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一十章 聂天的提醒!

第八百一十章 聂天的提醒!

不满归不满,因为有言在先,周尚虽然一肚子不爽,可既然他早就放话出来了,也只能遵循他刚刚制定的规则。

他瞥了那位浑天宗弟子一眼。

那位和楚家女子,先后沟通了石像的浑天宗弟子,叹息一声,无奈将那一缕汇聚向石像眉心的魂念,悄悄收了回来。

三尊石像,其中两尊被浑天宗弟子沟通,一尊被楚家女子联系。

引发异动后的三尊石像,和另外五尊相比,都生出奇特变化,从灰白石质,变成了晶莹玉质。

被沟通之后的石像,始终都释放着莹莹微光,看着颇为奇特。

还剩下五尊石像,尚未发生异变,五宗三家子弟,都卯足劲,继续动用灵魂念头,尝试连接那五尊石像,获取机缘。

聂天观望许久,百无聊赖下,又释放出一缕灵魂意识。

他的那一缕灵魂意识,在一尊蜥蜴模样的石像处,游丝般活动着,不时能碰触到其余人的念头。

他的魂念,和别人的魂念相遇时,都是一接触就立即分开。

所有人都相当克制,避免因为那几尊石像,发生灵魂念头的冲突,触发魂战。

聂天的魂念在那尊石像处徘徊一阵子,逐渐察觉到浑天宗的一缕缕魂念,都集中到蜥蜴石像额头眉心。

而楚家族人的魂念,则是在那尊石像,心脏所在地逗留不动。

“浑天宗和楚家,都先后沟通了石像,他们应当是有了方法。一个在额头眉心,一个在心脏,这两处位置,怕就是关键所在。”

他想明白后,很快就意识到,乔昀曦、穆碧琼、殷娅楠这类聪慧的天骄种子,同样有所察觉。

渐渐地,他感应出众多参悟者的魂念,都悄然朝着石像的眉心和心脏处游动。

沉吟半响,他的那缕魂念,也下意识飞逝到蜥蜴石像额头眉心。

他集中精神,凝神感应,细查探察。

在蜥蜴石像额头眉心方位,已汇聚了十几缕魂念,分属各方。

狭小的一点,落入太多魂念之后,各方的念头必然有所交汇,他就从其中一缕魂念内,感应到御兽宗殷娅楠的气息。

他旋即明白,殷娅楠也盯上那尊石像,也理清了思绪。

他的魂念,和其余人的魂念接触时,并无异常。

然而,等他的魂念和殷娅楠的一缕灵魂意识,稍稍碰触,他忽生一种销魂蚀骨的美妙感。

这种感觉,他有过类似的经历……

当时在那片封禁之地,殷娅楠为了帮助他抵御邪魂的蚕食,曾动用自身的灵魂念头,逸入其脑海。

邪魂察觉后,主动撤离,却动用种种欲望蛊惑聂天,将他和殷娅楠影响。

那时,他的灵魂念头和殷娅楠的念头,相互交融,也生出令聂天血脉喷张,心猿意马的旖旎妙感。

双方的魂念,可能是因为有过这段经历,再次触碰时,才又生出奇妙。

御兽宗那边,殷娅楠矫健如雌豹的火爆酮体,猛烈一震,呼吸分明有些粗重,脸上也生出异样。

临近她的一位御兽宗的炼气士,有所察觉,不惊反喜:“师妹,可是有所感应?”

他误以为,殷娅楠也找到方法,即将沟通那尊石像。

殷娅楠有苦难言,猛地将那一缕和聂天有所纠缠的魂念,从石像眉心处强行收回。

相隔千米,她慢慢起身,遥遥看向聂天,眸中满含怒意。

她当聂天故意轻薄她。

可聂天,却知道并非如此,面对她愤怒的眸光,只能报以苦笑,不做辩解。

与此同时,聂天的那一缕魂念,也不愿继续和众多魂念,去抢夺那眉心狭小领地,就欲主动退出。

一个虚弱却无比明了的念头,忽从储物戒内的炎龙铠内传递开来,“主人,那些石像很危险,我本能地感觉到畏惧。在我血脉深处的记忆内,残存着模糊的印记,那印记让我害怕,你尽快离开,不要再冒然尝试了。”

那缕魂念,断断续续,显然来自血核内的器魂。

器魂在枯炎域得到他的十滴精血,又收获众多地火精华和地火晶线后,正处于一轮蜕变中。

烙印在器魂血脉深处的某些零碎记忆,似被聂天的一滴滴精血唤醒,让器魂生出不妙。

聂天神sè骤变,他正欲追问细节,发现器魂已主动切断联系。

他立即明白,器魂给出警示,已经器魂是目前能做到的极限。

若非器魂真真觉察到危险,器魂不会在蜕变的关键时刻,主动联系他。

有了器魂的提醒,不知为何,他再看向那八尊石像时,忽觉得那八尊石像,似有了一种狰狞诡异感。

“血脉深处的残存记忆,令他恐惧,他乃是炎龙,炎龙为巨龙的一支,为古灵族。”

“烙印在血脉内的惧意,说明那石像的来历,定然惊天!”

聂天深吸一口气,突然就有了定计。

这时,又有一位浑天宗的弟子,沟通了另外一尊石像。

浑天宗的周尚,哈哈大笑,神情欢愉。

可聂天,看向那尊渐渐释放出玉石光泽的石像,也隐隐有一种恐怖感。

“乔丫头……”

聂天压低声音,表情严肃地说道:“驾驭焰鸟离开,对周尚说,你们神火宗主动放弃参悟那些石像。”

还在苦苦感悟石像奥妙的乔昀曦,将魂念收敛,以极为不解地目光望着他,“你在说什么啊?为了能参悟这些石像,我们每一个都缴纳了一万灵玉。浑天宗、楚家,都有了沟通了石像的先列,必然斩获了奇妙,这说明石像对我们是有好处的。”

她和聂天的对话,刻意压低了声音,没有特意关注这边,还处于狂喜当中的周尚,都不会有所察觉。

但她身旁,另外八个神火宗的门人,自然能听见。

那八人,悄然睁开眼睛,看待聂天的目光,颇为不善。

聂天星辰之子的身份,即便在神火宗内部,知晓的也不多。

那八人,都相当年轻,也没有参与封禁之地的探察,只知道聂天是岳炎玺从域外请来的贵客,其余不详。

聂天的到来,让本该属于神火宗另一人的机缘,被其夺取。

那人被岳炎玺唤走时,满不情愿,令这八人也相当不爽。

凭什么一个外人,大长老要动用两万灵玉,供他在此参悟,还逼自己宗门一人离去?

你逼走一个也就罢了,现在竟然在浑天宗、楚家有了收获时,提议所有人舍弃此地,究竟想干什么?

八人内心愤懑,冷冷看着聂天。

他们可都是缴纳了一万灵玉的,那些灵玉都算在他们头上,和岳炎玺主动为聂天缴纳的不同,以后他们是需要足够的功劳偿还的。

“你应当可以和岳前辈以音讯石沟通吧?”聂天略有些急切。

他知道,以他的说辞,很难令神火宗这九人乖乖就范,他只能借助岳炎玺在神火宗的威严。

乔昀曦无奈点头,“是可以沟通。”

“你和岳前辈联系,就说是我说的,让你们主动舍弃此地,立即撤走。”聂天低喝。

乔昀曦一肚子疑惑,但为了防止岳炎玺事后问责,也只能乖乖听话,暗自以音讯石沟通岳炎玺。

“大长老,聂天说了,让我们赶紧从七星蓝海离开。他说,让我们主动舍弃,不要继续参悟下去。”

七星蓝海外面,站在神火宗星河古舰处的岳炎玺,依然在和江枫、关甫和简桐谈话。

他们脸sè带着冷然,所说的都是周尚重订规则,谁先沟通石像,谁先参悟一事,还在指责周尚和浑天宗的霸道。

岳炎玺突然收到消息,也愣住了。

他沉吟数秒,再次回讯。

乔昀曦握住音讯石,斜了聂天一眼,“大长老问什么原因。”

“石像有危险,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是什么机缘,很有可能藏有大凶险!”聂天斩钉截铁道。

乔昀曦一惊,急忙告知岳炎玺。

岳炎玺勃然变sè,“焰鸟立即撤离,我马上过来接应你们!”

乔昀曦身形震动,突放声说道:“周前辈,我们神火宗不再贪图石像的感悟,现在就离开。”

周尚讶然,远远看向她,嘴角泛出嘲弄:“准行。”

他觉得神火宗还算是识趣,既然无法沟通石像,加上一尊尊石像,先后被浑天宗和楚家沟通,神火宗应当是知道不会再有奇迹发生,所以打了退堂鼓。

……

看网友对 第八百一十章 聂天的提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