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21 刚出虎穴,又入狼窟 为35500金钻加更

721 刚出虎穴,又入狼窟 为355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杀他可以,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吧!

我承认,我听到这句话后完完全全地呆了,因为我根本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朱雀元帅口中说出来的。要知道就在刚才,我还断定他是个欺软怕硬、媚上欺下的窝囊废呐,结果人家转眼之间就变得这么硬气,让我怎能不震惊呢,震得我简直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这种感觉,就好比看到一个破衣烂衫的乞丐,在众目睽睽之下开着豪车扬长而去一样,又稀奇又不可思议,还出人意料。

就连玄武元帅,也是一样的神sè,要多震惊有多震惊,不敢相信朱雀元帅竟会说出这样的话。

玄武元帅呆了半天,才皱着眉头说道:“朱雀,你认真的?”

玄武元帅的意思非常明显,如果朱雀元帅是认真的,那他下一步就要开始采取手段了。这句话的反问,既是一种威胁,也是一种提醒。然而朱雀元帅仍未放下长枪,依旧指着玄武元帅的咽喉。面sè凝重地说道:“没错,我认真的!”

那就没什么话好说的了。

一个要杀我,一个要护我,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玄武元帅往后退了两步,同样把自己手里的烟枪举了起来,短小的烟枪和霸道的长枪放在一起是种鲜明的对比,但是玄武元帅身上的气势丝毫不减,甚至还隐隐压过朱雀元帅。

要说实力,两位元帅应该是差不多的,但到底还是玄武元帅老练一些,感觉玄武元帅要比朱雀元帅更加镇定。朱雀元帅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在气势上有些弱了,头也不回地说道:“王巍,还能打么?”

显然,他需要我的帮忙。

“……能。”

我艰难地应了一声,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接着又把打神棍牢牢握在手中。其实现在的我身体已经很弱,毕竟是被玄武元帅戳了十几个窟窿,要还生龙活虎才是有鬼,但是输人不输阵,我得为朱雀元帅站场,要让玄武元帅感到压力才行。

就算我不是玄武元帅的对手,可我毕竟也是兵部大比的紫阶之星,剑西来亲自认证的兵部战神,实力还是不容小觑的。当我站起来的时候,玄武元帅的眼中立刻闪过一丝复杂的神sè,因为如果我和朱雀元帅联手的话,搞定他是绝对没问题的。

“万毒公子,你怎么样?”朱雀元帅再次问道。

“没有问题!”

万毒公子立刻把手里的玉笛高高举起,豪气冲天地说道。实际上他也挨了好几刀,身上血迹斑斑的,但这似乎并不影响他的战意。

在刚才的战斗中,最后的几个鬼兵也终于被毒虫给咬死了,也就是说玄武元帅那边只剩下红老大一人。红老大虽然是这个城市的主人。但是此刻在这个天台上,他并没有办法及时调来人手,也就是说我们成了三对二的局面,怎么看也是对方稳输。

紧接着,朱雀元帅又说了第三句话:“红老大,这事和你无关,你在旁边站着就好。”

红老大畏惧玄武元帅,当然也就畏惧朱雀元帅,就像他听到青龙元帅的名字就浑身哆嗦一样。所以朱雀元帅的命令,红老大也不得不听,他默默退到一边,低下头说:“是。”

局面就成了三对一。

如果真打起来,玄武元帅绝无半点获胜的可能。

看着朱雀元帅一步一步将局面变成现在这样,玄武元帅气得手都哆嗦了,脸颊上的肉也在不断颤抖,咬牙切齿地说:“朱雀,咱们这么多年关系,你就一点情面都不留么?”

朱雀元帅没有答话,手中长枪依旧直挺挺地刺着,而我和万毒公子不动声sè地围在左右,准备随时助上朱雀元帅一臂之力。但在玄武元帅动手之前,朱雀元帅肯定不会有所行动。二人就这么沉默地对峙着,各自凶狠地瞪着对方。

最终,还是玄武元帅妥协了,因为对他来说,再打下去显然已经没有意义。

“好,我可以暂时放过他们两个,等你查明真相汇报尚书大人。”玄武元帅沉沉地说。

“多谢。”

朱雀元帅收回长枪,又冲玄武元帅拱了拱手,接着又对红老大说:“给我开一间房,我长途跋涉还真是有点累了。”

“是。”红老大一路小跑地窜了过来。

两位元帅,红老大都得罪不起,所以现在的他只能站中间派,尽力服侍好每一个元帅。

在红老大的安排下,我和万毒公子,以及朱雀元帅,三人住进了一间套房。朱雀元帅驻守在这,没人再敢来找我们麻烦,但我总觉得玄武元帅肯定不会放任朱雀元帅去查事情真相,但他下一步会有什么打算,我也说不清楚。

在房间里,我和万毒公子互相帮忙,把伤口都包扎起来。这过程中,朱雀元帅询问了我们事情经过,我便把昨晚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他,手机里的视频也交给他看了。

朱雀元帅看过视频以后,自然无比震惊,说是没有想到玄武元帅会是这么丧心病狂。得知视频就这一份,他让我一定要小心保存,随后回到兵部要呈交给剑西来的。

接着,他又让我给青龙元帅打电话汇报平安。

我也一一照做。

青龙元帅当然对他千恩万谢,还拜托他一定要照顾好我和万毒公子。得到青龙元帅的认可,朱雀元帅当然很是开心,直接说道:“你现在才知道我的好啊,倒也不算太迟。”

挂了电话以后,朱雀元帅告诉我说,虽然现在已经铁证如山,但他为了稳住玄武元帅,还是要假装去调查一番。而在这期间内,我和万毒公子也哪里都不能去,就在房间呆着。

我说可以。

朱雀元帅离开没有多久,青龙元帅的电话又打过来。

得知朱雀元帅已经不在我身边了,她立刻说:“第一,把视频多备份一份,藏到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第二。迅速离开那家酒店,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的行踪,包括朱雀元帅!”

青龙元帅的话让我浑身一颤,她这意思非常明显,就是朱雀元帅也不能信。但是经历过之前的事后,我觉得朱雀元帅还是挺不错的,就问她是不是对朱雀元帅有什么误会?

如果她不信任朱雀元帅,干嘛还要让朱雀元帅来救我们?

“你认识他的时间长,还是我认识他的时间长?照我说得去做!”

青龙元帅都这么说了,那我肯定没有废话,立刻开始行动。当时房间里就有一台电脑。于是我把视频拷到了电脑上,接着又把硬盘给拆下来,藏到了卫生间热水器的后面。

搞定了这件事后,我和万毒公子便开始筹谋逃离酒店。直接离开肯定不行,这间酒店里面到处都是红老大的眼线,我和万毒公子趁着清洁人员来我们房间打扫卫生的时候,将他们打昏藏到被子里面,接着又换上他们的衣服和口罩,这才顺利离开了酒店。

出来以后,我便和万毒公子说:“夜明这地方确实不是人呆的,一天天要死要活。咱们还是走吧。”

万毒公子早有这个意思,立刻乐得喜笑颜开:“妈的,早就等你这句话啦!凭咱哥俩的能力,到哪还吃不上一口饭,干嘛要在夜明里面受气?”

万毒公子这意思,显然是想和我一起走,但我和他说还是别了,我有家人,有父母,还有好几个老婆,牵挂的东西太多。和他注定不是一条道的;而且夜明肯定还会追缉咱俩,两人在一起会更危险,还是各走各的路吧,以后有缘再见不迟。

我的逐客令已经很明显了,但是万毒公子在这世上就我一个朋友,实在不愿跟我分开。我好说歹说,好话坏话说了一箩筐,最后甚至骂了起来:“你他妈的烦不烦,别拖我后腿成吗,我要去找我老婆,你这一身的毒虫子,吓坏我老婆怎么办?”

万毒公子这才没办法了,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

虽然我挺同情他的遭遇,但他确实没必要在夜明继续呆下去了,提前把他赶走对他也有好处。至于我,我肯定是不能走的,一方面我还要继续呆在夜明内部,继续为龙组提供有价值的情报,一方面也不能辜负了青龙元帅,如果我就这么一走了之,上面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渭城虽然是红老大的地盘,但要大海捞针的找一个人确实需要时间,更何况我也逃亡惯了,有着诸多逃避搜查的经验。至于万毒公子,我就更不担心他了,这家伙从小就是一个人生活,东躲西藏也是他的拿手好戏。

和万毒公子分开以后,我又给青龙元帅发了一条信息,说我已经顺利离开酒店。

青龙元帅回来短信,让我找个地方藏匿起来,随后她来接我。

接着,我又找了个公用电话亭,给我舅舅打了一个电话。

果然如同我舅舅所说,他现在已经到了渭城,随时准备对红老大的总部展开进攻。红老大的总部,就是我之前呆的那所酒店,攻破这间酒店就能彻底摧毁红老大的势力,渭城也就能够拿回来了。

但我舅舅迟迟没有动手,是因为他发现这间酒店从昨天开始,防守突然加固了许多,里里外外增加了不少的人,似乎准备抵御外敌。他以为自己部下出了内鬼,提前给红老大通风报信了,所以暂时没有动手。

我便一五一十地把这两天的情况都告诉了他,我舅舅这才知道红老大的总部增加人手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我。得知我已经逃出来了,我舅舅便让我去和他汇合,一方面能够暂时护我安全,一方面正好将我收集到的有关夜明的资料都交给他。

我舅舅和他的人现在都在渭城的一座城中村里,我问清楚地址以后,便挂了电话,准备去找我舅舅。然而我一出电话亭就傻了眼,只见外面站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正是朱雀元帅。

朱雀元帅冲我笑眯眯地说道:“王巍,不是让你别出来吗。怎么不听我话,知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

看到朱雀元帅,我的脑子一阵嗡嗡直响,我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行踪这么快就暴露了。虽然我有一身的逃亡技能,但还没来得及使出来就栽到yīn沟里了,这特么上哪说理去啊?!

但是看朱雀元帅的模样,好像还没有和我翻脸的意思,于是我也强装镇定说道:“无聊出来转转,没有离开渭城不就行了?朱雀元帅,您怎么也出来了啊?”

朱雀元帅说道:“酒店里的饭太难吃,我出来开个小灶,这不恰好遇上你了……你刚才在给谁打电话?”

我的心里一跳,仍旧故作镇定,说给一个姑娘打的,叙了一下旧情。

说出这个谎言以后,我的心里紧张得不是一星半点,只要他走进电话亭去,翻一下通话记录,很容易就戳破我了,而且我的身份就暴露了。但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嬉笑着道:“怀香格格?”

我的心里顿时无比惊诧,没想到他竟然还知道怀香格格,但我这时候已经顾不上计较这些,而是顺着他的话说:“是的!”

朱雀元帅又笑起来:“你有手机,怎么还用公用电话?”

朱雀元帅的语气不像是在质问,而是随口和我聊天,于是我也随口说道:“手机是办公事的,不太方便打私人电话。”

朱雀元帅笑得更开心了,点着头说是、是,接着又问我:“万毒公子哪里去了,他应该和你一起出来了吧?”

我说没有,我俩分头逛的,可能他已经回去了。

朱雀元帅没有再问下去,而是我和让他一起回酒店去。既然被他逮个正着,我也没法再说什么,只好跟他一起回了酒店。到了房间门口,红老大正在训斥一帮守卫,责问他们怎么没有看好我和万毒公子。

看到我和朱雀元帅一起回来,红老大立刻扑了上来,诚惶诚恐地致歉,朱雀元帅笑着说道:“没事、没事,他俩出去逛街了,这不已经回来一个?”

朱雀元帅将我领进房内,还让坐在椅子上。说是有话要问问我。我按照他的吩咐坐了下来,朱雀元帅突然掏出一截绳子,“唰唰唰”地将我绑在了椅子上面,我吃了一惊,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朱雀元帅依旧笑着,告诉我说没事,只是一种必要手段,让我不要介意。接着,他也搬了一把椅子,坐在我的身边,像个温和的大哥哥一样,语气轻松地和我聊起天来,不过他聊的内容和昨天、今天的事都无关,说得都是以前在兵部的事,说我一开始在朱雀门,后来又去了青龙门,还说要知道我这么厉害,当初就不该放我走等等。

闲话聊了一箩筐,我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就说朱雀元帅,我被绑着不太舒服,您能不能先放了我。咱俩再好好聊?

朱雀元帅摇了摇头,冲我说道:“王巍,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我再决定放不放你。”

我立刻洗耳恭听。

朱雀元帅盯着我的眼睛,缓缓说道:“听说青龙元帅和你睡过一个晚上,衣服还脱了个精光,是不是真的?”

我的脑子顿时“嗡”一声响,这才知道了朱雀元帅的真正目的。兵部之中人人知道,朱雀元帅追求青龙元帅多年未果,甚至青龙元帅连话都不愿意和他多说几句。如果让他知道我和青龙元帅发生的那些事情,还不要我的命?

怪不得青龙元帅让我不要相信朱雀元帅,原来是她早就算到了这一层!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绝对不能实话实说!

一方面为保住我的命,一方面也不能影响青龙元帅的名誉。虽然青龙元帅已经三十多岁,男女之事或许也经历了不少,但也不代表就能随便和谁传出绯闻。

而且,我和青龙元帅发生过什么,说到底只有我们两人知道,其他人不过都是猜测而已,有谁亲眼见了?想到这里,我便斩钉截铁地说:“这些都是子虚乌有!那天晚上我练功出了岔子,身上冒出一阵阵诡异的寒气,青龙元帅确实在房中照顾了我一夜,但是我俩什么都没发生!在我心里,青龙元帅只是前辈而已,我也不敢对她生出任何邪恶的心!”

“真的?”朱雀元帅疑惑地看着我。

“千真万确!”我咬牙切齿地说着,目光中也饱含着坚定。

我承认我那天晚上确实对青龙元帅产生了邪念,不仅抱着她又亲又啃,还想更进一步做点疯狂的事;但是现在,我说我把青龙元帅当作前辈,不敢生出半点非分之想。也是出自真心。

因为此一时、彼一时,人的思想本来就一直都在变。那天晚上在那样暧昧的环境之下,是个男人都会疯狂,都会控制不住自己;但是平时,我对青龙元帅绝对恭恭敬敬,不敢对她有任何邪恶之念,也是真的。

但,朱雀元帅听了我的话后,却长长地叹了口气,似乎很不满意我的答案。

“你在说谎。”

他突然道出这一句话,然后狠狠一拳砸在了我的胸口之上!

朱雀元帅虽然是玩枪的。但他这一拳力气也够大的,直接就把我连人带椅一起揍翻在地,脑袋都磕在墙角起了一个好大的包。更难堪的是,因为我是被绑在椅子上的,所以想站都站不起来,像个背着壳的王八一样,左摇右晃都无法翻身。

“你还不肯说实话吗?”

朱雀元帅慢慢朝我走来,然后狠狠一脚踩在我的胸口。

我不知道朱雀元帅为什么这么笃定的认为我在说谎,但我还是咬牙坚称我和青龙元帅什么都没发生。但我越是否认,朱雀元帅就越暴躁,不停地对我拳打脚踢。我的身上本来就有伤,玄武元帅戳了我十来个窟窿,这才刚包扎好没多久,朱雀元帅又这么蹂躏我,我哪里受得了!

我不停地说我和青龙元帅是清白的,但我每说一次,朱雀元帅的愤怒就多增一分,更加狠毒地折磨起我来,把我打得翻过来又倒过去。

我也算是服了,因为一个金刀陈,玄武元帅缠得我就没完。现在因为一个青龙元帅,朱雀元帅又盯上我了!

这才叫刚出虎穴,又进狼窟!

房间里面,朱雀元帅砰砰啪啪地殴打着我,和之前在天台上面奋不顾身护我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打到最后,我都忍不住开始骂朱雀元帅了,说他就是个疯子、神经病,我和青龙元帅明明什么都没发生,他非要从我口中撬出点什么来,这不是有病吗?

“你到底想听什么,你告诉我,我现给你编,行吗?”虽然我被打得奄奄一息,但还是努力嘲讽着他。

这人的心胸真是跟针眼一样小,现在我知道青龙元帅为啥不爱搭理他了,正常人谁愿意和神经病在一起?

要是两人真在一起,青龙元帅肯定饱受折磨,哪怕是和异性说一句话,恐怕都会遭到朱雀元帅的质问。面对我的嘲讽,朱雀元帅更加愤怒,对我展开了新的一轮拳打脚踢。绑在我身上的椅子都被他给打烂了。

最终,我趴在地上奄奄一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总觉得再这么下去,我离死也差不多少远了。没死在玄武元帅手里,却死在了朱雀元帅手里,传出去还真他妈是个笑话。

昏昏沉沉之中,脚步声再次响起,朱雀元帅来到了我的身前。

他抓住我的领子,将我拎了起来顶在墙上,yīn沉沉地问我:“你还不肯说实话吗?”

我吃力地睁开眼睛。鲜血覆盖在我的脸上,淌过我的脸皮,只觉得眼前的朱雀元帅模模糊糊。我既无奈又悲哀地说:“你到底想让我说什么呢,我和青龙元帅真的什么事都没有!”

“哦?”

朱雀元帅突然冷笑起来,语气里也饱含着无数悲凉:“那你给我解释一下,青龙元帅为什么会怀孕呢?”

看网友对 721 刚出虎穴,又入狼窟 为355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