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风起(十一)

第一百一十四章 风起(十一)

过桑干河向北而去,就是起伏的丘陵,丘陵之间,丛林处处,这一带还是半土半石的地貌。

过了此间起伏的丘陵再向北去,就是莽莽群山,以峭拔石山居多,将云中盆地包裹其间。云中城驻守的恒安鹰扬府,就控扼着这个盆地。

云中盆地再向北穿山而过,就是浩浩草原,突厥正兴盛盘踞其间,随时会南下突入中原。恒安鹰扬府就堵在这突厥南下重要入口之一,地位重要,可见一斑。

徐敢一行人,就穿行在这过了桑干河,还不到云中群山的丘陵之间。

追随徐敢北去的,有四五十人,都是徐家闾青壮。或者骑马,或者乘驴,都有代步的牲口。这些青壮人人背弓负刀,神sè紧张,只是追随着前面徐敢的身影,在丘陵中穿行。

徐敢策马在前,韩小六担心他腿脚无力,坐不稳鞍鞯,只是在旁边扶着。韩大娘在前面照应着路途,防止徐敢马失前蹄。

被这般对待,只是让徐敢嘴角浮现出一丝苦笑。

回头望去,几十名闾中青壮忠心耿耿的跟随,这都是被徐敢从死亡线上拉拔出来的流民,关键时刻,选择了和徐敢同生共死。

恍然之间,徐敢似乎又回到了数十年前,自己黑盔黑甲,愤怒金刚像覆面,回首望去,铁骑如云。一张张狰狞铁面,只是热切的望着自己。

向前而望,北齐大军军阵如山,刀枪如林,数千柔然铁骑,两翼往来如风,压着阵脚。

自己只是微微一示意,一名面貌酷肖徐乐的小将已经单骑而出,马槊一招,这些黑甲骑士,已经呼啸而上,直扑向对面北齐大阵!

这是我的儿子,我的卫儿。

在自己身后,八柱国旗幡招展,都看着自己率先为北周大军击破敌阵!

曾经金戈铁马,荡气回肠,气吞万里如虎。

怎么就到了如此地步?就算自己到这边鄙之地安家,还是被逼得破家出走?

自己已经是无力击败这个命运,击碎这个世道了。乐儿,只有看你的了!

只有看你的了…………

却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见到你?

徐敢低声吩咐:“向西北走,去停兵山那儿!”

韩小六应了一声:“是太公经常带着乐郎君去的那停兵山?我知道啦!”

背后黑烟滚滚卷动,不详的在空中招展。

徐敢坐在马背上,不住回头而望。

乐儿乐儿,看到这黑烟,你应该知道徐家闾已经破家了吧?你应该知道爷爷会在哪里等你罢?

我就在那儿,等着你到来,爷爷真的支撑不了太久了!

~~~~~~~~~~~~~~~~~~~~~~~~~~~~~~~~~~~~~~~~~~~~~~~~~~~~~~~~~~

两骑骏马,出了山道,沿着起伏丘陵,向着南面疾驰。马上正是徐乐韩约二人。

徐乐英俊的面孔绷得紧紧的,再没有一点平日里惯有的潇洒之态,只是不住的催动着坐骑。

吞龙已经跑得浑身是汗,映得毛皮和缎子一样光滑,肌肉绷得紧紧的,四蹄几乎要腾空而起。

韩约牵着两匹驮马,也拼命催赶着坐骑,紧随在后,已经给徐乐拉开了一箭还要多的距离。

徐乐却根本没有回顾韩约有没有跟上,只是恨不得一步就迈到徐家闾中。

心中那点不详的预感,越来越重,直至压得徐乐都快喘不过气来。

突然之间,徐乐浑身一震,猛然勒住坐骑缰绳。正跑发了性子的吞龙骤然止步,前蹄高高扬起,长声嘶鸣。

这匹得自千余越部大营的神驹果然不负徐乐给它起的吞龙之名,越是长途奔驰,越是厮杀激烈,越是精神十足!

桑干河就在不远处,河对岸徐家闾所在方向,黑烟卷动升起,滚滚而上云霄。

徐乐呆呆的策马走上一个丘陵高处,正是夕阳西下,映照在桑干河面上,河水闪动如血。

远远望去,原来自己生长了十几年的家园,已经陷入了一片火光之中,黑烟翻滚,将所有一切笼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已经兼程回返,云中城那里的消息不可能这么快传过来,徐家闾怎么可能出事?

徐乐再没有料到,勉强算是世家中人的刘文静,为了他所属的那个世家团体的利益,为了一点逼他出马邑而投效河东的心思。能派人昼夜兼程,散步自己擒获张万岁的消息。而王仁恭也雷厉风行的立即就派遣部下精锐,来收治自己一家!

而徐乐还是走山路回返,路程上就差这几天的功夫,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幕景象!

马蹄声响,韩约急匆匆的赶来,看着这一幕,颤声道:“娘,小六!”

韩约反复重复着这三个字,到最后已经带了一丝哭腔。往常沉稳如山的身形也没了气力,软软的就要滑落马下。

就在此刻,一只手伸过来扶住了韩约的身形。

韩约望去,正撞上徐乐锐利如剑的目光!

打小就和徐乐一起长大,哪怕是在云中冒险之际,韩约也从来没见过徐乐这一身的杀气!

“我爷爷一定带着大娘和小六走了,我爷爷绝不会在徐家闾束手待毙!”

韩约晃晃脑袋,竭力让自己清醒一些:“那他们去了哪里?”

徐乐向西北方向望去,只是吐出三个字:“停兵山!”

那里就是爷爷自小在野外教导自己的地方,自己在那里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人担惊受怕之夜,自己在那里不知道受了多少爷爷的摧残折磨。那里山势复杂,地形熟悉,还有不少军械藏在那里,算是爷爷苦心经营的另外一个藏身之所。爷爷只会在那里等自己!

韩约也反应了过来,大声应和:“停兵山!”

两人四骑,转向西北而去,背后就是徐家闾滚滚升腾而起的黑烟!

~~~~~~~~~~~~~~~~~~~~~~~~~~~~~~~~~~~~~~~~~~~~~~~~~~~~~~~~~~~~~~

大队马邑越骑鹰扬兵,哗啦啦的涉过桑干河浅滩。十几名越骑尖兵放了出去,已经消失在对面丘陵的棱线处。

再在后面,就是跟着的大队驮马,马上都背负着甲胄军械。

石朝志作为王仁恭家将出身,最后能被提拔到执掌马邑鹰扬府越骑营精锐,靠的就是执行王仁恭之命不打半点折扣,行军打仗之际谨慎小心。

二百越骑精锐来洗一个徐家闾,石朝志仍然带上了甲胄。狮子博兔,亦用全力。

丘陵那头传来了悠长的呼哨之声,代表着越骑尖兵咬住了逃走徐家闾大队的形迹。

石朝志脸上露出了一点得意的笑容,回顾就在身边的石朝志:“咬住了,正向西北而去。西北那里是什么地方?”

陈凤坡皱眉道:“一路都是矮山,二十里开外就是停兵山。虽然不高,但地势复杂。过了停兵山就是一片平地,再过几十里才入云中群山去。”

石朝志一笑:“这不是自己朝死路去了么?一处孤山,地势再复杂又能怎样?今夜咬住他们,等到天明,再一个个的把他们掏出来,想在马邑越骑手里脱身,没那么容易!”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四章 风起(十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