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三十六章 北陵谷(六)

第六百三十六章 北陵谷(六)

尽管有他的拖延,也只是能让姜泽等人安全地返回到北陵谷报信,北陵谷中的两万余血练弟子,如何能挡住如此恐怖的魔潮,还是难题。

不忍心看到这些人命丧北陵谷,沦为魔物的腹中血食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陈海想要以一介魔身混入万仙山,甚至期待混入万仙山后能有一番作为,仅仅靠姜璇、姜雨微还是远远不够的。

再说了,要是这次进入血炼场的三四万血炼弟子都团灭了,仅他带着姜璇一人安然返回万仙山,用脚趾头掰掰也知道,万仙山必然会对他进行倍加严密的审查。

只是陈海这时候也无暇考虑太多,他注意到有几头乌青sè的巨大翼魔,来势凶猛的从后面追上来。

陈海看了看左右,沉声对姜璇说了一声:“抓紧了!”紧接着骤然加速,向左右一座断崖冲去。

那处山崖有两多百米高,石壁几乎与地面垂直,但是陈海奔跑在其上,犹如地上行走一般。只是他每一脚落下,都会在坚硬的崖壁上踩出一个深坑,等到了石崖顶端时,他猛然一喝,双腿用力一蹬,那坚硬的山崖竟然被他踩得垮塌了一大块。在一阵乱石纷飞中,陈海巨大的身形如乌青sè闪电一般向高空射去。

借助登崖时风雷幻踪步的交错摧动,陈海身在半空之中,体内气血精气便如漩涡般急转起来,破月戟瞬间蒙上一层淡淡白光,下一刻淡淡白光仿佛怒潮般涌动起来,化作十数道巨浪般的戟芒脱刃而出,带着无边的肃杀锐气,向两头朝他俯冲抓来的翼魔斩去。

陈海借助着怒潮真意一击是何其天崩地裂,两头翼魔战力是不弱,一对鳞翼在半空中转折飞行是极速,但这一刻面对十数戟芒同时斩来,也是避之不及,被直接肢解成数十块血肉,往大地洒落。

剩余的几头翼魔大概也没有想到陈海的战力是如此的恐怖,呜鸣厉啸,却也不敢再往前逼来,扭头与后面的大群腋爪魔汇合去了。

到了此时,陈海才算是暂时摆脱了魔群的追击,只是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小。

由于用力过猛,几个大的伤口又重新绷裂开来,飚出几道血箭,但是陈海丝毫不停下脚步,继续向前飞奔着,又跑出去五十多里,确认没有魔物追杀过来,才选择了一个石窟躲了进去。

一进入石窟,陈海甚至都没来得及把姜璇放下,就喘息着掏出大把的伤药往口中胡乱塞了过去。

虽然他的魔躯恢复力惊人,但是也是需要消耗血肉精气的,连番大战之下,他准备的肉食早已经消耗殆尽,只能依靠这些伤药来抑制伤口恶化了。

一旁的姜璇轻盈地一跃,落在地上,也是强忍着泪水,手忙脚乱地将万花灵散向陈海的伤口敷去。那散发着辛辣香味的药物一接触到陈海的伤口上,在肉芽的蠕动下,迅速就被陈海吸收了,就剩药渣子散乱一地。

姜璇也是陈海这具魔躯的吸引能力之强而震惊。

过了好一会儿,陈海的呼吸才渐渐调息匀和,姜璇神sè复杂地看着闭目调息的陈海,说道:“要是这一次还能回到星衡域,我就劝我姐姐将你的锁魂印解除了,还你自由。”

陈海睁开血红sè的魔瞳,看到姜璇此时全身也都被血迹沾染,坐在那里分外的柔弱,轻笑了一声说:“若是你们将我的锁魂印除掉之后,万仙山想杀我者,不知凡几。”

姜璇蹙着眉轻呼了一声道:“为什么!”

陈海此时稍稍恢复气力,淡淡地回了一句:“谁会放任一头罗刹魔族返回北域,谁又会放任一头没有约束的罗刹魔族留在自己身边?”

姜璇一阵默然,她和陈海这两三个月来朝夕相处,自认为了解陈海的习性不同于一般的魔物,但是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旁人又会怎么看待陈海?

想到这里,姜璇长吁了口气,再不说话。

藏在石窟里,又调息休养了数个时辰,陈海感觉恢复差不多了,站起来跟姜璇说道:“走,我们回北陵谷。”

****************

为避免跟魔物大军撞上,陈海跟姜璇从外围绕了一大圈,才赶到北陵谷。

这时候魔物大军距离北陵谷已不到两百里,然而北陵谷没有像陈海所想象的那般,在姜泽他们赶回报信后已经提前做好更充分的迎战准备,只是远远看到,数千血炼弟子簇拥着三四百乘精铜战车、上千头灵兽、上百头灵禽,正乱糟糟一团从北陵谷撤出。

陈海魔躯巨大,与姜璇出现在荒原的尽头,额外的显眼,姜泽、周桐他们很快就注意到陈海他们,兴奋的围过来。

看到姜璇的一身血迹了,姜泽、姜定、周桐他们又惭愧又内疚,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大家不做好迎敌的准备,为什么这么仓促的撤离北陵谷?”姜璇从陈海身上跳下来,疑惑的问道。

姜璇再少不经事,也知道从北陵谷撤到天域通道附近等候师门的救援,至少需要十天的时间,两万多血炼弟子,又有相当一部分人伤势未逾,没有灵兽座骑,行动迟缓,肯定不可能摆脱魔物大军的追杀。

见姜泽、姜定、周桐等人羞愧的低下头,陈海瞬时间便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很显然在姜泽他们回来报信后,姜诏、吴承悦、宁升荣等人,就决意将伤病都抛弃掉,轻装跑路,要是不嫌更恶意的去揣测他们的动机,这些人未尝没有利用被抛弃在北陵谷的伤病弟子去吸引魔物大军的心机。

陈海只是嘿嘿狞笑,抱胸站在一旁不吭声。

见姜泽、周桐他们羞愧的样子,姜璇也猜到是怎么回事,她还少不更事,没有学会出卖跟背叛,一脸俏脸涨得通红,气得不知道要姜泽他们说什么才好,她跟陈海拼命吸引魔兵斥侯的注意,让姜泽他们能及时赶回通风报信,就是为了让姜诏、吴承悦他们能够抛弃伤病弟子,独自逃跑吗?

“姜璇师妹,大部队都准备出发了,你能及时安然无恙回来就好,要不是遇到姜雨薇师姐,我都不知道怎么交待呢!”宁升荣剩御他那头威风凛凛的灵虎,赶过来一脸关切的说道,“姜师弟他们四辆精铜战车,赶回来报信时,都跑散架了,我再调四辆战车给你们,这样你们就不用担心会被落下了!”

“为什么不将所有伤病弟子都带走?”姜璇质问道。

“……”宁升荣英俊的脸一顿扭曲,没想到姜璇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竟然直接就戳中他内心的难堪,尴尬的解释道,“我们已经派人乘灵禽赶回天域通道附近报信,相信师门很快就会有援兵派来,绝不可能坐视我们受魔物屠戮——我们也是先赶往天域通道附近迎接师门援兵,相信到时候能及时赶回来救援其他人。”

姜璇不再是少不更事的天真少女,她相信万仙山了解到血炼场的残酷跟魔物异动之后,是有可能派援兵进来的,但正因为如此,诸弟子精诚团结才更有可能坚守到援兵赶到。

宁升荣他们想逃,无非是认为他们两万多人,怎么都坚守不到师门援兵赶来的那一刻,这也坐实他们将伤病弟子抛弃下来,就是要利用这些伤病弟子吸引魔兵大军,以便他们能逃得更远,能在血炼场存活更久,支撑到援兵到来的一刻。

“我不走,”姜璇斩金截铁的说道,飞跳到陈海的肩头,柔声跟陈海说道,“我们留在北陵谷等候援军,好不好?”

陈海心里一笑,谁是诱饵还不得而知呢,摊摊手,将破月戟扛在肩头,大步朝北陵谷走去。

宁升荣英俊的脸,yīn柔的抽搐了两下,扫了姜泽、周桐、姜定等人一眼,见他们都慌乱的避开他的眼神,目光骤然一冷,他是想通过姜璇去讨好姜雨薇,也有心想拉拢姜泽、周桐等人,但他不可能为了讨好姜雨薇,为了拉拢姜泽、周桐,就留下来陪这些不知死活的人赌命。

陈海手脚并用,爬上谷口北侧的山崖,坐在一块巨石上,托腮看着山谷里的一切。

数千宗阀子弟簇拥着三百多辆精铜战车,乱糟糟的却又十分快速的驰出北陵谷。虽然留在北陵谷的血炼弟子人数更多,但装备差不多了,不要说没有几头灵禽、灵禽了,就连精铜战车也没有几辆,显然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寒门出身,不管有没有伤病在身,这一刻都被宗阀子弟视为会拖累逃亡速的累赘,被抛弃下来。也有一部分人,显然也清楚宗阀子弟并不可靠。

陈海回头见姜泽、周桐、姜定三个少年,手脚并用的爬过来,狞笑着问道:“你们怎么不跟着宁升荣他们去逃命?”

“魔兄,我们要怎么才能守住北陵谷?”姜泽一直都不想承认一头魔物,比他们更聪明、更精通战事,但到生死关头,不得不硬着头皮过来求教。

“守战之事,人心为上,”陈海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去跟大家说,宁升荣、吴承悦、姜诏等守阀子弟逃走,必定会将魔物大军的主力吸引走,我们留下来的人,守住北陵谷的胜算更多。”

“啊?”姜泽微微一愣,问道,“这怎么能说服得了众人?”

“你以为我魔族中的魔将、魔侯,都是像你们所想象中的那么愚蠢吗?北陵谷血炼弟子分成两拔人,一逃一守,它们真就分不清楚哪一拔人的价值更高吗?你们寒门庶支子弟身上,才有几两肉?”陈海狞笑问道。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三十六章 北陵谷(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