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六百一十五章 剑胎的强大

第六百一十五章 剑胎的强大

当雷霆的秘密终于呈现在艾辉面前,艾辉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出现一个短暂的停顿,哦,那只是他的幻觉,在此时的状态,根本没有呼吸。

金sè光柱之中银sè闪电,激发出银sè的残影,淡淡的银光就像极寒高地夜晚天空出现的神秘光带。

银sè光带就像影子般,一点点被拉长。

艾辉睁大眼睛,全神贯注,唯恐错过任何一丝细节。

虚影之中,一个神秘的环,就像从深山浓雾之中,悄然走到艾辉的面前。

五元环!

艾辉强自按捺心中的狂喜,他猜对了!之前他就有预感,雷霆闪电很有可能也同样是一个五元皆备的五元环。可是当五元环的结构,真的呈现在他面前,他依然忍不住激动起来。

雷霆的五元环结构,会是什么样?

五元环光芒愈发清楚,它们流转不休,流光溢彩。好似之前在五元环上笼罩一层薄薄轻纱,如今轻纱被揭去,宝光浮现。

艾辉沉醉其中。

他心中不知道发出多少次同样的惊叹,真是神奇的结构啊!

之前领略了生木枝的奥妙,给他带来许多的帮助。生木枝是五元相生组成的生之环,而雷霆则是五元相克组成的灭之环。而让艾辉万万没想到的是,雷霆的核心,竟然是灭之环上的水元力!

可是转念一想,这才是最合理的答案啊!

云生雷霆,是小孩都知道的常识,自己怎么就想不到?不光是他没有想到,五行天已经有了一千多年的历史,但是雷霆的奥秘就一直没有被破解,难道其他人都想不到这一点吗?

当艾辉逐渐深入,他才恍然大悟。

生木枝是五元生之环,加上【yīn阳】之分,金水火土为yīn,木独为阳而成,可谓极尽精巧。

雷霆的元力结构颇为相似,但是比生木枝更加复杂、更加奇妙!

因为它是由两个yīn阳元力环构成!

其中一个元力环,金木火土为***为阳。另外一个元力环,金木火土为阳,水为yīn。两个元力环,在空中纠缠翻滚,就像两个孪生子。

艾辉深深被吸引,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奇特,如此玄奥的元力结构!

他此时才明白为什么雷霆的结构这么多年,都没有被人破解。元修修炼的都是单种的元力,只有修为极为深厚的人,才能够触摸到元力环的范畴。倘若不是艾辉有一个独特的师父,另辟蹊跷,通过元纹来利用元力,打破了单种元力的壁垒,艾辉才开始接触到多种元力混合,才有了后来他对元力环的理解。

陆辰能够以木修之身,创造出生木枝,其天赋和才智已经惊为天人。

结构更加复杂,也更加神奇的雷霆,实在超出人们的想象。

倘若不是神之血的金光,艾辉也难窥其中的奥妙。

他的目光,紧紧盯着正在相互缠绕、盘旋的两个yīn阳水元灭之环,浑然忘记时间的流逝。

忽然,一道红光从天而降,罩住两个不断盘旋的yīn阳水元灭之环。

两个yīn阳水元灭之环化作一道银光,没入天空血眼之中。

艾辉从沉醉中惊醒过来。

他有些恍惚,满脑子都是一对不知疲倦纠缠盘旋的yīn阳水元灭之环。说实话,雷霆的元力结构,超出艾辉能够想象的极限,给他带来的冲击无以伦比。

他不知道宗师对元力的理解会到哪一步,但是雷霆的秘密从未被人破解过,却是不折不扣的事实。

充斥视野的炽白金光,让他逐渐回过神来。

他愣了一下,激动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随之涌上来的,是难言的恐惧。

雷霆的元力结构,如此复杂精巧,却又如此浑然天成的玄妙,它已经远远超出了当今元修对元力认知的极限。可是尽管如此,面对神之血的金光,雷霆依然无法阻挡。

神之血……真的无法战胜吗?

强烈的恐惧,笼罩艾辉心神,让他浑身发冷。

创造出比雷霆更复杂更精巧、威力更大的元力环?

艾辉只有苦笑。

金光失去雷霆这个目标之后,只剩下最后一个敌人,盘踞在地宫的剑胎之云。当剑胎之云也被吞噬,自己的身体完全被金光充斥,那自己是不是就会变成血修?

艾辉脸上的苦笑更加浓郁,自己把血修视作生死仇敌,结果却变成一位血修,还有比更加讽刺的事情吗?

剑鸣之声大作,清越的剑鸣就像细密的潮水,扑向金光。

好吧,临死之前,看看剑胎会是什么模样。

这算不算朝闻道,夕可死?

他免不了再次自嘲一笑。

艾辉振奋稍许,想起剑胎,好奇心突然就被勾起来。比起什么元力,比起什么元力环,剑胎在艾辉的身体里存在的时间更长。他能够从蛮荒中活着回来,剑胎居功至伟。剑胎强大而神秘,从一开始的时候,艾辉稀里糊涂,到现在也是稀里糊涂。

能够一窥剑胎的真义,艾辉心中充满好奇。

他抛开脑中的杂念,仔细地观摩剑胎之云和金光之剑的争斗。

和之前如出一辙,金光开始向地宫的剑胎之云汇集,照射在剑胎之云上的金sè光柱变得更加浓郁强烈。

剑胎之云如同潮水般涌动,就像无数剑刃汇集而成的潮水,森然剑意不时喷发。细密的金sè碎芒,就像金屑簌簌掉落,迸溅的剑意就像浪花般飞溅。

场面比之前更加激烈。

霸道和凛冽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混在在一起。

艾辉不敢有丝毫懈怠,生木枝和雷霆在金sè光柱的照射之下,坚持的时间都不长。一旦被金光彻底笼罩,激发出的本来面貌,持续的时间更是短暂。如果稍有懈怠,就有可能会错过。

艾辉全神贯注,瞪大眼睛。

时间一点点流逝。

过了不知道多久,艾辉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

艾辉也说不上来,但是他觉得自己有点疲倦。自己怎么会疲倦?全神贯注太长时间,自然免不了疲倦。

他愣住了。

太长……时间……

他一下子明白过来,哪里不对劲了。他的目光投向地宫,有些呆滞,有些无法置信。

地宫双方的交锋,和刚才没有半点变化,非常激烈。

这都过去多久了?

血眼幻境里面的时间,艾辉无法很准确地判断。但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刚才他关注的时间,已经超出生木枝和雷霆抗衡金光的总和!

怎么会这样?艾辉难以置信。

他以为最弱的剑胎之云,竟然牢牢挡住金光。而且到现在为止,没有露出丝毫颓势。

这是怎么回事?

艾辉有些傻眼。

那岂不是说,剑胎和神之血是一个等阶的力量?

等等,一个等阶?

艾辉忍不住再次把目光投向地宫,双方的交锋依然在持续,依然一如既往的激烈。他再次瞪大眼睛,仔细观察两者交锋的区域。

没错,剑胎之云没有颓势。

艾辉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够用,剑胎竟然这么强?剑胎竟然是能够抗衡神之血的存在?

自己的身体里,竟然有能够抗衡神之血的存在?不对,自己居然修炼出这么厉害的东西?

艾辉差点抱头呻吟,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又过了许久,艾辉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又经过刚才那么很长一段时间,艾辉终于百分百肯定,剑胎并没有落下风!

涌动的剑胎之云和金sè光柱激烈碰撞产生的轰鸣之声连绵不绝。

时间一点点流逝,双方都没有半点疲态。

艾辉从一开始的全神贯注,到后来逐渐变得麻木。他甚至开始思考一些其他的问题,比如,自己怎么才能从血眼幻境出去?

照这样子,神之血和剑胎之元,只怕要很久才能分出胜负。

难道自己始终被困在幻境之内?

可是艾辉发现,自己在红sè光柱之中,根本无力做出任何事情。

艾辉想,这个时候,谁在守着自己呢?当然是楼兰!

想到楼兰,艾辉心中就是一暖。

他忽然心中一动,楼兰会不会发现自己的情况?

和艾辉预料的半分不差,楼兰始终守在艾辉的床榻前。

楼兰此时双目的红光不断闪烁,他完整地记录了艾辉刚才身体的每一丝变化。开始的时候,艾辉全身透射出翠绿的青光、闪烁的电光和涌动的剑意,以及霸道而熟悉的金光。

楼兰的判断非常准确,生木枝、剑云、雷霆和神之血正在艾辉的体内发生严重冲突。

很快,绿光消失,木元的气息消失,楼兰知道那是生木枝消失。金光随之更强一分。随后,闪烁不定的电光,也开始变得黯淡下来,最终湮灭。此时的金光再度变亮,浓郁得要从艾辉的体内透射而出。而且神之血的金光已经占据艾辉身体的绝大部分,只剩下地宫剑胎之云盘旋的那块没有被金光占据。

楼兰亲眼目睹,盘旋在地宫的剑胎,牢牢挡住金光。

营帐内此时充斥着森然的剑意和霸道的气息,那是两者激斗的余波,从艾辉的身体宣泄而出。

剑胎……

楼兰忽然朝营帐外冲去。

他想到一个办法。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一十五章 剑胎的强大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