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二十五章 血炼(一)

第六百二十五章 血炼(一)

时间进入八月,万仙山宗门血练的日子也就渐渐临近了。

拿到血炼荐书的东都子弟有一百余人,而通过家族试炼,已经成为万仙山准外门弟子的则有十六人,加上送行的家人、奴仆,浩浩荡荡则有四五百人,先赶到郡治召泉城聚集,到召泉城后,则聚集上万人,再浩浩荡荡的往万仙山赶去。

这时候,陈海已经能看出星衡域的宗门,存在着跟燕州一样的问题,就是宗阀子弟与寒门子弟间的分化跟割裂,极为严重。

所谓的家族试炼,最初的规定是由郡府举荐外门弟子,最后举荐名额被郡府的宗族所垄断,异变成当前的家族试炼;这使得召泉郡这次拿到正式荐书、已经成为万仙山准外门弟子的三百余人,没有一人是来自于宗阀之外,而且还是以宗阀嫡支子弟为主。

这三百余人,都自视甚高,虽然到万仙山什么都不是,但在地方郡府及各自宗族内,却自视甚高,也以天之骄子自居,年少者十一二岁,修为虽然没有多高,却也显得根骨不凡,年长者十五六岁,相当的人已经开辟灵海秘宫、踏入辟灵境——他们此次进入宗门,也都身穿光鲜的灵甲、灵袍、穿跨高大威武的灵兽、灵骑,乘骑上品灵禽者也不在少数,甚至还有修为不弱的扈从追随。

而召泉郡拿到血炼荐书的二千余弟子,差不多宗阀旁支子弟与寒门弟子各占一半,而这一比例即便是万仙山强制要求的,但其中也藏有很大的猫腻。

因为在上千寒门弟子里,有相当多的人,本身就是吴姜等大族的部属子弟,他们被安排参加血炼,最主要的目的,除了协助、保护吴姜等族较为重要的子弟顺利通过血炼外,他们日后即将通不过血炼,也将以杂役弟子的身子留在万仙山,继续服侍宗族出身的核心弟子。

这也是寒门子弟目前最主要的晋升之路。

真正跟宗阀没有什么直接瓜葛的寒门子弟,实际也就百余人,他们没有什么修炼资源,多走武修路线,境况相当窘迫,相当有相当一部分人,连代步的座骑都没有,只能硬生生跟着大部队,用双脚走到万仙山去。

血炼场也不是什么神秘所在,就是一座类似于血云荒地的秘境,范围比血云荒地还要小得多,天地比血云荒地更不完整,人族无法在里面栖息繁衍,却滋生一些低等级的魔物。

为防止有厉害的魔头滋生,万仙山就将这处秘境当成弟子考核的血炼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派弟子进去清剿一遍——也因为血炼场的天地法则不完整,不要说天位境,即便道胎境高手也无没有办法进入血炼场,也只能派弟子进去。

极少有人凭借个人的实力,在血炼场拿到足够的诛魔战绩,更多还是依赖于团队协作。

东都姜氏这次是争取保证能额外有十名子弟通过血炼,成为万仙山的外门弟子,而东都姜氏一旦拿到诛魔功绩足够保送十人,其中就必然有姜璇的一个名额。

这是东都姜氏老祖姜震给姜雨薇的承诺,姜震同时也要求进入血炼场的姜氏子弟,优先保护姜璇的安全。

要没有这些,姜雨薇也不会让妹妹参加血炼;也因此姜雨微不能直接带着姜璇先行赶往万仙山,还是跟家人,追随大部队同行。

经过一个多月的跋涉,大部队走到一座平原的尽头,远远地能能看到远处一阵苍茫了,再往前走渐渐地,前方的灵气逐渐充裕起来,只见一座崇山峻岭拔地而起,宛如一条巨龙一般横亘在那里。

踏入万仙山之后,不仅山林之中逸散的灵气更加充裕,天空之中还不时能看到一道道光华呼啸着横越而过,偶尔还有浮空巨舟,从云层之中露出硕大而优雅的身形,遮天蔽日地向远处飞去。

这就是万仙山,崇国顶级宗门的存在啊。

虽然陈海的眼界不低,但来到万仙山之后还是忍不住地赞叹连连。

*********************

准外门弟子及血炼弟子,在正式拜入宗门之前,都暂时安排在山门外的泉台谷——也由于每年参加血炼的弟子太多,血炼弟子的家人、随从都是禁止进入泉台谷,但有外门执事长老吴尊的照顾,姜雨薇一家人被安排住进泉台谷。

泉台谷地处万仙山东南山麓之中,占有二十余里方圆,绝大多数万仙山弟子的家人、扈从只要跟到万仙山来的,都集中居住在这里,是严禁到万仙山里胡乱跑的,但也是如此,这里万仙山最热闹、最世俗化的一处地方。

站在山嵴上往下看,泉台谷内鳞次栉比,仅弟子馆舍就有两千余栋院子,俨然是一座深山内的大城。

吴尊为姜雨薇家安排的宅院在泉台谷深处,宅院不大,但是也有三进的格局,通体都用上好的桦木搭建,雅致无比,宅院临着一个深潭,再往前数百米是几座经年流淌的瀑布,站在房间之中也能听到有水声隐约传来,别有一番幽静,姜雨薇一家都比较满意。

安顿三天后,宗门血炼也就正式开始了。

当天,万仙山调派一艘浮空巨舟,将陈海随姜璇、姜雨薇以及召泉郡其他血炼弟子,送到距离泉台谷差不多三四千里远、万仙山西麓的一座深谷之中,

数千丈方圆的山谷之中,密密麻麻拥挤着不下三四万人,依旧各郡排成十几个方阵。

能够参加宗门血练,最起码要有通玄境的修为,也就是说在万仙山控制的区域之中,每年就有三四万通玄境中后期、与姜璇同年龄段的年轻弟子涌现出来,更不要说在这批血炼弟子之上,每年还有三四千潜力更优越的准外门弟子加入万仙山修行——万仙山,即便不说那些高高在上的天位境绝世强尊了,即便仅在基层弟子权衡,潜力就差不多抵得上整座燕州大陆了。

而在星衡域,万仙山在人族社会里,也只能二流的宗门,也难怪星衡域人族能够直接面对罗刹血魔的威胁,不仅能保持不处下风,有时候还能奋起反击。

“你虽然有役魔相助,但即便是我,也不敢脱离队伍,随意闯入血炼场深处逞能。而你仅需要跟着姜泽他们一起,只需要坚持到最后,不出什么意外,走出血炼场,成为万仙山外门弟子,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姜雨薇一边嘱咐一遍带着姜璇往场内走去,陈海跟在他们身后左右打量着,发现这三四万人中,相当多人都带有役魔或者灵兽;也有不少少年,身上透漏的气息显示他们都携带相当不弱的防身法宝。

通玄境弟子不能储积真元,不能持续的祭御法宝,但能有一两件法宝护身,加上更多的防御、攻击道符,再有他们这样的役魔、灵兽当肉盾,战斗力之强,还是不容小窥的,这也是寒门弟子怎么都拍马比不上的。

陈海叹了口气,看来无论是哪个世界,这种不公平总是存在的。

在山谷的中央,有一座石彻高台,九柱拔地而起的巨大铜柱,令人印象更为深刻,仿佛与天地俱存一般,即便是高高的屹立在那里,也予人与山岳浑成一体之感。

铜柱雕刻一些上古神魔禽兽的浮雕,显得古扑拙然,透漏出雄浑之极的气息,绝对是超级天阶法宝的存在,万仙山就是用这九根道器层次的铜柱,维持通往血炼场的空间通道?

九根铜柱的上空,笼罩着一团乌云,里面隐隐有陈海所熟悉的空间风暴的气息传出来,也就知道那里就是血炼场的入口了。

这时候两名中年玄修从高台那飞过来,姜雨薇跟姜璇说:“姜璇,你快来见过吴尊老祖和明传老祖……”

陈海暗中打量这两人,竟然都有道胎境后期修为,心想星衡域还真他妈是道丹境满地走、道胎多如狗啊。

吴尊和姜明传二人,也看姜雨薇的面子,勉励了姜璇一番,就转身忙其他事去;姜雨薇将姜璇带到召泉郡的方阵之中,找到东都姜氏四十多名血炼弟子,这才转身飞上高台。

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几声悠扬的钟响从高台之上传来,刚才还喧闹无比的山谷之中瞬间鸦雀无声,这时候就高台上空的乌云悠然而散,露出光怪陆离、仿佛一道小溪横在山谷上空的磁光之河。

这样的磁光之河,只能说是天域裂痕,不要说人了,随便丢块东西进去,都被空间风暴碾为虚无,万仙山是要利用高台上的法阵,利用这道存于万仙山与血炼场之间的天域缝痕,形成稳定的通道,将人送进去。

百余至少有明窍境修为的弟子,一起施法摧动法阵,最终将磁光之河撒开,这时候姜明传也掷出一枚玉尺,在磁光之河与山谷之间,形成一座能供弟子踏入的云桥。

站在高台正前方的吴尊点了点头,在半空凝聚一面数丈大小的水镜,一个鳞皮漆黑、除了正常粗壮的鳞肢之外,腋下还生有利爪的腋爪魔呈现在水镜之中,他轻咳了一声,将宏大而威严的声音传遍整个山谷之中:“建兴五年万仙山宗门血练,现在开始,本次血练持续三月,三月之后,天域通道将会重新开启在原位置,功绩以收集此魔腋爪的数量为准,前一千名者,入我万仙山,其余人等,视功绩大小可为万仙山杂役或入军中。”

在威严的声音还在山谷之中盘旋的时候,各个方阵在万仙山弟子的带领下,井然有序地从云桥,踏入磁光之河里。

陈海跟随在姜璇身后,缓步踏入磁光之河。

相当上次的经历,这次的穿越,对他来讲简直轻松无比,头脑只是一阵眩晕,就恢复了过来,但是其他人可没有他这样强悍的体质,包括姜璇在内,跌入地面都是一副晕晕沉沉的样子。

陈海左右打量了一下,直觉这片天域天地一片昏黄,磁光之河就在他们身后的山谷里,随着血炼弟子全部进来之后,磁光之河很快缩小到丈许宽窄,也就意味着三个月内,他们是没有办法返回星衡域的。

此时正处在一片荒原之上,没有日月星辰之相,估计也没有灵泉、灵脉,空气里隐陷的琉磺焦灼以及近似血腥的气息。

荒原之上,山岭纵横,而远处潾光闪烁,河流纵横,但真他妈遇到鬼了,这么一座水源充沛的天地,却仅有极稀疏的草木生长,在山岭缝隙间挣扎着生长。

要不是东都姜氏弟子都在他身边,陈海都想拿几张道符出来试一试血炼场内,是不是因为天地不完整、五行罡元不平衡,才导致植被难以生存?

血炼弟子这时候已经三五成群,陆续向荒原深处赶去了。

荒原附近察觉不到什么危险,陈海就盘膝坐在那里等着一众人恢复。

过了有半柱香的时间,东都姜氏四十多血炼弟子便陆续恢复过来。

姜泽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乃是东都城城主姜震的侄孙,根骨、悟性都还算是不错,也已经冲开四条灵脉,开辟灵秘宫、踏入辟灵境了,却在这次家族试炼中意外失手,落到十名之外,没能直接拿到进入万仙山修行的入门券。

姜泽大可以等到明年修为更晋一层,再参加家族试炼,但他心高气傲,决意参加血练,今年就想进万仙山修行;他也是东都姜氏四十多血炼弟子的领头人。

而东都吴氏的血炼子弟,则以吴明凡为首,差不多也有四十多人,他们稍作休息,就先行往荒原深处进发了。

吴明凡在离开之时,看向姜璇的眼神多少有些yīn毒,陈海心里则是一笑,心知这小子大概天真的误以为在这没有宗门律令约束,也没有修为更强者存在的异域里,一定能给姜璇好看。

很快,姜泽也带着东都姜氏四十余人往荒原深处走去,他们落在其他队伍后面,走了一天,沿途陆续看到有被其他队伍斩杀的腋爪魔及其他魔物的残骸,而每看到有魔物残骸,姜泽就会率队换个方向,以免跟其他队伍走重复的道路。

陈海心想也难怪每次血炼都伤亡不少,甚至还时常出现全军覆灭的情况,一千名的入门资格,实际上堵绝了所有血炼弟子联手起来的可能,再加上诸郡府内的宗阀矛盾重重,将三四万血炼弟子拆散成三四十人规模的小队深入荒域,一旦发生点意外,怎么可能不死伤惨重?

也可能是万仙山故意为之,想着以这种残酷而血腥的方式,淘选出一批真正心志坚定的优秀弟子出来。

在差不多有半数人再度感到疲倦之时,姜泽选择在一处水势颇大的河流旁宿营。

姜璇找上姜泽,疑惑的说道:“我姐说血炼场内,河流两侧地势开阔,容易引来魔物的突袭,不是宿营的好地方,我们为何不选择一处有地形可守的地方宿营?”

姜泽昂然说道:“我等参加万仙山血练,无非是为了在百死一生之中磨炼心志,好踏入万仙山宗门之中。若只是畏惧危险,就找一些安全的地方躲藏起来,那参加这次血练的意义何在?所以我等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要真有魔物敢来袭营,那我们就多斩杀一些,也好给大家凑够拜入山门的诛魔功绩……”

姜泽在这里侃侃而谈,听得一帮少年各个热血沸腾,恨不能现在就有大群腋爪魔出现在他们面前,让他们肆意灭杀才好。

“……”姜璇想想也觉得姜泽所说在理,便坐回来,将两截短戟合并成一杆战戟,却是有模有样的提高着警惕。

即便是低等的魔物,也要比人族肉身高大、强悍得多,姜璇等绝大多数人都不能祭御灵剑、法宝御敌,随身携带道符的数量也有限,与皮坚肉厚的魔物搏杀,战戟、重盾,要比走轻灵路线的刀剑,实用得多。

姜璇身材高挑,这时候穿上蛟鳞甲,手持战戟,顿时就从娇生惯养的少女,多出几分女武神的英姿来。

而陈海抱着巨大而丑陋的头颅,靠着一座土垄上眯眼休息,听着这些少年、少女在那里热血议论,心里也只是忍不住叹息,还真是一群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小家伙啊。

若是碰到小股的魔物,这些人自然是能轻松抵挡,但这次血练一共要持续三个月,谁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现在就这么大意,不要说凑足让十人进入宗门的功绩了,能有十人活下来,就不错了。

虽然大家都备有足够的低级辟谷丹,不需要进食,但少年们发现河中有鱼,一众人嘻嘻哈哈哈地就跑过去拿灵剑、长矛在水中乱刺,想着搞一顿丰盛的篝火晚宴。

姜璇也觉得有趣,陈海只是不动声sè的跟着姜璇身后。

四十多人这么散开数百米,捕捉能食的鱼兽,偶尔有一条大鱼被刺上来,就是一阵欢呼。忽然,一直在姜璇身旁闭目养神的陈海突然感到平静的水流下一阵暗波涌动,怒睁双目嘶吼道:“小心!”

陈海话音未落,就见一条如长蛇般的触手像弩箭般从水中刺出来,往河边身着青sè战甲的少年腰间缠去。

突然发生了这个变故,一众人都反应不及,眼睁睁地看着那少年被拖入翻腾不止的河水里去。

陈海速度更快,踩入河中,一把抓住那根比少年腰细不了多少的黏|滑触手,利爪像钢针般深深刺入触手似的腕足之中。

水底怪物也有痛觉,触手一松,那少年重重地摔落下来,那姜泽反应还是要快一些,这时候飞扑出来,将少年接住,又踏水返回岸上,但其他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是五道触手一起从河中窜出来,虬结着朝陈海缠过来。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tatianwuhen】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五章 血炼(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