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35 今晚,必死无疑 为39000金钻加更

735 今晚,必死无疑 为390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前一秒还制止众人羞辱青龙元帅的小阎王,下一秒便冷冰冰地让青龙元帅滚开。

这并不能说明小阎王是个反复多变的人,因为这根本就是两码事,手下在男女之事上羞辱青龙元帅不行,青龙元帅要阻挡他杀掉剑西来也不行,所以他对青龙元帅同样很不客气。

但小阎王毕竟还是留了一线,否则以他的脾气,如果换成其他人挡在剑西来的身前,根本不会说任何废话,早就一链子甩上去了!

我的心里非常明白,我舅舅还是顾及着我,否则青龙元帅早就没命了。

而青龙元帅也是一样,前一秒还对小阎王的“仗义直言”有点感激,后一秒便因为他的粗暴态度而愤怒起来。青龙元帅不仅没有让开,反而还握紧了手里的猎龙刀,眼睛也直勾勾地盯着小阎王,做出一副宁死不屈、死战到底的态度来。

仍旧躺在地上的剑西来,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再爬起来了,他的身体不知被小阎王的勾魂链击中几下,几乎快要散架。一般人被小阎王这么打,早就不知死了多少回,也就是他仍旧苟延残喘。

而青龙元帅。虽然击败了李爱国、赵铁手等人,但她身上其实也有不少的伤。但是即便如此,她也依旧稳稳站在剑西来的身前,没有一丝一毫退让或是畏惧的模样。

因为小阎王的“奇怪”态度,没人敢插手这件事情,只能静静地看着。

而小阎王,身上的杀气愈发浓厚,再次抓紧手中的勾魂链,声音也冷得像是千年寒冰:“我最后问你一遍,你滚不滚开?”

显然,如果青龙元帅再不让步,小阎王就会毫不犹豫地痛下杀手。

我的心里明白,对我舅舅来说,他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青龙元帅一次、两次,但绝不会有第三次。别说是青龙元帅,哪怕是我这个亲外甥站在那里阻挡,恐怕也会遭到他的屠戮,因为在他心中,对国家的忠诚高于一切,剑西来作为夜明的重量级人物,非死不可!

只是,面对小阎王杀气腾腾的威胁,青龙元帅依旧没有做出半点让步,反而把手里的猎龙刀握得更紧,整个身体也绷成了一张弓,显然已经做好厮杀的准备。

这一次,小阎王的耐心彻底磨尽,毕竟杀掉剑西来的任务是重中之重,任何人都不能阻挡,什么人情也不好使!小阎王是个杀伐果断的人,从来不会犹犹豫豫和拖泥带水,他觉得自己给过青龙元帅两次机会,已经算是仁至义尽,在我这边也有交代,所以立刻出手!

小阎王的双手一甩,闪耀着杀气的勾魂链便如一条张着血盆大口的巨蟒,“咣当当”地抽向青龙元帅,青龙元帅本能地用猎龙刀去一挡,便听“叮”的一声脆响,刀锋和铁链擦出无数火花。

可想而知,青龙元帅哪是小阎王的对手,猎龙刀一瞬间便被弹开,而勾魂链依旧气势不减,持续朝着青龙元帅的胸口击去。但是有一说一,小阎王毕竟也是受了重伤的,甩出的这条勾魂链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大大不如之前。

此时此刻,如果青龙元帅迅速后退,还是可以避开这致命一击的,但是剑西来还在她的身后,若她真的这么干了,剑西来必然就玩完了。所以,青龙元帅并没有退,而是用自己的身体硬抗下了这一击。

“砰”的一声闷响,勾魂链打在青龙元帅的胸口,接着青龙元帅便是“噗”的一声,喷出一大口的鲜血来!

即便是受过重伤后的小阎王,这一击的威力同样可怕。

青龙元帅吐出一口鲜血,身子也开始微晃,但她依旧没有退让的意思,手中的猎龙刀再次挥起,打算迎接下一次的攻击。青龙元帅对于战斗的直觉十分敏感,小阎王一链没有将其击倒,果然很快又击来了第二链!

勾魂链在空中闪着漆黑的光,发出“咣当当”的声音,威势相比第一击似乎更猛。本就受了重伤的青龙元帅,如果再扛下这一击的话,真的有可能会命丧当场了。

我看不下去了,实在看不下去了。

青龙元帅对我的恩义已经不用赘述,如果没她的话,我在兵部不知道已经死了几回。即便对面是我舅舅,即便我是龙组的实习队员,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杀死青龙元帅啊!

否则的话,我还算是个人吗?

剑西来死多少次都无所谓,青龙元帅却不能出事啊!

我顾不得那么多了,我说什么也得把我舅舅给拦下来,于是我的双腿立刻发力,朝我舅舅那边跑了过去。但可惜的是,王公子依旧纠缠着我,他看我要往我舅舅那边跑,以为我也要去救剑西来,顿时更加怒火中烧。

“王巍,你他妈到底还有没有良心!”

王公子一声咆哮,手里的金刀竟然越使越猛,就好像打算当场将我劈死似的。

当时我那感觉就好像是日了狗,碰上王公子这种直肠子真是没办法,我一边疲于应对王公子的纠缠,一边焦急地看着青龙元帅,确实心急如焚!

眼看着小阎王手里的铁链马上就要再次击中青龙元帅,我终于看不下去了,想要大呼一声住手。然而就在这时,一阵轰鸣的引擎声突然冲天而起,瞬间震碎了众人的耳朵,竟然是一辆威武霸道的陆地巡洋舰,朝着小阎王这边横冲直撞过来!

这辆巡洋舰显然是改装过的,头顶有八个疝气大灯,晃得小阎王眼睛都睁不开了,油门声也轰的可怕,就跟打雷似的。这辆犹如战车一样的巡洋舰。一出现就震颤了所有的人,毕竟现场的人都是肉身,谁敢和这样的钢铁怪物抗衡?

虽然这辆车的指向性很明显,就是朝着小阎王的方向去的,但小阎王的四周毕竟还有不少的人,所以这车冲过去的时候,便有数人惨遭轮胎碾压,惨叫声顿时响彻天空!

没人知道这辆车的司机究竟是谁,但谁也看得出来这是剑西来的人。

而这辆车的速度完全不减,像头无坚不摧的钢铁怪兽,咆哮着朝小阎王冲了过去。

以小阎王的实力。跳到这辆车上,一拳打碎挡风玻璃,再一拳干死司机,完全不是问题。但可惜的是,小阎王毕竟是人,而不是神,现在的他同样伤痕累累,和剑西来刚进行过一番恶战的他,能够站着已经相当不错,哪里还有余力再去对付这头钢铁怪兽?!

我虽然不愿看到青龙元帅死在我舅舅手上,但也不愿我舅舅被那辆巡洋舰给活活撞死。当场焦急地大叫起来。而王公子看到这幕,也同样傻了眼,呆呆地站在原地。

巨大的轰鸣声持续响起,而且越来越快,吓得沿途众人纷纷闪开,但还是有好几个倒霉蛋惨遭碾压。而且转瞬之间,就冲到了小阎王的身前,司机显然是个心狠手辣之徒,不仅没有一点减速的迹象,而且愈发快了起来,显然就是要把小阎王给当场撞死。

而小阎王。也不愧是江湖老手,就算没有余力对付这辆巡洋舰,但还是有其他逃生的法子。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小阎王猛地往旁边一扑,和车子的边缘擦身而过,一个滚扑就钻到了另外一辆车下,堪堪躲过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生死之劫!

而那辆巡洋舰,看把小阎王逼退之后,便“吱‐”的一声停下了车。这辆车的性能也真是好,灵敏的刹车更是可见一斑,车子瞬间就稳当当地停在了青龙元帅身前。

因为距离稍远,再加上车窗上有玻璃膜,所以我看不清司机是谁。但是想来,应该是兵部的人,因为车子刚刚停下,青龙元帅便提起剑西来,打开车门冲了进去!

几乎是电光火石的一瞬,现场众人甚至还没反应过来,车子便再度咆哮起来,一个急转弯,又朝着白虎元帅冲去,一路上又是横冲直撞,惊得众人纷纷闪避。

白虎元帅仍和龙王等人交战,双方都负了很严重的伤,所以面对这样的钢铁怪兽,他们所能做的同样只能躲避。龙王等人纷纷避开,而那辆车则再度一个急刹,停在了白虎元帅的身前,白虎元帅也二话不说,拉开副驾驶的门就钻了进去。

这时候,四周的众人终于反应过来,一窝蜂地朝着那车扑了过去。然而,车子再次启动。发出冲天的咆哮,惊得众人纷纷闪避。混乱之中,一支尖刀突然飞出,原来是龙王把自己的家伙掷了出去,就听“砰”的一声脆响,主驾驶车窗的玻璃竟然被打碎了,这时候我才看清,原来司机是浪剑客!

浪剑客号称白虎门中第一高手,之前兵部大比的时候,也是“紫阶之星”的有力争夺人之一,可惜半决赛都没有进去。就被万毒公子的七尾蜈蚣给咬伤了,遗憾败北。

自那以后,我就再没见过他,显然是在养伤。

原来白虎元帅把他也带到省城来了,关键时刻也是他驾车救场。

龙王把主驾驶的车窗击碎以后,围观众人也纷纷把手里的家伙往那辆车丢过去,就听“砰砰砰”“啪啪啪”的声音不断响起,只是人群之中,实力肯定有高有低,大部分人都是平庸之辈,自然没有龙王那个臂力,砸过去也没什么用,并没有龙王的效果。

车子继续发出咆哮,油门也踩得极深,车头朝着马路扭去,显然准备逃离现场。当时我的心中就感觉一阵懵逼,这是不打算管我了吗?还好就算我留在这,也没有什么性命之忧,如果我真是小阎王的敌人,估计非得玩完不可。

然而就在这时,我听到车子里面传来一声大叫:“还有王巍,还有王巍!”

是青龙元帅的声音。

果然,任何时候都只有青龙元帅惦记着我。

在青龙元帅的提示,或是要求之下,车子又一个急转弯,猛地朝我这边开了过来。也就一瞬间的功夫,车子便一个甩尾,稳当当停在我的身前,接着后面的车门推开,一只白嫩纤细的手伸了出来,青龙元帅冲我大叫:“王巍,快!”

抛开我在夜明未完成的任务不谈,青龙元帅冒着这么大风险回来救我,我也不能不领她的这份情。所以我毫不犹豫地抓住了她的手,然后猛地往车上窜去。

“王巍,你他妈真要走啊?!”一声大叫在身后响起,王公子想拉住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猛地窜上车去,青龙元帅又把车门给拉上了。又有无数的人朝我们扑来,而浪剑客再次踩死油门,车子发出巨大的咆哮,朝马路上开了出去,众人又尖叫着跑开。

不断有人往我们的车上投掷东西,“砰砰砰”的声音听着惊心动魄。总觉得这车随时都有可能翻掉。而且,因为四周停满了小阎王他们的车,所以浪剑客往外面冲的时候,又撞到了不少车子,好在这辆巡洋舰皮糙肉厚,连撞了十多辆车之后,外壳虽然面目全非,但是性能没有受到半点损伤。

现场的人中,包括小阎王在内,有能力阻挡这辆车的,都已受了重伤,剩下的人实在不敢和这样的钢铁怪兽来硬碰硬。我们的车窜上马路之后,身后也立刻追来了不少的车,至少几十辆车紧随其后,咆哮着要将我们的车截住。

而浪剑客的车技竟然意外的不错,而且他对附近的地形竟然也挺了解,看来这几天确实没有白呆,果然是兵部里的人才。在浪剑客的左突右闪之下,被他甩掉的车子越来越多,又经过一番变道、转弯、超车、逆行、钻小巷、走小路之后,终于渐渐把后面的尾巴给甩掉了。

此时已经凌晨,街上的车并不算多。所以浪剑客能够开得飞快。

我们的车子满目苍夷、面目全非,但是车子本身的性能一点都没变化。车子里面,浪剑客坐在主驾驶,白虎元帅坐在副驾驶,我和剑西来、青龙元帅在后面这排。

车子依旧奔驰在省城的大道上,我们心里都很明白,只要还没离开省城,危险就未彻底脱离,毕竟小阎王可是这个城市的王。

只能说,现在暂时安全罢了。

白虎元帅受伤很重,被七八个一流高手围攻的他,身上不停地流着血。我只恍了一眼,便知道他身上的刀伤一半来自龙王。一年不见,龙王的实力简直精进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

白虎元帅自己伤痕累累,还回过头来询问剑西来:“尚书大人,您还好吧?”

白虎元帅一脸的忧虑和担心,确实非常关心剑西来。

剑西来轻轻咳了两声,说道:“暂时还死不了,但是情况非常严重,咱们必须马上回去,多留在这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危险。”

剑西来经过和小阎王的一番恶战,确实受伤很重,一张脸上几乎没有血sè,整个人也瘫在座位上面,身子都直不起来,估计不光骨头,就连五脏六腑也受到了严重的损伤。

这么看来的话,受伤最轻的反而是我和青龙元帅,青龙元帅除了之前被小阎王击中的那下以外,其他受伤的地方其实并不严重。而我,主要是被王公子砍了几刀,其他的倒也还好。

这场战斗,肯定是我舅舅提前部署好的,所以我完全可以做出推断,他是有意放过青龙元帅的,所以安排了稍弱点的阵型给她。

而王公子的出现,则是为了加深剑西来等人对我的信任。因为我舅舅知道,王公子肯定会毫不留情地砍我,但又绝对不会真的杀我。所以说,我舅舅想好了每一步,称得上是步步为营,今晚本来可以杀掉剑西来的,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浪剑客会横空出世,平空打断了我舅舅的计划。

对于这点。白虎元帅也是感慨万千:“我以为你也死了,还好,还好。”

浪剑客确实是随白虎元帅一起来省城的,之前在机场外面等候我们的人,其中就有浪剑客。说来也是侥幸,浪剑客恰好下车去买了瓶水,等再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几辆车都被烧了,和他一起的兄弟也都惨遭杀害。

当时,小阎王已经带着大部队来了,将机场出口团团包围起来。浪剑客自知不是对手,所以只能暂时隐藏起来,准备打电话给白虎元帅通风报信,然而已经迟了一步,我们已经走了出来。

再往后的事,也就不用多赘述了。浪剑客考虑的是如何把我们一干人都救走,所以并没有脑子一热的出来协助我们战斗,而是废了半天劲儿,搞了一辆陆地巡洋舰,在关键时刻横空杀出,这才将我们几人都救走了。

也就是说,小阎王辛辛苦苦一夜,等于白折腾了。

但这显然不是结束,毕竟我们还没离开省城,而且以我对我舅舅的了解,他能咽得下这口气才怪,今晚说什么都要杀了剑西来的。

对于这点,车上也展开了讨论。

经过短暂的交锋,众人对小阎王也有了深刻的了解,知道这人心狠手辣、杀伐果断,所以必须迅速逃离省城。至少要到隔壁城市,再坐飞机离开,才能回到兵部。

但他们也不是傻子。知道省城是小阎王的地盘,才能猜到小阎王正在全城搜捕我们的车,各大路口必然都已封锁,想要出去必定很难。

剑西来问我:“王巍,你曾经是省城的,对这肯定了解,而且也从这里逃出去过,有没有什么办法?”

我心里巴不得剑西来早点死,怎么可能给他提供逃出去的办法?但是如果不说,又显得我心里有鬼,毕竟我确实“逃离”出过省城。我假装深深思索一番。给浪剑客指了条路,不是环城高速也不是国道,而是另外一条也能出城的小道。

我说:“当初我就是从这条路跑的,但是现在有没有被人封锁,就不知道了。”

剑西来说:“试试看吧。”

在我的指点之下,浪剑客往那条偏僻的路上开去,一路上果然车子很少,也没有任何被人追踪的迹象。剑西来还是蛮欣慰的,说:“只要能逃出去,将来就能报仇雪恨了。”

白虎元帅也咬牙切齿地说:“咱们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再来进攻省城!”

剑西来瞥了他一眼。说:“现在相信我话了吧?”

之前,剑西来一再重申现在不是击杀小阎王的好时机,但白虎元帅偏偏不信这个邪,又是闹又是争的,还要自己去找小阎王。死里逃生以后,白虎元帅才认识到了小阎王的可怕,至今仍旧惊魂未定,惭愧地低下头去,说尚书大人,姜还是老的辣。

剑西来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按照我的指示,车子不断前行,经过一段颠簸不已的路后,道边的指示牌显示,还有十公里就到另外一个城市的地界了。只要到了那个城市,我们就彻底地安全了,因为一路上都没什么危险,大家也都慢慢放松下来。

而我心里却想,现在放松未免为时过早。我指出的这条出城小路,知道的人虽然不多,但小阎王是一定知道的。当初我们在谷山上和李皇帝进行完最后一战,一帮人一起下山的时候,我和我舅舅发现一条沿着山脚出城的小路,当时我还跟他商量,说以后要是被人追杀,从这逃跑挺好。

现在,我给浪剑客引得就是这一条路。

我相信,以我和我舅舅的默契,他肯定知道我们的车会从哪里走。

今晚,我怎么着也得帮我舅舅除掉剑西来,不能让他这一晚上都白忙活了。

我心里一边想,一边往窗外打望,这条依山而建的小路是方便周边村民进出的,来往车辆很少,所以连路灯都没有,四处都是黑峻峻的一片。如果我舅舅在这埋下天罗地网,保准能把剑西来给彻底解决。

剑西来,今晚必死无疑!

我正在心里盘算着,剑西来突然冷不丁地说道:“王巍,之前浪剑客开车撞小阎王的时候,你怎么会急成那样?”

看网友对 735 今晚,必死无疑 为390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