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二十九章 血炼(五)

第六百二十九章 血炼(五)

魔蛸虽然没有灵智,性格也暴虐无比,姜泽、周桐率着人努力了两天,也不过驯服了两条,在此期间,陈海一直在旁冷眼旁观着,默默恢复自己的伤势。

眼下陈海的足少阳灵脉已经彻底疏通了,内视过去,只见敞阔的经脉之中,金黄sè的真气犹如雾霭的烟云一般在内里流淌,陈海的意念稍稍一动,那真气就迅速浓缩,好似想要凝结起来一般。

只要再冲开两条灵脉,就能够开辟灵海秘宫了。

不过陈海现在丝毫不急躁,毕竟在星衡域,他要做的事情,并非有高深修为就能做成的——再者说,万仙山里,不要说道丹满地走、道胎多如狗了,就算天位境的存在就有好几位,他修为再高,又要等到驴年马月,才能突破道胎,跟这些天位境绝世强者一争高下?

而在燕州的时候,他最初的修行,底子并不算打磨得有多坚厚,以致分身仅能修成青蕴丹,而如今有重新修炼的机会,陈海自然要好好打磨这具分身;未来突破道胎、晋入天位境的希望,或许只能寄托在这具分身上。

陈海经过这两日的休整,伤势已经基本上好利索了,但是在这两天之内,形势并没有朝乐观的方向发展,围攻寒族弟子的大群腋爪魔,这时候都从山岭追杀出来,在河湾的外围聚集。

好在这些腋爪魔似乎对河道里的魔蛸水怪心存忌惮,并不敢过于逼近河湾。

河湾地势高耸,百余丈宽的河道,从远处流淌过来,在这里形成一个“几”字形的大湾,诸少年躲到河湾内,三面环河,但正面被大群的腋爪魔堵住,想突围也难。

河水并不湍急,但这两天,诸少年又捕捉三头魔蛸水怪上来,也意识到浑浊的河水里,还藏有更多的魔蛸水怪,没有办法造大船,意味着诸少年没有办法涉水而过,绕开大群腋爪魔的围堵。

陈海看东都姜氏少年及寒族少年,都已经休整差不多了,伤重难治者不幸逝去,其他人伤势再重,也勉强能跟着战阵往前推进,只是姜泽、周桐、姜璇他们所捕捉上来的第四头魔蛸水怪,还没有驯服。

陈海看外围还有小股的腋爪魔聚集过来,数量已经超过他们在峡谷所遭遇的那群腋爪魔,担心时间再拖下去,还会有更多的腋爪魔或其他更厉害的魔物聚集过来,便拿起破锋矛站起来,大步朝姜泽那边走过来,手里的破锋矛微微一振,便像一道闪电,朝那头还不肯驯服的魔蛸水怪掷去。

破锋矛如入破革,这个魔哨水怪有如磨盘似的妖躯,顿时就被破锋矛刺了一个对穿。

那头魔蛸水怪骤然受到如此伤害,像巨蛇般的腕足拼命地开始抖动,将四周的岩石抽打得支离破裂、乱石横飞,还有不少少年一时不觉,被乱石打得头破血流,但那魔蛸终究很快如漏气的气球一样瘪了下去,腥臭的毒汁从破锋矛刺穿的孔洞里喷射出来,挣扎了一会儿,最终死去。

姜泽、周桐、姜璇、姜定还正领着四小队,想要驯服这头魔蛸水怪,而且驯服这魔蛸水怪的手段还是偷学姜璇家的这头青鳞魔,没想到姜璇家的这头青鳞魔突然出手,就将这头魔蛸水怪给杀了,傻愣愣的看着陈海走过去,将掷杀魔蛸的破锋矛捡起来,在兽皮衣衫上,将血迹跟毒汁插干净。

诸少年又气又恼,想要冲上前质姜璇家的这头青鳞魔,到底想干什么;姜泽也气得满脸通红,他这两天正想着建立自己的权威,拉拢周桐等寒族子弟,听他发号司令,没想到又突然被姜璇家的这头青鳞魔突然跑出来拆台了。

只是他再气恼,也发现他拿姜璇家的这头青鳞魔无可奈何。

要没有姜璇家的这头青鳞魔,他们这三百人都没有可能杀出峡谷,早就葬身腋爪魔腹中了,是以他脸sè青一阵白一阵,最终也只能撇撇嘴,朝姜璇说道:“你问问你家这位魔兄,他现在想干什么?”

周桐等寒族子弟,这时候只是耸耸肩。

在宗阀子弟眼里,寒族子弟的地位甚至都还不如自家豢养的灵兽、役魔,因此寒族子弟在宗阀所豢养驯服的役魔面前,并没有特别的心理优势,何况周桐等寒族子弟也知道眼前这头青鳞魔战力极强,是众人杀出重围的希望所在,堪称魔将级存在,他们可不觉得自己有资格,跟魔将级的存在气恼什么。

姜璇歪着娇俏的小脸,也不解盯着陈海看。

陈海他自己都嫌仿佛指爪挠玻璃的刺耳声音太难听,不怎么乐意开口说话,而且他也懒得跟这些少年七嘴八舌的解释,得要让他们习惯跟着自己行事,便闷头将装有烤大块魔哨肉的兽皮包袱,背到身上,往河湾外走去。

“青鳞魔前辈,是要我们跟着他杀出重围?”周桐倒是先明白过来,跟姜泽说道。

姜泽这时候自然也看出来了,拿姜璇家的这头青鳞魔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将三百少年迅速集结起来,依托着现有的三辆魔蛸战车,分成三队,跟在陈海身后,往河湾外突围而去。

陈海心里一笑,心想就这样跟这些少年沟通,倒也省事多了。

这时候身后一阵劲风扑来,却是一头魔蛸水怪的野性还在,被捆绑在精铜战车之前,但还没有完全驯服,一根巨蛇似的腕足,就往陈海卷来。

陈海都没有转身,伸出鳞爪,一把就抓住卷向自己的腕足,双手骤然用力,只听见一阵令人牙酸的声响,那碗口粗的腕足末梢,竟然硬生生被他扯成两截。

剧烈的疼痛让那头魔蛸水怪巨口张得更加狰狞,浑身剧烈地抽动着,恐怖的巨力顿时就要将精铜战车震散架。

陈海走过来,反抓破锋矛,狠狠抽了过去,才令那头魔蛸老实了下来,俄而从兽皮包袱里,掏出三块腋爪魔的后肢,朝这三头魔蛸水怪扔去,让它们知道什么才是能吃的食物。

陈海与三辆魔蛸战车,并行往河湾外走去,外围的腋爪魔,初时看到被捆在精铜战车上的魔蛸水怪,还有些畏惧,逡巡不前,等陈海率领诸少年走出河湾,腋爪魔试图从侧翼突袭上来。

不需要陈海吩咐,姜泽他们这时候也知道怎么依托魔蛸战车结阵,实际就是背靠三辆魔蛸战车,集结锥形战阵,以重盾战矛掩护侧翼,始终朝魔蛸最密集的地方突击。

腋爪魔在坚硬的荒原上快速奔跑,像万马奔腾,很快就有十数头腋爪魔冲到阵前,它们反关节的鳞足在坚硬泥地上重重一顿,猛地跳起十三四米高,往诸少年所结战阵狠狠的扑过来。

姜泽适时的掷出防御盾阵,将这些腋爪魔弹开,绝不让它们有机会直接冲入阵中——

三头魔蛸水怪没有耳目,但嗅到美食的来临,那不停扭曲纠结的腕足猛然往半空挥卷过去,顿时就将六七头腋爪魔卷住,像巨蛇似的腕足,又将腋爪魔勒得粉身碎骨,送入巨大的口器之中,咀嚼吞食起来。

饥饿了两天的魔蛸水怪,重新尝到新鲜的腋爪魔血肉,若是有情绪的,肯定都要激动得喜极而泣了,但是各自吞噬数头腋爪魔之后,看到姜泽等少年将更多的腋爪魔往它们这边逼来,它们就只能为生存而战斗了。

三十多条巨蛇般的腕足凌空飞舞,将那些疯狂扑上来的腋爪魔狠狠的拍打出去,或者直接当空勒得粉身碎骨。

腋爪魔的数量还是太多了,同时它们也识得陈海与三头魔蛸水怪的厉害,更注重攻击两翼,诸多少年也开始面临残酷而严峻的考验。

不过,经过初步的整顿后,战阵编配更加合理。

身强力壮者持重盾死扛住外围,内里手持战矛、战戟的少年,则不停地反复刺击;战技或武道修为更强的弟子,则身穿重甲、骑乘灵兽,伺机从阵中冲杀,以最快的速度践踏小股的腋爪魔;一部分少年则巨弓及诸多道符,防备腋爪魔有可能直接从两翼及后面扑向阵中,将他们的战阵内乱搅乱掉。

战阵缓慢而坚定的朝腋爪魔最密集处推进,渐渐的,每一步落脚处都尽是血泊。

在此期间,陈海抄着破锋矛,只解决扑杀他三丈之内的腋爪魔,也让姜璇退到他身边来,其他方向上,就要诸少年自己想办法拼命堵被打穿的缺口,让他们自己去承受这血战的残酷跟血腥。

战斗持续了小半个时辰之后,腋爪魔终于发现眼前这群人族实在啃不定,最终剩不到五百头腋爪魔,往最初它们追杀出来那座峡谷逃去。

这一战,由三头魔蛸与陈海一起接住腋爪魔最大的攻势,诸少年死亡才二十余人,但三头魔蛸在激烈的血战中,也被腋爪魔撕咬得伤痕累累,眼见就不行了。

陈海却不想给这些少年继续休整或捕捉新的魔蛸水怪的机会,等着将腋爪魔的短爪收割下来,就直接往腋爪魔逃跑的方向追杀出去……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tatianwuhen】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九章 血炼(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