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四十五章 天武台(二)

第六百四十五章 天武台(二)

两魔对斩,爆发出雷鸣般的破空巨响,顿时将天武台附近的弟子都吸引过来,看着陈海瘦小的魔躯被高高震飞,即便没有被紫鳞魔一戟直接斩中,绝大多数人也都会认为他的五脏六腑此时已经被震得重创。

没有道丹境修为,或者没有地阶以上的护身法宝,没有谁能硬扛得出如此恐怖的力量冲击。

无数人都纷纷侧目往吴承悦看过来,没想到泉台谷道宫今年新入门的弟子,竟然拥有如此强悍的役魔,这头紫鳞魔的战力,都能与道宫传法长老吴道子真人座前新降服的那头白猿魔媲美了。

吴承悦这一刻,更是洋洋乐意到极点,朝姜泽、周桐等人看来,似乎就等着下一刻,他们走到天武台向他磕头认罪。

姜璇、姜泽、周桐他们心更是揪到极点,没想到这头紫鳞魔如此之强,后悔让陈海上天武台,要不是天武台有法阵隔绝,他们都想冲上去,中断这次比试,心想这样或许能保证陈海的性命。

陈海此前曾与魏子牙这样的强者交过手,但当时魏子牙经过几番夺舍转世,道胎几近崩溃,修为差不多已是毁于一旦,而他手里除了玄冥镜等重宝,更是与鹤真人等联手,才纠缠住魏子牙,等苍遗一起赶到,将魏子牙最终击毙。

将魏子牙排除在外,眼前这头紫鳞魔绝对是他所曾遭遇的最强敌手。

虽然在双戟交斩之际,陈海将怒潮真意融入风雷幻踪步之中,大幅化去紫鳞魔经交击战戟传导来的反震冲击,但他被高高震入半空,五脏六腑都被震得差点移位。

陈海心里震惊,他在血雾魔渊以及血云荒地之中,也与魔将级的存在交过手,单以绝对实力权衡,眼前这紫鳞魔虽然没有修成魔丹、魔魂,但实力之强,绝不在普通的魔将之下。

想想也很正常,血云荒地中的罗刹血魔大都是通过往生大阵而送过来的残魂,大量吞噬其他魔物,恢复部分实力而已,同境界的魔物,自然没有星衡域中这土生土长的来得厉害。

陈海震惊归震惊,但看到陈海竟然能在半空直接稳住身形,继续举起破月戟,身如黑sè雷柱从半空再度往下方斩来,更震惊还是紫鳞魔、吴承悦及诸多围观此战的外门道宫弟子。

便是一直都云轻云淡,被两方拉过来当见证的震火堂文执事,更是震惊得微张开嘴巴,暗道:没想到这杂魔看似瘦小,但借力化劲的技巧,却堪比武道大家啊。

文执事虽然还没有参悟出道之真意,没有修成道丹,但他的家主乃是二十二岁就从斩虚剑诀中参悟第五品斩虚剑意、二十三岁修成道丹、三十岁参悟斩虚剑意第二重真意、于前年三十八岁踏入道胎的千剑峰次席真传雷震真人。

所谓没有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文执事知道两戟相交,电光石火间,将那恐怖的巨力御去一半,便是他的家主在三十岁之前,也不可能不凭借法宝、仅凭对剑势的精纯掌握做到这点。

姜家姐妹的这头青鳞魔,有些意思了。

其他外门道宫的弟子眼力都不如文执事,自然看不懂那些多的蹊跷,但陈海非但没有被震伤,反而更凌厉的抢攻斩劈下来,也已经足够惊掉他们的下巴了。

吴承悦脸sè顿时yīn沉,姜璇、姜泽他们则心生狂喜,没想到陈海表现得他们所料想的还要出sè,心脏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紫鳞魔自己知道他刚才一戟,足以将数十米高的巨石,一戟劈开,也差不多比得上人族宗门地阶法宝的全力一击,却没想到眼前这头小杂魔,竟然如此轻松就扛住了。

紫鳞魔虽然有些惊讶,但并不觉得陈海有可能胜它,狞笑一声,挥戟指天,临到陈海斩至,紫鳞魔从口中吐出一个晦涩的音节:“突!”就见它双爪所握长戟,毫无花招,却比刚才暴增三四成的极速,再次往陈海斩去。

陈海没有想到紫鳞魔第一击并没有出全力,这一斩的威力再次提升数成,

紫鳞魔接连两斩,看似毫无花巧,但这种毫无花巧的斩击,隐约中有一种与天地浑成一体的气势,陈海怀疑眼前这头紫鳞魔在被捕获、禁锢住神魂之前,也是修成魔丹、掌握魔意的魔将。

陈海不敢再与紫鳞魔硬碰硬,即便他的肉身能扛住,但这杆刚用趁手的破月戟,必定会与紫鳞魔手里的那杆玄阶上品战戟同时毁于一旦。

陈海这时候倒是庆幸吴承悦这孙子小气,没有从震火堂买下那杆魔将专用的飞云矛,要是那样的样,这一场恶战,他注定是九输一赢了。

两戟相距数丈,陈海胸臆间似有云腾雾绕之间充塞,下一刻也不见他施展御风术法,就见他的身形在半空就往前陡然横移丈余,速度快得留下七道残影,险险辟开紫鳞魔这一斩。

陈海也是庆幸有机会能与紫鳞魔恶战一场,也唯有与比自己更强的对手恶战,才能将自己的真正极限逼出来,要知道陈海没有压力的情况,施展分影步,顶天分出六道残影而已。

陈海避开当头一斩,手下破月戟却没有停顿,反手斩出一道戟芒,就左肩斩去,紫鳞魔战戟一横,左爪握抓,瞬时凝聚一道幽黑光煞般的拳锋、拳芒,朝戟芒迎来,轰成一团碎光流影。

这一次冲击力之强,并不比最初的那一记对斩弱上多少,令诸多围观的道宫都大呼过瘾,甚至都有人当场开出盘口,竞猜青鳞魔与紫鳞魔到底谁能赢。

虽说陈海极巧妙的化解掉紫鳞魔的两式,但包括文执事在内,还是认为紫鳞魔的胜算更大。

陈海有破月戟在手,就没有急于开辟灵海秘宫,但没想到紫鳞魔的魔功修为却也不弱,知道硬碰硬很难将紫鳞魔解决掉,就决定先趁着身形灵活,与紫鳞魔游斗。

场中打的风雷云动,场外的吴承悦、姜璇和姜泽等人则看的心惊胆战,只有周桐在一旁喃喃道:“我还以为姜魔兄在北陵谷所展示出来的风雷幻踪步,已经是他武道修为的极限了,没想到他还有如此强悍的战技绝学未施展出来,等他下台来,我一定要好好缠磨他学上几招才行……”

周桐与姜泽、姜璇他们现在虽然已经被录入万仙山外门,但是所学的还大都只是宗门传授的最基础的筑基功法,想要再进一步,就要用宗门功绩去换了。

然而他们从血练场获得宗门功绩,换得的奖励,仅仅维持他们自己修行已经是捉襟见肘,再去想那些成千上万点的玄诀真法、武道绝学,就有些不切实际了,更多时候他们也会在泉台谷的市场里,廉价的淘一些适合修炼的玄功术法,提升实力。

紫鳞魔稳定重心,一戟一斩,稳如磐石不畏风暴激荡,陈海想近身却难,只能在外围游走。

即便如此,双方也已经拆了三五十招,亏得双方都吝惜手里的战戟,要不然这两杆都堪称玄功上品的战兵,可能已经完全斩毁了。

修为低微的杂役,这一刻更是只能见到一紫一青两团黑影,犹如飓风一般纠缠在一起,进退如电。

这紫鳞魔若论实力,对上道丹巅峰人族玄修,只要对方没有特别厉害的法宝、灵剑,都不见得会落败,但可惜的是,他遇到的乃是陈海。

陈海还是极力控制着,仅仅将怒潮真意融入战戟之中,每一斩的气势便如怒潮冲崖一般,锐不可挡,特别是怒潮真意化作逆潮十二斩时,甚至只需要循环到第八斩就能与紫鳞魔势钧力敌,到第十一斩,就已经能压制住紫鳞魔一头。

唯一可惜的,逆潮十二斩威力极强,反噬也强,以陈海如此强悍的魔躯,到第十斩时,双臂就崩裂出一道道血口,殷红的魔血不断往外渗,让他看上去浴血一般,绝不敢轻易去施展第十二斩。

陈海担心紫鳞魔还有什么杀手锏藏着,他这时候斩出最强一斩,要是还不能将紫鳞魔解决掉,他自己就要瘫倒在地,这场面就难看了。

陈海犹豫着不敢斩出第十二斩,紫鳞魔内心同样震惊,甚至要震惊得更多。

在如此高强度的作战之下,它都没有怎么摧动魔元,仅是消耗体内精气,它都些气息不继了,不明白陈海不仅支撑下来了,手里的战戟挥斩仍然犹如江河一般,绵绵不尽,丝毫没有颓下去的趋势,甚至气势还越发强悍,它却不知道陈海借这一场痛快淋漓的恶战,越来越娴熟的将怒潮真意融入逆潮十二斩之中了。

紫鳞魔见陈海仅仅是一樽低位阶的青鳞魔,怎么会有如此夸张的实力和韧性,难道他是族中魔侯级别的魔族强者,被人族玄修捉来之后强行废掉修为?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四十五章 天武台(二) 的精彩评论