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二十八章 血炼(四)

第六百二十八章 血炼(四)

在看到腋爪魔的哨兵在远处出没,东都姜氏少年也就知道此时不施加援手,等峡谷的两百多寒族弟子,被腋爪魔屠戮一尽,他们最终也会被这群腋爪魔盯上,只能硬着头皮,结成战阵,往石岭深处杀来。

与腋爪魔接战的阵形,以陈海为核心,两翼尽可能多的安排身强体壮的弟子,持盾牌战戟,骑乘灵兽作战,依托仅有四辆精铜战车,抵住腋爪魔从两翼撕开战阵;而姜泽以及诸多不擅近身搏杀的弟子,居中而行,尽可能用防御道符掩护左右,一起奋力将堵到峡口的二百多腋爪魔杀得人仰马翻,冲到寒族弟子所筑的简易工事前。

陈海身受百余创,身如血浸,看上去越发的狰狞,看着腋爪魔没敢尾追过来,他便坐在一块巨石歇力,从怀里掏出烤熟的魔蛸肉块,大口嚼着。

虽然有罗刹血炼秘法,能够吸噬诸多魔物的血肉精华,但这种秘法太容易令人陷入杀戮欲望难以自拔、太容易遁入魔道了,如非必然,他并不想通过这种办法恢复气力。

要没有东都姜氏少年守住两翼及身后,陈海也不能战得如此轻松,但也恰是如此,东都姜氏少年这次有四人战死,十数人不同程度受创,也算是伤亡惨重,但要比困守峡谷两昼夜的这群寒族弟子好得多。

陈海看姜璇的脸sè惨白,但比最初看到腋爪魔分食弟子遗尸大吐特吐时,神情要坚定一些了,这时候也帮着姜泽他们一起,照顾受伤的东都姜氏子弟。

陈海他们这一路强冲过来,差不多斩杀百余头腋爪魔,还没有伤及这群腋爪魔的根本,但这群腋爪魔暂时也不敢强攻过来,这时候只是继续往峡口聚集,似乎想要将陈海他们都困在峡谷里。

姜泽一边安排人手开始收拾战场,收割从魔物腋下收割短爪,但收割腋爪之后,分出一半用兽皮囊装起来,连同一些辟谷丹以及养伤的灵药,走到周桐等人跟前,说道:“给你。”

姜泽与周桐也彼此认识。

大家都是召泉郡人,血炼弟子在召泉城集结,大部队从召泉郡浩浩荡荡到万仙山,在路上走了四十多天,即便彼此都没有说过话,但还是知道对方的存在;毕竟血炼弟子年龄都不满十六岁,能开辟四条、五条灵脉的,实在不多见。

周桐微微一怔,宗阀子弟素来高高在上,再说要不是姜泽他们杀进来,他们根本就抵挡不住刚才那一波冲击,这战绩理应归东都姜氏少年所有,没想到姜泽会分一半过来。

姜泽把周桐等人震惊的情绪变化尽收眼底,说道:“血练都还没有过去一个月,大家伤亡都这么重了,要是大家不联合起来,不要说拿到足够的诛魔功绩,进入万仙山修行了,只怕到最后未必能有几人活着走出血炼场。我希望跟你们联手,所以在联手之前,我们得将功绩分配说清楚了……”

陈海没想到姜泽看似心高气傲,却也知道收买怎么人心,拿起脚边的两杆战矛,哧溜对搓了一下,火星直闪,用近乎嘶吼且刺耳的低音,招呼姜璇过来:“走,我们杀出去!”

陈海这话一出,不要说寒族少年了,即便是东都姜氏少年都傻眼了。

峡口聚集的腋爪魔数量已经有五六百头,他们不依赖这边的简易工事,尽可能引诱腋爪魔来攻击,籍此削弱腋爪魔的数量,直接就往峡口冲去,这得凭白造成多少死伤?

更关键的,诸多少年哪里见过役魔擅作主张,命令主人跟随行事的?

周桐难以置信的盯着姜泽,不明白东都姜家的役魔,这是怎么了?

姜泽也是尴尬异常,但他是要脸面的人,走过来假装跟姜璇商议,说道:“寒门弟子受伤者太多,我觉得休整三四个时辰,再突围更合适一些——你家役魔受挫也重,我这里有些灵药,你可以先带它到石墙里养伤,外围暂时我来安排人警惕。”

陈海心里一笑,这些家伙还是看轻了腋爪魔,要是再拖三四个时辰,到时候有更多的腋爪魔聚集过来,他大概也就只能带着姜璇等极少数人杀出重围了——他也不跟姜泽他们费什么口舌,更何况他说再多,姜泽等少年都未必听他的,径直对姜璇说道:“我只遵从你姐姐命令,也只要让你不死在血炼场里,就不算违背你姐姐的命令——你要不走,那我就扛着你走。”

姜璇小脸也是涨得通红,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怕陈海真蛮横的将她扛着就走,又不知道怎么跟姜泽解释她家的这头役魔有些特殊。

姜泽也是尴尬得满脸通红,只得咬牙,通知东都姜氏少年以及周桐等寒族少年,赶紧收拾东西,准备结阵跟着陈海一起杀出重围。

陈海心里一笑,他不想这些少年每一步都对他言听计从,这也没有可能,但在关键时刻,他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让这些少年明白过来,他可不是他们能虞指气使的,他们得跟着他的节奏走,或许能少死些人。

腋爪魔习性更像是荒漠的沙狼,凶残狡猾,会死死咬住猎物不松口,但看到更强大的敌人里,也知道采取迂回战术,会想方设计的拖疲、拖垮敌人,在敌人最松懈、最疲惫的时间猛扑上来给予致命一击。

趁着这种腋爪魔惊疑不定时,突围才是最合适的,再拖三四个时辰,就算没有更多的魔物聚集过来,情势也不可能更乐观。

形势有如陈海所料,他们再转身往峡口杀去时,斩杀五六十头腋爪魔,其他腋爪魔就不再猛冲下来,往两侧的悬崖峭壁撤去,然后从侧后死死的盯住这群少年。

陈海也不跟姜泽、周桐这些少年多费什么口舌,带着姜璇直接走到一座河湾前,才停下脚步,踏入河滩,想要将浑身难受的污血洗掉。

“小心魔蛸。”周桐提醒道。

陈海回头看了一眼,心想这些寒族子弟应该也在河边吃过亏,但没有理会,趟入浅水,滔河水洗涤身上血污,这时候他身上所受到撕裂创伤,更狰狞的暴露出来,诸弟子才更清楚的看到,要不是陈海挡住近半的攻势,他们真未必能杀出重围。

“魔兄,是不是要我等在河湾宿营?”姜泽这时候学聪明了,知道跑过来先问清楚陈海的意见,省得再闹乌龙、脸面丢尽。

“这荒原没有什么草树、河里也没有什么水草,虫鱼不胜,诸多魔蛸水怪能在不算怎么深的河道里,长如此巨大,自然是以魔物为食,”陈海瓮着声音说道,“我要在这里养几天伤,至于你们,愿留则留,愿走则走,我只负责守护姜璇的安全。”

姜泽转回身看缀在他们身后不退的百余腋爪魔,似乎真对河水心存畏惧,不敢靠近,而知道陈海确切会在河湾留几天,姜泽便将姜定、姜璇以及周桐找过来商议宿营、防卫之事。

陈海知道这些少年都受过扎实的军事训练,宿营防卫及安排斥侯之事,不需要他教,他拿出一根坚如金石、仿佛铁钩子的腋爪魔鳞爪,用破锋矛在鳞爪的断骨上钻出小孔,系上魔蛸坚韧无比的足筋,剖出倒刺,然后穿上一块烤肉,就扔到深水里去。

姜泽、周桐等少年开始还不知道陈海要赶什么,等陈海从河里拖出一头十四五米长的魔蛸,都吓了一跳,不过东都姜氏少年经过刚才的血腥厮杀,已经不再畏惧魔蛸,姜璇手持斩玉剑就要冲上去,去斩削魔蛸朝四周八方挣扎的腕足。

“不要动!”陈海喝止住冲动要扑上来的姜璇等人,他反持破锋矛,走上前,魔蛸的哪根腕足敢伸过来,就是一击破空抽斩,虽然魔蛸的腕足极其矛韧,但在陈海能裂石断石的抽斩下,也绝不好受。

魔蛸口器被腋爪魔鳞爪钩住,没有办法逃入河中,被陈海激起凶性,十数腕足舞动缠卷过来,但陈海两只破锋矛在手,速度快得难以想象,折腾过好一会儿,魔蛸再也不敢将腕足朝陈海伸过来。

陈海这时候让姜璇走过来,魔蛸刚要将腕足伸出,陈海将手里的破锋矛一扬,腕足又陡然收回去。

陈海看这头魔蛸算是勉强老实了,才让姜泽拉一辆精铜战车过来。

姜泽他们将四辆精铜战车带入血炼场,可不容易,是将四辆精铜战车的配件装入储物戒里带进来的。

虽然进入血炼场后,大家都不能妄动真元,储物戒无法发挥作用,但方便大家将一定的物资,从万仙山带入血炼场。

到这时候,姜泽也明白陈海是要干什么,也极其兴奋。

虽然诸少年还有近二十头灵兽、役魔随行,但除了陈海之外,哪家的灵兽、役魔,哪里有魔蛸强大?

魔蛸上岸后,行动不便,但他们有四辆精铜战车,要是从河里捉四头魔蛸,收拾老实后,捆绑到精铜战车上,再杀一个回马枪,敢他妈多爽啊?

陈海也只是示范一下,剩下三头魔蛸,要怎么钩上岸,要怎么驯服,便由姜泽、周桐他们自己去想办法,他坐到一座巨石上,内视今日刚冲开的足少阳灵脉的情况……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tatianwuhen】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八章 血炼(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