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25 面见,太后娘娘 为36500金钻加更

725 面见,太后娘娘 为365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除了我舅舅故意放我们一马之外,青龙元帅也打着夜明的旗号找了官面上的人护送,所以我们一行三人最终顺利地乘机离开渭城,赶回凤城。

不过我们没回兵部,而是在户部旗下的一家酒店里,见到了剑西来。

“到底怎么回事?!”

剑西来已经等候我们多时,一见我们就着急地问了起来,这位兵部尚书见识过不少大风大浪,却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

青龙元帅将整个事件过程原原本本地告诉他,还找了台电脑把硬盘装上去给他看了视频。看过视频以后,剑西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哀呼:“完了,完了啊…;…;玄武这个王八蛋,这回真是要害苦我了!”

就像之前说的,如果仅仅是任务失败倒还算了,可是这次整个屠魔队几乎全军覆没,渭城丢了,红老大挂了,还搭进去两个兵部元帅。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故,剑西来都难辞其咎,太后娘娘不找他的麻烦才算有鬼。

但,该汇报还得汇报。

剑西来呆呆地坐在地上好大一会儿。才面目苍凉地对我们说道:“走吧,去面见太后娘娘,是死是活就全看命了。”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出发之前剑西来就和我说过,如果任务顺利完成的话,可以得到太后娘娘的亲自表彰。但我没有想到,现在任务失败了,竟然也能见到太后娘娘。

我混入夜明这么长的时间,无论在户部还是在兵部,无论掌握到多少夜明的核心秘密,但最终目标都是“太后娘娘”这个人。她自称是明朝朱元璋的后人,是夜明这个组织的最高领导者,对龙组来说也是最神秘的人,没人知道她一丁点的信息,即便是我舅舅,也只“蒙着眼睛”见过她一次。

我和这位太后娘娘曾在电话里交流过,那时我已经躺在“注射死刑”的床上,她打来电话,问我肯不肯当王皇帝,条件是杀了小阎王。我到现在都记得她的声音,苍老、沙哑、虚无缥缈,像是来自yīn暗的地底,让人不寒而栗。

这次面见太后娘娘,危险是可想而知的,毕竟这次任务全面失败,虽然主要原因在于玄武元帅,但我这个屠魔队长怕也脱离不了干系。更何况我还有另外一层身份‐小阎王的外甥。

这次能否杀了小阎王,也是上面对我的一个考验,现在任务失败,太后娘娘会怎么对我?

一切都是未知。

但不管有多危险,想到自己努力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接近太后娘娘,接近这位夜明之中最神秘的人了,心里还是蛮激动的。

当时的我浑身是伤,万毒公子的肩膀上也有个大血窟窿。青龙元帅曾建议剑西来,说等我俩养上几天再去,但被剑西来给拒绝了,说是太后娘娘吩咐,必须现在就去。

于是我们只能草草地包扎一下,等到夜幕降临以后,又随便扒拉了几口饭,就起身去见太后娘娘。

剑西来将我们引到楼下,有一辆别克牌的商务车在等着我们。我看了一下牌照,竟然是官牌,不过我也没有太惊讶,凤城毕竟是夜明的地盘,太后娘娘在这手眼通天也理所当然。

我们几人上了车子,剑西来便分别递给我们一块黑布,让我们把眼睛蒙上,就连青龙元帅这个级别的都得蒙着。看来这个太后娘娘确实足够小心,只见尚书级别往上的人,怪不得这么多年过去了,龙组都没掌握到她一点信息。

好不容易见太后娘娘一次,肯定不能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因为我知道万毒公子身上的毒虫能记路,所以有意无意地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明白我的意思。

但是我想,以万毒公子的行事风格,就算不用我提醒他,他自己也会这么干的。

蒙上黑布以后,整个世界便一片漆黑,接着便是车子一路前行。一开始,我也想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来记路,比如拐了几道弯,往哪个方向拐的,过了几个十字路口,但后来发现这是徒劳的,因为这车子挂着官牌,过十字路口根本就不看灯。

我还纳闷,说怎么过了这么久,一个红灯都没有等过,凤城啥时候这么通畅了?

想明白后,哭笑不得。

但有一点可以保证的是,太后娘娘的住处就在城里,不会跑到其他地方去,因为车轮下面的路始终都很平坦,没有任何的坑坑洼洼。而且,车子大概只行驶了一个小时,就停下了。

这么短的时间,绝无可能出得了城!

这就说明,夜明真正的大本营就在城里,不像兵部一样设在地势复杂的山中。下车以后,剑西来带着我们继续前行,四周寂静无声,也不知自己到底来了什么地方,但是走着走着,突然嗅到一股潮湿的气味,接着还有滔滔的水声不断传来,我的心中不禁一凛,难不成还要坐船?

凤城之中确实有一条江,贯穿整个城市。

果不其然,我们先坐上了一艘快艇,呼呼的江风不断吹过,时不时还有水珠打在我们脸上。又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快艇停了下来,我们走过一截长长的木板,登录到了某个甲板之上。

因为四周不断有水声传来,还有马达的轰鸣声和悠长的汽笛声,所以我可以断定自己是在一艘蛮大的游轮之上。

接着,剑西来又领我们进入船舱。我的一颗心跳得更加快了,心想太后娘娘要是在这船上就完蛋了,这条江上一天不知要过几千艘船,以后上哪去找这个老娘们啊?

结果怕什么就来什么,进到某个船舱以后,剑西来便对我们几个低喝一句:“跪下!”

接着就听“扑通”一声,站在我们前面的剑西来先跪了下去。我和万毒公子、青龙元帅也跟着跪下,就听剑西来先说道:“太后娘娘,给您老人家请安了,恭祝您老人家万福金安、寿与天齐。”

我和万毒公子、青龙元帅也跟着说道:“恭祝太后娘娘万福金安、寿与天齐。”

我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在心里把太后娘娘骂了个狗血淋头。这老王八蛋竟然选择在船舱里和我们见面,未免也太小心谨慎了吧?这地方显然是她会见我们的临时场所,绝无可能是夜明的大本营!

我服了,真是服了。

在我们行过礼后,很长时间都没有人说话,我们就这么一直跪着,谁也不发一言。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才慢慢响起:“辛苦了,起来吧。”

没错,这个声音确实是太后娘娘的,我和她通过电话。不会有错。当时我一颗心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恨不得立刻揭下眼罩看看这老家伙到底什么尊容!

不过这样的糊涂事,连我舅舅都没做过,我肯定也不会做。

我们几人分别站了起来,仍旧沉默不语。

又过了许久,太后娘娘的声音才再次响起:“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太后娘娘的声音总是隔上很久才响一次,我感觉她不是在故作神秘,不是故意拿腔作调,而是因为本身气力有限,所以很久才能说一句话。每次说话都像使尽全力似的。

一个人要是连说话都很费力,估计离死也不远了吧?

我心里想,这老东西看来已经命不久矣,早点死了也好,省得祸国殃民。

不过即便是行将就木的太后娘娘,剑西来表现得也很害怕,面对太后娘娘的问题,更是不敢不答。剑西来开始讲述整个事件的过程,但不知是他太紧张还是怎样,“结巴”的毛病又犯了,磕磕巴巴了很久,才把事情说完整了。

期间,我和万毒公子、青龙元帅也分别开口,讲述了我们各自的经历,侧面证明剑西来所说都为事实。

剑西来说完以后,又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才听到太后娘娘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屠魔队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了王巍和万毒公子。渭城丢了,红老大死了,朱雀元帅和玄武元帅也死了,是这样吗?”

“是…;…;”

剑西来哆哆嗦嗦地应着,再次“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虽然我什么也看不到,也能感觉到他浑身在打摆子。

夜明的第一高手啊,连我舅舅都感到棘手的人,竟然会怕成这个样子!

这个太后娘娘,究竟有多可怕?

“你说说,怎么办?”太后娘娘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一如既往的沙哑、微弱,像是来自yīn暗的地下。

“唯有一死…;…;”剑西来的声音充满痛苦。

太后娘娘没有答话,又是许久的沉默。

一声微微的叹息响起。

“剑西来,你明知道哀家还要依靠你,你却说唯有一死。是在威胁哀家吗?”

“不敢,不敢!”

剑西来哆哆嗦嗦地说:“卑职真的觉得,唯有一死才能抵过!”

“你不能死,哀家的大明江山还没有光复,要是一个小阎王就挡住我们的路,我们还有什么资格拿下整个华夏?”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太后娘娘的声音明显高亢了许多,尤其是“大明江山”这几个字,更是让她说得分量极重,而且言语之中隐隐透着骄傲,就好像她真是朱元璋遗留下来的后人。

“是。是,我不能死,我要协助您老人家,一起光复大明江山!”

剑西来的声音也跟着高亢起来:“我要除掉小阎王,杀尽一切拦路虎!”

太后娘娘似乎很满意剑西来的状态,连说了几个“好”字,但不知是一口气没上来还是怎么回事,突然就“咳咳咳”的咳嗽起来。剑西来吓坏了,连忙问她怎么样了,太后娘娘缓了一阵,才说:“没事,毕竟年纪大了,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太后娘娘,您可千万不能这么说啊,您老人家是金枝玉叶,是万福金身,一定可以长寿万年的!”剑西来的声音无比紧张。

“嘿,人嘛,都有生老病死,哀家当然也不例外。”

说到这事,太后娘娘倒是乐观一些,说道:“等我殡天以后,公主会继承哀家的位子,你们要像辅佐哀家一样,继续辅佐她,直到光复大明江山的那天,知道了吗?”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太后娘娘下面竟然还有一个公主,而且还是太后娘娘钦定的继承人?我的娘啊,这玩意儿还有世袭制,真把自己当皇室了啊?

不过这倒是个蛮重要的信息,虽然仍不知道夜明的大本营到底在哪,但是这趟起码没有白来。

剑西来也立刻说道:“太后娘娘,您放心吧,我们对待公主,一定会像对待您老人家一样!不过太后娘娘,您也别想太多,我看您身子骨强健的很,至少还能活个三十年、五十年的。”

太后娘娘“咯咯咯”地笑起来,显然挺开心的,就是笑声比较难听,像是老母鸡在叫唤。

又听她说:“你这个家伙,嘴巴不大利索。倒是挺甜…;…;对了,公主最近怎么样了,还是很贪玩么?”

剑西来回答:“没有,公主殿下依照您的吩咐,一直在城中历练,功夫也越来越好了,青龙一直在指导她,将来一定会是人中龙凤!”

我心里想,原来这个公主还是青龙元帅的徒弟,那就好办多了,以我和青龙元帅的关系,迟早能见到她的。能把继承人给杀了,太后娘娘就断了香火,夜明分崩离析也是迟早的事。

听到剑西来夸奖公主,太后娘娘似乎更开心了,不住地“嗯、嗯”着,语气里是隐藏不住的欢愉。又说:“好了,不说公主了,咱们说正题吧。这个小阎王啊,哀家以前也没怎么把他当回事,真没想到他能有这么大的能耐,红老大加两个元帅都不是他的对手。唉。要是连他都除不了,还怎么对付那个龙组?剑西来,你有什么打算?”

听得出来,太后娘娘以前确实没把我舅舅当一回事,以为我舅舅就是个有点势力的老大,现在终于肯正视他了。殊不知,我舅舅背后站着整个龙组和国家,对他掉以轻心才是最大的错误。

剑西来则咬牙切齿地说:“我会亲手除了小阎王的!”

“好,哀家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你觉得,需要多长时间?”

“三天足矣!”

听了剑西来的话,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剑西来要在三天之内除了我舅舅?我不敢说他是在吹牛,因为我舅舅自己都坦诚没有把握能对付他,而且兵部之中也有不少精兵强将,真要干起来确实说不准结果究竟如何;但还是觉得三天有点太夸张了,两个地方隔这么远,一个南方一个北方,这么短的时间,兵力根本调不过去,难道剑西来想独自潜入北方,去暗杀我舅舅?

这不扯淡呢吗?

太后娘娘轻轻叹了口气:“你啊,还是没有吸取教训,小阎王既然轻轻松松就杀了玄武和朱雀,就说明他的实力不会在你之下。三天太短,哀家给你一个星期吧!”

听着前面的话,我还觉得有理,结果听到后面,我心里想,一个星期也不够啊,调两千人过去,长途跋涉不说,还是异地作战,胜算仍旧太低,他们还是低估了我舅舅的实力。

但剑西来已经豪气冲天地说道:“好,一个星期之内,我一定提小阎王的脑袋来见您老人家!如果不成,我就提头来见!”

听着剑西来如此自信满满的声音,心想难道他还真有把握?这么一想,我又忍不住为我舅舅担心起来,感觉这次确实要闹大了。我舅舅还打算半年之内才对兵部发起总攻,殊不知剑西来打算一个星期内就除掉他!

我的心里正在惴惴不安,就听太后娘娘又说:“王巍,知道哀家为什么要给剑西来一个星期的时间吗?”

我正在心里盘算着两边的情况,太后娘娘突然和我说话。确实把我吓了一跳,我赶紧说:“不知!”

太后娘娘继续说道:“一个星期,应该足够你养好伤了,到时候你和剑西来一起过去,共同击杀小阎王!”

太后娘娘安排我和剑西来一起去,显然不是看中我的实力,还是抱着考验我的目的。

我的心里无比复杂,但还是应了下来,说是。

万毒公子一听,便着急地说:“我呢?我也要去!”

万毒公子这家伙真是胆大,站在这里的几个人,谁也不敢主动和太后娘娘搭话,结果他又冒出头来。剑西来顿时怒气冲冲地说:“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资格!”

万毒公子顿时就没了声音。

太后娘娘则淡淡地说:“是否安排你去,剑西来自有主张。”

接着又问:“青龙,你怀孕了?”

小阎王的事,显然已经告一段落,所以太后娘娘才把话题转移到了青龙元帅身上。

青龙元帅低声说道:“是的。”

太后娘娘沉默一下,说道:“你的私事,哀家也不想过问,但是身为一个女人确实挺惨,男人兜起裤子走了,留下咱们女人收拾烂摊子。只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咱们夜明显然要有很多仗打,前有小阎王拦路,后有龙组步步紧逼,正是风雨飘摇的时候…;…;你应该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青龙元帅再次低声说道:“是,我会尽快处理好的。”

太后娘娘说话的时候,我还不能理解她是什么意思,但是青龙元帅一说,我就突然懂了,太后娘娘想让她把孩子流掉!

因为夜明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青龙元帅怀着一个孩子肯定不大方便。可是我却知道,青龙元帅很看重肚子里的孩子,青龙元帅每次提起这个孩子,语气之中总是藏不住的欣喜,显然很期待能做一个母亲。

可是现在,太后娘娘竟然要剥夺她做母亲的权利!

我虽然看不到青龙元帅的表情,可我想像得到现在的她一定难过极了。连带着,我的心里也很难过,可我人微言轻,就算是想为她说话,也根本起不到一丁点的作用啊!

说完青龙元帅的事后。太后娘娘又预祝剑西来马到成功,接着便让我们走了。

剑西来又领着我们下了游轮,坐上汽艇,一路突突突地回到码头。接着又坐上车子,回到酒店,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到了酒店门口,剑西来才让我们把眼罩摘下来,说:“先休息吧,明天再回兵部。”

折腾了一晚上,剑西来显然也很疲累,告别我们回房间了。我看到青龙元帅神情低落。有心想安慰她几句,但她似乎并没有和我说话的意思,自个回房间去了。

青龙元帅一走,万毒公子就掐住了我的脖子,大叫着说:“你什么时候把青龙元帅整怀孕的?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我不耐烦地把他推开,说你不要乱说,孩子不是我的!

看我否认,万毒公子顿时绝望地说:“天啊,到底是谁,谁让我的女神怀孕了?”

回到房间以后,我辗转难眠,一方面为青龙元帅感到难过,一方面也为我舅舅感到担心。剑西来说要在一个星期之内除掉我舅舅,不管他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我都必须得提前给我舅舅打声招呼,让他做好心理准备才行。

但我的行动受到限制,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着,根本不能出门,房间里的电话也不能用,这可如何是好?

折腾了一晚上,也没有个办法。

第二天上午,我们便回了兵部,一路上照旧蒙了眼睛。在外面还没办法,回到兵部更是无可奈何。而且我们出山屠魔,却惨遭大败,还搭上两个元帅的事也在兵部传开,一时之间我们成了丧家之犬,连个跟我们说话的人都没有,妄想灌醉紫阶队长,利用他的手机来传递消息的计划也落了空。

好在,因为玄武元帅和朱雀元帅死了,剑西来让青龙元帅和白虎元帅暂时监管这两个门。朱雀门被划分给了青龙元帅,而我作为青龙元帅身前最受宠信的人,当然可以自由地在两门之间出入,这样一来,我和朱雀门的矮子队长,又联系上了。

队长级别的人是有手机的,我在兵部第一次往外传递消息,就是用了他的手机。

这一次,我打算如法炮制,再用他的手机给我舅舅发送消息。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就是这次,恰恰出了事情…;…;

看网友对 725 面见,太后娘娘 为365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