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六百一十三章 将计就计

第六百一十三章 将计就计

翌日清晨。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对面的营地开始躁动。

昨天的胜利,给胖子手下的塔炮手们带来几分信心,他们神情看上去从容镇定一些。然而距离成为一名老兵,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气氛依然十分紧张肃穆。

有的在检查火池里的雪熔岩需不需要补充,有的则在擦拭粗壮的塔炮,尽管塔炮上似乎纤尘不染。

小队长们则在不断反复强调今天战斗需要注意的事项。

胖子目光远眺对面的营地,沉默如水。

圆滚滚的脸依然充满喜感,绿豆般的眼睛,却不时闪动着危险的光芒。塔炮手们的目光,不时会瞥向胖子,尽管时间不长,但是大家对胖子的信心在飞快地增加。

一旁的祖琰,觉得这个敦厚胖乎乎的家伙,似乎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

不得不说,战争对人的淬炼实在惊人。

就连祖琰自己都有种错觉,尽管战争没有开始多久,但他已经觉得恍如隔世。

策略昨天都已经商量好,祖琰心中颇为安定。

胖子异常大胆的想法出乎预料得到师雪漫的支持。大家随后就敌人有可能出现的手段讨论了许久,纷纷想出针对的办法。群策群力,随着方案逐渐的完善,大家信心也更加充足。

不过,战斗永远不是一群人关上房门嘴上讨论得出来的。准备得再充分的方案,也无法确保胜利。

战场上随时可能会出现突发情况。

胖子忽然道:“敌人准备开始进攻了。”

果然,胖子话音刚落,成群结队的血修和血兽,从大营腾空而起,朝这边飞来。

三座镇神峰的光幕陡然变亮,进入战斗状态。塔炮阵地气氛也陡然紧张起来,所有人都进入战斗岗位,闭上嘴巴,眼睛死死盯着前方。

黑压压的宽背蝠鱼,就像一团乌云般,朝这边飞来。

宽背蝠鱼背上,兽营的战士在小心地驾驭宽背蝠鱼,在他身后,一位精悍的高手昂然而立。周围几头宽背蝠鱼的后面,都有高手压阵。

其中一人淡淡道:“开始吧。”

几人对视一眼,纷纷催动血灵力,身形开始发生变化,有的浑身冒出粗硬的毛发,有的长出粗粝的硬皮和尖锐的骨刺,还有的长出密密麻麻的鳞片,幽光闪闪。

随着身形的变化,他们散发恐怖的威势。

神通血修!

这几人赫然都是神通血修!

在他们的脚边,都有一个箩筐,里面摆满拳头大小的黑sè圆球。

一位神通血修从箩筐里面抓起一枚黑sè圆球,嘴角露出狞笑,吐气开声,猛地朝天空一掷。

低沉的啸音,就像粗壮的弩箭发出的破空声。

他的力量极为惊人,眨眼间,黑sè圆球突然出现在镇神峰的防线前方不远。

啪!

黑sè圆球爆裂,一团红sè血雾,立即弥漫开来,笼罩数十丈方圆。

此时风大,然而那团红sè血雾,却丝毫不受风吹的影响,凝而不散。

其他神通血修纷纷动手,啸音不绝于耳。

血修们忌惮蜂巢重炮的威力,远远地就扔出了黑sè圆球。

一团团红sè的血雾,在镇神峰阵地前方炸开,任凭风怎么吹,都不消散,反而很快融合成一片。

塔炮阵地微微骚动,尽管他们被反复告诫今天可能发生的情况,但是阵地前的血雾如此浓密,完全遮挡住了他们的视野。对塔炮手来说,锁定敌人是开炮的前提,视野模糊会引起他们本能的不适。

血雾中不断有黑sè圆球激射而出,然后爆裂。

血雾就像一个蠕动的红sè怪物,不断向前推进。

祖琰松一口气:“果然是赤岚!”

胖子的计划实在过于激进冒险,祖琰时刻心惊胆战。他都想不明白,师大人为什么会支持。稍有不慎,就是灭顶之灾。倘若小山前辈的情报错误,倘若敌人使用的不是赤岚等等,他们就会立即陷入危险之中。

当第一团血雾爆裂的时候,他就仔细观察血雾,完全符合赤岚的特征。

胖子舔了舔嘴唇,嘿然道:“看来昨天打痛了敌人,今天他们很小心啊。”

看着缓缓推进的血雾,祖琰深有同感。

随着血雾不断推进,开始进入塔炮的射程,胖子的绿豆小眼也开始眯起来。

他忽然道:“让他们假装轰几炮。”

祖琰愣了下:“不是待会等命令开炮吗?”

胖子yīn笑:“做戏做全套,不轰几炮他们放心不下。”

祖琰反应过来,没错,如果任凭血雾这么推进,这边还一炮不发,那显然是有鬼。敌人心有疑虑,自然就不敢全线压上。

他赶紧吩咐下去。

随着塔炮的轰鸣响起,胖子能够明显感受到,血雾的推进速度在加快。

不远处的师雪漫等人也反应过来,暗道好险。

他们更习惯堂堂正正战斗,对于此类诡计十分生疏,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疏漏。

师雪漫的位置非常靠前,在她身边,大约有三百多人,都是水修。重云之枪以火修为主,水修数量并不多,而且大多是辅助单元,而非战斗单位。当时的松间谷声望有限,对外面的水修和金修,缺乏吸引力,因此招收的水修实力都非常一般。

不过因为重云之枪的日常修炼强度很高,很容易受伤,师雪漫便让这些水修帮助战士们恢复。虽然不是正经的医师,但是在帮助恢复上,还是颇有效果。

水修们神情有些紧张,不过看到雪漫大人很镇定,他们也逐渐稳定下来。

雪漫大人是重云之枪的灵魂,只要她在,无论再危险的处境,大家都会很心安。

师雪漫正在凝神倾听。

血雾遮挡了视线,只有通过声音来判断敌人的大体位置。

呼呼的风声越来越响亮,敌人越来越近。

师雪漫正准备下令,她忽然停下来,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就在此时,她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没有宽背蝠鱼的嘶吼咆哮!

昨天的场景她记得很清楚,服药之后的宽背蝠鱼,会变得异常狂躁,会不受控制地咆哮嘶吼!

血雾中传来的风声,竟然没有宽背蝠鱼的嘶吼。

师雪漫心中冰雪般冷静,硬生生按捺下来。

血雾之后,一名神通血修背后薄薄的血翅停止颤动,笑道:“我就说嘛,多此一举。”

他激发的神通是上古血蝉,精通幻音。

另外一名神通血修摇头道:“小心一点不是坏事。”

他机敏地闪过一道塔炮喷涌的火光,随即转身朝身后做出进攻的手势。

浓郁的血雾对血修的视野丝毫没有影响,在血雾中,他们如鱼得水。

宽背蝠鱼背上兽营的战士纷纷给它们喂下药物,宽背蝠鱼的身形开始膨胀,它们变得异常狂躁,嘶吼声不绝于耳。

然而前方响起的轰隆塔炮声更加震耳欲聋,一道道火光撞入血雾之中。

狂暴的宽背蝠鱼,就像掀起的巨浪,从不同的方向,朝前方敌人的阵地冲去!

当师雪漫听到宽背蝠鱼的嘶鸣咆哮,恍如冰雪般晶莹凛冽的眸子,闪过一道寒光,她蓦地高喊:“准备!”

周围的水修纷纷作好准备,他们手上的器具五花八门。有的是水元珠;有的弯弓搭箭,弓上是水元箭矢;有的是一小团云朵等等。

很多都是从堆积如山的材料中连夜找出来的。

师雪漫等了两息,断然下令:“攻击!”

水修们不约而同把手中准备好的武器,朝血雾扔去!

水元珠在空中爆裂,浓郁的水元力弥漫开来。水元箭矢一离开弓弦,变化作一道流水,朝血雾激射而去。掌心的小云朵飞上天空,体型立即膨胀,竟然开始淅淅沥沥下起小雨。

师雪漫深吸一口其,手中的云染天轻轻一旋枪杆,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突然冒出无数乌云。

云染天悍然刺出!

漫天乌云骤然狂风怒号,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雨点噼里啪啦砸在血雾之中。

刚刚还浓郁不散的血雾,就像被热水浇在雪上,瞬间消失。

四面八方扑来的宽背蝠鱼暴露在大家视野之中。

血雾消失得非常突然,宽背蝠鱼和兽营战士都不自主愣了一下。

就在此时,前方的镇神峰上,突然喷涌出上百道火舌,骤然响起的轰鸣,震得他们耳朵嗡嗡作响。

立即有七八只宽背蝠鱼被击中,纷纷向下坠落。

在一个照面,就遭受重创!

敌人早有准备!

但是兽营战士很快反应过来,此时除了前进,别无他途。后退也是个死!

地火塔炮的轰鸣声响彻天空,胖子率领的塔炮手们火力全开,塔炮阵地弥漫着炽热的白sè水汽。

宽背蝠鱼不断哀鸣、坠落,塔炮手们全力以赴,战果斐然,但是依然还有不少宽背蝠鱼冲到阵前。

但是这次敌人吸取教训,从不同的方向进攻,几头宽背蝠鱼一个小队,松散的阵型,让塔炮的威力打上折扣。

不过师雪漫他们对此早有准备,三座镇神峰的光幕亮到极致,作好抵挡冲击的准备。

剩下的宽背蝠鱼数量不多,他们能够抵挡。

就在此时,师雪漫瞳孔一缩。

宽背蝠鱼背上的战士,每个人背着一个背篓。

她记得很清楚,昨天兽营战士没有这个背篓!

一名兽营战士露出狞笑,猛地拍碎背篓。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一十三章 将计就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