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风起(十五)

第一百一十八章 风起(十五)

十余支火把落在山凹之中,这些火把都抱着油布,虽然火苗被山风扯得不住摇晃,却始终不息。

深秋草木已然干枯,这些火把更点燃了山凹之中草丛灌木,狂风撕扯之下,火光蔓延开来,将山凹之中映照得通明一片!

火光中,就见几十名庄客死死的围着徐敢,迎着从峰顶倾泻而下的箭雨!

这些庄客或者持盾,或者挥舞兵刃拨打箭矢,死死站定不退。

虽然这些并没有厮杀经验的庄客,这个时候都忘记了其实可以反击,可以还射,只知道用血肉遮护住徐敢,但这份忠勇,也足够让人觉得,徐敢没有白保护他们十余年,没有白教养他们一场!

秦汉以来,男儿雄烈之风,至于隋末之世,仍然未曾完全消散!

拴在山凹避风处的马群,这个时候都被惊动,长声嘶鸣,奋首扬蹄,声震四野。

如此景象,惨烈残酷到了极处。

而在峰顶,石朝志披头散发,大声怒吼:“射死他们!射死他们!”

接连吃亏的石朝志已然有些疯狂,只想看到这些庄客连同徐敢都倒在血泊之中,一个都不剩下!

马邑越骑精锐或跪或站,拼命发箭,每人身上撒袋中羽箭飞速减少。但因山风太大,而庄客们拼命在遮护拨打,每一轮羽箭过去,只能杀伤几人而已。这个时候石朝志只觉得后悔,为什么不多带点人摸上来,只用弓矢,就能将这几十人全部杀伤干净!

庄客们的表现,已经足够震惊这些马邑越骑精锐,本来想一轮羽箭之后,大家就冲下去一阵砍杀。

现下大家都只是在拼命发箭,将携带羽箭射干净之后再冲杀下去。这些庄客强悍若此,虽然没什么战阵经验,但真如此前打算一般射一轮就贴身近战,哪怕他们是越骑精锐,也少不得有些伤亡,现在尽可能的多消耗他们一点,就是一点。

怪不得王太守拣选他们这些精锐马邑越骑前来剿洗这样一个小小村落,这些庄客,真不知道怎么练出来的,拉到战阵上走一两遭,剩下的就是一队精锐,绝不在他们这些马邑越骑之下!

在停兵山下的留守马邑越骑,一个个都呆呆的看着山凹中燃动的火光,听着被狂风送来的呼喊怒号之声,人人变sè。

一场夜袭,变成这么大的场面,也不知道上去二十余精锐骨干,还能回来多少。这个差遣,看来真是碰上了硬茬子!

饶是徐家闾庄客顽强若此,马邑越骑上下还是没有一个人怀疑,他们会最终将这几十名庄客剿洗干净,只是看最后要付出多少代价罢了。

一名马邑越骑望着山顶火光,喃喃自语:“早点收拾干净也罢,这个庄子里的人,就透着邪门,千万不要再有什么变故了…………”

而陈凤坡和手下之人也呆呆的看着眼前景象,人人sè变。

陈凤坡轻声自语:“使我们神武豪杰啊…………可惜了,可惜了…………”

山顶之上,一轮又一轮的羽箭从马邑越骑手中泼洒而出,稳定的杀伤着山凹中那些顽强的庄客。

有些越骑已经射空了撒袋中的羽箭,纷纷拔刀,只等石朝志一声号令,就要冲杀下去。

石朝志已经扎束好散乱的头发,也冷着脸拔出了直刀。

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将徐家闾剿洗干净。他总有一种莫名的预感,留着这些庄客,会在将来,给马邑鹰扬府,给自己,给家主王仁恭带来莫大的危险!

这种感觉莫名而来,说不出来由,让石朝志分外的难受。

不过只要杀光他们,就解决问题了!

最后一轮羽箭射完,山顶上一片拔刀之声,石朝志举起手来,准备大吼下令。

就在杀字要狂吼而出之际,石朝志心中突然升起巨大的危险感觉,他猛然回头!

山凹处火光映照之下,就见一面小盾,打着旋直奔自己腰肋处而来。盾牌上凸起两根尖刺,闪着寒光,风声猛恶之极,只要撞上,就是筋断骨折,再也挣扎不起!

这小盾是从何而来?

紧要关头,石朝志再度猛然趴了下去!

作为马邑府有数悍将,带着最为精锐的马邑越骑,对付一个民间村落,一夜之间,石朝志竟然三次经历生死一线的遭际!

铁盾从石朝志头顶掠过,正撞在他身后一名马邑越骑的背上。喀喇一声脊椎骨断裂之声响亮,这马邑越骑顿时就惨叫着软倒在地。

身着半甲,仍然不能当铁盾之一击,这铁盾出手之际,如何狂猛暴烈,可以想见!

韩约身影出现在峰顶,这位一向沉稳木讷的高大青年,两眼血红,持神荼铁盾,怒吼一声,就撞向纷纷回头的马邑越骑之中!

而在韩约身后,就是徐乐的身影。

哪怕在千余越营地,举止仍然潇洒自若的乐郎君,这个时候,浑身散发的,就是慑人的杀气。

徐乐终于赶到。

一路狂奔疾驰,入夜之际,终于赶到停兵山前。在石朝志带领马邑越骑偷偷摸上来之际,徐乐和韩约两人,同样也偷偷越过了马邑越骑的封锁线,朝山上摸来。

但就是迟了这么一步,马邑越骑已然暴起,占据峰顶,朝着山凹中泼洒箭雨!

徐乐的心像是被一只大手紧紧揪着,只觉得喘不过气来。心中所有,只是巨大的惶恐。这种惶恐,在摸到马邑越骑身后,现身冲杀之际,只有靠着无情杀戮,才能发泄出来!

韩约率先狠狠撞进了马邑越骑人堆之中,铁盾与甲胄的碰撞之声,马邑越骑的惨叫之声,骤然爆发而出。

接着徐乐已然跟上,踩着韩约的脊背跳起,落入人堆之中,手中直刀展动,顿时血光四溅。两名马邑越骑颈项中刀,大动脉被砍断,鲜血飚射而出,冲起半天高!

十九年的人生当中,徐乐这是第一次,想杀光眼前敌人,想将他们撕得粉碎!

在山凹之中,靠在大石之上,按着胸口创处的徐敢,淡淡一笑,轻声自语。

“阿乐,是阿乐。”

庄客们呆呆的看着山顶处爆发的厮杀,满脸汗泪的韩小六,突然振臂高呼。

“是乐郎君来了!我们杀上去呀!”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八章 风起(十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