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四十二章 龙鼎迷局

第六百四十二章 龙鼎迷局

姜泽乃是东都姜氏阀主姜震的嫡亲侄孙,虽然在家族试炼中意外败下阵来,但他此番闯过血练场,成功进入万仙山外门修行,未来也极有希望成为内门弟子,在东都姜氏的地位顿时就重要起来;而只需要东都姜氏稍微做些倾斜,姜泽所得的修炼资源,就绝非姜璇、周桐等人能比。

姜泽出手也甚是阔绰,事情说定,没有几天,就在华阳坊的后巷买下两栋宅子,赶在宗门举行入门大典之前,将房契以及十八残臂弟子作为姜氏姐妹的扈卫送了过来。

姜雨薇要么留在玉皇峰潜心修行,要么接受师门任务,与其他同门师兄弟外出历练,留在泉台谷的时间极少,知道姜璇收留十八残臂弟子的事情后,没有多高兴,也没有反对。

姜父要经营姜家药铺,无论是看铺子,还是看守药炉、收集药草,也都需要人手——再说吴鹏远这老贼将宅子买在她家斜对面,姜雨薇多少也要有些防备。

虽说陈海作为姜家的家将,在万仙山也算是有半正式的身份了,但他身为“魔兵魔将”,受到的限制依旧不少,至少不能随意进入泉台谷道宫——因此姜璇每天进道宫听传功长老讲解经义,或进道宫与其他同门师兄弟切磋修行,陈海则留在院子里听侯姜父的差遣。

姜父作为东都城不甚出名的低级药师,修为也仅有辟灵境巅峰,炼制不出多么高级的灵丹仙药,但精元丹、辟谷丹等最最初级的黄级下品灵丹,不要说万仙山宗门内专事炼药的丹房、丹院了,也不要说整个占地广达百余里方圆的泉台谷了,仅仅是两里长的华阳坊,就有七八家药铺能大量供应,使得这些黄级中下品的灵丹,在泉台谷内价格十分低廉。

在陈海看来,姜氏想要凭借炼制低级灵丹在华阳坊站稳脚跟,就需要足够的量,才能获得相对可观的收益,将姜家铺子维持下去,十八残臂弟子投附过来,正好能补充人手的不足。

然而令陈海费解的是,姜父炼制丹药,从来都是将自己关在院子里,从来都不让陈海以及其他残臂弟子插手;所以说,陈海虽然名义下留在宅子里要听从姜氏的差遣,实际上绝大多数时间都百无聊赖,留在姜泽送给他独居的宅子里潜修。

姜泽送的宅子堪称精致,曲榭回廊,又引入一眼流泉,蓄积成池,散溢淡淡的灵气,也不亏陈海在血炼场多次帮他挡住魔物的必杀之击。

只是这精致的院子,是万仙谷某位弟子为自己建造,堂屋厢房,对普通人来说,堪称高堂广厦,但陈海的魔躯高三米三,站那里跟一截铁塔,因此他留在宅子里,要么就是坐着,要么就是躺着看院子里那池浅水,浅水里有养两条都不能再普通的锦鲤。

赵大成拿着姜父新炼制的精元丹过来,推门看到陈海趴在廊檐前,瞪大铜铃般的血sè魔瞳盯着铺着鹅卵石的地面乱看,他走过来问道:“姜师兄,你在看什么?”

“等等,小心不要将这只蚂蚱踩死了。”陈海伸手过鳞爪,将赵大成将要落下的右脚稳稳托住。

赵大成看清楚脚下真是一只孵化的小蚂蚱,苦笑不得道:“我说姜师兄,你以前好歹也是堂堂魔族妖将,这小蚂蚱仅有一秋之岁,有什么您值得趴地上研究半天的?”

“七峰之上,诸真君少说都有几千、上万年的寿元,而常人百岁而寿尽,在真君眼里,又何尝不是仅有一秋之岁的小蚂蚱?你说仙君在七峰之上,会不会无聊到跟我一样,没事趴在山崖上看泉台谷里的世情百态?”陈海看赵大成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笑着一拂袖,将小蚂蚱送到墙角的草藤上,问赵大成,“你过来找我干什么?”

“家主刚刚成功炼制出一瓶精元丹,说姜师兄您护卫二小姐有功,以往也未曾酬谢过你,先将这瓶精元丹赏赐给你,”赵大成左臂袖子空荡荡的悬在那里,右手伸过来,将一只三寸高的瓷瓶递给陈海,又说道,“另外,姜师兄您传授我的那招横山斩,我练来练去,气息堵在胸肋间,怎么也顺不过来,也就使不上气力,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海将药瓶收入怀里,让十八残臂扈卫之一的赵大成,抽出腰间的佩刀,将他前些天所传的横山斩再演练一遍,看问题出来哪里。

残肢断臂之人,经脉及灵脉即便还存在,也有残缺,跟正常人有些区别,这时候还想继续修炼武道,武道绝学之中所蕴藏的武道秘形以及相应的吐息,都要进行极细微的调整。

无论是万仙山这样的顶级宗门所藏的绝学,还是万仙山之下的姜、吴等宗阀家传武道真诀,可都不是为残体之人所创,所以像赵大成这些人想要继续修炼,极其困难。

除非他们能像陈海这般,或有着超越凡俗的天资,能将某些武道绝学中的一招一式,都拆解成最基础的秘形进行参悟,要不然这辈子修行武道,都不要想能再有半寸精进。

当然,要是天位境强者相助,指点灵脉残缺后的细微之处,残体弟子还是能继续修行的,但在万仙山,非要真传弟子才有资格拜入天位境真君门下,赵大成他们是绝不敢有这些奢望的。

赵大成他们所幸遇到的是陈海。

整个星衡域天位境以下的武修,都极可能没有一人对武道的参悟,能比陈海更深刻;也可能整个星衡域,天位境以下的武修,也唯有陈海这种对武道参悟极深、为数不多的人,才有资格继续指点赵大成这些残肢之人修炼武道。

武道秘形,最基本的作用,就是要将气血间的精气,精准无比的束入经脉之中,这样于外,能涌出数倍巨力,于内能疏通经脉,最终开辟灵脉。

赵大成说他气息不顺,那就是在吐息及斩势上有些微偏差。

陈海此时还没有恢复明窍境以上的修为,无法纤毫不差的去感知赵大成体内的气息流转,而在此时还要去指点赵大成等人修为,实际需要他对武道有更深的参悟跟理解。

陈海将吐息上的一点小偏差纠正过去,让赵大成回院子里再去修炼,他将姜父让赵大成送过来的药瓶掏出来,取出一枚精元丹,当糖豆似的扔到血盆大嘴里。

陈海嚼了两口,就感觉出不对劲来,但不是说姜父在精元丹里动了什么手脚,实是这枚精元丹的药力,比他想象的要精纯一两成。

怎么会这样?

陈海虽然不像宁婵儿那么擅长炼制丹药,但基本功底比普通的药师要强得多,对这种在燕州也是最基础灵丹的精元丹,更是知之甚详。

按照道理来说,姜家铺子这几天所采买的炼制精元丹的主药、辅药,都是陈海带着赵大成他们在市坊里搜罗回来,主药、辅药的年份、火候,他都看在眼里,所炼制的精元丹的药力不可能提高一两成。

联想到姜璇前段时间修为猛进,有一部分原因在姜父的身上,陈海心神一动,心想,莫非蹊跷就在这炼丹之上?

陈海盘膝而坐,将整瓶精元丹都倒入口里,上百粒精元丹所化的药力,就像一团炽烈的火焰在陈海胸腹中燃烧。

换普通辟灵境玄修,绝对抗不住如此恐怖的药力冲击,说不定下一刻就会七窍流血而亡,但这股像炽烈火焰的药力非但没有去冲击陈海胸腹间的窍脉,随口中陈海特殊的吐息,像漩流般被陈海导入小腹中流转起来。

也不知道运转的多少周天,陈海内视小腹,就见他此时所开辟的六道灵脉之间,精元丹所化的磅礴药力已经化去,就剩一道微如纤毫的纯阳气息,横亘在那里。

这道纯阳气息并非精元丹应该有的药力,而是比精元丹药力高出好几个层次的真龙涎息——陈海虽然之前也没有接触过真龙涎息,但他听苍遗说过,除了荒古真龙之外,唯有龙鼎能聚天地伟力,形成真龙涎息以化真龙之力。

诸多因素归结到一起,这道纯阳气息,不是被普通药草从龙鼎中吸附出来的真龙涎息,又是什么?

陈海这一刻多少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能凭空撕开无比混沌的上古神器龙鼎,竟然被姜父当作药炉在用,也难怪左耳看到姜雨薇,会特意安排他给姜雨薇“捕获”,左耳实际是看出姜雨薇此时的根骨,实际是受真龙涎息长期改造后的结果,看到龙鼎应该在姜雨薇至关重要的人手里。

姜父也应该早就看出龙鼎的特殊之处来,因此在长女姜雨薇之后,就没有再敢用龙鼎炼制稍高级一点的丹药,去改变次女姜璇的根骨,甚至就连他自己都不敢随意突破修为,生怕引起其他人的窥视。

陈海心里忍不住叹一口气,姜父以为他够小心的,在华阳坊只炼制最最低级的精元丹,也控制着只将药力提高一二成,但是姜家铺子一旦大量对外供应精元丹,落在有心人的眼里,怎么会看不出马脚来?

陈海未尝不想趁姜父不备,直接将龙鼎偷了远走高飞,但是龙鼎比寻常道器还要玄妙,他压根就无法祭炼,又不知左耳是死是活,不知道神殿被左耳藏到哪里去了,他拿走龙鼎又有什么用?

在陈海的计划里,他一心想着姜雨薇有朝一日能成为玉皇峰真传弟子,要是能成为姜寅的真传弟子那就更好了,他就能在暗中帮着崇国主战一派的势力壮大起来。

而只要姜寅等主战势力再度出兵占领天罗谷,不仅罗刹魔族再无法再对血云荒地进行征心,即便姜寅他们不出兵进入血云荒地,对已经在血云荒地扎根的那部分魔族,也是极强的压制,这样才能缓解燕州的魔劫。

他不能轻易放弃姜氏姐妹这条线,但又要提醒姜父放弃愚蠢的举动,他怎么做才好?

陈海正头疼着,就感知姜璇那熟悉的气息,正极快的往这边掠来,抬头看到果然是刚才学会御风术法的姜璇,往这边飞来,纤盈的落入他的院子里,高兴的说道:“姜青,我听姜泽说,震火堂前段时候,从军中收购到一副魔兵战甲,可能适合你穿,要我拉你去试穿一下。”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四十二章 龙鼎迷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