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十八章 谁跟你讲理?

第二十八章 谁跟你讲理?

  一侧身,一来躲开攻击,二来就算无法躲避,侧身也避过了要害,三来,可以用手臂大腿,屁股,等任何不重要不会致命的部位挡住可能飞来的兵刃暗器。

  退一步,乃是确保安全;眼睛看向侧后,乃是准备着,万一面前攻击只是一个幌子,吸引自己注意力的话,那么,致命一击定然是来自后方或者侧方。

  同一时间的手握刀柄,身子一倾,已经准备大开杀戒了。

  这是云扬在千锤百炼中形成的本能反应!

  等他直起身子才发现……

  摔出来的,是一个只有一条左臂的汉子,满街鲜血飞溅;这汉子正痛苦的痉挛着,艰难的想要爬起来。

  云扬皱皱眉,抬头看去。

  只见这家大门上,朱漆匾额,上面写着:“安远侯府”四个大字。

  “安远侯府……”云扬心中立即冒出来相应资料:安远侯,谢武元;兵部侍郎;乃是一位文职官员;丈人是当朝太师刘威,原本是一普通官员,貌似是蹭了几次军功,竟然青云直上,成了兵部侍郎。

  也可说是颇有实权了。只不过这人虽然是蹭了将士军功而上位,而且朝廷授勋武侯位,当得又是兵部官员,但却对武将一系没有半点好感。

  自古文武不两立!

  任何朝堂上都是如此,但是,如这位谢大人这般态度鲜明的,倒是不多。

  “谢大人!”摔在外面的汉子明显摔得不轻,口鼻出血,此刻才回过神来,惨烈大呼:“小人冤枉!都是兵家之人,何苦要斩尽杀绝?”

  都是兵家之人?

  叶笑眉头一皱。

  随着这声呼喝,大门内施施然走出来三个人,一个青年,两个护卫。漫步走下台阶,青年背着手,打量着地上的人,撇着嘴说道:“陈三,本公子好心好意,给你这个机会,你居然不知珍惜,监守自盗。饶你一命,已经是法外开恩,看在曾经是军中同僚的份上,还不快快离去,难道找死不成?”

  陈三艰难的起身:“还请公子开恩,放小人娘子与我一同回去。公子明鉴,谢大人明鉴,小人一生光明磊落,从不做什么鸡鸣狗盗之事;小人是冤枉的!”

  “滚!”这位谢公子眼睛一立:“你冤枉?难道,那玉佩在你身上发现,居然是假的不成?”

  陈三悲愤的道:“那是有人栽赃陷害啊……公子,公子明鉴啊!”

  这位谢公子冷笑一声:“不陷害别人,偏偏来陷害你?你长得俊?”

  陈三的脸sè渐趋绝望,突然嘶声道:“就算是小人做的,但是与小人的娘子却又有什么关系?小人愿以身顶罪,求公子放小人娘子回去!”

  “赶出去!”谢公子说道:“但有啰嗦,直接送官法办!”居然毫不理会。

  “谢公子!”陈三悲愤的大声道:“你垂涎我家娘子姿sè,小人早已知晓!但人总有良心,你如此污蔑于我,良心何在?”

  谢公子的脸sè黑了下来,沉着脸吩咐了一句什么,转身就往门里走去。

  陈三站起来,就要追进去:“你放我家娘子出来……”

  但两个护卫已经横身拦住了他的去路:“陈三,莫要胡说八道,毁人清誉。你再说一句话,可就真的要送官法办了!”

  陈三嘴唇哆嗦着:“可是……我娘子……我娘子……”

  另一个护卫轰的一声,一拳砸在他面门,顿时鲜血飞溅:“什么你娘子!快滚!”

  陈三仰天跌倒,绝望的惨呼一声:“天哪……这世上还有说理的地方么?这可是天唐城中,天子脚下……”

  四周的人都是离得远远的,贴着墙根走路,偶尔同情的看过来一眼。

  “这陈三也是……这安远侯府也是他惹得起的?”

  “不错,能捡条命出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若是再闹下去,恐怕性命不保……哎!”

  “红颜祸水啊……”

  大家都是眼睛雪亮,只是几句话就知道这事情是怎么回事;但,面对权势滔天的安远侯府,谁敢多说一句?

  云扬脸sè一沉,一步跨了过去。

  一伸手。

  噗!

  正挡住另一个护卫打来的一拳,另一只手已经将陈三拉了起来:“军中残兵?怎么回事?”

  陈三满脸是血混合着泪:“是……四年前阳武关战残……公子你?”

  云扬道:“怎么回事?”

  陈三还来不及回答,两个护卫已经凶神恶煞的冲了上来:“小子,不要多管闲事…”

  云扬并不回头,一脚飞出。

  砰砰两声,两个护卫已经被他踹倒在地,左脚一起,两只脚正好一只一个,踩住两个护卫的胸膛。

  那两个护卫只感觉身上如同压了一座大山,气都喘不过来,两只眼睛,几乎突出眼眶。拼命挣扎,却是无济于事。

  陈三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悲愤道:“一个月前,谢公子派人找到我,说是让我来家里做护院;让我娘子来做缝补,待遇不低,足以贴补家用还有盈余,当时只知道,乃是谢公子体恤我们生活不易,特意给了这份工作,哪想到来到之后,就不是那么回事……”

  “今日刚刚值守结束,公子的玉佩丢了,却从我的床下被找了出来……这……这是黑天的冤枉啊……”

  云扬点点头:“不用说了。”

  眼中突然腾的一声爆出杀气。

  “是是非非我不管!”云扬拉着陈三:“但是,扣住人家老婆算怎么回事?跟我来!”

  大踏步向着安远侯大门走去。

  两个护卫终于从地上爬起来追来:“站住!”

  云扬眉头皱了皱,猛然转身,两个大耳光子劈头盖脸的飞出去,两个护卫顿时口喷鲜血,远远的飞了出去:“别人也就罢了,看你们动作精气神,也是军中出来的吧?当年兄弟如此被欺负,连老婆都被扣在人家,你们居然还有脸为虎作伥!”

  “畜生不如!”

  云扬声sè俱厉。

  两个护卫躺在地上,脸上全是惭愧之sè。这事情谁是谁非,一目了然。他们作为当事人,哪有不知道的道理?

  “云扬!”那位谢公子听到这边动静,已经转身出来,脸sè难看:“这件事与你没有关系,你少管闲事!”

  云扬冷笑一声,拉着陈三,大步上前,一路走到谢公子面前:“谢青云,若是我非要管呢?”

  谢青云怒道:“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家的事!”

  云扬点点头,突然一甩手,啪的一声,一记耳光狠狠落在这位谢公子脸上,顿时头一歪,两颗牙齿飞了出来,鼻孔的鲜血噗的一声就是血流如注。

  “把人放出来!”

  云扬冷着脸。

  “你敢打我……”谢青云歪在一边,兀自不敢置信的瞪着眼睛。

  “啪!”

  云扬又是一记耳光,将他抽歪了的嘴又抽了回来,冷着脸:“交人!”

  谢青云被他一耳光抽了出去,摔在地上,突然发疯一般爬起来,狂怒道:“来人!来人!来人啊!给我将这个狂徒拿下!”

  云扬大踏步上前,拳打脚踢,已经将围上来的四个护卫打倒在地,劈手就抓住了谢青云的衣襟,猛然拎起来,左手狠狠的一拳就打在鼻子上。

  咔嚓一声。

  谢公子的鼻子整个的塌了下去:“拿下我?就算你爹,也不敢跟本公子这么说话!我只问你,你交,还是不交人!”

  谢青云呜呜咽咽,已经说不出话来。

  里面,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我道是谁,原来是云侯家的公子爷,难怪在我安远侯府,也敢如此放肆!”

  随着说话,一个青衣中年人一身儒服,冷着脸走了出来。看到被云扬打在地上几乎生死不知的儿子,脸上掠过一丝心痛:“云公子,此事与你无关,还请放手。”

  云扬冷冷道:“让你儿子把人放了,我就放手。”

  “凡事总要讲个理字。”这中年人正是兵部侍郎谢武元,yīn沉着脸:“你不问青红皂白前因后果,就这么横插一手!是何道理?”

  云扬冷笑一声,道:“讲理?我倒要问问,你们谢家是如何讲理的!莫要说未必是这个陈三偷了东西;就算是他偷了,你们扣住人家的老婆却又算怎么回事?你们这讲的是什么理?捉奸捉双,抓贼抓赃;而你们却扣住了人家老婆?”

  “这是讲理么?谢大人?”云扬淡淡的笑了笑,道:“既然你们不讲理,我为何要跟你们讲理?我现在只问谢大人一句话:你放人,还是不放人?”

  “我不管前因后果,我也不跟你讲理,我只是要人!跟我无关我也要人!”云扬挺身而立:“放不放!给个明白话!”

  谢武元沉着脸看着云扬。这件事,他也是不知情,不知道儿子居然做出这等事;但现在面对这么多人众目睽睽之下,却又怎么肯放下这个身段?

  “若是我不放人,又如何?”谢武元冷冷道。

  “不放人?”云扬大笑一声:“你不放人,难道我还不会打进去抢人?!”

  直接就往里冲去。

  “抓住他!”谢武元勃然大怒:“抓住他;老夫就算是要与他进殿面圣,也要将这件事说得清清楚楚,你们逍遥侯府就算是权倾天下,也必要还老夫一个公道!”

  “我现在就还你一个公道!”云扬冰冷一笑,突然间就将这位谢大人一把揪住!

  随即猛地往身前一带,膝盖雷霆万钧的就挺了上去。

  “砰砰……”

  “讲理!我跟你讲理!你不是想讲理么?来来讲理!”云扬一边骂,一边拳打脚踢。虽然没有用上玄力,但是这位谢大人身娇肉贵,没几下就被他打得昏死过去!

  “放人!面圣就吓住我了?见阎王爷也得先给我放人!”

  围观众人眼皮一阵直跳。这货居然连人家老爹一起揍了……

  ……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八章 谁跟你讲理? 的精彩评论

3 条评论

  1.  沙发# 了空间韩国范德萨 : 2017年06月13日 回复

    阿斯顿风格回家考虑

  2.  板凳# 了空间韩国范德萨 : 2017年06月13日 回复

    啊啊啊啊啊啊啊

  3.  地板# 了空间韩国范德萨 : 2017年06月13日 回复

    没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