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四十章 北陵谷(十)

第六百四十章 北陵谷(十)

万仙山地处崇国北部,北境数万里的防线和罗刹魔族所控制的魔域接壤,是以宗门几乎所有的弟子,都有过和罗刹魔族战斗的经历,对御魔战场的血腥、残酷早已经屡见不鲜,但是这一刻看到姜璇、姜泽和周桐等血炼弟子所处的窘迫困境,还是一阵眼睛发热。

连月来的战事,让这些装备本就不精良的弟子身上早已经褴褛不堪,他们没有坚不可摧的战甲、灵甲护体,踏入血练场时所穿戴的甲胄,早已经破烂不堪,大多数人只好用临时剥下来的魔物鳞皮,修补甲胄,几乎每一个人的战甲都到处都是补丁,破破烂烂,像是一支乞丐军。

再仔细看,他们的长矛都会比正常的短上许多,应该是在残酷的战事中得不到相应的补充,只得不停地打磨导致的;有些战戟、战矛,锋刃断裂后,绑上磨砺得锐利的坚硬魔骨继续作战。

然而就算是如此,在姜雨薇找到他们的时候,还是能清晰地察觉到这些孤立无援的弟子们身上,所凝结出来的那股强悍的杀伐之气。

这两个月前来自诸郡府,绝大多数人都还互不相识的三四千弟子,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磨砺成一支虎狼之师了!

真是叫人难以置信,也难怪在四五万魔兵的围困下,能坚守下来。

姜璇看到姐姐姜雨薇,看到站在姐姐身边的陈海,心情更为激动,美眸晶亮发热,只是军阵还没有散,她也只能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站在自己该在地位置上。

姜雨薇和身旁的几人相视一眼,看向欣喜得难以自制的姜泽、姜璇、周桐等人,都长叹一声。

数日前,宗门得到传讯,得知血炼场魔物再次大规模聚集,碾压血炼弟子,决意从七峰抽调精英弟子进入血炼场救援,此时宁升荣等宗阀子弟,被魔兵主力杀得丢灰弃甲,仅剩宁升荣等二百余人,凭借灵兽、灵禽的高速机动,在磁光之河附近,与魔兵主力周旋。

姜雨薇他们进入血炼场后,宁升荣等人就坚称进入血练场的弟子已经全军覆灭,一直阻止姜雨薇等人向北陵谷而来。

不管姜璇有无生还的希望,宗门通过狭窄的磁光之河打开能让明窍境弟子进入的天域通道不容易,姜雨薇等增援弟子都不可能就这样直接回去,近千增援弟子,最终还是尾随魔兵主力追杀而来。

虽然魔物大规模聚集成军,藏着太多的蹊跷,但坚守北陵谷的状况太糟糕了,几乎人人带伤又伤药耗尽,特别是四五千重伤病,虽然未必能入宗门修行,但编入诸峰道兵必能成为精锐战力的弟子,也急于回灵气充裕的万仙山救治,才不至于断了生机。

姜雨薇她们分出小队,往北陵谷外围搜索四五天,再没有什么发现之后,就不再耽搁,就直接从北陵谷,护送最后剩下的六七千血炼弟子,往天域通道方向退去。

且不管血炼场深处是否还有魔物聚集,或还有更强悍的魔头潜伏,北陵谷外的十数万魔兵,已被姜雨薇他们杀破胆,聚集在一座石岭里,不敢过来纠缠,陈海随血炼弟子返回,倒是没有遇上半点波折。

回去的路上,宁升荣、姜诏、吴承悦等人,曾数次试图想跟姜雨薇她们解释,但是姜雨薇的一张俏脸始终如冰霜一般,不予理会。

要不是宁升荣、姜诏、吴承悦皆是大族本宗子弟,姜雨薇在血炼场里,就将他们都一剑斩杀了。

一行人在天域之中又行了十余天,绚烂的磁光之河才出现在他们面前,宗门也在得到传讯后,重新开启法阵,仿佛有无形的巨手,将磁光之河撕开,形成磁光扭曲的通道。

在上千名师兄师姐的护卫下,姜泽、姜璇等人终于踏入其中,随着一阵心神恍惚,众人终于又都踏回到位于万仙山西麓的磁光谷。

陈海睁开眼睛,当先看到的就是外门长老吴尊、姜明传等人,而这二人见姜雨薇她们最终只带了六七千人撤出来,也都不由得深吸了口冷气。

虽然血练场本就血腥无比,但是最近几十年,这种损失惨重的情况出现得也太过频繁了。若非到最后关头,吴尊和姜明及时传派姜雨薇等精英弟子进去接应,怕是最后又是一个团灭的下场。

重新回到星衡域之中,感受着被灵气重新包围的感觉,数千名死里逃生的血练弟子尽管在连月来的血战当中锻炼的坚强无比,此时也都禁不住泪眼婆娑起来。

浓重的悲怮气息在山谷之中弥漫着,将整个山谷之中映衬的愁云惨淡。

眼见着磁光之河中不再有人踏出,姜明传叹息了一声,一挥手,将云桥收回袖中,其余数十名明窍境玄修,也缓缓收回真元,切断与法阵的联系。

高空之中的天域通道又重新归于一片混沌之中,缩为一道山溪般的五彩磁光横亘在山谷的上空。

吴明传和吴尊左右对视了一眼,最终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着诸多外门执事将参加血炼弟子的诛魔功绩收缴上来、登记成册,然后去用两艘浮空巨舟,运送死里逃生的血炼弟子回泉台谷静养、等候消息。

陈海混在人群之中,跟随姜璇、姜雨薇回到姜家的小院中。

数月不见,姜父、姜母看到一身褴褛兼伤病的姜璇,都心疼得眼泪直冒,拉着姜璇的小手不停地问长问短。

姜璇在这段时间内成长不少,开辟五条灵脉,第六条灵脉也摇摇欲动,极可能在二十岁之前,开辟识海,也进入万仙山内门修行,但她这一刻只是乖巧地一一应答着。

过了好一会儿,姜母才抹着眼泪说:“你看看,为娘这一心喜,都忘了璇儿吃了这么多苦,还未曾好好休息过,娘现在就给你烧水,泡个澡好好休息一下吧。”

陈海则负手在一旁静立着院子里,看着姜氏一家共叙天伦。

当姜璇在内室之中扬起水花之时,姜雨薇从外面赶了回来,一来就直接将陈海拉到一旁问话。

“在血练场之中,宁升荣他们是否真有抛弃同族、独自逃生的行迹?”

陈海见姜雨薇表情凝重,还以为要问自己的出身来历,想不到却问出这等问题,当下好笑地耸耸肩道:“大小姐明察秋毫,这些都要询问小魔吗?”

姜雨薇蹙着秀眉说道:“宁升荣、姜诏和吴承悦等人虽然为外人所不齿,但他们都是万仙山大姓本宗,想要让他们受到责罚怕是千难万难……”

陈海搓了搓魔爪,没有回答,毕竟这些事情早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

若是万仙山想要追究宁升荣等人的责任,姜明传、吴尊两位外门长老在磁光谷时就应该当场将他们拿下,哪里会一句轻飘飘的等候消息就打发了?

正在这时,就听见内室哗啦一声水响,紧接着就见姜璇裹着衣袍,怒气冲冲的走出来:

“宁升荣他们贪生怕死,甚至不惜将数千伤病扔在北陵谷为饵,好让他们从容逃生,宗门难道就这么轻飘飘算了?”

“姜诏、宁升荣、吴承悦等人资质都不算差,原本有资格直接进宗门修行,而他们进入血练场,也是为了给各自宗族吸纳新鲜血液。在这种状况下,他们就算有一些出格言行,也没有会说什么——再说要责罚他们,也不是我一个内门弟子能插得上话的,这事你不要再多说什么了,安心进宗门修行就是……”姜雨薇蹙眉说道。

姜璇也知道在万仙山,那些天位境的老祖(宗主、太上长老、护法长老)高高在上,之下则是诸峰真传弟子(每峰十数二十人不等),作为上万内门弟子、十数外门弟子的核心,对普通弟子拥有生杀予夺的大权,地位甚至还在诸峰的执事长老之上。

而内门弟子,仅玉皇峰一脉就有上千人之多,她姐姐仅仅作为玉皇峰一脉上千内门弟子中的一员,在成为玉皇峰真传弟子之前,不要说替被抛弃又无辜死去的血炼弟子讨回公道了,甚至还要防备吴承悦、姜诏、宁升荣朝她们这边泼脏水。

“依照万仙山的规矩,外门弟子进入宗门,先在外门修行一段时间的启蒙功法之后,之后就分派到诸峰所属的炼器院、药山、演武堂等道院任事继续修行,”陈海这时候瓮声说道,“这一次虽说难以追究吴承悦等人的罪责,但宗阀子弟仅二百余人活下来,也就意味着死守北陵谷的子弟里,有近八百人能入万仙山修行。大小姐可多与姜泽、周桐等人联络,只要他们与二小姐都选择到玉皇峰所属的道院任事、继续修炼,以后等大小姐真成了玉皇峰的真传,也就不愁无人可用了。”

“哦……”姜雨薇微微诧异的看了陈海一眼。

万仙山推行的是真传弟子核心制,只要成为真传弟子,就有资格开设洞府,也有资格聚集一部分内、外门弟子到她的洞府任事修行,从而成为万仙山内部的一派势力——事实上内门弟子在宗门内拉帮结派也是常有之事。

不过万仙山长期以来,真正的权势还是被大族的嫡支子弟所掌控,寒族或庶支子弟出身的真传弟子,一方面因为人望微弱,一方面因为资源匮乏,通常都没有资格在万仙山成就自己的势力。

夜凉如水,皎洁的月光洒在陈海近丈高的魔躯之上,姜雨薇暗暗震惊,陈海从血炼场归来,重新开辟六条灵脉,只是意味着他受空间风暴重创的修为,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没有什么令人惊诧,但他的魔躯竟然微微缩小了一截,不说是魔族越强大,魔躯会越庞大吗?

难道说他在开辟灵脉之余,全身的筋骨皮肉又淬炼得更精纯了?

而一路上听姜璇所述,也亏得陈海,诸弟子才能坚守到师门援兵赶来,她也看得出姜泽、周桐等血炼子弟,对眼前这魔族尊敬有加。

“你以后便是我姜家的家将,我赐你姓名姜青,在宗门内诸事小心守护着姜璇的周全,倘若有一天,我真能成为玉皇峰的真传,绝对不会亏待了你。”姜雨薇抛开一些胡思乱想,对陈海说道。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四十章 北陵谷(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