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31 剑西来,狗急跳墙 为38000金钻加更

731 剑西来,狗急跳墙 为380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剑西来显然也是个有脾气、有血性的人,被白虎元帅这么三番两次的激将,焉有不怒之理,当众拔出长剑、口吐豪迈之言也就理所当然。

去杀小阎王!

凌晨一点,剑西来再次做出决定。灯光下面,他手持长剑、怒目圆睁,看上去杀气凛然。但是这副场景出现在现代的咖啡馆中,未免就显得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周围的人都一个个吃惊地看向了他,毕竟除了在电视剧里,“长剑”这东西出现的次数可不多了。

当然,这也影响不了白虎元帅的情绪,白虎元帅顿时激动地说:“属下愿意生死相随!”

剑西来本来已经放弃暗杀小阎王了,就因为白虎元帅的步步紧逼,所以又下了水。而白虎元帅之所以要这么做,则是因为他有十二个兄弟死在了小阎王的手上。

我肯定动摇不了剑西来的决定,只能暗中祈祷我舅舅真的已经做好准备。

剑西来说走就走,手持长剑就往外闯,白虎元帅第一个跟上,我和青龙元帅也紧随其后。剑西来疾如风、快如电,一步不停地往外走着,很快就出了咖啡馆,我们也是一样,大步流星。

但走到机场大厅的时候。剑西来突然又站住了脚步。

这时候的剑西来,似乎有点冷静下来,不像之前那么怒气冲冲。他回过头来,冲着白虎元帅说道:“白虎,我可以带你去杀小阎王,但有些事必须要提前说清楚。”

白虎元帅站直了身体,面sè严肃地听着。

“第一,朱雀和玄武联手,也不是小阎王的对手,此人的实力超乎寻常,或许已经达到龙组队长的程度,虽然我不至于怕他,但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胜过他。”

“第二,之前的我,确实耍了一点手段,上次面见太后娘娘,我看出她的气sè确实不好,近日必然病情加重,所以我才承诺一个星期之内将小阎王给杀掉。你猜得没错,我给自己留了后路,我知道太后娘娘会把我再召回去的。同样的,我并不是怕了小阎王,我只是觉得若无重兵压制,一个星期之内根本干不掉他,但在当时那种情况之下,太后娘娘已然发怒,我只能先答应她,这是权宜之计。”

“第三,我并非不想为玄武、朱雀报仇,只是时机未到罢了。小阎王那家伙独占三城,属下成员达到数千之众,就靠咱们这几个人,想干掉他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我打算回去以后好好准备一下,两三个月内再对他发起一次进攻。”

“第四,我敢打赌,你所谓的情报,不过是小阎王在故布疑阵,他那样的人若想隐藏行踪,你根本一点痕迹都发现不了!你死的那十二个兄弟,也是他故意而为之的,就是要让你觉得这情报来之不易,迫不及待地想往他的圈套里钻!我可以保证,当咱们真的赶到那家足疗店,必然会有天罗地网在等着咱们,再想逃出生天就难了!”

“我说完了,如果你还想去杀小阎王,我奉陪到底!”

剑西来的这番长篇大论讲完,眼神也变得无比犀利起来,直勾勾盯着白虎元帅。

白虎元帅不说话了,一双眉毛高高皱起,显然在仔细思忖剑西来的话。

而我的心中却如翻江倒海一般,经过剑西来这么一分析后,我才知道了我舅舅的真正想法,原来我舅舅是这么厉害。真是惭愧,我认识我舅舅这么长时间了,对他的了解还没有和他素未谋面的剑西来多。

当然,可能是因为剑西来能够站在和我舅舅一样的高度考虑问题,所以才会如此丝丝入扣、入木三分。

有句老话确实说得好,最了解你的往往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

我舅舅已经够强,每一步都设好陷阱,但剑西来也不遑多让,将我舅舅的手段都看穿了。

毫无疑问,如果我们真赶去那个足疗店的话,必会遭到小阎王的致命围剿。白虎元帅虽然四肢发达,但也不是个头脑简单的人,他仔细考虑过剑西来的话后,只能咬牙说道:“尚书大人,我希望有朝一日,可以为我那十二个兄弟报仇!”

“那是肯定的!”

剑西来继续说道:“你还有多少兄弟在这?”

白虎元帅回答,说还有二十多个,就在机场外面待命。

剑西来点头:“让他们继续呆在这吧,多熟悉一下省城,将来还要靠他们的。”

“好。”

白虎元帅答应过后,便拿出手机来打电话,部署机场外面的那些兄弟。

而我们几个,则朝着安检口走去,时间也差不多了,再等一会儿就能回到凤城。就这样,一场看似轰轰烈烈、筹谋多时的暗杀行动,随着太后娘娘的病危而消弭于无形了。

但,就在我们往安检口走的同时,青龙元帅突然发现了不对劲:“怎么感觉机场里面人少了很多?”

我们左右一望,发现确实没多少人了,刚才还哄乱、拥挤的大厅,现在变得格外安静、寂寥,就连安检口都没几个人在排队了,气氛似乎有点诡异。

白虎元帅说道:“可能因为是凌晨吧,人少点也正常。”

青龙元帅摇着头说:“不会,好歹是省城的机场,再是凌晨也不会只有这么点人,肯定出问题了!”

青龙元帅这么一说,我们几个都站住了脚步,谨慎地往四周看着。这才发现,即便是仅剩不多的旅客和工作人员,其实也在偷偷地瞄着我们,这种情况似乎持续有段时间了,只是他们之前一直计较着“杀”还是“不杀”的事,所以没有注意的到。

剑西来叹着气说:“即便咱们想走,恐怕也来不及了,小阎王显然已经在现场了。我很纳闷,他怎么知道我今天会来,难不成有内鬼?兵部这到底是怎么了,既有龙组的内鬼,又有小阎王的内鬼,还让不让我好好活两天了?”

剑西来这话一说,我的心里顿时扑通扑通直跳起来,生怕我这个内鬼被揪出来。好在此时情况危急。剑西来也顾不得那么多,白虎元帅突然一撩自己的军大衣,摸出两柄恐怖的开山斧分别握在手中。

“尚书大人,机场外面有我的兄弟,他们是开车过来的,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白虎元帅面目狰狞地说。

“好!”剑西来立刻答应。

目前看来,安检肯定是进不去了,整座机场似乎都被小阎王控制。到底是这个城市的王啊,在自己的地盘上就是任性!

按照剑西来他们的想法,小阎王既然之前在足疗店设下天罗地网,肯定没那么快速度将整个兵力运到机场,趁着这个时间赶紧离开才是王道。所以在白虎元帅拔出斧头的瞬间。青龙元帅也摸出了她的猎龙刀,剑西来亦抽出了他的长剑。

见状,我也立刻把打神棍握在手中。

接着,我们四人便头也不回地朝着机场出口冲去!

与此同时,机场中的人也注意到了我的异状,他们的獠牙终于露了出来,纷纷摸出身上的家伙,一窝蜂地朝我们冲了过来。不过,我舅舅应该是观察到我们买了回程的机票,才临时改变主意,决定在机场动手的,布控还未彻底完成。所以现场的人不是很多,也就几十个而已。

但从这几十个人跑动的姿势和迅速的反应来看,也是精英中的精英了。

剑西来是兵部的尚书,又号称夜明第一高手,对夜明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舅舅显然是铁了心要杀他的。

可以不杀青龙元帅和白虎元帅,但剑西来必须死!

四周的人,如同猛虎下山一般朝着我们扑来,各个都凶相毕露、杀气凛然。我也做过省城的王皇帝,如果这些人都是精英的话,按理来说我也应该认识些的,但奇怪的是。一眼望去都是生面孔,我不禁觉得奇怪,难道这些都是龙组的人?

我还来不及多想,双方已经接触、交战。

我舅舅安排在机场的这些人,虽然已是精英,但依然不是我们的对手。

剑西来一柄长剑刺出,“唰唰唰”的声音一起,至少就有七八人倒地;白虎元帅的开山斧左劈右砍,瞬间就有数个人被击飞;青龙元帅的猎龙刀神鬼莫测,只听到一声声的惨叫响起,根本无人能敌。

虽然我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但他们肯定都是我舅舅的手下,说我不心疼那是假的。可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和剑西来他们一起大杀四方,当然我下手的时候肯定会有分寸,只劈他们的手或者脚,更不会去下死手。

不一会儿的功夫,这几十个人就被我们给干掉了,我们继续往机场外面冲。只要到了外面,坐上白虎元帅安排的车,就能逃之夭夭了。

我们四人齐头并进,很快就冲出了机场。省城的机场很大,机场外面也很宽阔,有一片很大的停车场,还有将现场照得亮如白昼的路灯。停车场上,此刻停满了车,这副场景本来没什么可稀奇的,但每一辆车前都站着三四个人,而且人人手里还都握着家伙的话,就无比可怕了。

放眼望去,现场黑压压的一片,至少有好几百人,个个目光yīn冷,像是一群饥饿的狼。

我们几个心中都是一凛,知道小阎王果然还是来了。他是这个城市的王,手下当然不只有这么点人。但在短时间内召来这么多人,已经非常恐怖。

而且在这些车、这些人中,有那么三四辆车,正烧着熊熊大火,大火之中不断响起惨叫声。

显然,那是白虎元帅的兄弟,本来打算接我们走的,却遭到了小阎王的毒手。

实在是太残忍了。

我始终觉得,即便我舅舅做了龙组七队的队长,做了国家的人,也改变不了他“恶魔”的本质。

或许,对付夜明这种邪恶组织。就需要我舅舅这种“恶魔”来以毒攻毒、以暴制暴吧。国家专门派我舅舅来对付夜明,不是没有道理的。

可想而知,在看到自己的兄弟都被烧死以后,白虎元帅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怒吼,吼声直冲整个机场上空。他的眼睛红了,像只发狂的虎,浑身燃烧着熊熊的怒火,即便之前兵部大比之上,浪剑客被万毒公子的七尾蜈蚣咬时,也没见他怒成这样。

白虎元帅举起他的两柄大斧,就要往人群里冲,但剑西来伸手拦住了他。

“尚书大人!”

白虎元帅的手在哆嗦,声音也在颤抖:“求你,放我去战斗吧!”

以白虎元帅现在的状态,冲到人群之中绝对是个大杀器,不知要有多少人头落地,作为这个城市曾经的王皇帝,我当然是不愿看到这种事的。

剑西来仍旧伸手拦着白虎元帅,平静地道:“你别着急,也别冲动,一切听我指挥。”

到底是兵部尚书,白虎元帅就是再焦躁,也要听剑西来的话,只能暂时放下斧头,但是怒火依旧不减。

剑西来控制住白虎元帅以后,便放下手,冲着对面人群朗声说道:“小阎王在哪里?”

面对这数百个人,剑西来似乎一点也不慌,面sè平静、气息沉稳,颇有宗师风范。人群之中,传来一些异动,接着有几个人从中走出,打头的人身材高大、气势万千,正是我的舅舅小阎王,而在他的身边则跟着几个熟面孔,如李爱国、赵铁手、流星等等。

除了青龙元帅以外,白虎元帅和剑西来都是第一次见我舅舅,但在我舅舅出现的同时,两人就齐齐把目光聚焦在了他的身上,仿佛已经认准了他就是传说中的小阎王。

没有办法,我舅舅的气场确实太强大了,千军万马之中,只要他一出现,所有人的眼睛都会不自觉地看向他,仿佛他就是天生的王。

虽然上个礼拜,我才和我舅舅见过面、谈过话,但是现在再看到他,仍旧是抑制不住的激动。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体内跳出,热血也在隐隐沸腾。这么大的阵仗,干掉剑西来应该不是问题了吧?

还未进攻兵部,就把兵部尚书和四大元帅除得差不多了,我要是龙组的老大,肯定要狠狠地夸赞他。

当然,我肯定不会让剑西来等人知晓我心里的想法,同样面sè凝重地盯着对面一干人群。

或许是我舅舅的气势太盛,青龙元帅轻轻拉了一下我的胳膊,并且不动声sè地挡住了我的半个身子,冲我悄声说道:“如果一会儿打起来,你就跟在我的身后!”

面临如此危险的情况,青龙元帅竟还挂记着我,甚至还要保护我,说我心里不动容那是假的。

与此同时,我舅舅领着一帮人也走出来了,站在距离我们十几米外的对面,这位被夜明定为“魔”的小阎王,同样朗声说道:“我就是小阎王,你找我干什么?”

和剑西来一样,小阎王同样第一时间就把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仿佛认准了他就是号称“夜明第一高手”的剑西来。我想,不只是因为剑西来手中的长剑,还因为二人近乎于相同的气势和气场。以至于彼此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对方的身上。

身为兵部尚书的剑西来,身上确实有着完全不输于小阎王的气势。

只是因为小阎王人多,而剑西来人少,所以看着小阎王似乎处于上风,而剑西来则落于下风。但在这种情况之下,剑西来仍旧面sè平静、语气平稳,足见其的底气和修为。

剑西来冲着小阎王拱了拱手,说道:“你好,我是剑西来,久仰你的大名!”

剑西来说的是“我是剑西来”,而不是“我叫剑西来”,说明他对自己的名字很有信心,认为小阎王一定听说过的。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小阎王点头说道:“我知道你,夜明的兵部尚书,亦是夜明的第一高手!”

剑西来似乎很满意小阎王的回答,微微笑了起来:“不错,就是我。”

小阎王却冷哼一声:“也就是太后娘娘把我踢出来了,否则‘夜明第一高手’的名头必然是我!”

我舅舅以前确实被太后娘娘看重,亲封他为杨皇帝,可惜后来随我妈去了趟帝城,再回来后一切就都变了。曾经十分器重的人,却成了太后娘娘必杀的对象。

而剑西来听了这样的话后,面sè顿时一变:“小阎王,你未免也太狂了吧?!”

其实我舅舅并没把握能胜过剑西来,只不过他一向张狂惯了,不管打得过打不过,总要在口头上先压对方一头,这也是他的战术,让对方未战先怯,气势先灭三分。

就好比两军交战,总要先骂一阵,骂得强的一方,真打起来也格外有劲。当初诸葛亮阵前骂死王朗,对方的兵也同样一战而溃,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面对剑西来的质问,小阎王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愈发大言不惭起来,慢慢从自己身上抽出一截漆黑、粗大的铁链,“当啷啷”握在两只手中,冲着剑西来道:“是不是狂,交一下手不就知道了么,别一会儿被我打哭就行!”

小阎王越是张狂,白虎元帅就越是按捺不住,焦急地想要上去战斗,主动向剑西来请战。

剑西来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你不是他的对手!”

接着,剑西来再次朗声说道:“小阎王。既然你这么狂,要不咱们来个赌约!咱俩当众来打一场,如果你输了,你放我们走,如果我输了,我们几人任你处置,怎样?”

这句话一出口,便知剑西来老奸巨猾,其实他也同样没有把握能胜过我舅舅,但这已经是最好的应敌之策,起码还有脱身的希望。如果几百个人围攻上来,哪里还有命在?

剑西来就是抓住我舅舅张狂的这一点来激将他,觉得小阎王既然这么狂,肯定不会当众丢了面子,答应他的要求也就板上钉钉了。

如果放到二十多年前,没准这激将法还真能成功,那时候的小阎王冲动、自负、桀骜不驯、自高自大,被人一激就立刻上套;可惜的是,二十多年已经过去,当年那个青涩的小伙子已经长大,岁月让他变得成熟、沉稳,而且还成了龙组的七队队长,专为国家做事。

现在的他,做出的任何事情都以国家为先、以任务为先,不会再随随便便耍自己的小脾气了。

就听小阎王沉沉笑道:“我没听错吧,你他妈要跟我单挑?”

小阎王一边说,一边摊开双手,指着周围一大片人说道:“那我带这么多人是来干嘛的,当摆设吗,图好玩吗?剑西来,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跟十多岁的孩子一样幼稚?”

小阎王这么一说,四周立刻起了一片哄笑。

“玩单挑啊,什么年代了还玩单挑?”

“老头,要不咱俩单挑,我让你一条胳膊怎样?”

“你瞅你那个模样。还和我们阎王大哥单挑,你他妈配吗?!”

四周众人并不知道剑西来的厉害,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嘲笑;当然,也有可能知道,故意在激怒他。如果是后者的话,他们的目的确实达到了,剑西来的确变得怒不可遏了,他可是夜明的兵部尚书,横纵天下的无敌高手,什么时候不是被人小心翼翼地捧着,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嘲讽过了?

听着四周一阵又一阵的哄笑声和嘲讽声,白虎元帅再次变得按捺不住。咬牙切齿地说:“尚书大人,和他们拼了!”

青龙元帅则低声说道:“尚书大人,我和白虎护你离开!”

青龙元帅这话说得显然有点理想化了,现场这么多人,又有小阎王这个凶神坐镇,想护剑西来离开,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剑西来当然也懂。

剑西来看看白虎元帅,又看看青龙元帅,最后,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自从来到省城,从头至尾,我都不是主角。无论一开始发生在内部的争执,还是现在和小阎王的骂战,我的参与度都基本是零。但是现在,剑西来突然看向了我,让我心里猛地一个咯噔,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果不其然,剑西来的眼神之中突然闪过一丝杀气,接着猛地一把抓住我的领子,瞬间将我拉到了他的身前,用手扼住我的喉咙,冲着对面大声喊道:“小阎王,看看这人是谁!我让你现在立刻撤退,否则我就将他杀了!”

看网友对 731 剑西来,狗急跳墙 为380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