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九十一章 栽赃嫁祸

第七百九十一章 栽赃嫁祸

“我们恐怕是被千剑山算计了。”华暮嘴角满是苦意。

头戴金sè羽冠者,很明确地说出,是千剑山的人告知他,有人族和骸骨族勾结,为骸骨族输送众多同族尸骨。

另一人,直接道明,他们出自陨星之地。

华暮转念一想,就醒悟过来,甄蕙兰的尸身,应当是被千剑山刻意丢入那条空间缝隙,引导他们前来,拿他们做替罪羔羊。

赵山陵一行人,也是修习了数百年岁月的老怪,没有一个是傻子。

在那人说出他们来自陨星之地的一刻,他们就纷纷醒悟过来,着了千剑山的道。

“啪嗒!啪嗒!”

域外被斩杀的骸骨族族人碎断尸骨,如灰白sè的雨,从高空坠落。

“此事,并非你们所想的那样!”yīn宗的邢嬛月,仰头看天,喝道:“那处埋骨之地的尸体,和我们没有关系,是千剑山所为!”

“少血口喷人!”头戴金sè羽冠的仲士枢,厌恶道:“千剑山和我们金瀚宗,乃坚实盟友,他们岂会为骸骨族输送人族尸首,让骸骨族打造埋骨之地,侵入我金瀚宗的领地?”

“在你们身旁,就有一个骸骨族族人,我不知道你们怎么还有脸狡辩!”

讲话间,一个金sè光轮,就从他脑海袖口飞出。

金sè光轮如金灿灿太阳,释放出金sè神辉,缓缓朝着众人压迫而来。

“灵境后期。”赵山陵脸sè如常,淡然一笑,说道:“既然不听我们的解释,那就……先战过再说!”

“呼!”

虚灵塔陡然从他眉心飞出,迎向那金sè光轮。

拳头一般大的虚灵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大,转瞬间,就有几十米高。

硕大的虚灵塔上,绘刻着数不尽的空间线条,那些空间线条如光刃游弋着,生出一种扭曲空间,洞穿天地的恐怖气息。

耀目的金sè神辉,和银白sè的空间光刃,在半空碰触,骤然动荡出一圈圈波纹。

波纹混杂着金sè、银sè电芒,四处疾射,令临近的一座座死火山,都被凿开无数孔洞。

“灵境后期!且精通空间秘术!”

另一位金瀚宗的强者,冷哼一声,说道:“根据千剑山的消息,被他们所杀的那人,也修炼空间法决!”

“错不了,就是他们。”仲士枢眸中怒意满溢,“留下面那小辈一个活口,他境界低微,最容易施展授魂术。”

他所说的小辈,自然便是聂天。

华暮、祁白鹿,一个个皆为灵境,和他们境界相当。

便是制住华暮等人,以他们的同等境界修为,想要将华暮等人脑海一切记忆,都给剥离出来,也会麻烦重重,指不定还会出现什么意外。

而聂天,在他们的眼中,仅有凡境修为,要容易下手的多。

“想要对我施展授魂术……”聂天冷笑。

这些金瀚宗的来人,分明受了千剑山蛊惑,不分青红皂白,认定了他们就是和骸骨族私自勾结者,根本不听他们的解释。

金瀚宗的强势和自负,让聂天也暗自动怒,觉得不给他们点颜sè瞧瞧,恐怕还真的连好好解释的机会都没。

“去!”

心念一转,他的一缕杀机,就朝着另外一个不断讲话的金瀚宗炼气士锁定。

骸骨血妖突有所感。

“轰!”

霎那间,从骸骨血妖体内蒸腾出灰白sè的死亡浓雾,一种骸骨族独特的血脉天赋,也顺势激发。

灰白sè的死亡浓雾,如烟雾苍龙,冲天而去。

“嗤嗤!”

烟雾内,还有森白火焰燃烧,可那些森白火焰,却yīn寒冰冷,透出死亡奥义。

“这家伙,连骸骨族的血脉天赋都能动用!”金石宗那人,脸sè巨变,慌忙祭出通灵至宝。

一座金光灿灿的山川,从他掌心飞出。

金山放大,山体上充满许许多多的金sè法阵,那些密密麻麻的金sè法阵,顷刻间就运转开来。

锋锐,坚固,沉重等等不同的金sè阵法,加持在那座金山。

璀璨金山,猛地撞击向骸骨血妖,那人则是化为金sè虹光,突然落向虚空停泊的金sè古舰。

“哧啦!”

由骸骨血妖释放的森白烟雾,追击到金sè古舰,被一层明黄sè的光幕,牢牢隔绝在外。

金山顺势撞了下来,轰在骸骨血妖庞大骨身,将骸骨血妖都撞击的跌跌撞撞,猛然坠地。

另一端。

赵山陵的虚灵塔,和那仲士枢的金sè光轮,交相辉映。

数不尽的空间利刃,与众多金sè法阵抨击着,令天和地都像是被金sè、银sè染料涂抹了一般,神辉浩荡,余力凌厉。

“呼!”

就在此时,赵山陵又释放出死界。

死界扩散,凝为灰白sè的恐怖漩涡,如巨兽张开大口,要吞没那艘金sè古舰。

“还说和骸骨族无关?!”

金sè古舰中,那名御动金山的炼气士,勃然大怒。

赵山陵的死界,也是通过骸骨族一种器物后期淬炼而成,同样蕴含死亡奥秘。

金瀚宗和骸骨族的族人,有过太多次战斗,嗅到死界内散逸的气息,就断定聂天等人,必然就是如千剑山所说,因为和骸骨族有着秘密交易,才能动用骸骨族的某些器物,运转死亡力量。

“既然有点棘手,只能动用这艘金sè古舰的力量,将他们轰杀了。”那人嘀咕道。

他看的出来,底下另有几位灵境强者,此刻还没有动手。

他是担心夜长梦多,省的麻烦,才准备动用古舰之力。

悬浮于众人头顶的金sè古舰,突传来剧烈轰鸣,旋即,就见金sè流沙,从那艘金sè古舰底部飞落下来。

金sè流沙,如金sè光雨,挥挥洒洒,虚空飘落。

那些金sè流沙,刚刚飞落,赵山陵便脸sè巨变。

聂天也骇然失sè。

他清晰地感觉到,那些金sè流沙飞过的天空,似被金sè神辉充满,虚空像是突然变得坚硬如金铁,空气都不再流动。

密集的金sè流沙,凌厉之极,刚刚站起的那具骸骨血妖,被金sè流沙碰触,晶莹的骨骼,都被流沙穿透了一截。

顷刻间,骸骨血妖身上,就多出无数金sè光点。

“那些流沙,被虚域强者凝炼过,含有虚域强者参透的金锐奥秘!”赵山陵高呼一声。

这时,华暮、祁白鹿等人,都各自动用体内灵力,凝为一层层的光盾庇护周身。

可金sè流沙滴落后,他们层层灵力凝结的光盾,却“啪啪”作响,仿佛随时都能炸裂开来。

“呼!”

骸骨血妖跨出一步,立即弯腰,将聂天挡在下面。

他以晶莹的骨背,帮聂天挡下那些流沙,让聂天不被流沙滴到。

“轰隆隆!”

虚空深处,又有一声星河古舰的轰鸣声,响彻开来。

赵山陵愈发不安,他略一犹豫,马上舍弃对手。

“跟我走!”

下一刻,他就在骸骨血妖胸口下的空间冒出,虚灵塔表面无数空间法纹,如银sè闪电急剧活动。

一条璀璨的空间通道,被其强行撕裂开来。

华暮等人,想也不想,一头钻入其中。

聂天也匆匆忙忙,将骸骨血妖重新召唤到储物戒,飞入那条不知通往何处的空间通道,一闪而逝。

“咻!”

赵山陵和死界,最后闪入,绽裂的空间通道,猛地收缩,化为一个光点,迅速消失。

也在此刻,漫天金sè流沙,才飘落到大地,将大地凿开无数金sè孔洞。

“轰!”

一艘乘坐着千剑山炼气士的星河古舰,穿透云层,也猛然降临。

“仲前辈,那些陨星之地的人呢?”

一个衣襟上,绘刻着千剑山独特标志的瘦弱青年,急匆匆吆喝道。

“以空间灵器,强行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不知逃到何处了。”仲士枢沉声道。

“又是一个精通空间秘法者?”青年叹息一声,“错不了了,就是他们和骸骨族勾结,为骸骨族输送了大量人族尸体,供骸骨族打造了几个埋骨之地。”

“他们持有一具骸骨族族人尸体,还以骸骨族的死亡器物,炼制出灵器。”仲士枢点头,也确信聂天等人,就是藏在暗处的老鼠。

……

ps:呃,下周再补欠吧,乡下农忙,丈母娘回家了,老逆要帮忙带孩子洗衣服做家务,忽然发现这些看似简单的事情,其实也蛮累人的~

看网友对 第七百九十一章 栽赃嫁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