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北陵谷(一)

第六百三十一章 北陵谷(一)

陈海等人走过去,对面的众人顿时警惕了起来,就连收割诛魔功绩的人也都停下手来,拿起兵刃小心翼翼地戒备着。

陈海左右看了看,心想或许是他这一头青狡魔走在最前面的确太过显眼了,当下脚步顿了一顿,落在姜泽和周桐等人的身后。

姜泽和周桐带着众人在五百步开外站住,高声喊道:“我乃召泉郡东都山姜泽,敢问对面是哪里的兄弟!”

听到姜泽讲话,站在前方的一个身着青sè灵甲的少年松了一口气说:“原来是姜寅老祖一脉,我乃是西阳郡宁升荣,姜兄幸会。”

姜族和宁族都是万仙山的大阀,虽然没有过多的交集,但也没有什么明面上的矛盾,互通身份之后,双方剑拔弩张的气势才缓和下来。

宁升荣的护卫继续收割诛魔功绩,他则负手而立,在几个人的拱卫下等着姜泽他们走到跟前。

西阳郡紧邻万仙山西麓,丰饶无比,由于拱卫着万仙山西麓,地位极其重要,其郡守也历来为万仙山大阀所直接掌控。

“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宁升荣应该是西阳郡郡守宁浩庸的庶子,年纪轻轻就已经有辟灵巅峰的修为,宁族对其寄以厚望,甚至都不在姜师姐之下。没想到他没有直接进入万仙山内门修行,反而踩着门槛进入血练场去搏诛魔功绩。”姜泽怕周桐不了解情况,小声将宁升荣的情况介绍了一番。

陈海听得出姜泽也有跟他解释的意思,只是耸耸肩没有说话。

毕竟他现在还仅是神魂受姜雨薇控制的“役魔”,只需要姜泽和周桐等人能够照他的意思行事,在更大的范围,他实际没有必要表现太突出,以免引起万仙山那些天位境绝世存的关注。

说话间,姜泽等人已经走到宁升荣身前。

宁升荣打量了姜泽几眼,说道:“久闻东都城城主姜震姜真人,有一侄孙惊才绝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宁兄过誉了。”闰让宁升荣考得有些不好意思,谦逊说道。

“这次血练,状况之糟实在出乎意料,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我所知,就已经有两三千弟子命丧黄泉,而受重伤、失去战力的人数更是恐怖。姜兄带着人纵横荒原,斩杀如此之多的魔物,还能士气昂扬,实在了得。”

诛魔功绩,以腋爪魔的短爪计数,有些少年图省事,直接将鸡爪似的短小魔爪系在腰间,所以姜泽他们大致斩杀了多少腋爪魔,宁升荣从他们腰间一眼就能看出大概,更令宁升荣诧异的,还是姜泽、周桐等人精神面貌,要比他所遭遇的其他队伍好太多。

虽然大多数人多少带点伤,但昂扬的斗志,还是能从姜泽、周桐等少年脸上体现出来的。

陈海心想眼前这少年,还要算是个人物。

要知道姜泽虽然在东都城算是比较受关注的后起之秀,但是东都城只是召泉郡下的一个中等城池而已,万仙山下辖十余个郡,像东都城这样规模的城池差不多有上百座之多,然而姜泽只是说出自己的名字,那宁升荣就能准确地说出他的来历,若是对世俗权力没有什么野心,一心潜心修行的话,他一定做不到这一点。

虽然东都姜氏少年能走到这一步,还能跟周桐等寒门子弟很好的融合在一起共进退,主要是陈海的功魔,但听到宁升荣夸赞,姜泽听在耳中,还是非常受用,一张小脸上溢满了笑容,连连挥手道不敢当。

不过听宁升荣说其他路弟子伤亡惨重,姜泽也是心有余焉,像周桐等寒门弟子,聚集四五百人,一次伤亡就要逾半,今年的血炼,真是有些太残酷、惨烈了。

姜泽向宁升荣背后的众人打量过去,这些年身上所穿,皆是制式甲胄,猜测可能都是宁族部族的子弟,这次参加血炼,或许都是要在血炼场不惜以性命保护护卫宁升荣周全的扈从。

这些人除了个人修为在少年中都相当不弱,但从动止言行,显然受过更严格的军事编训,不过就算是如此,大多数人身上的战甲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损毁,还露狰狞的伤痕,就连这种大阀的嫡系子弟都成了这样,其他人的情况更不用说了。

姜璇震惊的说道:“今天血炼伤亡,真是恐怖啊。”

宁升荣皱了皱眉头,姜泽看了看宁升荣疑问的眼神,解释道:“这位乃是东都城姜雨薇的妹妹姜璇,此次随我们一起踏入血练场之中。”

陈海注意到这个宁升荣听到姜雨薇名字时,眼睛都不由的一亮,心想依照姜雨薇的资质、根骨,极有希望成为玉皇峰的真传弟子,也是万仙山低层弟子的明星之下,此时血炼场内的弟子听到姜雨薇的名字,动容才是应该的。

真传弟子对万仙山而言,地位甚至要比普通的长老还要高些,玉皇峰也只仅八名修为受太上长老、宗门亲自教导修行的真传弟子。

倘若有机会结交真传弟子,对宁升荣在宁族内部争权夺利,无疑是相当不于的筹码。

果然,宁升荣凝重的脸上挂上了一丝和煦的笑容,他展了展衣衫,撮礼说道:“原来是姜璇姜师妹,失敬失敬……”

正在此时,一个朝五大三粗的少年走来躬身施礼道:“公子,所有诛魔功绩已经收割完毕,我们是先回北陵谷还是继续往北侦察?”

宁升荣就算说话被打断,脸上也丝毫没有不虞的神sè,回身说道:“我们出北陵谷已经有二百多里了,还是先回北陵谷吧。”

**********

两支队伍左右并齐,同时又泾渭分明地向荒原深处走去。

“踏入血炼场后,此间魔物滋息繁衍,跟往年大不相同——很多支队伍,越往深处走,遇到魔物的规模都相当大,而且这些魔物攻守有道,极难对付,几支队伍伤亡惨重,都恰巧退到一座山谷里。最后大家一合计,决定在这座山谷修筑一些防御工事,以备能有一个休整、缓冲的基地,继续往荒原深处清剿这些低等魔物,同时也方便被魔物冲溃的血练弟子,能有一个落脚之地。在大家的努力之下,北陵谷已经聚集的近两万人,也欢迎你们加入……”

姜泽问道:“我们加入北陵谷,需要什么条件?”

宁升荣骑乘着一只丈余高,通体雪白的灵虎,搓了搓手说:“踏入血练场的弟子虽然修为都不高,但都是万仙山的基石所在,彼此间相互扶携,哪需要什么条件?不过,既然大家都将北陵谷当作休整的落脚地,值守、修筑石墙等事,还是需要大家一起分摊来做的。”

“这是当然。”姜泽点点头说道。

东都姜氏虽然在姜族都没落了,但姜泽还是不习惯受人束缚,心想这样,他们进入北陵谷,也算有一处落脚地,不至于每时每刻都要紧绷的防备荒原深处的一切危险,精神无法松驰一下。

陈海边走听着他们对话,心想万仙山所属的宗阀子弟,倒不是一如是无,知道情形不对,退到某地聚集起来,凝聚更多、更强的力量,不冒进,无疑最正确的选择。

“北陵谷建成之后,大多数弟子就算是受伤,也不至于没有藏身的地方,以至于伤势得不到救治,最终伤重而亡、遗尸荒野。不过,这几天来,北陵谷也称不上安全了。就在昨天,有一队二百人的侦察队伍,往西深入荒原进行侦察,最终仅有寥寥数人逃了回来。据逃回来的人所述,北陵谷以西五百里的地方,包括腋爪魔在内,有大群魔物聚集在一起,数量恐怕有上万之多,甚至数量还有聚集、加大的趋势。我们这次出来,也是确认北陵谷其它方向,有没有大群魔物聚集,情势还真不容乐观……”

姜泽、周桐等沉默不言、神sè凝重,他们从此前的遭遇战就深刻领教到大群魔物的组织性比以往更强,战术也更狡滑灵活,周桐他们的伤亡也极其惨重,只是没想到宁升荣他们所遭遇的情形,比他们所想象的更严峻。

一行人就这么行走在山地崎岖起伏的丘陵间,三四个时辰后,一座峡谷出现众人的视野当中。

峡谷口不是很宽,大概四五百步,一堵简陋石墙矗立在那里,石墙上面,有百余人在上面守望这外面。

宁升荣走到城墙下的时候,早已经有发现他的人将简易的栅墙打开,石墙上有一个背负赤剑的少年,大声问道:“宁公子回来了,外面情况如何?”

宁升荣凝重地点了点头,那人的脸sè本来就不好看,此时更加垮了下来。

踏入石门之后,陈海等人才看到这峡谷乃是一个葫芦口的形状,外面看起来小,其实里面足足有七八里方圆,两侧都是数百米高的悬崖,有不少身影在两翼的石崖警戒着,峡谷里横七竖八都是搭起的宿营帐篷。

峡谷里少年神sè都相当凝重,宿营帐篷里不时有抑制不住的呻吟传出来,陈海看宁升荣虽说有近两万人聚集过来,但罕有人身上没有带伤,情况还真是不容乐观啊!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三十一章 北陵谷(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