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天武台(一)

第六百四十四章 天武台(一)

姜璇看着一脸跋扈的吴承悦,恨不得将他那yīn柔的脸给直接打成蜂窝,但是在震火堂内,连吴承悦都不敢放肆,更不要说姜璇了。

见吴承悦提出这么无礼的要求,姜璇虽然知道陈海不能以常理度之,但是吴承悦的这头紫鳞魔明显要比陈海威势强出太多,怎么肯为一时意气之争,就让陈海去冒险跟凶残魔物厮杀?

她强忍着厌恶转过身来对震火堂的执事说:“这位师兄,凡事总要讲究个先来后到,我等询价在先,若是让这人无端打扰了,将来传出去可对震火堂名声有损。”

这执事姓文,乃千剑峰真传弟子雷震的门客,虽说五十多岁才明窍境巅峰的修为,不要说在万仙山,在泉台谷内都算不上什么,但既然能代表雷震执掌震火堂,自有其过人之处。

姜家药铺距震火堂不远,这姓文的执事也听说过姜氏姐妹。

虽说传言姜雨薇虽然有成为真传弟子的资质,但是眼下才堪堪明窍初期,他怎么都不可能为姜家姐妹,去得罪吴氏,但他身后是千剑峰真传雷震,也不能畏惧了吴承悦这种在吴族暂时还上不了台面的角sè,只是淡然说震火堂的规矩如此,要不然他们两边一家都不卖。

陈海盯着那丈余高的魔甲,心中也非常意动。

虽然他暂时看不透这魔甲究竟是由何物所造,也没有炼制多强悍的阵法禁制,以法宝等级来说,只能算是玄阶中品,但魔甲表面浮着一层层的气息波动,可见这件魔战甲的底子相当的出sè,只是没有经过好好的炼制。

陈海像铁塔似的走到吴承悦跟前,舔了舔布满肉刺的猩红sè血舌,血红魔瞳盯着吴承悦,用装作不甚熟练的人族语言,粗鲁的瓮声说道:“要战便战……”见姜璇要阻止,又瓮声说道,“二小姐,待我杀了这头紫鳞魔,让姓吴的以后见到二小姐,见一次躲一次。”

吴承悦见陈海大言不惭,冷冷一哼,看向姜璇说道:“你家这杂魔都敢应战,你不会当缩头乌龟吧?我们天武台见!”

他身后的那头紫鳞魔本来双臂抱在胸前闭目沉思着,此时听到陈海应战,也是牟然睁开魔瞳,仔细地打量着陈海。

当初他第一眼看到陈海的时候,就对陈海相当不屑,毕竟道胎级一下的魔物,必须有强大的体魄来承载自己的力量,只有在修成魔胎之后,才会打破这一规则。眼前这个魔物,当然不可能是魔侯级别的人物,如此瘦小的魔躯,即便修行人族的玄法真诀,开辟出几条灵脉,但也没有资格给自己塞牙缝。

紫鳞魔自以为看穿了陈海的底牌,就又闭上双目,犹如山岳一般。

吴承悦看到紫鳞魔对陈海轻蔑的神态,信心就更足了,转身跟姓文的执事说道:“上天武台总要有个见证,此外也是为这件魔战甲的归属争一个胜负,还请文师兄到天武台做个见证,免得这些穷鬼输了耍赖,又过来纠缠文师兄您。”

姜璇虽然有些忐忑,但姜泽、周桐对陈海也是极有信心,这是陈海在血炼场、在北陵谷独自面对上千魔物杀出来的。

姜泽转念想到一事,对吴承悦喊道:“要战可能,但此事是你无故挑起,我们要是就这么答应上天武台,岂非太便宜你了?你们要是输了,这副魔战甲便要你买来送给我们!”

吴承悦胜券在握,那里会跟他们纠结这些,不怀好意的笑问道:“若是你们输了呢?”“我们输了,自然是我们出资买下这件魔战甲赔给你。”姜泽说道。

“好!”吴承悦满口答应下来,要没有一点彩头,他还觉得无趣呢。

陈海心想姜泽这小子见机快是好事,但下手还不够黑,胳膊往外碰了姜泽一下,魔瞳又随后往吴承悦的腰间瞥了一眼。

姜泽有时间就陈海厮混,不知道陈海开口说,他便猜到陈海是什么心思,便指着指着吴承悦腰间那枚闪着隐隐雷光的玉佩,说道:“还要加上你腰间这枚玉佩。你一个大老爷们,挂上枚玉佩,娘们唧唧的……”

此话一出,吴承悦的脸登时凝固了起来。

他当初在血练场中的护身法宝在腋爪魔前赴后继的攻击下硬生生被打碎掉了,而这枚苍雷玉佩是他父亲早年为吴族建立赫赫战功之后,老祖所赐,这次出血练场,才转赐给他。

苍雷玉佩一旦催发之后,浑身会笼罩上一层淡淡的雷光,若是被人攻击之后,还能触动道道雷法反击,虽然是地阶下品法宝,但攻防一体,在万仙山也能算是一件小极品了。

虽然吴族权势极大,可谓倾国,但他这一辈的子弟甚多,手里也仅有这么一件地阶护身法宝,不过他绝不信一头杂魔能战胜身后父亲亲手在战场所降服的紫鳞魔,笑道:“行。不过你们这些穷酸就算是输了怕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这样吧,你们输了之后也不要求你们拿出什么上好的法宝献给我,只要在天武台上给吴爷磕三个响头就是。”

陈海在外面还是谨守役魔的身份,只是抓起斜插在后背上的破月戟微微一抖,震得空气暴鸣不已。

文执事看陈海装模做样,也是奇怪,以他明窍巅峰的眼光可以看出两头役魔之间的实力差距有多大,实在看不出这头青鳞魔有什么张狂的资本。

吴承悦看到陈海拿出破月戟,却想起一事,跟文执事说道:“文执事,我这紫鳞魔虽然能稳胜青鳞魔,但是由于我刚刚蒙家中恩赐,还没来得及给他置办兵甲,你这里有没有什么趁手的战兵,先借我家役魔用一下。”

文执事笑着说道:“当然有,这里有一条飞云矛,原本是家主雷震真人斩头一员魔将所获,乃黑陨铁所造,后又家主雷震真人炼入地阶的阵法禁制,御敌时能有一定几率斩出三条矛影幻象,让敌人不知道从何所出,而且这三条矛影幻象,也是真元凝聚而成,是有杀伤力的——只是我家的兵甲,只售不借,还请吴公子海涵……”

紫麟魔体形巨大,适合它用的战兵,至少需要八九米长才够,这样的战兵在泉台谷自然极为不见,震火堂能有一件殊为不易,但只售不借,却让吴承悦矛盾起来。

吴承悦他自己都仅有一件地阶法宝,又怎么舍得给一个役魔装配这么好的战兵,最终选择了一样玄阶上品的超长战戟,一众人才浩浩荡荡的往天武台赶去。

*******************

陈海扛着破月戟登上天武台之后,看着十里方圆的天武台,不禁赞了一声,万仙山果然是大手笔。

天武台位于泉台谷西北数十里处,乃是一个巨大的山峰被整个削平而成。

泉台道宫每五年一次的外门弟子武比,就在天武台举行。

万仙山中严禁私斗,若是当事人双方有了不可化解的矛盾,大都愿意去天武台解决,但万仙山宗阀子弟居多,即便是私斗,也都习惯派所降服的役魔、妖兽登地,以致天武台平时更像是斗兽台、斗魔台。

不过,只要弟子交缴一点的费用,道宫那边也不管这些细枝未节。

“赢得漂亮一点……”吴承悦恶狠狠地对那紫鳞魔轻声交代道:“那杂魔手上的破月戟,就算没有真元,一样能将凝聚戟芒斩出,你莫要因为那杂魔没有开辟灵海就粗心大意,赢得漂亮了回去自然有你的好处,否则,哼哼……”那紫鳞魔听到之后,心头也是一阵悸动,被锁魂印折磨的苦痛已经深深烙在他的神魂之中,想起那非人的折磨,粗壮的魔躯竟然有些微微颤抖。

他双足重重一顿,魔躯太过沉重不能御风而飞,但肉身恐怖的巨力,让它这一蹬足就凌空跃起上百米,几个起落,就落在天武台中心处,将战戟在地上重重一顿,等着陈海登台。

这天武台乃是经过阵法加固的,即便是道丹境巅峰的弟子,都不能损起分毫,然而那紫鳞魔的魔足踏处,却震得天武台砰砰直响,眼见着那紫鳞魔如此威势,姜璇神sè也是紧张起来。

这紫鳞魔看不出修炼的是什么魔功,但仅凭这肉体,就已经足够恐怖了,恐怖宗门内道丹境的师兄,都未必能将这头紫鳞魔降服。

陈海却是洒然一笑,倒持着破月戟向前冲去。

说实话,这紫鳞魔的实力,是比他强出一截,而且神魔炼体,战斗本能几乎烙印到神魂深处,但最关键的问题,这一头神魂受限制的紫鳞魔,武道中最巅之毫厘的妙处,却难施展出来——陈海此时也需要更强的战斗,去参悟武道之中的玄微之妙。

陈海脚步越来越快,倒拖的破月戟在天武台上拉出了一溜火花,那紫鳞魔却仍自岿然不动了,眼神之中带着一丝轻蔑的笑意。

及至两人靠近到五十步之后,陈海双足一顿,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陈海竟然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下一刻,就陈海的身形已经出现在紫鳞魔头顶数丈处。

围观的众人也都是瞳孔一阵放大,陈海当然不可能会有瞬移的术法,那是天位中三境仙君级人物才有可能掌握的大神通,可这陈海紧紧凭借着肉身的力量,速度快得竟然能炸出音爆来,这真是一头杂魔能拥有的实力么?

那紫鳞魔也是一阵心惊,陈海刚才的那一下动作,自己竟然差点没有能捕捉到他的行动轨迹,看着陈海挟着万钧之力要劈斩下来的架势,他甚至没有思考,双手一错,挥动战戟,便朝陈海当头斩去。

紫鳞魔所持战戟,是要比陈海的破月戟差一些,但也非陈海一戟所能斩断,它也知道速度不及陈海,便守住天武台的中心,不管陈海什么花招,都是势大力沉之极的一击斩去。

对斩暴发出难以言喻的冲击力,直接将陈海像炮弹似的高高震起,足足送到三四百米高,才稳住身形。

陈海虽然现在都不到一丈高,但肉身极沉凝炼、沉重,差不多有两千斤重,对斩之下,直接被震飞到三四百米,这其中所暴发的冲击力,有多少恐怖,是姜泽他们所难以想象的。

两魔一下来,就完全是道丹境巅峰层次的对决啊,姜泽他们原本颇有信心,但这一刻心都揪到极点,担心这一记对斩,陈海的五脏六肺都被直接震碎掉!

紫鳞魔的战力太恐怖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四十四章 天武台(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