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十九章 家贼、绿绿!

第十九章 家贼、绿绿!

  这几个小家伙,终于到手了。

  云扬按照风尊那本《山海异兽图志》上面所记录的验证了一番,揪耳朵,看肚皮,翻眼皮,看鼻孔,看喉咙,输入玄气查看……连续十几种验证方式,无不符合标准!

  终于确定,这正是九品初阶玄兽吞天豹的幼崽无疑!

  吞天豹,行走如风,善隐匿,猎杀迅速,向来有“玄兽中的刺客”之称。成年后,可吞金玉为食,铜皮铁骨,坚不可摧。

  云扬更加的乐疯了。

  但同时心中也有一个疑惑:八哥风尊,他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

  八大家族的西门家族之中的人,加上西门万代的同伴,定然也是分量差不多的公子哥儿,还带着他们的随从,也个个都是高手。

  他们居然连怀疑都没有怀疑过;而自己只是按照一本书上所说的,就能轻易的认出来,而且能够鉴定!

  八大家族每一个都有千年以上的底蕴,但他们的见识,居然不如风尊随手放在枕头边的一本书!?

  就算是术业有专攻,但,也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云扬将这个疑惑压在了心底。

  八哥的身份,是必须要搞明白的,八哥的所有一切没有完成的事情,都将由自己替他不折不扣的去完成!

  但前提条件是……自己先要恢复伤势,再将修为提起来,以应付这无穷无尽的敌人!

  “公子,你这是……”老梅傻眼了。

  在前天,公子出去了一次,回来的时候,就有一个猴子跟了来。额,还有一个活蹦乱跳的女人。

  今天,公子又出去了一次,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了五只猫!呃,还有一个半死不活的男人。

  老梅很是有些好奇:公子您下次出去,会不会带回来成百上千的狼群啥的?或者再带回来一大群男男女女?

  “嗯,没啥,几个小宠物。”云扬道:“你再通知马秦他们,晚上到云府来一趟,咳,告诉他们这次有好事。”

  老梅一头黑线。

  还给他们下通知?

  他们还敢来?

  那几个货应该有心理yīn影了吧?

  “没事,这次他们肯定来。”云扬肯定的说道。

  “……”老梅满头雾水,刚要退下,却见云扬从怀中一掏,拿出来一个小袋子,递给了自己:“这里面一点修炼物资,你拿去修炼。若是能够早日突破到第六山,就更好了。”

  老梅接过袋子,一头雾水的去了。

  等到离开了云扬的视线,打开袋子一看,忍不住猛地惊叫一声。

  手一抖,险些将小袋子扔了出去。

  只见里面光华璀璨,灵气氤氲;竟然是五十枚玄石,还有十枚玄晶!

  这可是辅助修炼的无价之宝!

  “公子从哪里搞来的?竟然有这么多。”老梅想着想着,忍不住心中就涌起来一股热流。自己卡在第五山的瓶颈,已经卡了四五年。

  如今有了这些东西,一定可以突破第六山的!

  武者修炼,想要到达真正的高手之列,先有一个前提,便是:六窍天开不为奇,踏门可进玄者席;天定三分恒命数,自主七成万世基。

  也就是说,必须是天开六窍以上的禀赋,才有可能进入玄者这个层次。而天开六窍,只是上天赐予的禀赋,不努力一样什么都没有。

  然后才是……功品十二山,一山一重天!

  先贤有说道:武者修炼,便如负重登山;登上一座山的山巅,才能够看到,下一座山峰在哪里。

  在一个人的眼前,永远都存在一座最高的山;在登上这第一座高山之前,你永远不会知道,这世上,还有比你眼前这座山更高的山。

  这种未知,称之为识障。

  所以又有一句话称之为:欲要登天,先登一山;一山过后,为一重天。

  意思便是:只有登上这一座山,你才能看到另一片新的天地。

  所以说,功品十二山,一山一重天;先过十二山,再论九重天!

  看起来浅显易懂,而且多少有些恶俗的趣味,但却是一条循序渐进的大道!

  ……

  “我回来了!”计灵肩膀上扛着一只小小的怯怯的浑身银白sè的小动物,兴冲冲的一路冲了进来。

  “看,银月天狼,我买回来了。怎么样?你看看是不是这个小家伙?”

  云扬上前一看,连连点头:“不错不错,就是它!姑娘运气可真是不错,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没有被人买走。”

  计灵顿时眯起了眼睛,口中却道:“这还真是多谢你,整个市场现在都在谈论你那惊天一赌,谁还有心情做买卖……”

  “哈哈……”云扬大笑两声,道:“明天开始给你调、教宠物。”

  “那今天……”

  计灵没说完,就被云扬毫不客气的轰走了。

  “今天我还有事,没见这里还有重伤员么?”

  “这混蛋真是没有半点男人风度!对待美女居然如此粗鲁如此毫不让步!”计灵喃喃自语,气愤的跺着脚,噘着嘴走了。

  这句话声音不小,云扬自然听到了,嘴角不由露出来一抹有些不屑的笑容。

  男人风度是什么?能吃吗?为什么对待美女就需要有男人风度?就需要让步?若是这个美女最终能成为这个男人的老婆,让一步也无所谓。但,并不是所有女人都能成为一个男人的老婆吧?

  那么,凭什么要给你让步?

  就因为你是女人?

  那叫犯贱;并不是叫做男人风度!

  云扬这番心里话并没有说出来。当然,若是被老梅知道了云扬这种想法,定然会捶胸顿足:公子,您都十九了还单身绝不是没有道理的啊……

  ……

  云扬走进了厢房。

  在往里走的过程中,他隐隐感觉了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但,一直没想起来。一直走到了那垂死之人的病床前面的时候,他才想起来。

  咦……

  我怀里怎么不断地往下掉粉末?

  下意识地往怀里一抓。

  突然“嘶”的抽了一口气,随即就刷的一声,将怀中一个大包裹揪了出来。

  只是……原本莫大的包裹,居然已经缩水了一半还要多。

  云扬的眼睛顿时变成了两个铜铃:这咋回事?

  打开包裹一看,没毛病。这里面,正是今天刚刚赢过来还新鲜火热的玄石,玄晶,玄丹。

  玄丹还是好好的,两枚,这没错。

  只是……玄石呢?怎么少了二百?剩下的,怎么也貌似是缩水了?

  玄晶呢?一共三十枚一枚不少的啊,我给了老梅五枚,应该还有二十五枚啊,现在怎么还有……十三枚?

  那十二枚哪里去了?

  此外,包裹中还有无数的碎碎的粉末……

  云扬看了一眼,刹那间就有些头晕眼花。

  我消失的那些玄石、玄晶……不会都变成粉末了吧?

  这西门万代难道给我的是假货?可是我明明验证过了,我就算再瞎,也不至于认错啊。

  难道是……

  云扬心急火燎的进入了意识空间,一看,只见那生生造化莲嫩绿的叶子在摇曳着,显得很是欢欣的样子。

  虽然第二片莲叶并没有长大。但,很明显的看出来,叶片颜sè变深了;肉眼可见的粗壮了许多……

  在生生造化莲的根部,有一些晶莹的凝成实质的雾气,云扬一看,顿时心疼的一个哆嗦。

  这……这不是玄晶和玄石之内蕴藏的最精纯的玄气?

  我说怎么都变成了粉末……原来是……都被偷来了!

  “可恶的小偷!”云扬瞪着眼睛看着这幼苗,几乎抓狂。

  机缘巧合之下,得罪了西门家族,才搞来的一点修炼资源,居然就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被这生生造化莲吞了一半!

  似乎感觉到云扬的怒意,小嫩芽儿轻轻的摇摆了一下,亏心一般卷起了叶片,居然……有些害羞的样子。

  似乎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在撒娇认错:哎呀呀,人家错了啦……

  云扬顿时被萌了一下,刹那间感觉一肚子火气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了。

  “前几天,我的脖子上的,胳膊上的,枕头下的,书房的……那些镇定心神的寒冰玉,是不是也被你偷了?”

  小嫩芽儿叶子卷的更紧了,几乎成了一个长条,轻轻摇晃。

  云扬又好气又好笑,终于明白过来。

  看来这小家伙,也并不是单纯的需要不平之气才能生长,这些天地灵气,天材地宝之气,它也是一样需要的。

  只不过,区别是,不平之气可以让它产生新的叶片,加速往前晋级;而天地灵气,以及天才地宝玉石灵气等,却能让它更加茁壮一些。

  “嗯,就好像是小孩子,既要长高,也要长得壮……”云扬明白了:“好啦,以后别偷偷的,光明正大拿就是了。不过我有需要的,你可不能给我动,要不然,以后统统不给你吃!”

  哗的一声,叶片一下子舒展开来,嫩芽儿藤蔓欢快的摇曳,居然像是在庆祝跳舞一般。

  云扬能清晰的感觉到,嫩芽儿身上传来的欢喜,忍不住嘴角也勾起来一抹笑容。

  嗯,一棵能够听懂我说话的……荷花?

  想了想,云扬都有些忍俊不止的笑出来。

  说出去,谁会信?

  似乎是作为奖励,云扬只看到藤蔓一抖,一点绿sè光芒飞出来,一下子钻进了云扬的经脉之中。

  云扬顿时只感觉到浑身一阵清凉,一股难言的蓬勃生命力,充斥进自己的经脉之中;自己刚刚承受西门万代的那一掌所受的伤,顿时无影无踪。

  同时,精神振奋,脑筋也似乎无比的清明起来。

  嗯,这家伙能让我恢复?云扬顿时心中一喜,问道:“能不能让我的修为尽快的回复到一年前?”

  对于实力,云扬渴望已经太久!

  没有实力,什么都不能做啊。

  嫩芽儿缓缓摇曳,似乎在摇头,又似乎是在不屑……

  云扬连续问了半天,才终于搞明白。

  那些修为,恐怕是回不来了……

  莲子融进了自己的血脉之后,将自己浑身修为全部吞噬,才萌发生机;等待不平之气,水到渠成的发芽……

  而且,嫩芽儿还有另一层意思:你原来的那些力量,简直太垃圾了……还不如不要呢……

  云扬哭笑不得。

  也罢,就从头开始吧。

  “天天叫你嫩芽儿,或者造化莲,都有些太拗口,要不我给你重新取一个名字吧。”云扬商量的说道:“你藤蔓的形状,还有花有叶子;叫藤藤?蔓蔓?花花?叶叶?莲莲?绿绿?”

  嫩芽儿只是一个劲儿摇摆不同意。

  但,等到最后一个名字“绿绿”出现的时候,却是停止了摇摆,半晌之后,居然点了点芽梢儿。

  居然认可了这个名字?

  云扬一阵牙疼。

  这么多名字,他认为最不好听,最不容易被接受的,恐怕就是绿绿。

  所以才放到最后一个。

  哪想到居然就是这个自己感觉难听至极的名字,反而被认可了。

  绿绿……

  “呃……我的天哪……绿绿……”云扬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一脸无语:“我这是取了一个多么恶心的名字……”

  识海中,绿绿快乐地舞动,一条细细的须藤,被它蜷曲成了各种形状,以示庆祝自己终于有了名字。

  “绿绿!”云扬崩溃的道:“你得想办法,我房里面那个人得活过来呀。”

  绿绿愣了一下,随即须藤又是一阵舞动。

  “没问题!”

看网友对 第十九章 家贼、绿绿!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