比并论,然而东都姜氏不要说在星衡域了,即便在万仙山宗门之下,也是无足轻重的存在。

说实话,这段时间,陈海在姜雨薇、姜父等人的眼皮底子,除了假寐养伤外,也没有办法干别的事情,而参悟武道绝学,也绝非仅凭脑海推演就行的,有心想偷师星衡域的玄诀阵法,却也没有门道。

姜雨薇虽然是万仙山的内门弟子,自然修行万仙山不少高深的玄法真诀,但她都不敢将这些玄法真诀私授姜璇,陈海也不指望能从她那里偷学到什么,《天宵神剑阵》、《符篆初解》却是为陈海了解、修行星衡域的玄阵真诀,打开了一扇窗户。

有充足的灵药,陈海内腑在空间风暴中所受的重伤,就要比之前快出数倍在愈合着;当然,他浑身上百处剑创,经历大半个月的体养,以魔族强悍的生命力也愈合结疤,长出新的鳞皮,令他看上去越发的狰狞。

在房间中呆了这么久,陈海直觉得浑身的骨头都酸痒无比,自然就在房间中呆不住,早早出来透风。

一出门,正好看到姜璇在那里修炼风雷幻踪步。

这套步法若是陈海练起来,动静之间自然是风雷惊动、气浪排空,可在姜璇脚下,辗转腾挪之间,却多了一些罗袜生尘、翩然若神的轻灵感。

风雷幻踪步有十二种基础步姿,姜璇演炼过数遍,静静立在那里,双手虚按,张口间嘘出一道乳白sè的气箭。

陈海看那气箭凝而不散,足足有两三尺长,这分明是精气完足、经脉通畅的表现。

若是不出意外,最多再有两个月的时间,姜璇就能再开一条经脉,具备开辟灵海秘宫的基本条件。

这资质即便放在燕州也算不得罕见,但是要知道在一个多月前,姜璇全靠着自幼苦修才硬生生冲开一条灵脉,在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能有如此恐怖的进展,还不够惊人吗?

陈海正在暗自思忖,忽然院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姜璇欢快地将大门打开,看到门外站着一个陌生青年,她迟疑地问:“你是……”

陈海却识得此人就是当初在天罗谷,与姜雨薇一同将他“捕捉”的万仙山玉皇峰内门弟子吴逸群。

姜雨薇这时也知道有贵客临门,从房中走了出来,淡淡地笑着迎了上去:“吴师兄怎么这么有暇来东都城了,可是师门有什么令旨传下来?”

姜雨薇在师门颇受同脉师兄吴逸群的照顾,特别是那头青鳞魔更是吴逸群资助才得手,姜雨薇还是极承吴逸群的情。

看到一向冷艳的姜雨薇蓦然对自己展颜而笑,吴逸群内心自然无比受用,当下半开玩笑说:“怎么,要让师兄和你在门外讲话么?”

姜雨薇说道:“师兄请进,只是家宅简陋,恐照顾不周,还望见谅。”

陈海看着二人有说有笑地往正厅走去,心中暗骂狗男女,但又觉得吴逸群此时登门造访有些怪讶,就像铁塔一般杵在院子里,没有离开。

只要不是绝密之事,也没有谁会刻意避开役魔,姜雨薇请吴逸群到厅里坐下,姜璇亲自端上茶水,便乖巧坐在一旁,看他们二人讲话。

吴逸群盯住姜璇看了一会儿笑道:“这就是令妹姜璇吧?之前你一直忧心姜璇进不了万仙山修行,我还误以为令妹资质寻常,但今日一看,才知道是想差了,令妹的根骨哪里有半点差了?令妹可能是少年心性,不够刻苦,但即便是走血炼之途,也没有什么好担心了……”

见吴逸群说起姜璇,姜雨薇一脸的尴尬,她知道姜璇连月来进展极速,但她也不知道姜璇身上发生了什么,以致吴逸群这么高的修为都看走眼,只好打了个哈哈,就这么过去了。

“吴鹏远前些日子已经解押到了万仙山,但吴明宇费了少少心力,才算是保住了吴鹏远的修为,目前落了个革除外门执事,罚栖霞谷十年苦役的下场。虽然东都吴氏,也算是我吴族的一支,但吴鹏远这次做得实在过份,我及父亲都不会对其有半分偏袒,只待他日师妹踏入道丹,成了真传弟子之后,再亲自去收拾他不迟。”

听吴逸群说完,姜雨薇淡淡一笑道:“多劳师兄操心了,吴鹏远已经受到宗门的严惩,我自然不会再做追究。而修道一途千难万险,若眼光只是看着他们,锱铢必较,如何能突破自我,踏入天位?”

姜雨薇说的淡然,吴逸群自然喜不自胜,吴鹏远如何处置,自然轮不到他一个来评判,但是从姜雨薇淡淡的话语当中,他能听出姜雨薇一心证道的决心和大气度,心中更加认定姜雨薇是最适合自己的道侣。

二人正在闲谈中,突然院门吱呀一声,姜璇噌地一声跳起来说:“是爹和娘回来了,你们坐,我去迎他们。”

姜父姜母走进正厅,知道这三十岁都不到的俊逸青年,已经是道丹境修为,只待拜入万仙山某位真君门下,就正式是万仙山的真传弟子,姜父、姜母惶恐之余,就要上前行礼。

“伯父、伯母,莫要为难逸群?”吴逸群将姜父姜母托住,反倒坚持行子侄之礼。

星衡域本质上还是奉行强者为尊的法则,等级极其森严。

吴逸群即将成为万仙山的真传弟子,而其父吴桐又是召泉郡府长史,道胎中期的修为,在姜父姜母面前,可以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然而看到吴逸群坚持在他们面前行子侄之礼,又偏偏这时候赶到东都城来,姜父姜母对望一眼,心里也都知道这吴逸群应该是看上他家大女儿了。

现在雨薇虽然也是踏入万仙山内门修行,但修行之途,人心叵测,像吴鹏远这些人跳梁小丑绝不会少,倘若身后能再有一股势力支撑,在修真的路上自然会更加一帆风顺,怎能让姜父、姜母不激动?

姜母一只手搓着裙摆,一连声地说:“你们先叙话,我去厨房给你们弄些好的,不要让下人们粗手笨脚的,怠慢了贵客。”

姜母出门之后,吴逸群笑着开口说道:“我这次回宗门,曾找我大伯吴尊为姜璇参加血炼之事说项,我大伯初时不置可否,前些日子突然找我,说你姊妹二人要是都入万仙山修行,留你父母远在东都,一家四口相隔数万里之遥,实在不妥。你父亲也曾在万仙山外门修行,我大伯便嘱咐我,姜璇参加血炼之事,他可以代为周旋,也让你将父母一同接到万仙山,到时候一家人在万仙山也可坐享天伦之乐,岂不更好?”

听吴逸群这么说,姜雨薇、姜璇姊妹俩自然高兴,姜雨薇知道吴尊虽然仅是道胎境的执事长老,还没有踏入天位境,但作为执事长老,照顾一下参加血试的低级弟子,实在稀疏平常得很。

陈海在院子里,隔着门扉,看到姜父脸上虽然也挂着喜sè,但是仔细看去,他脸上的笑容实际上有些僵硬,有一丝苦涩藏在其中。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tatianwuhen】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四章 役魔(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