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北陵谷(四)

第六百三十四章 北陵谷(四)

姜诏、宁升荣和吴承悦等人走后,姜璇这才不好意思地跟姜泽、周桐等人道歉,没想到进北陵谷,就因为她再惹出这样的纠纷来!

周桐等人却是坦然。

不要说没有陈海相助,他们根本不可能走到北陵谷,不能轻易舍弃,就算再退一步,谁能保证他们妥协了之后,吴承悦就不会再迁怒他们?

说起来这北陵谷看似安全,那只是相对于其他血练弟子而言;现在有人对他们心怀叵测,还真不如再入荒原来得自在。

眼见风波暂息,一众弟子便抓紧时间休整,毕竟第二天一早,他们就要被迫出北陵谷,去侦察那劳什子腋爪魔的踪迹了。

陈海听着一片鼾声,盘膝而坐,专心致志地疏通着自己的手少阳三焦经脉。

破月戟只需要气血精气就能斩出戟芒,他若是能早一刻将手少阳三焦经脉疏通了,便能将破月戟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在这样的时刻,任何一点实力的增加,都是需要争取的。

仿佛有一座浩荡无垠的巨湖横亘眼前,陈海以潮汐般特殊的节奏吐息着,看似悄无声息,但他四肢百骸的气血精气,这一刻仿佛潮汐般涌动起来,一遍又一遍地向手少阳三焦经冲击而去,一阵阵难以隐忍的酸痒从百骸窍脉的最深处传来,若是意志不坚定,怕是早就半途而废了。

陈海已经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自然不会被这点算不上困难的东西阻挡住自己的脚步。

尝试了数百次后,他的右臂牟然一轻,就恍如体内又多了一道深不见底的溪河一般,横亘在百骸窍脉之间,连带着他的呼吸也变得倍加悠长起来。

陈海悄悄站起身来,抄起竖在一旁的破月戟,心念一动,一道两三尺长的光刃从戟刃处迸现出来,凝结的犹如实质。他端详了一下,咧开嘴无声的笑了两声,仰望着天空,那里已经泛起一阵青白。

******************

天亮之后,姜泽等人踏出北陵谷简陋的城墙,在此过程中,只有宁升荣派人送来了些万花散和玄极续骨膏等疗伤灵药,反倒是姜族本宗的姜诏,没有一人露面。

踏出北陵谷,姜璇站在陈海身侧,回头怅然的看了一眼石墙,轻轻吁了口气,说道:“真是认识的人越多,越是喜欢你。”

陈海转过头,神情古怪地看向姜璇,见姜璇伸了伸懒腰,轻轻一跃,直接坐到他肩膀上来,又招呼同行的一名少女一起坐上来,他心头叹了一口气,这妮子还真是将他当成忠实可靠的“役魔”、“宠魔”了,心想前世那句“认识的人越多,就越喜欢狗”的名言,这时候无巧不巧地落在他头上,还真是让人无奈啊。

不过,姜璇并没有被宁升荣这番惺惺作态所迷惑,也让陈海欣慰。

要是姜泽他们有足够的实力,宁升荣未尝不是好的盟友,但这一刻还是保持一些距离的好。

陈海耸耸肩,也不回话,拿着丈余长的破月戟,肩头扛着两个貌美如花、小屁股挺翘软的少女,一如既往地走在队伍的最前方。

众人踏出北陵谷之后,先前那种压抑感顿时都消失的无影无踪,随着姜泽一连串命令的下达,十数个弟子骑乘着灵兽一声唿哨,迅速脱离了队伍,开始在大队的侧前翼展开警戒。

风雷幻踪步行虽然不太容易入门,但入门之后,就会不自觉地将功法融入在日常行走之间——姜璇之前经过陈海的同意,已将风雷幻踪步的基础步法,传给诸少年。

这时候,众人的脚程相比刚踏入血练场之时,已经快上了不少。

尽管如此,他们保持着小心翼翼的搜索阵型,两日之间,仅仅向外探索了四百里。

然而这四百里之中,始终没有任何魔物的出现,这是很奇怪的事情,按照宁升荣之前所给的情报,他们即便遇不到大群的魔物,也应该能接触到魔物的哨兵斥侯才对。

一众人找了一处小山谷休息了一夜,准备第二天继续顺着宁升荣给出的方向探索。夜静悄悄的,半夜的时候,一股风突然刮起,整个荒原上只有呼啸的风声来回激荡,不知道使刮到了山洞还是什么,发出呜呜的响声,给原本就危机重重的血炼场凭空增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息。

正在入定中的陈海心神骤然一凛,睁开血红sè的魔瞳,遥遥地向远方看去,他从狂风之中,能察觉到一股浓重的腐臭味,这分明是腋爪魔的气息。不单单如此,在这腐臭味之中,还夹杂着些许暴虐而血腥的气息。

陈海微微一顿足,将休息的姜泽等人都惊醒过来,拿起战戟,往外围走去。

姜泽、周桐不知何故,但他们已经习惯陈海的行事风格,迅速整顿起来,跟着陈海绕了一个大圈,爬上一个还算高的山峰顶端。

此时天光已经亮了,陈海他们分明能看到,在三十里多外的地方,诸sè魔物泾渭分明地集结在一起,仿佛魔潮一般,带着滚滚狼烟正在向北陵谷方向逼近。

在其中虽然腋爪魔占大多数,但是其中还有不少两丈余高的熊魔和展翼高飞的翼魔,姜泽呆呆地看着铺天盖地的魔潮,不敢置信地喃喃说:“血练场中的魔物不是都不能相容的么?怎么这么多魔物聚集在一起居然没有厮杀起来,还有,看他们的方向,难道是……”

他和周桐、姜璇交换了一下眼神,都失声喊道:“北陵谷!”

这一消息实在是太过震惊了,看这些魔物延绵数里,怕不有十数万之多,还有极高战力极高的强悍魔物,一旦给他们攻入北陵谷,那北陵谷中的两万血练弟子将毫无幸存之理。

难道今年的的血练,又是要以团灭来收场么?

一种无力感从姜泽身上油然而生。万仙山血练已经持续了好些年了,一直没有出现过什么大的差错,但是最近百年,以团灭收场已经五六次之多。

“我们要回北陵谷!”姜泽站出来,声音异常坚定对诸少年说道,“北陵谷都是我们的同族,看这魔物的行进的速度,最少还有三天他们才能赶到北陵谷,两天的时间够我们重整阵容,或有可能撤回到天域通道附近等待宗门的救援。”

姜泽一脸坚毅,说出的话铿锵有声,但是姜璇知道,姜泽突然说这番话,说这么多话,还是想要试图劝说陈海,跟着他们一起回去,而不是带着她姜璇一人独自避开这潮汐般的魔物大军。

魔物大军也有小股斥侯正往两翼展开,他们根本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撤走,要没有陈海相助,他们可能都扛不住魔物大军斥侯的追杀,更不要说赶回北陵谷报信了。

姜璇的想法和姜泽也差不多,再怎么样,她都不忍独自逃生,而坐看北陵谷内的两万多血练弟子都毁之一旦,她坚定的盯着陈海那猩红的魔瞳,表示她绝不会独自逃生。

这些单纯而善良的少年啊,陈海看着姜璇渴盼的眼神,心中长长叹了口气。

他现在带着这两三百人,安然撤走不难,魔物大军背后必然有魔头坐镇,只要他们不试图回北陵谷通风报信,不会停下大军的行程,单单集中大股魔兵追杀他们这一撮人,但他们这时候撤往北陵山,即便能及时赶到通风报信,也不可能从接下来就要暴发的血战中脱身了。

陈海一把抓住姜璇的肩头,猩红的魔瞳盯着姜泽等人,说道:“眼下这方圆数百里,是很难再找像北陵谷那么易守难攻之地了,现在撤回到天域通道附近,也是来不及了。这样好了,你们现在立即动向去北陵谷,让宁升荣他们早有准备,我带着姜璇留下来。”

姜泽愣了一愣,以为陈海最终还是要抛弃掉他们,一股酸楚涌上心头,当下抱拳,也不说话,就带着周桐等人下山去。

姜璇极力想从陈海的魔爪下挣脱开来,然而陈海的魔爪有如铁铸,她泪眼婆挲的说道:“你要走便走,放我跟姜泽他们回去!”

陈海长长叹息了一声,指着一小队朝他们这边疾驰过来的魔物说道:“谁说我就放手不管了?我不引开魔物斥侯的注意,他们怎么脱身去报信?”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三十四章 北陵谷(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