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北陵谷(七)

第六百三十七章 北陵谷(七)

守战之事,人心为上。

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

被抛弃在北陵谷的,绝大多数都是寒族子弟,他们就是因为没有灵兵玄甲,没有上等的灵丹伤药,在此前的诛魔血战中,伤亡惨重,伤病也没有办法得到很好的冶愈。

宁升荣等人不仅将伤病弟子抛弃在北陵谷,甚至担心会吸引大量的魔物追杀,严禁那些手脚完好的寒族弟子大量尾随他们而走,使得这一刻北陵谷内沮丧者有之、绝望者有之、愤怒者有之、痛恨者有之。

有的血炼子弟翻山越岭,往魔物大军赶来的反方向逃亡;有人则抱着因伤病失去行动能力的兄弟姊妹不知所措;有人坐以待毙、悲鸣狂叫,北陵谷这时候内乱作一团。

也有一部分人想要死守北陵谷,但想到十数万魔物大军距离这边仅一天多的行程,再想着后续荒原深处,可能还会有更多的魔物涌出,内心就充满绝望。

这种情形下,怎么可能整顿防务,坚定所有人的死守决心?

然而陈海那听着刺耳的话,却是叫姜泽、周桐他们一震,他们对望一眼,都恍然大悟起来,要是往磁光之河逃亡的宗阀弟子,有可能将魔物大军的主力吸引走,那被抛弃下来血炼弟子,岂非就能因祸得祸,将有更大的胜算守住北陵谷?

甚至他们只是用这点去安抚人心,重整北陵谷的防备,即便魔物大军依旧大举朝北陵谷攻来,他们未必就一定不能坚守到师门援兵赶来的一刻。

姜泽、周桐、姜定、姜璇他们知道要怎么去做了,分头进北陵谷喊话,联络其他寒门弟子队伍的领头人物,说服他们联合起来坚守北陵谷的决心。

陈海坐在崖头,看到还是大量的血炼弟子根本不听姜泽他们的招呼,继续翻山越岭,逃离北陵谷,但大量寒门出身的伤病弟子及同伴,即便想逃,也知道他们没有座骑,又有拖累,绝不可能比其他人逃得更快,最终被迫留下来。

陈海坐在崖头,粗粗看过去,差不多有八九千多人留了下来,但以伤病居多,所有能站起来的战斗者,仅四千余人,还真是头痛啊,这一刻他不知道到底会有多少魔物主力会被宁升荣及其他逃亡弟子吸引走。

事实上就算最后剩三四万魔物继续往北陵谷攻过来,也是艰苦卓绝的一战。

姜泽、周桐他们的安慰工作,到底还是取得一定的效果,最后他们带着十数人爬上崖头,见陈海挺立宠然魔躯,正眺望远处,问道:“魔物有何动向?”

天地昏黄,魔物大军距离谷口还有一百六七十里,姜泽、周桐他们可无法眺望那么远,只能派精锐斥侯,骑乘不多的灵兽,往魔物大军开拔的方向驰去,侦察魔物大军的最新动向,他们更期待陈海的魔瞳锐利,能站在这座山崖看到一百六七十里的情形,这样他就能随时掌握魔族大军的动向。陈海回头扫了一眼,看得出姜泽、周桐他们带过来的十数人,都这一代极杰出的寒门弟子,差不多都凭借个人修行,开辟三条或四道灵脉,却因为出身寒门,唯有进血炼场,才有机会进入万仙山修行。

陈海也知道绝大多数人族,不管是不是寒族弟子,对魔物都绝无好能,也绝不会随时听他一头“役魔”指手划脚,因为与其他守谷弟子沟通的事情,陈海完全没有插手的兴趣。

陈海这时候已经注意到缓缓地蠕动着的魔物大军,此时正分为大小不等的两块。主力开始往右翼分散,往宁升荣等人的逃跑方向截击而去,仅剩四五万魔兵,一如既往地向北陵谷前行着。

“魔潮动了,”陈海闷着声音说道,“主力往宁升荣他们逃跑的方向拦截去了。”

之前猜测是一回事,确切坐实,则是另外一回事,姜泽这时候朝北陵谷兴奋传声大叫起来,说道:“魔物大军主力被吸引走了、魔物大军主力被吸引走了……”

虽说北陵谷还需要单独面对四五万继续进逼来的魔物,压力依然沉重,但总比之前陷入彻底的绝境要强得多,大家至少还有机会一搏。

北陵谷中此时虽然谈不上欢声雷动,但是之前残留下来的骚乱气息很被消弭了。

虽然一部分魔物兵马,有可能要拖到明天才会抵达北陵谷,但时间对姜泽他们来说,太紧迫了,当即就坐在山崖前,商议整编兵马,坚守谷口石墙之事。

北陵谷两侧悬崖极其陡峭,几乎都三四百米高、直上直下,极难攀越,而谷口狭窄,都不到四百米宽,而且宁升荣他们退到北陵谷,利用几天时间就筑出一座四五米高宽的石墙,也算是具备基本的城防基础。

姜泽他们就想着利用这道石墙,与冲进来的魔物打持久战。

“啊……”陈海打了个哈欠,一对鳞爪抱着头颅,朝天而躺,毫不掩饰他对姜泽这些少年所议论的话题,实在没有什么兴趣。

“魔兄,你以为如此守谷,怎么样?”姜泽很想在周桐之外的寒门子弟首领之前,表现得更有把握一些,但想到事关数千血炼子弟的伤亡,也不管其他寒门子弟首领怎么看,硬着头皮问陈海。

“数千子弟原本能活,让你胡乱指挥,却都要死绝,你要老魔我怎么以为?”陈海跷起粗壮的鳞足,伸爪扣着脚趾丫子,慢悠悠的说道。

“魔兄,你以为要怎么守北陵谷?”姜泽嫩脸涨得通红,强忍住扭头就走的冲动,问道。

“你们仅四千子弟能战,而且这四千子弟里,残手断脚者,还不在少数;绝大多数人又伤药耗尽、缺少战兵战甲,连能在魔兵中冲锋突杀的精锐战车,都没有完整的几辆,甚至连把强弓都没有;彼此间又不甚熟悉,难以结成严密的战阵,只给你们不到一天时间,凭什么在四五万魔兵前守住这谷口?”陈海还是魔躯,说话快了太刺耳尖锐,便放缓语速,跟姜泽他们说道,“而你们真想守住北陵谷,第一战就必须要重挫魔兵的锐气,而不是被他们重挫了锐气。”

“要怎么重挫魔兵的锐气?”姜泽让陈海数落得一无是处,却也能耐着性子问道,不管他嘴上承不承认,他心里都知道这一路上过来,他跟着姜璇家的青鳞魔后面,学到的东西实在太多,都怀疑姜璇家的青鳞魔在被捕获之前,可能是魔族里统兵打仗的一员魔将,又或许魔族兵马之中,也有军师、参军之类的角sè。

“满谷丢弃的帐篷,都是极佳的引火之物,你们何需问我要怎么重挫魔兵的锐气?”陈海诘诘怪笑了两声,心想无论在燕州,还是星衡域,宗门弟子太习惯于强者为尊的规则了,都忘记了人之所以为人,更主要的在于对工具、计谋的利用。

宗阀子弟,特别是像姜诏、吴承悦、宁升荣等本宗出身的弟子,即便在血炼场也想受到极好的照顾,因此通过部将或仆疫弟子,携带大量的物资进来。

进血炼场,可能用储物戒装物资,但进入血炼场后,会因为真元严限受限,这些物资就不能再储存在储物戒里,而他们逃离北陵谷里,除了必要的兵甲、丹药以及大量的道符、护身法宝都带走外,则将大量的生活物资遗弃下来。

除了数千顶帐篷都易引火外,还有二三百桶照明用的松脂火油,加上其他的引火之物,足以在北陵谷内部,寻找一处狭窄的地方,布下一道烈焰陷阱。

**********************

看到黑潮般的魔物往谷口涌过来,姜泽带着小队斥侯兵马,快速往后方撤去,他担心魔物不会上钩,连撤边回头看去,看到最先头的大群魔兵,毫无停留的越过血炼弟子在谷口所筑的第一道石墙,他才稍稍放松一些。

姜泽他们退回到大量遗弃帐篷、内浇火油的第二道防线后,也积极备战,准备抵挡住魔物的第一波冲锋。

在陈海的坚持下,姜泽他们利用六七个时辰的时间,在北陵谷的内侧抢筑出一道二百多米长、什么作用都抵不上的土墙,但这道土墙的最根本作用,还是为了诱敌,让魔族大军里、拥有不弱人族将领指挥技巧的魔将误以为留守北陵谷的血炼弟子还想着退到北陵谷的最深处负隅顽抗。

魔物大军的前哨兵马,被姜泽他们痛快淋漓的击退,但随后有着更多的魔物涌进来,它们意识不到随意丢弃的帐篷,将是埋葬它们的烈焰陷阱。

陈海站在一座高崖上,看着涌入北陵谷的魔兵越来越多,而姜泽他们所抢筑的土墙,才三五下就被魔兵大军打塌下一截,他便不再等,从高崖一跃而下,挥戟斩出,除了斩杀两头腋爪魔之际,“哧溜”一道火星在石地上迸溅而去,这时候姜泽他们也将准备好的松脂火把、以及沾火脂的火箭,朝前面攒射过去。

前方的魔兵被堵住,后方的魔兵还在不断的往前推挤,等意识到大火腾天而起,已经有两三万魔兵,进入北陵谷最深处、最狭窄的一段谷道,直觉四面八方都是火海……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三十七章 北陵谷(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