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三十章 血炼(六)

第六百三十章 血炼(六)

这一场短促而激烈的战斗虽然看似血腥,但由于大部分的压力都被魔蛸和陈海承受住了,诸少年虽有伤亡,但还在承受范围之内,收拾完战利品之后,趁着三头魔蛸虽然伤重,但到底还一些余力能榨取出来,就悍然挥军而上跟随着陈海的步阀,往向腋爪魔逃跑的方向杀去。

腋爪魔不懂得掩饰行迹,一群人也无需派出斥侯,直接缀着腋爪魔留下来的痕迹,穿过最初周桐等寒门子弟被围困的峡谷,翻过一道,杀入一座二三百余米深的深峡。

五百多头腋爪魔,聚在深峡里,深峡腥臭无比,还有大量其他魔物的残骸,想必是被这群腋爪魔猎杀过来当食物的。

这群腋爪魔被杀破了胆子,在峡谷聚集,跟陈海他们僵持了片刻,又被杀上百余头,便一哄而散,贴着崎岖的崖壁,往山岭更深处逃去。

经历了半个时辰的战斗,又马不停蹄地在崎岖的山岭里追了上一百里,大多数修为略低的少年都已经有些承受不住。

这种状态若是再碰到大群的腋爪魔,贸然接战,恐怕就会带来惨重的伤亡。

陈海虽然要磨砺这些少年,但并不代表要虐待他们,让他们无辜去送死,他坐在一旁,将战死的三头魔蛸腕足斩断下来就地生火烤起来。

姜泽看到姜璇家的这头青鳞魔,终于让大家歇一口气,便分派出十几人骑乘着灵兽远远地警戒起来,其他人则在峡口抓紧时间坐下调息,恢复体力,也不知道姜璇家的这头青鳞魔,什么时候又突然暴走。

姜泽发现他们是真离不开姜璇家的这头青鳞魔了,这时候他带着周桐、姜定、姜璇,也过去帮陈海烧烤起来。

见有姜泽他们过来帮忙,陈海便将事情交给他们去做,他拿着破锋矛站起来。

见姜泽一脸紧张的也跟着站起来,陈海心里一笑,声音刺耳的说道:“我进去看看。”

陈海这次作战,有三头魔蛸跟他一起扛在前面,要轻松得多,甚至都没有被腋爪魔怎么伤到,这时见众人休息,他往腥臭无比的峡谷深处走去。

腋爪魔主要借着峡谷里的洞穴而居,但深处竟然也有几座粗陋的石屋错落在里面,丑陋不堪,看着像是腋爪魔自己搬来石块,垒砌而成,难怪这么难缠,竟然也发展出最初级的部族雏形了。

陈海兜转了两圈,踏入了一个还算工整的石屋之中,只见石屋内乱糟糟的一片,样式怪异的骨骼零零散散扔满了一地,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也有一些残碎的兵甲,看痕迹像必是以前参加血炼的弟子所留。

姜泽他们准备还是不够充分,陈海强忍着腐臭的味道走了进去,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破烂捡回去,翻出十多支锋刃还算完整的断矛可以用得上,紧接着陈海眼睛一亮,一伸手,从一堆破烂之中抽出一杆通体完好无损的战戟。

那战戟仅仅戟杆就有一丈多长,戟刃长四尺,通体漆黑,藏在污垢之中。

戟刃看起来和戟杆并非一体,在光线昏暗的石屋之中,散发着难以掩盖的幽芒,甚至予人晦涩之感。陈海掂量了一下,入手处沉甸甸的,怕不有一千多斤重,比之几百斤重的破锋矛,要更和陈海的胃口。

陈海抄起战戟,也觉得这杆战戟不凡,当即身子微沉,便将战戟贯斩而出,就听到一阵嗤嗤的轻响,那战戟竟然吐出了一米多长的戟芒。

陈海吓了一跳,他手部的经脉都没有贯通修成灵脉,气血精气也就没有办法转为真元,照理来说,也不可能斩出戟芒来。

不过戟芒锋利无匹,无声地没入石壁之上,没有时间让陈海细想这杆战戟的奇异之处,身形一动就向外退去。刚刚他出来,就听到轰隆一声,本就不算结实的石屋就重重地垮塌了下来。

本来幽静的山谷之中突然来了这么一下,姜泽他们都被惊醒了过来,抬头看到陈海站在垮塌的石屋之中,大多数人就选择继续休息,只有姜泽和周桐看到陈海手中的长戟,眼睛蓦然一亮,都凑了过去。

“魔兄,这战戟是在这石屋中找到的?”姜泽又惊喜,又神sè复杂地问道。

陈海点了点头,见姜泽似乎识得这杆战戟的来历,反问道:“怎么?这战戟有什么来历么?”

“是啊,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破月戟,看上去仅是玄阶中品的法宝,但在万仙山十分出名,我们即便没有拜入万仙山修行,也曾听过。万仙山曾有一名弟子,天生神力,身形巨大,刚入外门就能扛万斤重物,但偏偏又是天生的大周天不通,无法修炼真元,宗门有一位长老,惋惜他是天生的战将,就专门为他打造了这杆不需要真元,用气血精气就能斩出凌厉戟芒的破月戟。要是这破月戟在这山谷里出现,可能意味着这位前辈,也早已经战死在血炼场了。”姜泽说道。

陈海点点头,这杆战戟在万仙山绝算不上多少有名的玄兵,但对天生神力的通玄境弟子而言,则可以说是小神器了,现在落在他手中,替换掉不趁手的破锋矛,他的战力足足可以提高一倍有余。

看周桐眼馋得很,陈海将一杆破锋矛交还给姜泽,另一杆破锋矛踢给周桐:“给你吧!”

姜泽也不敢说这杆破锋矛,是他之前从别人手里借过来,也不敢说就算要送给周桐,也该是周桐承他的情。

周桐自然不敢奢望破月戟,实际上破月戟对通玄境低级弟子而言,是神兵,但对已经开辟灵海秘宫的他而言,作用也没有那么大了,再说破月戟也太长、太大了,还不如同时玄阶中品的玄兵破锋矛实用。

周桐寒门出身,即便拜入万仙山修行,也不知道要过多少年,才能攒到一把玄阶中品,这时候高兴得朝陈海连连作揖。

休整完毕之后,一队人重新上路,偶然碰上几十头规模的腋爪魔群,被已经磨合差不多的少年上去三下五除二就解决掉了。

如此数天,一群人终于走出了这处山岭,向荒原更深处转战过去。

这一日行走到另一处更加巍峨的山脉前时,在前方探路的一名少年骑乘着斑豹快速跑了回来,喘着气说:“前方有大队血炼弟子正在和腋爪魔拼杀,我们要不要支援?”

陈海不置可否,姜泽、周桐等人少年对视了一眼,有些犹豫不决。

现在血练已经过去了一个月,除了周桐,这是他们遇到的第二批人,最终决定还是带着人悄悄缀上去看着究竟。

往前行了十余里之后,众人藏身在一处不算高的土丘后面,看到远处光华频闪,一队两百人规模的队伍正和几十头腋爪魔厮杀着,那腋爪魔已经是穷途末路,正想掉头逃窜,周桐笑了笑说:“这哪里是需要增援的样子?”

陈海却皱着眉头道:“不然,你看他们身周足足有一百多具的腋爪魔尸体,应当是斥候看到的时候,双方实力相差不大……”

话没说完就看到前方一团雷球突然呈现,凝立在空中旋转不已,随着雷球的旋转,一道道雷刃电射而出,准确无误地击打到正在逃窜的腋爪魔身上。那雷刃看起来都不是很大,但是劈在腋爪魔身上,就是焦黑一片,不一会儿那几十头腋爪魔就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浑身颤抖不已。

几十个孔武有力的武修从阵中踏出,挥舞着寒光闪闪的长刀,将腋爪魔一个个捅死当场,然后从容的收割诛魔功绩。

此时他们相距战场还有四五千步的距离,姜泽只能看见场面中的情形,却看不清楚人的面孔,他咋舌道:“一个地阶下品的雷刃符就这么被消耗掉了,还真是财大气粗,前面这些应该是哪个大家族的嫡系子弟进入血练场中吸纳新血来了。”

一个家族想要持续壮大下去,除了自身的奴隶,吸纳新鲜血液也是重中之重。是以一些家族每年都会派出一些嫡支子弟出来,进入血练场中吸纳寒门弟子为自己所用,将来他们若是能成为真传弟子,这些寒门弟子就有可能成为他们的重要班底——因此有些宗族的嫡支子弟,未必就愿意做直通车,进入万仙山修行。

周桐身为寒门子弟,却不喜欢高姓大族的这种作派,皱着眉头说:“这些人明明直接可以进入万仙山修行,却偏偏要跟我们来抢这一线晋升的希望,实在是可恶。不过如此一来,这些人危险就不是很大,我们可以过去和他们交换一下情报。”

每年到血练过半之后,差不多都会有人为一张万仙山修行的入门券,试图从自己同类身上下手,争夺诛魔功绩。

虽然万仙山会关注血炼场的情况,但不可能监视血炼场的每一处角落,这些杀良冒功的行为,也杜绝不了,也是寒门子弟进入血炼场,最需要防范的事情。

当初周桐等人也是在强弩之末被陈海他们奋力所救,才能在开始时就放下戒备,融合在一起团结作战。

周桐的说法姜泽也非常认同,这些大家子弟有足够的手段收获到丰厚的诛魔功绩,而且他们踏入血练场,主要还是为吸纳新鲜血液,没有必要对其他弟子下手。

这么想着,众人也就从土丘后面现出身形,往远处刚刚结束的战场走去。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三十章 血炼(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