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三十二章 北陵谷(二)

第六百三十二章 北陵谷(二)

临出发前,每个参与血炼的弟子,除了万仙山会发放一些辟谷丹和伤药,弟子们自己也会预备大量的丹药,应该是能足够撑过这三个月的血练了,然而才刚刚过去一个月,北陵谷之中就已经伤患满地,这足说明这次血炼的残酷远超往年。

经过这一个月朝不保夕的生活之后,姜泽、周桐等人与这么多的血炼弟子聚到一起,尽管身后石墙还十分简陋,尽管更大的危险还在北陵谷外徘徊,但这一刻他们是暂时安全的,姜泽等人绷紧许多的心情,这一刻也稍稍放松下来。

精气神乃是玄修之根本,任何人都无法承受精神长期的紧绷。

宁升荣见众人姿态放松下来,会心一笑的说道:“这北陵谷内大得很,你们姜族本宗也有子弟过来,目前驻扎在北陵谷内侧,你们现在可以去找;当然,你们也可以自行先选地方安顿下来再说。等安定下来之后,还要请姜兄随我到那里走一趟……”宁致泽说着指向北陵谷深处一座颇为显眼的玄黄sè帐篷,“到时候我还要带着姜兄去跟其他几家的世兄见上一面,顺便安排你们的轮值任务。”

说完,宁升荣又转身对姜璇说道:“我看姜璇师妹这些日子也极其艰辛,神sè倦怠,我帐中还有一些紫莘灵茶,最是益气养元,我倒时候让人送一些过去,还请姜璇师妹笑纳。”

说过这些,宁升荣冲姜泽、姜璇点头示意了一下,便带着自己的人转身离去。陈海看着宁升荣的背影,心想这小子对他人示好还真是不加掩饰啊。

宁升荣走后,周桐踌躇了一下,闷声说道:“姜兄,你对我等有救命之恩,周桐铭记于心,没齿难忘,只是姜族本宗地位太高,我等地位低微,实在不宜去凑热闹了。”

宗阀子弟都是眼高于顶的人物,特别是姜、宁等大阀的嫡支子弟更是不将寒门子弟放在眼里,周桐不想去找不痛快。

姜泽愣了一愣,沉声道:“周兄你说的是哪里话?我们在一起共患难了这么久,难道觉得我姜泽就是趋势忘义之人?再说了,我们东都姜氏本就力量微弱,若非你们在路上照拂,焉能活命走到这北陵谷?既然你不愿意去,我们就先找地方安顿下理,我们总是要共同进退的。”

周桐担心怕高门大阀自视太高,对他们虞指气使,这才不同跟高大门阀子弟接触,万万没想到姜泽会选择和自己在一起。

他纵然是修炼成痴,也知道姜族出了姜寅这么一号人物后,在万仙山的地位甚至比宁氏还要更高一级,看那宁升荣进退之间有如此威势,心想姜泽要是跟姜族本宗子弟汇合,在北陵谷必然会受到更多的照顾,没想到姜泽还是选择留下来,跟他共退。

此时听姜泽说的情真意切,周桐也是深为感动。

姜泽又何尝不想去和万仙山本家汇合在一起,但又担心跟姜族本宗嫡支子弟汇合到一起,会先给他们自己套上枷锁,到时候本宗子弟分派他们去做一些不愿意做的事情,他们是遵从命令呢,还是置之不理?

姜泽想着他们目前跟周桐等寒门子弟融合相当不错,也能共进退,特别是姜璇家的那头青狡魔虽然有些不近情理,只认姜璇一人,有时候会搞得他很没有面子,但他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这一个月来他跟着成长极多,没有必要再去仰仗他人的鼻息。

双方既然计议一定,转身就往谷内走去,找到一处相对平整的位置准备先安顿下来。

从走入北陵谷那一刻,陈海就察觉到吴明凡那恶毒的眼神藏在人群后注视着他们,姜泽、姜璇他们没有发觉,陈海也是不动声sè的暗中关注着吴明凡的动向。

姜泽等人已经共同生活了半个多月的时间,魔合得已经纯熟无比,他们飞快地整顿好营地,有些性急倒头就睡,不多时就鼾声四起了。

姜泽仔细想了想,还是先与周桐去找宁升荣,他还想着带上姜璇,毕竟宁升荣刚才示好的意思太过明显,心想带上姜璇总是能更熟络一点。

他们目前所斩获的诛魔功绩,差不多已经能保证核子子弟进入万仙山外门修行了,他心想要能跟宁升荣打好关系,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进入万仙山修行,多这么一个朋友,总是会好上一些。

姜璇虽然对宁升荣谈不上讨厌,但也谈不上有什么好感,只是推说自己累了,就钻进自己的小帐篷中休息了。

姜泽自然不会多苛求姜璇什么,宁升荣的友谊能不能获得是未知数,眼下他们还是要指靠陈海这棵大树熬过以后的难关,姜泽和周桐又一本正经地和陈海说了一声,这才转身去找宁升荣。

陈海盘坐在姜璇的帐篷前面,开始尝试着引导气血精气去滋养体内的经脉,这种伐脉洗髓之事,需要长久的坚持下去,未来的修为才有可能突破更高的瓶颈,而就在他正入忘我之境时,忽然眼前一闪,睁开血红sè的魔瞳,就见吴明凡跟在几个人的身后,朝他这边走来,一边走还一边朝这边指指点点。

不多时这几人就走到陈海身前,当先一个身穿赤sè灵甲的少年趾高气扬地指着陈海说:“这是谁家的役魔,给我滚开,你挡着本公子道的了,知道不?”

陈海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就是姜璇的帐篷,淡淡地扫视了眼前少年两眼,没有理会,又闭目温养经脉。

那少年仿佛看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左右看了看,仰天打了个哈哈说:“没想到一头什么都不是的役魔,也敢对本公子如此无礼,左右给我拿下。”

“住手!”姜璇从帐篷中走了出来。

陈海在路上对姜璇一直持有放养的态度,只要不是性命之忧,陈海是不会上前帮忙的,所以这一路上她战斗得极其辛苦,浑身上下也受了不少的伤。但正是因为如此,她的实力这段时间突飞猛进地发展着,现在她除去最早疏通的足少阳、足厥阳经脉之外,手少阳经也已经被打通了,已经具体形辟灵海秘宫的条件。

姜璇私下里对自己的这种变化也是颇为不解,尽管她嘴上整天说自己大器晚成,天纵之姿,其实她对自己的真实情况认识还是很深刻的,知道单纯自己,短短数月的时间,是无法发生了这么大的改观,想来应该是陈海所传授的风雷幻踪步的功劳。

如此一来,她内心深处对陈海更加依赖。

虽然修为增加之后,连带着恢复力也增加了不少,但是连月来的辛劳还是让她倒头就睡,直到外面吵嚷了起来,姜璇这才被惊醒,跳了出来。

“这头役魔乃是姜寅老祖赐给我姐姐姜雨薇的,谁敢拿下试试?”姜璇知道在血练场中既然敢来找茬,就一定不是什么庸人,何况看到吴明凡又躲在后面,是以一开始就先把姜寅老祖的名号抬了出来,好让对方知难而退。

“少拿姜寅老祖来吓唬人,”那少年不屑地说:“再说了,就算姜寅老祖在这里他也不能阻止我吴承悦取回自家的东西。这破月戟乃是我堂兄吴震山所用,七年前丢失在这血练场之中,现如今这破月戟辗转落入你家役魔手中,难道不该物归原主么?”

姜璇听完之后,看了看陈海,想想这一路上的生死际遇,促狭心大起,淡淡地道:“既然如此,那正该物归原主,你且来拿吧!”

陈海yīn恻恻地一笑,蹲下身子将破月戟平端递了过去说:“想要,那你们就来拿吧!”

那少年怔了一怔,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吴明凡。

吴明凡也是一脸的糊涂。

他当初嘲笑姜璇是废物,受姜雨薇的一掌教训,硬生生地错失了通过家族试炼的机会,不得不踏入这生死难测的血练场之中,这是旧恨;后来在陈海的设计下,他老子吴鹏远又栽在陈海手上,以一介道丹之尊,只能去栖霞谷充作劳役,这是新仇。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让吴明凡对姜璇及她身边这头青鳞魔恨之入骨,这时有机会,才怂恿吴承悦一起过来找这边的麻烦。

踏入血练场之后,吴明凡自行修为不弱,加上刻意巴结,很快就被吴族本宗出身的吴承悦视为心腹。

吴明凡知情识趣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吴承悦更看重吴明凡的胞兄吴明宇万仙山近期最有希望成为真传弟子的人物之一,他也想过来看看,受姜雨薇重视的役魔,到底是什么样子。

吴承悦没有料到吴明凡口中那个暴虐无比的役魔,竟然这么配合,让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借题发挥了,愣了片晌,便示意吴明凡去拿回破月戟,心想只要姜璇跟她的这头役魔还留在北陵谷中,以后也不愁找不到把柄。

吴明凡对陈海还是心有余悸的,但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

陈海狰狞一笑,也不见他怎么作势,破月戟在他巨大的鳞爪一转,戟刃便横过来,朝吴明凡当头拍去。

这一下快如闪电,吴明凡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吴承悦修为是要更强一些,脸sè铁青地大吼一声:“贼子尔敢……”但他也根本没有机会出手,就见破月戟已经拍到吴明凡的左肩,诸多人都清楚的听到骨头咔嚓裂碎的声音,眼见吴明凡身子顿时一矮,下一刻,整个人就委顿栽倒在地上……

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听声音,吴明凡左肩到胸口的骨头都被这一戟拍得粉碎,绝非一般用灵药修养几天就能愈合的骨断肢残。

陈海这时候才慢悠悠的提着破月戟站起来,朝吴承悦等人狞笑着说:“吴明凡怂恿你来找茬,有没有告诉你,他老子当欲害姜璇,派出一名明窍、十数辟灵境剑修,都被我杀得片甲不留?”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三十二章 北陵谷(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